第九卷 : 421惊讶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九卷 : 421惊讶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这些日子,她一直白天待在温家,偶尔出去画设计图,傍晚就回顾家。

顾少修很少应酬,每天回家吃晚饭。

虽然顾战杰在,吃晚饭的时候,温雨瓷会有些压抑,一句话不敢说 ,生怕哪里说的不对,惹怒了顾战杰,但吃饱饭之后,回了卧室,只剩她和顾少修,她甜蜜的夜|生活就开始了。

和顾少修在一起的时光,可以抵挡任何的不完美和不快乐,那点小小的压抑,不值一提。

这天,一如往常,吃过早饭后,她和顾少修一起出门,顾少修去公司,她回温家别墅陪温雄。

路过商场时,想到家里生活用品不多了,进去大采购了一通,回到温家别墅时,快九点了。

她拎着东西进去,在别墅转了一圈,没找到温雄,找了个佣人问了下,佣人说,家里来了客人,温雄陪客人到后花园下棋去了。

温雄出院之后,就爱上了花花草草,把后面的后花园开辟的更大了些,种上了各色的花草,还在角落里开辟了一块菜地,种了一些菜,另一边则种了几颗葡萄,靠近围墙的地方,还种了几棵柿子树和桑葚树。

这些东西和名贵的花草种了同一片地方,难免有些不伦不类,温雨瓷却觉得怎么看怎么顺眼,只要温雄开心,她觉得种什么都好。

她将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煮了一壶绿豆汤,拎着绿豆汤去了后花园。

自从温雄出院后,她家的客人基本不断,不知道今天又是哪个来了。

走近了些,她先看到了温洛寒。

温洛寒坐在石桌北面,专注的看着在他面前的棋盘。

石桌的东面坐的是温雄,西边却是一个温雨瓷不认识的男人。

温雨瓷有些好奇,不禁多打量了几眼。

男人很年轻,看起来比温洛寒大不了几岁,眉宇间却有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沧桑老成,盯着棋盘的目光很沉静,五官极为俊美。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他的身上,有股雍容典雅的韵味,看起来像个温润翩然的世家贵公子,可再仔细看,又觉得他俊美的五官中透着几人让人无法忽视的威严霸道。

极其矛盾的气质,因此特别吸引人,不管身在何处,都会让人一眼注意到,久久的吸引别人的目光。

这是谁?

温雨瓷疑惑。

在她的记忆中,不记得父亲有一位这样的忘年交。

心中猜测着,她已经拎着绿豆汤走到了三人近前,欢快的叫了声:“爸。”

“瓷瓷回来了?”温雄的目光从棋盘上挪开,落在她身上,刚刚专注凝重的眼神中顿时泛起欢喜慈爱的波澜。

“爸,来客人了?”温雨瓷将绿豆汤放在石桌上,看了一眼已经站起来的陌生男人问道。

“你好,我叫沈澈。”陌生男人微笑着,冲她伸出手。

他穿了一件极普通的白色衬衣,衬衣扣子却是极名贵的黑曜石做成,纤细白净的手指骨节分明,一举一动,贵气优雅的像个古老贵族家的翩翩贵公子,可眉梢眼角,却掩不住淡淡的森然凌厉,如此矛盾的气质,吸人的目光,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

温雨瓷伸手与他握了握,笑着偏头问温雄,“爸,这是哪位世伯家的哥哥?我怎么以前从没见过?”

“我是洛寒的大哥。”沈澈自我介绍道。

极简短的一句话,却把温雨瓷给震到了,她惊愕的看着他,“什么?”

温洛寒也已经从石桌旁起身,介绍道:“他是我大哥,亲大哥,这次我回家给爸妈扫墓时遇到。”

温雨瓷震惊不已。

以前,真相刚刚揭开时,温洛寒无法接受,整个人变得颓废,为了开解他,她曾劝他去找自己的大哥。

可当时,她不过是给温洛寒一个念想、一个希望,让他抱着这个念想和希望,重新振作起来。

而实际上,茫茫人海,找一个孩童时就失踪的大哥,太难了,她从没想过,这辈子温洛寒真能找到他的大哥。

温雄笑着站起来,满眼慈爱的看着面前的两兄弟说:“你们兄弟俩可以重逢,一定是你父母的在天之灵保佑,现在,你的父母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

温雨瓷忍不住又盯着沈澈仔细看了会儿,她这才发现,沈澈和温洛寒长的极像,难怪刚刚见他时,她就觉得有点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又觉得有些怪异。

觉得熟悉,是因为他和温洛寒长的极像,而觉得怪异,是他和温洛寒的气质,截然不同。

看着沈澈的五官样貌,她不禁感叹血缘关系的伟大和神奇。

两兄弟像成这样,估计不用做什么DNV,也可以确定是亲生兄弟。

惊喜太大了,缓了一会儿,才从她的四肢百骸缓缓蔓延开,她眉梢眼角都染上喜色,抬眼看温洛寒:“你什么时候找到你大哥的?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

问完之后,她才意识到她问错了话。

自从上次温雄过寿,温洛寒在温家别墅门口被季诗曼刺伤,他们两人就再没正式见过面。

他伤好之后,偶尔会来看望温雄,只要他一来,温雨瓷就避开,根本不给他和她见面的机会。

而温洛寒,早已无地自容,没脸见她。

为了季诗曼,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可以说,是因为季诗曼的存在,他和温雨瓷才发展到现在这种不可收拾、不能回头的地步。

可到了最后,季诗曼却要提刀杀他,而救他的人,却是温雨瓷现在的男人。

温洛寒觉得,他这辈子从没这样狼狈过。

他宁可死掉,也不愿承顾少修的救命之恩。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忍,他差点被自己百般疼爱,百般回护的“妹妹”杀了,而救他的人,却是他的情敌。

他颓废了很久,直到有天,他去父母墓前扫墓,遇到了沈澈。

他到达父母墓前时,沈澈正在墓前磕头,墓碑前放着鲜花和贡品,温洛寒不禁愣住。

据他所知,自从父母死后,以前所有人亲人朋友都没了来往,这人是谁?

沈澈听到有人来,磕完头后站起,两人对视,看到对方与自己那样相像的容貌,立刻明白了什么。

但为了确定,两人还是去做了血缘鉴定,鉴定结果告诉他们,他们是分别了二十几年的亲兄弟。

原本已经心若死灰的温洛寒,生命中又骤然燃起几分希望。

人生在世,最需要的是亲人和归属感。

他以为季诗曼是他的亲人,可季诗曼不是,而且季诗曼死了,这世上,只剩他孑然一人。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奋斗。

而沈澈的出现,就如暗夜中一捧温暖的篝火,温暖了他的生命。

他,温洛寒,又有亲人了。

听温雨瓷主动询问他,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温雨瓷已经很久没正眼看过他了,即使偶尔看他一眼,也是冷漠疏离,而且还似乎夹杂着淡淡的嘲讽。

也许是心里作用,她根本没用嘲讽的眼神看他,只是在他自己心里觉得,他应该被她嘲讽。

可今天,她脸上的笑容那样温暖灿烂,眼中的光芒那般炽热,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欢乐和喜悦。

她在为自己找到亲人而欢乐喜悦!

温洛寒胸口腾的涌起一股暖流,看着她的眼睛回答说:“刚找到不久,大哥说要来感谢爸爸对我的抚养之恩,我就带大哥过来了。”

温雄笑着拍拍沈澈的肩膀,看着温雨瓷说:“我和阿澈一见如故啊,他和华义年轻时特别像,简直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华义两个儿子都这样优秀,华义夫妻在地下终于可以安息了!”

说到最后,温雄的语气间颇有些伤感和感慨。

温雨瓷怕他想起过去那些伤心事伤了身子,连忙低头去看棋盘,扯开话题,“爸,你和温大哥下棋呢?谁输谁赢啊?”

温雄哈哈大笑,“我赢了,不过你温大哥让着我呢,他要是使出全力,你爸半小时前就输了。”

温雨瓷有些吃惊,忍不住抬头又看了沈澈一眼。

温雄的棋艺相当好,没想到沈澈这么年轻,居然可以胜过温雄。

沈澈谦虚道:“没有,叔叔自谦了,叔叔棋艺精湛,沈澈输的心服口服。”

温雄笑着拍他的肩膀,“没事,叔叔输的起,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叔叔只有欢喜,不会不甘啊!”

看着温华义两个儿子,都风姿熠熠,俊秀挺拔的站在自己的眼前,温雄眼睛竟有些湿润。

沈澈笑了下,让开位置,对温洛寒说:“洛寒,你陪叔叔下一盘,我看这别墅四处,风光不错,请瓷瓷带我出去走走。”

温雨瓷听他这话,就知道他有话和她说,不然这里虽然风景不错,也不是什么名胜古迹,哪用得着特意出去看,再说,就算真要观赏景色,让温洛寒带他去就好了,哪用得着她?

她扭脸看温雄,温雄冲她笑着点头,“去吧,带你温大哥到后山转转,不过别走远了,转会儿就回来吃午饭。”

“嗳。”温雨瓷应了,和沈澈并肩走出别墅。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