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 397无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八卷 : 397无奈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谢云璟急了,猛的站起来想说话,顾战杰的目光唰的转过去,“你敢再跟我唱反调,我打算你的狗腿!”

温雨瓷忽然一下子明白,顾战杰为什么唯独调开了顾少修,却让夙辰谢云璟都留下。

他就是瞅准她倔强傲气,要趁顾少修不在,把她赶出顾家别墅去。

人越多,他这样训斥她,她的面子上越挂不住,他要赶她走,这么多人看着她,她自然没脸留下。

只可惜,他想错了。

这是她的家,她是这里的女主人,她哪儿也不去,谁赶她也不走!

她不羞不恼,静静看着顾战杰,“外公,这房子你已经过户给了少修,如今少修是这栋别墅的房主,我是他的妻子,我有权利住在这里,除非少修亲口告诉我,让我从这里搬出去,不然的话,谁说也不管用!”

对温雨瓷的表现,谢云璟简直要鼓掌叫好了。

他真怕温雨瓷一跺脚,一捂脸,哭这就跑了。

跑出去容易,再搬回来,可就难了。

顾战杰脸色铁青,“我是少修的外公,是他的长辈,我让你从这里搬出去,你就要从这里搬出去。”

温雨瓷迎着他逼人的目光,淡淡说:“我是顾少修的妻子,他向我求婚时,曾经说过,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贫穷还是富贵,我们共同进退,不离不弃!”

“你……”顾战杰指住她的鼻子,爆吼道:“你自己不走,难道让我命人将你打出去!”

温雨瓷微微一笑,“好啊,但是外公可要考虑清楚,我温家在景城也不是普通人家,不会任人宰割,任人欺负,只要外公不怕弄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我无所谓!”

顾战杰简直要气晕过去,一时拿温雨瓷也没了办法。

他倒不是怕了温家,但他怕丢人,怕真将事情闹大,他家的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柄。

柳茵茵连忙跑过去,拍着他胸膛给他顺气,柔声劝慰:“外公,您别生气,我也觉得这件事不是瓷瓷做的,也许是我最近我提了干,有人嫉妒我,想败坏我的名誉,瓷瓷乖巧懂事,一定不会做这种事,外公不要多想,不要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伤了身子。”

“不对,”顾战杰冷着脸说:“你和少修的照片只有住在这间屋子里的人才有机会拍摄,这间屋子里,少修和阿辰阿璟都是和你一起长大,自然不会伤害你,只有她一个人是外人。”

这话实在是刺耳,温雨瓷冷冷说:“也许是贼喊抓贼呢!”

顾战杰这下真差点气晕了,指着温雨瓷的鼻子问:“你什么意思?难道这些东西还能是我寄的?”

“外公,您消消气,我不是说您,我是说……”温雨瓷的目光落在柳茵茵身上。

柳茵茵面色一变,迎视温雨瓷目光,嫣然笑道:“瓷瓷这是在怀疑我吗?我自己拍了我和少修的照片,寄到校长那里去,污蔑我自己的名声,难道瓷瓷不觉得这说法很好笑。”

“一点也不好笑,污蔑的虽然是你的名声,最后在外公这里受伤害背黑锅的却是我,”温雨瓷淡淡说:“而且,我也并没说,一定是你做的,只是一种猜测,既然外公能猜测是我做的,那我也能猜测是你做的,反正大家都没证据,你猜猜我,我也猜猜你,岂不公平?”

顾战杰肺都要气炸了。

温雨瓷说话一直冷冷淡淡,声调比平常说话都没高几分,可她字字句句指桑骂槐,绵里藏针,分明没将他这做长辈的放在眼里。

他忍不住随手捡起茶几上一件东西,又猛的砸在温雨瓷脚下,“信口雌黄!你给我跪下!”

他这次扔出的是一个瓷器,瓷器狠狠摔在地上,瓷片四溅,有的划过温雨瓷的腿脚,温雨瓷顿觉有几处地方尖锐的疼。

她皱起眉。

跪下?

跪在这满是瓷器碎片的地上,双腿还不得残了?

而且,从小到大,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将她拉扯大的爸爸都没舍得让她跪过,她凭什么跪对她挑剔厌恶,横眉冷对的顾战杰?

她坦坦荡荡迎着顾战杰目光,淡淡说:“我们家没这规矩,而且我自问没做错什么,我不会跪。”

“顾家有这规矩,”顾战杰每个字都冷硬的像钉子,一个字一个字的钉在人的心上,“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你是顾家的人,就要守顾家的规矩,你可以问问阿璟和阿辰,哪个没有跪过?”

温雨瓷淡淡一笑,挑眉,“顾少修跪过?”

顾战杰脸色一青,“你拿什么和少修比?”

温雨瓷翘起唇角,“我处处都可以和顾少修比,不然他怎么不去娶别人,单单娶了我?”

顾战杰一口老血哽在喉口,狠狠咬了下牙才说:“你这顾家媳妇,我还没承认过,那就做不得真!”

温雨瓷笑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外公的规矩可以大的过国家的法律,连国家法律都要承认的结婚证,在外公这里居然是不作数的,这真是让我长了见识。”

顾战杰一时被她挤兑的说不出话,只能哑口无言的怒视着她。

她轻轻笑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心平气和的说:“外公你还有事没?没事我上楼去休息了,我今天去采风,有些累了。”

顾战杰还要说话,被柳茵茵劝住:“外公,您千万别因为这点小事生气,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无中生有的事情,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都知道不是真的就行了,何必往心里去?”

温雨瓷头也不回的上楼了,知道走过走廊拐角,才听不到柳茵茵轻柔和煦的声音。

温雨瓷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柳茵茵做的,但她猜想,**不离十。

顾战杰说的对,那照片是在别墅里拍的,别墅内只有他们几个有机会进来,谢云璟和夙辰不会做这种事,明阳和麦琦也不会做, 顾少修和顾战杰就更加没嫌疑,她自己就更不可能, 唯一可以怀疑的人,就是柳茵茵。

她终于出手了。

这手段,不得不说,非常高明。

柳茵茵污蔑伤害的人不是她,而是柳茵茵自己,这样就把矛头指向了她。

在正常人的思维里,没人会糟蹋污蔑自己的名声,想当然就会认为有人陷害柳茵茵,自然就会去找那个伤害柳茵茵的罪魁祸首。

而顾战杰一向看她不顺眼,柳茵茵轻而易举就将祸水引到了她的身上。

柳茵茵应该知道,景大校长是顾战杰的学生,也猜到景大校长接到这样的东西后,不会擅自处理,而是会交给顾战杰。

毕竟,这是讨好和孝敬自己老师的好机会,是个正常人就不会放过。

而且,就算她失策了,这东西被校长公开,她也没有任何损失。

她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和顾少修有一腿,巴不得所有人都认为她是顾少修的女人,能和顾少修的名字出现在一起,她不知道多开心,算来算去,这件事她得益最大。

看刑侦小说时,书上曾经说过,一件解不开的案子,受益最大的人,最有可能是始作俑者。

而从这件事情里,最大的受益者,只有柳茵茵一个人。

她胡思乱想着,洗了澡,换了衣服,裹着睡衣躺在床上。

虽然没吃什么亏,可心里依然不痛快,脑袋里很乱,都是些杂七杂八不着边际的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卧室终于被人推开,顾少修回来了。

她背对房门躺着, 一动没动。

顾少修先走过来看了看她。

她闭着眼,假装睡着了。

顾少修轻手轻脚走开,浴室很快响起水流声。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带着沐浴后的清香,在她身边躺下,将她圈在怀里,薄唇在她耳边亲了亲,肌肤微凉,“生气了?”

温雨瓷心里的确憋着一股气,不想说话,没有做声。

顾少修轻轻拍她,“乖,我知道你受委屈了,那件事我会查清楚,还你清白,嗯?”

温雨瓷转过身,面对他,“我现在不想说话,更不想和你吵架,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OK?”

以前开玩笑时,她孩子一样想试试夫妻之间吵架是什么感觉。

可如今真有了矛盾,她倒不想和他吵了。

柳茵茵巴不得她和顾少修闹矛盾,她要和顾少修闹起来,正合了柳茵茵的心意。

而且顾战杰是长辈,他对她什么想法,顾少修没办法左右,要怪只能怪自己始终没办法讨得顾战杰的喜欢。

从始至终,都不关顾少修什么事,她现在和顾少修吵架,无非就是迁怒。

她不想迁怒,更不想无理取闹,她想自己冷静一下,也许明天就好了。

顾少修无声叹了口气,松开她的身子,轻轻揉她的脑袋,“瓷瓷,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前几天外公回京城,例行查体,医生告诉我,外公有患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

温雨瓷顿时惊讶的睁大眼睛,“阿尔茨海默病,那不是……”

顾少修沉默的点了点头,两个人谁都不愿说出这个病常用的名字,老年痴呆症。

过了好久,温雨瓷才喃喃说:“怎么可能?外公怎么可能得这种病?”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