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 364所以我才说你矫情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八卷 : 364所以我才说你矫情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没事,”温雨瓷嬉笑,“就是闲着没事,看看你挂了没?”

“呸,”司徒灵兰啐她:“你挂了我都没挂!”

“也对,”温雨瓷附和,“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所以你肯定比我命长。”

司徒灵兰磨牙:“温雨瓷!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温雨瓷嬉笑,“我瑾哥哥还在没?”

司徒灵兰刚刚聚集以来的力气,又如泄气的皮球一样软下去,“没,照顾我吃完晚饭就走了。”

“怎么听你这语气,好像很失望似的呢?”温雨瓷逗她,“难道你希望他留下?”

耳边又传来司徒灵兰磨牙的声音,“温雨瓷,你找虐是吧?你不是伤了脚腕吗?看我明天杀去你家,虐不死你!”

“好了好了,我投降,”温雨瓷收了调笑,“灵兰,和你说认真的,我教育过我哥哥了,但你也知道,教的曲子唱不得,不管哪行哪业,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要是觉得我哥还行呢,你也别太强求,你自己主动点,不是有句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么?他不主动,你主动点总行吧?”

司徒灵兰嘟囔:“那多没面子?”

温雨瓷切了声,“司徒灵兰我问你,我哥哥有没有过想吻你的时候?”

“我呸,”司徒灵兰啐她:“这么隐丝的事,我凭什么告诉你?”

温雨瓷啧啧,“比我还矫情!我告诉你,司徒灵兰,如果以后我哥哥有想吻你的时候,你千万别和他弄欲迎还拒那一套,教学生还讲究因材施教呢,男人也一样,我哥太老实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看不懂你的欲迎还拒欲语还休,他要想吻你,你就麻溜的,你要是弄平常女孩儿那套害羞的‘不要不要’,他就真不给你了。”

“……”司徒灵兰抓狂,“温雨瓷,你个硫氓。”

温雨瓷义正词严,“请称呼我牺牲自己形象,成全别人爱情的恩师大人,谢谢。”

司徒灵兰:“……我后悔认识你们兄妹俩了怎么办?”

“你已经上了贼船,再下就难了,”温雨瓷非常同情的叹息:“我也就这么多心得,全盘托给你了,以后的路,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司徒灵兰:“……滚!”

第二天下午,司徒灵兰带着一大堆新鲜出炉的甜点来看温雨瓷。

看着活蹦乱跳,毛儿都没伤到一根的司徒灵兰,温雨瓷表示心里很不平衡。

凭什么罪魁祸首什么事都没有,她这做好人好事的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才能下床?

她让司徒灵兰伺候着洗了手,坐在床边美美的吃了会儿甜点,心里这才平衡了许多。

她吃着甜点,问司徒灵兰:“我记得上次我开导过你,也教育过我哥,难道全都对牛弹琴了,一点作用都没有?”

“也不是完全没作用,”司徒灵兰有些扭捏,“他是想那什么来着,我就害羞的推了他一下,说了声你别这样,然后就再没有然后了……”

温雨瓷翻白眼儿,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往嘴里扔了个黄豆大小的饼干问:“所以你们混成今天这样,他有责任,你也有责任,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为人,瞎矫情什么?”

司徒灵兰用眼刀剜她,“你一说话我就想撕你的嘴怎么办?”

温雨瓷嬉笑,“我和你说认真的,你仔细想过没,你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男人?”

“想过啊,”司徒灵兰撑着下巴,懒洋洋的说:“我想要个老实可靠,永远不会骗我,我能驾驭的了的男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从来没变过。”

“那我哥哥岂不是很符合?”

“可他太不解风情了,”司徒灵兰叹气,撩了她一眼,“要是他再能像你老公那样温柔体贴一点就好了。”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这句话听过没?”温雨瓷鄙视她,“我们两个的要求不一样好吗?我想要强大一点的男人,以后不管我遇到什么事,都能为我遮风挡雨,不会让我再流落街头的,而你呢,想要老实可靠好欺负的,反正我家老公好欺负不好欺负,你应该一眼就看出来了,他要是真看上你,你敢嫁吗?”

“还是算了,”司徒灵兰敬谢不敏,“我生平最受不了的,就是像我哥哥一样,浑身闪闪发光的菁英男,从小到大我身边都是那种男人,我免疫了,没感觉。”

“那不就结了,”温雨瓷摊摊手,“灵兰,你要这样想,你想要个十全十美的,那你自己是十全十美吗?”

司徒灵兰看她,“我觉得你老公挺十全十美的。”

“那必须的,”温雨瓷傲娇的一昂下巴,“那是因为本千金十全十美!”

司徒灵兰:“……滚!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脸皮忒厚!”

温雨瓷嬉笑,“给你讲个故事,教育你一下。”

“嗯,”司徒灵兰双手托腮看她,“说吧,洗耳恭听。”

“我上大学时,我们学校某一校草,特帅,也特冷酷,有次学校组织我们去郊游,我们一帮女生一起照相,我们都把自己的背包放在旁边的空地上,一个平时娇生惯养的娇娇女,也不知道是真舍不得把自己的包放在地上,还是找机会和那位校草搭讪,拎着包跑到那位校草跟前,娇滴滴的请求那位校草帮他拿一下包,结果你猜那位校草说什么?”

“说什么?”司徒灵兰很捧场的追问。

“我们学校那位校草大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其他同学的背包都放在地上,你的也可以,可怜那位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啊,”温雨瓷慨叹:“原本是羞涩的脸红,一下子成了臊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的爆红,扭头哭着就跑了,这还不是镐潮,镐潮是我们的校草大人一脸莫名其妙,深深觉得那女孩儿肯定精神有问题,怎么他说了一句话,她就哭着跑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司徒灵兰忍不住笑起来,“和你哥哥有得拼!”

“再后来就有趣了,我舍友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原本她对那根校草没什么兴趣,看到这一幕后,深深被那位冷酷的校草大人吸引,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倒追历程,我们都奇怪她眼光怎么这么奇葩,看上那么不解风情的男人,可她说,这种男人靠得住,认准一个女人就是死心塌地的一辈子,不用担心他们拈花惹草,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她将那根校草追到手之后,那校草对她真是没得说,再漂亮的女人从他眼前过,他都瞄不见,眼里只有我舍友一个,”温雨瓷轻轻吐气,“我室友很满足啊,她说她要求不多,哪怕以后出了校门,校草大人没在学校里这么风光这么优秀,她也心满意足,她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个能让她安心、让她有安全感的男人。”

温雨瓷拍拍司徒灵兰的肩膀,“所以说,你先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再说,你觉得他不及格,你还可以培养啊,实在培养不出来,你再将他三振出局也不晚,不是说,好女人是好男人的学校嘛,还有人说,好男人都是被人家自己家的女人教出来的。”

“培养?”司徒灵兰睁大眼,“怎么个培养法儿?”

“就是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你告诉他,让他努力去做啊!”

司徒灵兰撇嘴巴,“自己要来的有什么意思?”

温雨瓷戳她的脑袋,“所以我才说你矫情。”

司徒灵兰挥挥手,“算了,不提这个,看在他昨天表现还不错的份上,我再将就着过一阵子再说。”

温雨瓷切了声,“难怪人人都说女人最爱口是心非,明明就是舍不得,有本事你倒是去相亲啊?”

司徒灵兰抬眼看屋顶,假装没听见。

温雨瓷在床上躺了好几天,闷的身上快要长毛了,变得更加黏人,晚上顾少修一回来,整个人就要黏上去。

顾少修就喜欢她这副黏人劲儿,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小日子过的和和美美,蜜里调油一样,甜的羡煞旁人。

过了几天,温雨瓷差不多好利索了,和林静通电话时,不小心说漏了嘴,林静特意请了假来看她。

她下地在林静面前走了几步,“你看没事吧?我真没骗你,你何必特意跑这一趟?”

林静笑着说:“反正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刚好见面聚一聚。”

她从包里掏出一张存单,放在床头桌上,“还有,这几个月,我和颂扬攒了点钱,除去装修新房的,还剩下几十万,先还你。”

“着什么急?”温雨瓷不满,“宝宝还没出生,以后你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我还少你这几十万块钱花了?”

“没事,我和颂扬都有工作,他最近的工作室发展的不错,每个月都能有笔不错的收入,我们的苦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苦尽甘来,不会再被钱难到了。”

温雨瓷看了眼存单上的数目,啧啧:“真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赚到这么多,你果然选了一支潜力股,难怪楚格削尖了脑袋也要和你争。”

林静迟疑了下,轻声问:“你有楚格的消息吗?知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