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 356一生一世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八卷 : 356一生一世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温雨瓷埋头吃菜,很快吃了被半饱,她没抬头,拨拉着餐碟中的菜说:“有事你就说吧,一会儿吃饱我就走了。”

温洛寒眼中闪过几分窘迫,再三心理建设后,才说:“我想和你谈谈关于诗曼的事。”

温雨瓷讥嘲的弯了弯唇。

果然如此!

她竟一点意外都没有。

她放下筷子,抬眼看温洛寒,“好啊,谈吧,谈什么?”

她清冷又略略带些讥嘲的目光,温洛寒竟不直视,他目光下移,看着温雨瓷的下巴问:“瓷瓷,你知道诗曼被送进精神病院吗?”

“知道,”温雨瓷坦然看着他,“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温洛寒攥紧拳头,猛的抬眼看向她的眼睛,额间暴起的青筋,显示着他正在苦苦隐忍的愤怒,“瓷瓷,你什么时候变得真么麻木冷漠?你问我那又怎样,你难道不知道诗曼被送进精神病院,代表着什么?”

温雨瓷唇角讥嘲的弧度越发明显,冷淡的看着他,“代表什么?”

“代表她会被彻底毁掉!”温洛寒低声怒吼:“瓷瓷,你应该知道精神病院是什么地方,那里关的都是精神有问题的人,把一个正常人关在那里,没多少日子,正常人也会疯掉,而且关进去的人,每天都定时服药,治疗精神疾病方面的药物,都有极严重的副作用,吃上一阵子,好人也会毁了!”

温雨瓷挑眉,语气平淡,“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又怎样?”

“又怎样?”温洛寒猛的站起,拳头攥的硌硌直响,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愤怒,“瓷瓷,诗曼比你大不了多少,正是一生中最好的年龄,你真忍心彻底毁掉她?”

温雨瓷勾唇,讥嘲的笑,“这话说的好奇怪,我怎么忍心?她是想要我性命的人,如果不是少修反应快,现在的温雨瓷已经躺在墓地里,你居然来质问我怎么忍心!她是我的仇人,是想要我性命的仇人,你倒是给我个理由,让我不忍心!”

温洛寒脸色铁青,呼吸滞了下才说:“她情绪有些不稳,一时没办法控制不住自己,做错了事,我可以让她向你道歉。”

“哦?”温雨瓷懒懒挑眉,“情绪不稳,控制不住自己,那不就是神经病?送进精神病院不是刚好?”

见她那副讥讽又疏离的样子,温洛寒越来越烦躁,皱眉说:“她只是情绪不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是精神病。”

“怎么不是精神病了?”温雨瓷讥嘲的扬着唇角看他,“不是你自己向警方出示证明,证明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警方才会撤销对她的起诉?”

温洛寒一下哑口无言。

季诗曼被起诉故意杀人,如果罪名坐实,她会获刑三到十年。

思忖再三,他无法坐视不理,听取手下律师的意见,弄了份季诗曼有精神方面疾病的假证明,警方撤销对季诗曼的起诉。

哪知道,他这边还没将季诗曼接回家,精神病院就派了专车,以季诗曼的精神病有可能对身边人造成生命财产方面的威胁为由,将季诗曼从拘留所接到了精神病院。

他派人去精神病院要人,精神病院的负责人早就准备好大量有关这方面的法律规定等着他的人,拒不放人,他的人铩羽而归。

温洛寒不傻,很快意识到这是顾少修在搞鬼。

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指使,一个小小的精神病院不会无缘无故和他温洛寒过不去,

奈何他虽然知道,但精神病院有理有据,拒不放人,他也没有办法。

季诗曼之前住院,是因为慢性阑尾炎。

她怕她阑尾炎好了,温洛寒会再提送她出国的事,她背着医生胡吃海喝,医生不让吃生冷硬辣,她偏偏吃,医生不让暴饮暴食,她天天暴饮暴食。

因此,医院派了最好的医生,用了最好的药,她的慢性阑尾炎依旧时好时坏,迁延不愈。

每天在医院待着,她心情烦躁的很,那天在走廊里透风,刚好看到温雨瓷和顾少修经过,想到她今有今天的下场全是温雨瓷害的,她心头火起,越想越恨,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和仇恨,起了杀心。

她从身边的治疗室偷了一把手术刀,偷偷跟在温雨瓷后面,趁温雨瓷不备,狠狠刺向温雨瓷的后心,却没料到顾少修太警醒,尽管她穿着柔软利落的平底鞋,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还是被顾少修回手,抓个正着。

她被一脚踹到楼下,顾少修和温雨瓷匆匆走了。

她对温雨瓷起杀心,只是被仇恨驱使,一时冲动,事情败露,没有成功,她清醒过来,开始害怕。

她知道,顾少修和温雨瓷肯定不会放过她。

权衡利弊,她决定对温洛寒坦白。

她让保镖将温洛寒找来,她跪在温洛寒脚下,又哭又求。

温洛寒一直拿她当亲生妹妹,小时候一起长大,失而复得后又疼了她十几年,那种爱,早就成了习惯,看到季诗曼哭的没有人样,卑微的跪在他脚下,卑微落魄的像条狗,一点豪门千金的样子都没了,又是心酸,又是心痛。

他一直以为季海是他的亲生父母,季海对他虽不像对季诗曼那样宠爱,但那时他以为因为他是男孩子的原因,并不恨季海。

后来得知真相,他的父亲另有其人,虽然痛苦到极致,对季海却生不出太多恨意。

毕竟,季海养了他那么多年,生恩不及养恩,他也恨季海,但对他的恨意远远不及当初对温雄来的强烈。

他是抱着报仇的目的潜伏在温家,不管温雄待他多好,他先入为主,对温雄始终无法生出感情。

可对季海,他一直拿他当亲生父亲敬爱。

而对季诗曼,他更曾在那么久的时间内,当她是世上唯一的亲人,百般疼宠,百般呵爱。

如今,看到自己千般呵护,万般宠爱的人,落到这样狼狈落魄的境地,难免心软。

警察很快来抓人,季诗曼哭的撕心裂肺,凄惨的挣扎着,扭回头看他,求他救救她,她不想坐牢。

温洛寒没办法坐视不理,找来律师,律师说,如今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全,唯一脱罪的方法,是给季诗曼伪造一份精神有问题的证明。

依照我国法律,有精神疾病的人,不管做出任何事,都不必负法律责任。

实在没有其他办法,温洛寒只得答应。

他是如今的景城首富,收买几个医生,出一份精神疾病的证明,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哪知道,季诗曼刚被撤销控诉,精神病院的车就径直将季诗曼从拘留所接到了精神病院,他使尽浑身解数,都没办法将季诗曼从精神病院解救出来。

他知道,精神病院背后是顾少修在撑腰,顾少修手里拿着他亲手捏造季诗曼有精神问题的证据,他斗不过顾少修,只好找温雨瓷,希望温雨瓷能说服顾少修,放季诗曼一马。

如今,被温雨瓷这样当面质问出来,他顿时难堪欲死。

话说到这份上,温雨瓷也没了胃口,站起身,“洛寒,季诗曼会有今天,是她咎由自取,对敌人仁慈,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我前脚放了她,后脚她就可以再拿把刀子来捅我,这样的蠢事我不会做,你尽管去想别的办法救你的宝贝妹妹,我和少修随时奉陪!”

她转身就走,温洛寒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瓷瓷,这次的确是她错了,我替她向你道歉,这一次,你放过她,等她从精神病院出来,我立刻安排她出国,再不准她回来,以后她再不会威胁到你,好不好?”

温雨瓷脚步僵在原地,片刻后,缓缓回身看他,目光悲痛而苍凉,“温洛寒,我不懂……”

她眼里缓缓蒙上一层水汽,手臂微微颤抖。

温洛寒心上像被人狠狠戳了一刀,下意识问:“什么?”

温雨瓷盯着他的脸,缓缓摇头,目光渐渐迷茫,“洛寒,你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好?能让你对我这样心狠?”

温洛寒想辩驳,被她挥手打断。

她吸了口气,迷蒙着眼睛看他,“如果说,以前你恨我逼我,是误以为我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那如今真相大白,季诗曼才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为什么你不恨她逼她,反而照样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当初的我就不可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对我?”

温洛寒一时呆住,心跳的极乱,脑袋嗡嗡直响,缓了很久才说:“我一直把诗曼当成我的亲生妹妹,这么多年以来,我对她的疼爱呵护已经成了习惯,当年害死我爸妈的是她爸爸,与她无关,她还那么小,祸不及妻儿,所以……”

“祸不及妻儿?”温雨瓷忽的嘲笑,打断他的话,“既然祸不及妻儿,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连我们家的狗都没有放过,现在你来和我说,祸不及妻儿?”

温洛寒心乱如麻,紧紧握着她的手臂,生怕她挣脱,急切的说:“瓷瓷,你听我解释,当初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拥有你,一生一世拥有你,不想让你离开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让你做我的妻子。”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