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 274别胡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六卷 : 274别胡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温雨瓷低头,“对,你说的没错,我们分开还没有一年,你我之间的那些过去对我来说却已经那么遥远,就像梦里发生的一样,你可以觉得我冷血,可以觉得我无情,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已经不爱你了,看到你,我只会觉得痛,只会觉得屈辱,再也找不到过去的幸福和甜蜜……”

她笑了笑,抬起头,“洛寒,忘了我,好好活,再过三两年,你也会像我现在一样,忘了我们之间所有的过去,你可以找个心爱的妻子,为你生个可爱的儿子,我对你来说,只是昨日黄花,不值一哂。”

温洛寒痛苦摇头,“不,我做不到!”

“你能做到,想想你冤死的父母,等你每逢年节去看他们,想想你流落在外的哥哥,也许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尘土飞扬的工地里,受人欺凌,食不果腹,你只有找到他,你地下的父母才能瞑目,”温雨瓷轻轻握住他的手,“你对季诗曼能那么关心厚爱,可以忍受亲生哥哥流落在外吗?”

温洛寒摇头,“我一直派人在找,我从没放弃。”

“既然没放弃找他,那你更不该放弃自己,好好活,活的精彩,活的强大,找回你哥哥时,你才能继续为他遮风挡雨,对不对?”

温雨瓷缓声劝说着,她知道,人到绝望的时候,最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撑。

就像当初她被温洛寒逼入绝境时,昏迷在病床上的温雄是她唯一的希望,如果没有温雄,她一定会支持不住倒下去。

而现在,无亲无故的温洛寒,孑然一人的温洛寒,能支撑他的应该是他流落在外的哥哥。

果然,温洛寒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轻声说:“瓷瓷,我饿了。”

看着他希翼的目光,温雨瓷懂,站起身,“我去给你煮面。”

时候不大,她做好面,端回温洛寒床边,他右手挂着吊针,她只能喂他。

她很细心,面吹凉了才往他嘴里送,底下用碗接着,不弄脏衣服床铺。

一时间,温洛寒有些恍惚,想起小时候,他因那场大雪,体弱多病,他病时,她在床边时时撒娇照顾。

她像百灵鸟,每天都叽叽喳喳,欢欢喜喜,活力十足。

她温暖着他的生命,也丰富着他的生命。

有了她,灰色忧伤的生命才有了颜色,他才会温暖,才会笑。

不知不觉间,从昨天起就水米未进的他,将一整碗面吃的干干净净。

只因动了情,山珍海味都不如一碗普普通通的面。

他忍不住握住她的手,“瓷瓷……”

温雨瓷抬眼看他,“洛寒,如果你愿意当我是妹妹,我们还可以做亲人,如果你逼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你只会将我越推越远,最后我们连亲人都做不成。”

心痛的感觉那样尖锐,那样猛烈,他却还是松开手,微微挑挑唇角,“好。”

先做兄妹,先让她去掉戒备,再一点一点接近她,让她回忆起他们之间那么多甜蜜的过去。

他们之间曾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他不相信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她就能忘的一干二净。

她需要时间,他会耐心等候她归来。

温雨瓷见他答应,嫣然一笑,站起身,“你能想通最好,我爸每次提起你爸爸都是长吁短叹,他很疼爱你,你也盼望你能继续做我的哥哥。”

他勉强笑了笑,垂下眸,掩饰着眼底的情绪。

他想做的是与她相依相伴,白头到老的丈夫,从来不是哥哥!

这几天的高烧耗空了他的身体,他明明努力坚持着,最后还是不可抑制的沉沉睡过去。

温雨瓷松开他的手,起身下楼。

路放尧迎过来,“瓷瓷,怎么样?”

“吃了东西睡下了。”

路放尧叹息:“果然还是你厉害,我们几个人轮番上阵也没能让他吃点东西。”

温雨瓷笑了笑,“放尧哥,以后再有这事,你给我爸打电话,让我爸劝他,他应该会听我爸的话,不要再找我,即便你找,我也不会再过来了。”

路放尧皱眉,“就算不做夫妻,你们还能做兄妹不是,难道你还打算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温雨瓷无奈的吁口气,“以后再说吧,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了,你留下照顾他,我还有事,先不回医院。”

路放尧执意要送,被温雨瓷更加执意的拒绝掉。

温雨瓷拦了辆计程车,她有些压抑,不想回医院,想见顾少修。

她又有些嘴馋司徒灵兰那里的甜点,决定先去司徒灵兰那里买些好吃的,带到顾少修那里和他一起吃。

刚想告诉司机师傅让他前面拐弯去司徒灵兰店里,猛然想起上次司徒灵兰去医院时,她曾许诺敲打敲打温华瑾,可最近事多,她转身就给忘了。

她敲了脑壳一下,给司机报出温华瑾工作室的地址。

温华瑾的工作室不大,在一栋豪华的写字楼里只占一隅之地,但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已经很厉害。

前台迎宾问明她的来意,打电话通知温华瑾后,引着她往里走,走到半路,温华瑾从对面迎过来,满脸笑意,“瓷瓷,你怎么来了?”

“特意来看你,”温雨瓷笑着看他,“你在忙吗,有没有打扰你?”

“没有,自己的工作,什么时候做都可以,”温华瑾将她让到里面,“瓷瓷,喝果汁还是喝咖啡?”

“果汁。”温雨瓷环视了一下,地方不大,但布置的很舒服精致,靠墙的地方是一整面墙大的书架,书架里侧有一个小小的茶水间。

温华瑾很快将果汁递进她手里,“你怎么有时间过来,叔叔好吗?”

“嗯,挺好的,刚刚我被放尧哥接去洛寒那里了,心里不痛快,怕脸上带出来,让我爸看到,四处逛逛,开心了再回去。”

温华瑾皱眉,“洛寒找你干什么?”

“没事,他生病了,放尧哥希望我能照顾他一下。”

“瓷瓷……”温华瑾担心的看着她,欲言又止。

温雨瓷冲他笑笑,“瑾哥哥,你放心,我已经在很努力的划清界限,以后顶多是兄妹之情,我不会再爱他了。”

温华瑾松了口气,“那就好。”

他一向心软,温洛寒对温家做的那些赶尽杀绝的事,就算有人教,他也做不出。

当初温雨瓷被赶出别墅,流落街头,他想将温雨瓷带回家照顾,半路被那群凶神恶煞的人挡住,打的他几乎没了半条命,至今心有余悸。

那样心狠手辣的人,温雨瓷离的越远越好。

温华瑾站在办公桌后,温雨瓷双手捧着果汁杯,趴在办公桌上看他,“瑾哥哥,你和灵兰怎么样了?”

“什……什么怎么样了?”温华瑾突地结巴起来。

温雨瓷忍不住低下头去笑,“瑾哥哥,你现在好歹也是个职场精英,怎么提起女生还是结巴?”

温华瑾坐在办公椅上,拿起笔盯着桌上的文件,耳朵一点点红起来,“瓷瓷别闹。”

“谁和你闹?和你说正经的呢!”温雨瓷叹气,“也亏得那天灵兰遇到那种事,让你有机会英雄救美,不然凭你这性格,伯伯和伯母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抱得到孙子。”

温华瑾低着头不说话,眼睛盯着文件像是全神贯注,耳朵却红的更厉害了。

温雨瓷猛的将身子往前一探,笑嘻嘻的逼近他,“瑾哥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障碍啊?比如小时候被女老师揪耳朵打屁股,从那之后就留下心理阴影,见到女的就脸红害怕。”

“瓷瓷别胡说!”这下温华瑾连脸都红了。

温雨瓷弯腰大笑,笑够了才抬眼看他,“瑾哥哥,我没和你闹,和你说正经的呢,你到底喜欢不喜欢灵兰?”

温华瑾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笔,不做声。

温雨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据她对自家哥哥的了解,这应该是喜欢,如果不喜欢,他现在肯定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和司徒灵兰撇清关系了。

“瑾哥哥,如果你喜欢灵兰,就要主动一点,你是男生,自然不能让自己喜欢的女生受委屈对不对?如果你真心喜欢她,希望她开心快乐,就要做些能让她开心快乐的事,你说对不对?”

“那怎样才能让她快乐开心?”温华瑾终于肯抬头看她,神色很认真。

“就是你要主动一些啊!”温雨瓷笑眯眯的看着他,“我也是女生,对女生的心思最了解了,我希望我的男朋友能时时刻刻关心体贴我,能经常约我出去散步、吃饭、看电影,吃饭的地点不重要,不是非要什么五星级饭店还有那些昂贵的西餐厅什么的,哪怕是路边摊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他肯花时间陪我,了解我。”

温华瑾迟疑的说:“我怕我总去找她,她会嫌我烦。”

“怎么可能?”温雨瓷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循循善诱,“女生如果是和自己喜欢的男生在一起,永远嫌白天太短,夜晚也不够长,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才好,如果你经常去找她,她会不耐烦,那就说明她根本不喜欢你,基本上你就可以鸣金收兵更换目标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