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 255苦衷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六卷 : 255苦衷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温雨瓷抓着吕颂毅的手腕冷冷看她,“刚刚他已经说过了,是你撞在他身上,不小心摔倒,摔坏了玉镯,他原本不需要负责任,如果你不让他自打耳光,我也许还能施舍你几毛,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自打耳光羞辱他,没把你揍成猪头是我最近修养太好,你还想要钱?我警告你,你趁早给我滚远点,滚的慢了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你、你……”郭美琪气的说不出话。

她读的是普通大学,在学校里,她家世算最好的,学校里学生大都知道她家有钱有背景,不愿与她争执,凡事都让着她,她向来横行霸道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挑衅过?

她气的肺都要炸了,哆嗦着手指掏出手机,“有胆子你别走,你等着,你敢走你就是缩头乌龟。”

温雨瓷戏谑的看了眼她掌中的手机,“你这是要叫你爹娘来?还是要叫你爷爷祖宗来?吵架居然还找帮手,你几岁?丢不丢人?还有,像你这种货色,我听你的话才掉价,你不让我走我偏要走,你打电话叫人才是缩头乌龟!”

她嘴里的话说的像小孩儿吵架,但她做的事可是一点都不吃亏的,她一把拨过去,拦在她面前的郭美琪踉跄了下,差点摔在地上,被她两个鼻青脸肿的保镖扶住。

她电话拨通了,冲着手机大喊:“表哥,你快点下来,我被人欺负了……”

她正带着哭腔冲着手机大喊,人群外一阵搔动,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忽然左右分开,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如众星捧月般被人簇拥着走过来,手中拿着一部手机。

温雨瓷有些失神……西陵越?

怎么会是他!

片刻失神后,心中蔓延开的是说不出的苦涩。

他和西陵城在她家住了十年,她们朝夕相处了整整十年,她却从来不知道,他家有这么多亲戚。

上次是表弟,这次是表妹,早就听说兄弟传媒是家族企业,家族庞大,西陵城这一代的兄弟姐妹全都加起来,足足有四五十个之多。

没想到这么荣幸,又被她遇上一个。

她特别不开心的时候,格外懒得说话,一见西陵越的脸,她什么心情都没了,一手拉着温华樱,一手抓着吕颂毅的手腕,“我们走。”

“站住!”西陵越冷冷开口,依旧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山样。

郭美琪看到他,瞬间扑过去,想伸手抱他,可知道这位表哥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硬生生刹住身体,站在西陵越身边跺脚:“表哥,那个溅人欺负我,你帮我揍她!”

温雨瓷头也不回的拽着温华樱和吕颂毅想离开,西陵城眼风一扫,顿时有几个人过去,将他们的去路拦住。

西陵越的手下和郭美琪的手下自然不是一个水平,如果动起手,温雨瓷三个人一定会吃亏。

温雨瓷回头看西陵越,冷冷说:“好,我不走,那报警好了!警察判我什么罪我就领什么罪,警察罚我交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

她掏出手机要报警,西陵越冷不防上前一步,劈手将她的手机抢过去。

温雨瓷恼了,回手去抢,“还给我!”

西陵越回头一扫,身后人会意,开始清场。

西陵越身上自带一股冰冷的煞气,浑身上下都写着“惹不起”这三个字,让人不由自主想退避三舍,他的手下一清场,围观人群顿时远远散开去,生怕好奇害死猫,惹祸上身。

“怎么回事?”西陵越躲开温雨瓷抢手机的手,冷眼看身边的郭美琪。

靠山来了,郭美琪再度趾高气扬起来,指着温雨瓷的鼻子骂:“就是那个溅人!她多管闲事,有个穷小子撞倒了我,摔坏了我的手镯,她包|庇那个穷小子,还打了我,表哥你一定要替我狠狠揍她!”

西陵越顺着她的手指,目光落在温雨瓷脸上,盯着温雨瓷的脸看了一会儿,目光又顺着郭美琪的手指转回去,盯着郭美琪的脸问:“你叫她什么?”

他完美立体的五官仿若冰玉雕成,漆黑的眼珠像在冰水中泡着,冰寒入骨,被他冷冷盯着,郭美琪觉得浑身泛凉,脊背一阵阵的发冷,莫名有些结巴:“她、她就是个贱人……”

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郭美琪应声重重摔倒在地上,难以置信的看了西陵越一眼,眼皮抽搐了几下,竟晕了过去。

她那两个保镖懵了,不明白他们家表少爷为什么把他们家大小姐打晕了,站在原地面面相觑,两腿直颤。

没等众人醒过神来,西陵越一把捏住温雨瓷的下颌,漆黑的眼珠夜般幽深,冰冷的凝着她,“除了我,这世上没人能欺负你!”

温雨瓷也懵了,呆呆盯着西陵越的脸,觉得自己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想骂他神经病,却骂不出口,怔怔看着他发愣。

温华樱觉得西陵越的目光阴冷的吓人,将温雨瓷带到自己身边,半个身子护住她,柔声和西陵越打招呼:“阿越,好久不见。”

温相田和温雄感情好,两家人逢年过节经常凑到一起过,温华樱兄妹和温雄这几个养子都很熟悉,虽然许久不见,温华樱还是一眼认出西陵越。

西陵越也记得温华樱,微微点了点头,“樱姐。”

温华樱冲他笑笑,“阿越,如果你没事,我想先带瓷瓷离开。”

温华樱心地善良,性情温柔,每次聚在一起她都很有做姐姐的样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

西陵越盯着温雨瓷的脸,虽然不舍,却不忍拂她的面子,点点头,“好!”

直到走出商场,温雨瓷整个人还如坠云雾里,不敢相信西陵越就这样放过了他。

温华樱见她脸色煞白如纸,双手冰凉,目光搜寻,落在不远一处咖啡厅,“瓷瓷,你是不是很冷?我们去那边喝杯咖啡暖下身子。”

坐在咖啡厅,温雨瓷捧着滚烫的咖啡杯,许久才回过神来。

温华樱握住她的手,“怎么样?好点了吗?”

温雨瓷点头,“没事了。”

“你刚刚的模样真吓人,像丢了魂儿一样。”温华樱温柔的替她理了理散乱的头发。

温雨瓷笑笑,“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有人怕蛇,有人怕鬼,有人怕老鼠,有人怕蟑螂,我最怕他。”

温华樱怜惜摩挲了几下她的肩膀,拍拍她,“别想太多,你还这么小,能救那么多人已经很伟大,即使做错事情也是情理之中,几个孩子没犯过错?”

温雨瓷终于笑开,“也就你们总把我当孩子,我已经二十了!”

“是啊是啊,”温华樱宠爱的笑,“已经二十岁了啊,居然都已经成年了呢,真了不起!”

“那是,”温雨瓷目光落在一直安安静静坐在她对面,一言不发的吕颂毅身上,“我都二十岁了,最起码比这个小屁孩儿大多了,他今年高三,明年七月就高考了,居然跑出来打工,还傻傻的被人欺负!”

温雨瓷想起刚刚那一幕就来气,恨铁不成钢的训他,“吕颂毅!你没脑子啊?她当你打你就打,你傻不傻?”

“我没办法,”吕颂毅羞愧的低下头,小声说:“她说她的手镯值两百万,我吓坏了,把我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她就说让我自己打自己,只要让她满意了,她就可以不让我赔钱,我……”

吕颂毅眼圈儿又红了,声音有些哽咽。

温雨瓷无奈的吁了口气。

虽然看到吕颂毅像个傻瓜一样自己打自己耳光,她很生气,但是也能理解。

他还只是个没有出校门的高中生,家境又一般,听到两百万这个数字自然吓傻了,一听说能不用赔钱,即使挨打受辱也认了。

想到那两百万,她不由得想起吕颂扬,声音不由自主带了点讽刺,“你怎么不找你哥?他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了,亮出他楚晟国际驸马爷儿的身份,让郭美琪给你磕头赔罪她也得认!”

吕颂毅猛的抬头,怯怯看着温雨瓷,“瓷瓷姐,你是不是在怪我哥?”

他虽然胆子小,但他不笨,温雨瓷语气中的讽刺那样明显,他一下便听出来了。

“我哪儿敢啊?”温雨瓷讥讽勾唇,“你哥哥现在可是楚晟国际的乘龙快婿,我不过一个落魄千金,敢和他叫板,不想活了吗?”

“瓷瓷姐,你别这么说,”吕颂毅又低下头去,哽咽着说:“我哥也很难,他不是故意和小静姐分手,有很多次,我看他不睡觉,拿着小静姐的照片看,一看就是半宿,眼睛都不眨的,他心里比谁都苦……”

听他这样说,温雨瓷有些意外,眉心蹙起,看着吕颂毅。

吕颂毅低着头,声音低的温雨瓷几乎听不见,“我们家太需要钱了,几个月之前,我妈的腿疼的受不了,我哥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妈的腿需要手术,如果不手术就要截肢,可我妈的心脏不好,腿上做手术之前,要先做心脏手术,两个手术加起来,要五十多万,我们家的情况,瓷瓷姐知道,别说是五十万,五万都没有……”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