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 232被吓的不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五卷 : 232被吓的不行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居然醒了!

那他谋划那么多,失去那么多,做下这一切的意义在哪里?

温雄……必须死!

必须死!

他眼中的暴戾让温雨瓷胆颤,她护着温雄,厉声说:“温洛寒,这里是医院,你别乱来!”

温洛寒唇角掠过抹嗜血的笑,“是,你说的对,这里是医院,我不会乱来。”

他这种表情,温雨瓷再熟悉不过,这样的温洛寒,便如坠|入地狱的魔,冷酷残忍的可怕。

她颤声说:“温洛寒,你别再错下去了,我和爸爸都不欠你什么,我们……你……”

如果只有她自己,怎样都好,温雄的身体刚刚恢复,经不住万一。

她一时又急又怕,她竟不知从何说起。

温洛寒盯着她。

即使在她最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也未曾在她脸上看到过这样慌张无措的神色。

即便穷途末路时的温雨瓷,亦倔强高贵,仿佛没什么能让她惊慌失色。

可此刻的温雨瓷,就仿佛她身后护着的是她最柔软的心脏,被人碰上一指,她便会痛不欲生。

她这样爱她父亲,那她爱过他吗?

为了她,他罔顾杀父之仇,一再妥协退让,如果不是因为她,温雄怎么可能还活在这世上?

“让开!”他目光冰冷,吐字狠厉。

“不可能!”温雨瓷挡在温雄床前,警惕的看着他,“温洛寒,你别乱来,我不会让你再碰我爸爸一根手指,你滚!马上滚!”

“我再说一遍……让开!”温洛寒冷若寒冰的眸子渐渐染上一层薄红。

“不可能!”温雨瓷瞪着他,眼睛亮的惊人,寸步不移,“我不会让你再碰我爸一根手指,除非你从我尸体上踩过去!你滚!你这个疯子,滚!”

温洛寒扬起巴掌狠狠掴在温雨瓷脸上,将温雨瓷扇倒在地。

“瓷瓷!”温雄无论如何没想到温洛寒会向女儿动手,他正左右为难,踌躇着是否将真相告知洛寒,眼见着温雨瓷被打倒在地上,心脏一阵剧烈的哆嗦,想下地去看女儿,头晕眼花,四肢酸麻,一动也动不了。

“爸爸!”温雨瓷头磕在墙上,一阵剧烈的眩晕,却什么都顾不得,爬起来扑到温雄身上。

见温雄脸色潮红,呼吸急促,温雨瓷疯了一样用力按床头的按铃,“爸爸,您别着急,别生气,我没事我没事,我求求你,您千万别生气,别激动,爸爸、爸爸……”

她的手在胸前不停的给温雄顺气,语无伦次,泪如雨下。

她挨上一个耳光算什么,十个八个都没关系,可樊清予说过,爸爸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不能着急不能生气,不能惹他情绪激动,不然颅内血管会有再次爆裂的可能。

温洛寒、温洛寒、该死的温洛寒,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我们逼上绝路,把你自己也逼上绝路?

樊清予跑进来,见到温雄的情况立刻急救,病房内一片大乱,医生护士在床边围了一圈。

温雨瓷被推离温雄身边,死死盯着温雄的脸,眼泪汹涌落下,却不敢哭出声音。

一阵忙碌后,温雄的病情终于稳住,樊清予走到温雨瓷身边,摘下口罩,声音不大,语气却冷厉至极,“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让病人情绪激动,你是怎么照顾病人的?再有下次,谁也救不了他!”

温雨瓷哽咽着摇头,“不会有下次了。”

只一次她就吓到不行了,怎么还敢有下次。

“我给病人注射了镇定剂,保持安静,醒后不要再刺激他,不能让他情绪有波动,不然谁也没办法。”

樊清予开门出去,一大串医生护士跟在他身后离开。

温洛寒一直站在床尾,面无表情的看着。

温雨瓷看了他一眼,拉开抽屉,拿出抽屉里的档案袋,抓住温洛寒的胳膊,将他扯出病房。

回手将档案袋拍进他怀里,身体和声音都剧烈抖着,“温洛寒,拿回去好好看仔细,我们父女俩谁也不欠你的,我们不用你承情,更不用你报恩,只求你以后离我们父女俩远远的,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滚!马上滚!”

温洛寒看了她一眼,打开档案袋,翻看了几页,身体猛然绷紧,骤然变色,“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你不是死物,自己回去查,”温雨瓷双拳在身侧紧紧攥着,止不住的颤抖,“温洛寒!但凡你还有一点人性,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公司我们不要了,送给你,你爱怎样怎样,只求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了,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滚,马上滚!”

她不敢进屋,怕温洛寒随她进去,她就站在门口,死死瞪着他。

温洛寒僵立在原地,将手中的文件看了一遍又一遍,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

不。

这不是真的。

绝对不是真的。

如果这是真的,季海就是他的杀父仇人,温华义才是他的亲生父亲。

那他都做了些什么?

认贼作父,还恩将仇报。

差点害死为他亲生父亲报仇的温雄。

最重要的是……失去了温雨瓷。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他就是这个世上最可笑最可笑的笑话。

这不可能是真的。

不可能。

他不走,温雨瓷也不敢进屋,两个人之间隔了不过两臂间的距离,却仿佛隔着沟壑天堑,咫尺天涯。

他几乎将手中的材料翻烂,茫然抬头,“瓷瓷……”

“别这样叫我的名字,”温雨瓷厌恶皱眉,“恶心!”

温洛寒看她许久,攥着材料的手紧了紧,骤然回头,大步离去。

温雨瓷松了口气,脱力一般踉跄了下,手撑住墙才没摔倒。

温雄昏睡了一夜,第二天天放亮时才醒。

温雨瓷一夜几乎没合眼,坐在温雄床边抓着温雄的手,一会儿听听温雄的心跳,一会儿听听他的呼吸,生怕他再像上次一样,睡上那么久。

见温雄睁开眼睛,叫了声瓷瓷,她终于放下心,想哭又不敢哭,抱着温雄的胳膊,脸颊贴在他手臂上,“爸爸,以后你什么事都不要管,只要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就行了,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答应我,你要陪着我,以后不能再吓我了,不能丢下我一个。”

温雄伸手托起她的脸蛋儿,被打过的右脸微微有些红肿,嘴角破了,可见那一巴掌有多么狠。

这是他宠在心窝窝里的心尖儿宝贝,别说是打,连句重话他都没舍得说过,居然被人当着他的面,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那种疼,就像钝刀子割肉一样。

他不再是强大到无所不能,可以保护女儿不受一点伤害的父亲了。

那个男人,居然当着他的面,伸手打他的女儿。

他又痛又怒,摩挲女儿娇嫩的脸蛋儿,“不是第一次了吧?”

“嗯?”温雨瓷看着他,茫然不解。

“他,不是第一次打你了吧?”

“没有,”温雨瓷避开温雄的目光,“是第一次,他大概是看爸爸醒了,气疯了,一时没了理智,我们总归是一起长大的,他怎么可能……”

“不是第一次了,”温雄打断她的话,将温雨瓷散落下来的碎发夹到耳后,笑了笑,“瓷瓷,你知道吗?你从来不和爸爸撒谎,偶尔撒谎,你就不敢看爸爸的眼睛……温洛寒……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冲你动手……”

“爸爸,我没事,真的没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温雨瓷只能翻来覆去这样苍白无力的说着。

温雄盯着她微微浮肿的脸蛋儿叹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曾经我以为,他是宁可自己被千刀万剐,也不会伤害你的那个男人,怎么也没想到……”

温雨瓷抓住他的手,苦涩垂眸。

当初,她又何尝不是这样认为呢?

现实太残忍,撕碎一切温情的表象,露出内里鲜血淋漓的不堪,让人齿寒。

“以后,能离他远些,就尽量离他远些吧,”温雄沉沉叹息一声,“打人这种东西,会上瘾,一旦有了第一次,突破了心里防线,享受到其中快感,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我年轻时有个朋友,每次和妻子有口角,就会打的妻子浑身是伤,妻子要和他离婚,他跪地求饶,赌咒发誓,可再吵架时,还是控制不住会动手。”

昨天那一幕,对他触动很大。

他不想干涉女儿的婚姻,只要女儿喜欢,女儿开心,嫁谁他都开心。

可昨天眼睁睁看着温洛寒将他的心肝宝贝儿扇倒在地,他连灵魂都颤栗了。

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已经时日不多,他能再护女儿多久?

若是女儿嫁一个这样的男人,动辄被打骂,他即便死了也合不上眼睛。

他忽然伸手,紧紧握住女儿的手。

他还不想死。

他放心不下。

他当眼珠一样小心呵护的心肝宝贝儿啊,那个男人怎么能扬起手来就打?

温雨瓷察觉到他呼吸又快了,连忙抚着他的前胸给他顺气,“爸爸,您别激动,您说什么都我听您的,我什么都依着您,别千万不要激动,医生说不让您激动,您别这样……”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