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 231他怎么也没想到,温雄居然会从昏迷中醒来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五卷 : 231他怎么也没想到,温雄居然会从昏迷中醒来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温雄长叹,苦涩的摇了摇头,“他不是季海的儿子,可他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季海收养了,季海害了华义夫妇,也许心怀愧疚,也许良心发现,把刚刚出生不久温洛寒抱回季家,当成亲生儿子养大,我为了给华义报仇,毁了季家,而他阴差阳错被你所救,来到我们家,他又为了给季家报仇,蛰伏我们家十三年,最后害死老管家,害我昏迷,害你流落街头,可实际上……”

“……可实际上,季海才是他的仇人,而您,您是替他全家报仇的恩人?”温雨瓷脸色煞白,震惊的无以复加。

“没错,正是这样……”温雄苦涩摇头,“我们上一代人的恩怨,实在不该强加在你们这一代人身上,只可惜,他执念太重,我当做亲生儿子疼他护他,甚至想把你交到他手上,他却始终忘不了心中的仇恨……更可笑的是……他根本恨错了人……”

“那……”温雨瓷呆立了很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当年季海为什么害死温洛寒的亲生父母?”

“我也有责任……”温雄苦涩的闭了闭眼,“我和华义因为你妈妈闹的彼此生分了,华义和季海交往便越来越密切,季海手上有许多非法的勾|当,华义开始时并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和季海大吵了一架,给了季海一个期限,让季海去自首,华义威胁他,如果他不去,华义就会去警局告发他,他哪料到季海狼子野心,表面上表示愿意去自首,暗地里竟在他车上动了手脚,汽车爆炸,毁尸灭迹,车上尸骨烧的面目全非……”

温雨瓷听的心中恻恻,抓住温雄的手。

温雄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我得知消息后,立刻赶去,那时我不明真相,以为车祸只是一场意外,痛心疾首,而处理华义后事的人告诉我,车上一家四口,无一生还,现在想来,那人必是被季海收买了,季海抱走了懵懂无知的洛寒,只是华义夫妇当时还有一个儿子,至今不知所踪……”

“您是说……温洛寒还有个哥哥?”

温雄点点头,“虽然我和华义之间生分了,但他两次生子,我都特地赶过去祝贺,当时华义还笑着说原本以为是个女儿,没想到又是个儿子,还说一定再生一个,说什么也要再生个女儿才肯罢休,言犹在耳,人却……”

“爸……”温雨瓷晃晃他的手,“人已经没了那么多年了,不要再想了,劳思伤神,您现在自己身体还没恢复好呢,别再为那些过去的事烦心了。”

“怎么能不想呢?”温雄满是疲惫的抬眼,手掌抚上女儿娇嫩的脸蛋儿,“我和华义那么多年兄弟,他含冤枉死,我没认真调查,轻信了季海,让季海抱走了他的儿子,认贼作父,十三年后真相大白,我才为华义讨回公道,当时我并没想斩尽杀绝,季海畏罪自杀后,我以为季家会有人出面照顾他一双儿女,却未曾想,会害的华义的骨肉流落街头,幸好冥冥之中,上天注定,你将洛寒救回我们家中,不然那年洛寒若真冻死街头,爸爸百年之后,如果向地下的华义交代?”

温雨瓷听的唏嘘不已,这一番曲折,当真只能用冥冥之中,上天注定这八个字来形容。

季海害死温华义,抱走了温华义的儿子温洛寒,温洛寒便认贼作父,认定季海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季诗曼是自己的亲生妹妹。

十三年后,爸爸查到真相,知道温华义是被季海所害,去找季海为温华义报仇。

季海被爸爸逼到绝路,畏罪自杀,温洛寒流落街头,以为爸爸便是他的杀父仇人。

那么巧,她在漫天大雪中遇到温洛寒,只能用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这八个字形容,漫天大雪中,她一眼便喜欢了他,觉得如果自己有个这样的哥哥,是再好不过的事,不顾爸爸反对,将温洛寒带回温家。

十三年后,温洛寒羽翼丰满,终于祭出复仇利刃,将温家收入囊中。

可他怎能想到,他费尽心机,处心积虑伤害的,是这世上对他最好的人。

温雨瓷握着温雄的手,迟疑了 很久才问:“爸,你要告诉温洛寒真相吗?”

温雄竟不答反问:“你说呢?”

“我?”温雨瓷愣了会儿,“应该告诉他吧?他毕竟姓温,不姓季,他现在自己改名叫季什么韬,大概是他在季家以前的名字,把我们家的公司也改成了季氏,可季家明明是他的仇人,这样冠着季姓过一辈子,岂不是很讽刺?还有华义叔叔,不管怎么说,他们夫妻俩是温洛寒的亲生父母,如果我们不告诉温洛寒真相,清明年节,连给他们扫墓的人都没有,他们若是地下有知,怎能瞑目?”

“这些我都想到了……”温雄握着温雨瓷的手,缓缓说:“可是,瓷瓷,你有没有想过,温洛寒喜欢你,现在他愿意放手,不过因为他以为你是杀父仇人的女儿,万一哪天真相大白,他想再和你重归于好,你怎么办?”

“当然不可能!”温雨瓷毫不犹豫,立刻说:“爸爸,我和他之间已经过去了。”

那些伤害,已经把他们之间的那些感情,挥霍的连渣渣儿都不剩,她对温洛寒,真的再也生不出半分感觉了。

“你能过去,他能过去吗?我亲手养大的孩子,我比谁都了解,他心思多,手段狠,如果不是因为碍着你,爸爸早就不在人世了,他性冷情薄,在这世上,唯有对你,他是付了真心。”

“爸,你错了,他已经变了,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温洛寒了,我认识的那个温洛寒已经死了,不管他怎样想,我现在只觉得他冷血可怕,我不可能和他重归于好了,真的!”温雨瓷不想温雄难过,从没提起过温洛寒曾怎样对待过她。

温雄拍拍她的手,嘴唇翕动了下,最终却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其实,打心眼儿里,他愿意温洛寒和温雨瓷重归于好。

温洛寒是故友的骨肉,也是他亲手养大的孩子,如果温洛寒能做他的半子,他也能替过世的朋友继续看顾温洛寒,最好不过。

只是,他不愿用自己的意愿左右温雨瓷,女儿的幸福永远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婚姻大事,反正她还小,未来一切,还全都是未知。

“爸……”温雨瓷看着他,一时间,父女俩相顾无言。

过了会儿,温雄轻轻拍拍她的手掌,“瓷瓷,爸爸忽然想吃后街的老馄饨了,你去给爸爸买些回来,多放点香菜。”

“嗳,我马上去!”难得温雄主动提起想吃什么,温雨瓷立刻欢喜应了。

穿好外套拿好保温桶,开门前又回头看温雄,“爸,那温洛寒的事,我们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若是告诉他,他知道自己认贼作父,还为了给仇人报仇失去那么多,对他会是个很大的打击……”温雄叹息一声:“算了,先瞒一阵子吧,再容我想想,最好能想出个万全之策,把对他的伤害降到最小。”

“嗯,好,我全都听爸爸的。”

看着温雨瓷脸上绽开的甜美明媚的笑,温雄也笑着冲她挥挥手,“去吧,别乱想,一切有爸爸在呢,路上开车小心。”

“嗯,我买两份,回来和爸爸一起吃!”

后街的老馄饨店是一家很老的店,自打温雨瓷记事时就有了,温雄隔三差五就会带她来吃一次。

买了馄饨小心装好,回到温雄病房门口时,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声音很熟悉,熟悉的仿佛刻在她的骨子里,只是从门缝中飘出来的几个模糊不清的尾音儿,她就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

是温洛寒。

她猛的打个激灵,推开门冲进去,越过温洛寒,挡在温雄面前,警惕的看他,“温洛寒,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温洛寒嘲讽的冷笑,“温雨瓷,你自己说,我想干什么?”

他怎么也没想到,温雄居然会从昏迷中醒来!

温雄居然醒了,住在医院最高级的病房里,最疼爱的女儿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尽享天伦之乐,那他之前做下的那些事,还有何意义?

他失去最心爱的女人,得到的不过是温家的公司。

一家公司而已,他想要,白手起家也做的到,何必争抢温雄的?

他要的不是温家的钱、温家的家产,他要的是温雄的命,是让温雄以血偿血,以命换命!

他原本是要温雄死的,可没想到温雄突发脑溢血进了医院,医生说他病情严重,醒来的机会渺茫,他不愿意亲手染上温雄的血,那代表着他与温雨瓷之间的彻底决裂。

这样刚刚好,温雄因病倒下,虽然因他而起,但总算他没亲手染上温雄的血,他与温雨瓷之间还有无数种可能。

他太放不下温雨瓷了,他怕温雨瓷恨他,没敢再在温雄身上动手脚。

他原本想着,就算温雄不死,躺在病床上做一辈子活死人,也算给父母报仇了,可他没想到,温雄醒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