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 227最无所求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五卷 : 227最无所求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也知道他这样决定会冒很大的风险,万一温雄在手术室里有个三长两短,也许温雨瓷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可权衡利弊后,他还是这样做了。

手术时机不容错失,而温雨瓷的身体状态实在让他担忧,他舍不得她在忍受病痛折磨的时候,还要忍受心理上的另一重煎熬。

樊清予说,即使做完手术,温雄也不会立刻醒来,那就代表着不但温雄在手术室的时候,她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手术完成后,即使手术成功,她也要日日夜夜担惊受怕,直到温雄醒来。

他宁愿瞒着她。

最起码这几天她还能好好吃药,好好睡觉,好好保养身体。

樊清予说,这几日温雄的生命体征日渐平稳,随时可能醒来,而她的身体也一日比一日好了,他才将这个消息告诉她。

也许她会怪他几天,但只要温雄没事,她总会释然。

“你回去吧,我想在这里多陪爸爸会儿。”温雨瓷没抬头,跪在温雄床边,脸颊依旧埋在温雄臂边。

顾少修搬来把椅子,将她硬扶起来,坐在椅子上,“地上凉,好好坐着,你身体养好了,才能照顾爸爸,嗯?”

温雨瓷没抬头,只是点了点头。

从那一刻起,温雨瓷仿佛被钉子钉在了温雄的病房里,片刻也不肯稍离。

看她那副执拗的样子,顾少修暗自庆幸,他的决定是对的,幸好没在她病的半死不活的时候,把温雄要手术的消息告诉她,不然温雄没醒,她自己要先折腾进半条命去。

接下来两天,温雨瓷吃睡在温雄的病房里,每天给温雄擦身子,陪温雄说话,樊清予说,这样有利于温雄从昏迷中尽快醒来。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温雨瓷困的厉害,实在受不住,抓着温雄的手,趴在温雄床边午睡,半睡半醒中,她忽然觉得有人摸她的脑袋,她猛的坐直了身子,看到温雄的手臂正在艰难的移动。

她整个人都傻了,呆在原地,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温雄看着她,费力的张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只是勉强往往扯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意。

温雨瓷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很疼很疼。

这不是梦,是真的。

“爸爸?爸爸?你醒了?我不是做梦对不对?”温雨瓷想扑上去抱住他,又怕压坏了他,双手张在空中,又想哭,又想笑,整个表情怪异至极。

温雄又张了张嘴,还是没发出声音,温雨瓷扑过去,跪在床边,“爸爸,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什么?”

温雄费力的移动手臂,抓住温雨瓷的手。

低头看看温雄握在自己手上的手,感受到瘦长手指上冰凉的温度,眼泪唰的流下来,一瞬间所有感觉都那么鲜明,她猛的跳起来,打开房门冲出去。

“医生,医生……我爸爸醒了……我爸爸醒了……”

直到樊清予给温雄做完检查,说温雄恢复良好,再治疗几个月,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下地活动,只要用心修养,不会留下太大的后遗症,温雨瓷还懵懵懂懂的像是在梦中。

依旧不敢相信,不相信她居然梦想成真了,爸爸竟然真的醒了,真的醒了。

她抓着温雄的手,盯着温雄的眼睛,一动不想动,憋得很厉害了,连卫生间都不想去。

她怕这又是她做的一场美梦,梦醒了,她睁开眼睛发现,爸爸还躺在床上沉睡着。

温雄还不能说话,不能动,他也一直盯着温雨瓷看,看了好久,忽然张开嘴巴,努力说了几个字。

他还发不出声音,但温雨瓷看得出,爸爸说,你瘦了。

她猛的趴在温雄身边,手臂揽着温雄的肩膀,又失声哭起来。

她忘了这些日子她已经流过多少泪,仿佛要连下辈子的眼泪都流出来。

哭过之后,心里只觉得痛快。

爸爸醒了,爸爸终于醒了,她的日子又有了奔头,只要爸爸还活着,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怕!

又过了几天,温雄身上各种各样的管子一根一根撤下去,温雨瓷恨死了那些管子,人的身体里插着那么多管子,怎么可能舒服?

见爸爸身上的管子一天比一天少,她一天比一天轻松,每天一睁眼,神清气爽,眉开眼笑。

终于,温雄身上一根管子也不剩了,他躺在病床上时,就像个偶然生病,正在休养生息的老人,他自己舒服,温雨瓷看了心里也舒坦。

慢慢的,他可以说一些简单的字眼,在温雨瓷的搀扶下,能在病房里简单的走几步。

他的每一个进步都让温雨瓷欣喜若狂,她二十四小时待在病房里,寸步不离。

爸爸重生了,她好像也重生了,爸爸躺在病床上时,她发现她有那么多遗憾,现在爸爸醒了,她可以一样一样的去实现。

很多时候,温雄倚着床头坐在床上,温雨瓷坐在床边,拉着他的手,盯着他的脸,和他说话。

渐渐的,温雄慢慢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交流,开始问些过去的事情。

温雨瓷不知道该怎样说,很多时候,都是说些其他的事,糊弄过去。

温雄醒来的事情传了出去,渐渐有人来探病,并且越来越多。

温雄性情仗义豪爽,这一生至交无数,听说他从病中醒来,昔日好友三五成群结伴来看他。

温雄虽然已经能说话,但说话时还不利落,大多时候是别人说,他含笑听着。

温雄年轻时亦是备受追捧的英俊公子,即使如今上了年纪,又在床上昏迷这么久,醒来后依旧不减昔日风采。

虽然他已经不是景城首富,但那已经烙印在骨子里的气质风度,依旧让人心折。

温相田一家、宗家、路家、贺家还有许许多多与温雄昔日有交情的故交来看过温雄,温雨瓷每次接待时都很欢喜。

她很开心,她希望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爸爸醒了,再过不了多久,她又可以和爸爸生活在一起,陪爸爸一起遛鸟下棋逛公园。

可她没想到,西陵城、西陵越兄弟居然也来了。

这天她正坐在床边陪温雄说话,听到敲门声她去开门。

她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人来探望,笑意盈盈的打开门,笑容却在脸上僵住。

她居然看到了西陵城和西陵越。

西陵城温和笑笑,“瓷瓷,我们来看叔叔。”

温雨瓷愣了会儿,将门开的更大些,“请进。”

西陵城和西陵越随着温雨瓷进去,温雄靠坐在床头,身后倚着个靠枕,见是他们,微微坐直了身体。

“爸,城哥和越哥来了。”温雨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表情自然,她不想让温雄知道,在他昏迷的时候,西陵越曾经刁难过她。

如果有可能,她想瞒着温雄在他昏迷时,她所有过去。

爸爸已经醒来了,她曾经经历过什么,都不重要了。

“叔叔,听说您醒了,我和小越都很开心,特意过来看您。”西陵城将手中的礼品放在脚下。

“有心了。”温雄微笑看着他们。

曾经是养父子的三人,如今相顾无言。

“我昏迷的时候,多亏你们照顾瓷瓷了。”温雄忽然说。

西陵城脸上顿时浮起羞愧的神色,“叔叔言重了,我们很惭愧,没能帮瓷瓷做些什么。”

温雄目光凝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忽然一笑,“不管怎样,今天能来看我,总是有心了,唉,人上了年纪就是不顶事,刚刚睡醒,又想睡了。”

字里行间,已是逐客的意思。

西陵城很难过。

无论如何,在他曾经最孤单,最危难的时候,温家曾为他提供过最温暖的庇护,而在温雄身上,他也曾得到过父亲般的温暖。

可以前温雄昏迷躺在病床上时,他什么都没为温雄做过。

他踌躇会儿,实在无话可说,只得恭声说:“那叔叔好好休息,改日我和小越再来看您。”

他们离开后,温雄让温雨瓷在他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瓷瓷,爸爸昏迷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没有,”温雨瓷灿烂笑着,用力摇头,“虽然您病倒了,可我们家还有这么多亲人朋友,他们都很照顾我,我哪有机会吃什么苦?”

“你这傻孩子,”温雄摸摸她的脸,“你和你妈一样,外柔内刚,身如蒲柳,却比谁都坚强,温洛寒好歹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他是什么样的秉性我能不知道?我倒下了,他怎么可能放过你!”

“没有,”温雨瓷握着温雄的手摇头,“爸爸,您想太多了,他对我很好。”

温雄笑笑,捏捏她的脸,“傻丫头,爸爸虽然现在落魄了,但好歹也曾经是景城首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爸爸人现在虽然在病房里躺着,外面的事情知道的不比你少。”

温雨瓷不知道温雄到底知道些什么,握着他的手不说话。

温雄又笑了笑,怜惜的摸摸她的脸,叹道:“我知道我女儿为了给我筹治病的钱,曾经当过公关,陪人吃喝,喝太多酒,蹲在巷子里吐,还做过会所服务员,别人吃吃喝喝,我女儿只能在一边伺候着……”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