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 220呵!原来如此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五卷 : 220呵!原来如此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处处忍让?

他如果处处忍让,为什么她流落街头居无定所无处容身?

季诗曼今天的一切都是她害的?

那季诗曼毁了她的家,把她扔在男人脚下羞辱也是她的错?

温雨瓷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是眼前这样?

是他原本就是这样,还是如今物是人非,他们全都变了?

她冷冷说:“季诗曼死了吗?死了你就杀了我,我死了你就把我爸的氧气拔了,把我葬在我爸妈身边,脖子上的项链个你做报酬,你妹妹不是一直很想要吗?刚好你可以拿去给你妹妹陪葬!”

温洛寒按着她的双肩,气的发抖,“温雨瓷,你除了讽刺我,讥笑我,你还会别的吗?我承认,我的命是你救的,可我无家可归也是你爸爸害的!你救我一条命难道我要感激你一辈子,要受你一辈子奚落!”

受她一辈子奚落?

原来她已经奚落他那么久了吗?

曾经那么多爱恋,那么多甜蜜,一句话,支离破碎。

难怪书上说,爱时是明月光,不爱时是白米饭,爱时是红玫瑰,不爱时是蚊子血。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变的是现在和将来,现在才知道,原来,连他们的过去也已经扭曲了。

她和温洛寒,连干干净净的过去都没了。

她疲惫的闭上眼,“你要杀就杀,要剐就剐,要怎样就怎样吧!”

温洛寒瞪着她苍白疲惫的脸,眼眶酸涩,竟要流泪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把他们变成今天这样?

他明明那么那么爱她,做梦都想娶她,他想未来的每一天都有她陪着,他想她能给他生一堆孩子,儿女绕膝时,他仍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贝,疼她宠她,给她最好的一切,可到底是什么,把这一切都变成了今天这样?

他的手机响了,他冲进温雨瓷的房间时,季诗曼扔在抢救,他实在受不了站在手术室外的煎熬,才会闯进来找温雨瓷。

料想会是季诗曼的消息,他迫不及待将手机接起,片刻后,他如遭雷击:“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离开温雨瓷的身体,大步走出去。

门砰的一声关上,温雨瓷仍听到他暴怒的声音:“换医生!给我换最好的医生!”

趁他离开,温雨瓷想逃,打开门才发现门外站了四五个保镖,她没做徒劳的挣扎,退了回去。

时候不大,温洛寒折返回来,冲到她面前,揪着她的衣领将她掼倒在床上,狠狠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温雨瓷!你满意了?你现在满意了?”

他揪着温雨瓷衣领用力摇晃,嘶声怒吼,状若癫狂。

温雨瓷先是觉得脸上一阵麻痒,紧接着口中泛起腥涩,还没等她醒过神,又是一巴掌狠狠掴下来,打的她眼前发黑。

“温雨瓷!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害了我爸妈还不够,为什么还要害我妹妹?”急怒之下,温洛寒没了理智, 抓着温雨瓷的头发,将她的额头狠狠撞在墙上,“你说啊!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死我全家?为什么要害他们,为什么?”

他连连将温雨瓷的头撞在墙上,间或一个耳光甩过去,打的温雨瓷耳边嗡嗡直响。

殷红的鲜血顺着温雨瓷的唇角淌下来,他将温雨瓷狠狠压在床上,“我爱着你疼着你护着你,你却要这要对我!温雨瓷,我恨你!我恨你!”

他用力一拽,呲啦一声,温雨瓷的上衣被他扯烂。

刺耳的声音,把被他的残忍绝情伤的自暴自弃的温雨瓷从混沌中惊醒,她用力挣扎,“温洛寒!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温洛寒用力压制她的身体,“我再不会容忍你了!我要让你做我的宠物做我的狗,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待在我身边,哪里也不准去!”

“畜生!混蛋,你滚开!”温雨瓷拼死挣扎,上身的衣服还是被温洛寒撕扯的七零八落。

温洛寒吻在她的唇上,她拼命躲开,他的唇落在她的脖颈上,那残暴的根本不是一个吻,而是像发狂猛兽的弑咬,时候不大就鲜血淋漓。

他的手在紧握着温雨瓷的手臂,即使在他们最甜蜜的时候,他们都没这样亲密过。

屈辱、悲痛、委屈各种情绪交织,温雨瓷忍不住哭出声来。

门猛的被撞开,路放尧和宗俊熙冲进来,路放尧将温洛寒从温雨瓷身上扯开,一拳将他打的一个趔趄,宗俊熙脱下外套,盖在温雨瓷身上。

温雨瓷抓住外套,将自己裹好,挣扎着坐起来。

见温雨瓷一身是血,头上脸上都是伤,路放尧双眼怒睁,额筋暴起,“靠!下这么重的手,你TM疯了?”

温洛寒从失控的狂怒中醒过神来,双手垂在身侧微微抖着。

温雨瓷任宗俊熙用外套裹住自己,埋头膝间,肩膀剧烈耸动。

路放尧手臂横在温洛寒颈间,将他抵在墙上,愤怒低吼:“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你们自己问问她!你们问问她,她做了什么!”温洛寒用力将路放尧推开,眼眸赤红,手指指住温雨瓷的方向,“刚刚医生告诉我,诗曼被摘除了子宫,她这辈子不能生育了!她还那么年轻,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等她醒了,让我怎么和她解释?让她怎么接受!”

路放尧和宗俊熙都吃了一惊,同时去看温雨瓷。

温雨瓷抬头,冲温洛寒轻轻吐出两个字:“报应!”

温洛寒暴怒,拔腿要冲过去,被路放尧用力拖住。

路放尧冲宗俊熙使个眼色,宗俊熙会意,将温雨瓷带下床,揽着她的肩膀往外走。

“不许带她走!”温洛寒爆吼,推开路放尧,一个箭步冲过去,拽住温雨瓷的头发将她拖回身边,又是一个耳光重重甩在她脸上,将她打倒在地。

“温洛寒,你够了!”路放尧狠狠一拳击在温洛寒脸上。

温洛寒被打的趔趄的下,路放尧指住他,“温洛寒,你够了!谁有资格冲她伸手,你也没资格!你忘了你奄奄一息时,是谁将你从街上捡回去?你肺炎住院病的要死要活,是谁没黑没白天天在你身边守着你?你过敏性哮喘是谁不辞辛劳跑了大半个中国去给你找偏方找中医?她为你做了那么多,难道你都忘了?”

“呵!”温洛寒嗤笑了声,“是!她是为我做了很多,前提是她欠我的!如果不是她爸爸害的我家破人亡,我又怎么会奄奄一息,怎么会肺炎住院,怎么会过敏性哮喘!”

温雨瓷已经被宗俊熙扶起来,脸肿痛的像是要胀裂掉,心上却比脸上更痛千万倍。

她眼珠漆黑,静静盯着温洛寒。

脑袋疼的像是正在被铁锤狠狠砸着,她却从未有过的清醒。

呵!

原来如此!

难怪他能对她心狠至此。

原来她曾为他付出的,已经被他全部抹杀。

他的一切悲惨都是她爸爸一手造成的,所以不管她曾为他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那都是理所当然,顶多算赎罪,感动不了他一毫一分。

想想年少时快乐懵懂的她,一颗心全都系在他身上,他在大雪中冻坏了身子,身体底子不好,几乎每年冬天都要大病一场,住上几天医院,每次她都在医院陪着。

爸爸说医院传染病多,顶多让她白天去看望,晚上不许陪床,她却不肯,仗着年纪小,和爸爸撒娇耍赖,天一黑就躺在温洛寒身边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

爸爸一贯宠她,也只能皱着眉训斥她几声不听话,她想怎样全都由着她。

那时他底子弱,过敏性哮喘,每年春天都要犯,每次都是输液,一输十几天,他很瘦,皮肤白血管细,经常扎几针都找不到血管,她心疼的不得了,听同学说她们老家有个老中医,手里有治过敏性哮喘的偏方,她便磨着同学陪她去找。

同学的老家很远,同学的父母不同意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她从同学手中抄来地址,一个人坐火车去了听都没听过的遥远山村。

山里交通条件很差,不通车,不管多远的路只能靠一双脚,她从小野惯了,心里又有一股劲儿撑着,鞋底子磨破了,脚上起了水泡,也不觉得苦,拿着同学给她的地址和名字,一家一家的问。

那时年少轻狂,现在想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样的勇气,十几岁的女孩儿,孤身一人,在从未去过的地方,凭着一腔热血,一身孤勇,硬是走了几十里山路,找到那位老中医,要来了偏方。

折磨他几年的过敏性哮喘终于治好了,看到只出去几天就瘦了一圈的她,爸爸心疼的要命,却只能怪自己平时太宠着她,让她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敢做的出来,又是心疼又是后怕的埋怨她几声,那件事也就过去了。

她脚上起了一片水泡,几天不能下地,后来想想却是满心甜蜜。

只要是为了他,再远的路她都可以走,再多的苦她都可以吃。

可如今,只一句话,被他全部抹杀。

不管她做什么,都是她们父女欠他的,不是付出,不是爱,是赎罪。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