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 213你喝他的飞醋干嘛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五卷 : 213你喝他的飞醋干嘛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当时谢云璟正坐在她身边打游戏,将这一幕从头到尾听在耳朵里,听到温雨瓷抽纸巾擦眼泪时,见鬼似的抬起头看她,等他再听到项少羽根本没死,她白白痛哭一场时,那货笑的扔了游戏机,扑在沙发上捶沙发,囧的温雨瓷差点宰了他。

温雨瓷也弄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和朋友一起看电影,从来是别人还没怎样呢,她这边就哭的不行了。

照理说她不是爱哭的女生,可偏偏不管是看小说还是看电影,她都是最爱哭的那个。

她嘴硬,哼了声,“明明就是你心肠太硬了,人家那么惨,你都无动于衷。”

“嗯,”顾少修将她揽在怀里,轻声说:“我心肠冷硬,所以我就喜欢你这心肠柔软的,可惜我刚刚在看电影,没有看你,你哭的时候表情一定很动人。”

温雨瓷大囧,“不许你看我!”

在电影院看电影就是这点最好,四周漆黑一片,哭的满脸是泪别人也看不见,上次在家,大白天的,谢云璟就坐在她身边,她怎么忍都忍不住,被谢云璟看的一清二楚,糗死了。

顾少修低笑,电影散场,灯光亮了,人们井然有序的往外走,等人走的差不多了,他们也走出停车场,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很长时间,她都静默不语,顾少修问:“想什么呢?”

“想刚刚看的电影里的那个师兄,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他是坏人,只是坏的还不够彻底。”

温雨瓷愣了会儿,点头,“嗯,你说的对,他是坏人,只是坏的还不够彻底。”

电影里,师弟是捕快,师兄是杀手,师兄拿了雇主的钱,去拿师弟的人头,师兄为了引|诱师弟出面,杀了师弟喜欢的女孩儿的父亲。

师弟不是他的对手,他的刀横在师弟的脖子上,原本一刀就可以割断师弟的咽喉,他却犹豫了。

漆黑的暗夜里,漫天风雪,他看着他的师弟,一脸孤寂。

他说:杀了你,这世上就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

这时候,雇主派来另一队杀手,想将他一起杀掉,师弟为了救他,自己死了。

他愤怒之下,追到天涯海角,将那雇主碎尸万段。

所以,他是个坏人,但坏的不够彻底。

他为了钱追杀自己的师弟,在最后关头却下不了手……是不是和温洛寒很像?

他是为了钱,温洛寒是为了报仇。

他事到临头,下不了手割断师弟的咽喉,而温洛寒害她家破人亡,却独独放了她一条生路。

所以,温洛寒和他一样,也是个坏人,但坏的不够彻底。

顾少修揽住她的肩膀,垂眸看她,“想什么呢?这么安静。”

她展颜一笑,“没想什么。”

顾少修吻吻她的额头,“别胡思乱想,都过去了。”

温雨瓷晃了下神,随即笑开,“嗯,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想点重要的,”走到车边,顾少修替她打开车门,“比如下星期我过生日,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温雨瓷坐进汽车,冲他笑,“哪有自己开口问人家要礼物的?脸皮真厚!”

“我只开口要礼物,并没说要什么东西,怎么就脸皮厚了,哪怕你给我画幅画儿,礼轻情意重也行啊!”顾少修坐到她身边,发动汽车。

“你每年都要过两次生日吗?”温雨瓷歪头看他。

“每年都过两次生日,阳历生日和狐狸他们几个过,阴历生日和外公一起过,每年这样,雷打不动。”

“好幸福哦,可以开心两次,以前我最喜欢过生日了,可以收到很多礼物,而且生日那天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可以有很多特权,别人都要迁就我,我是老大,说什么都算。”

“你不是每天都是老大,天天说什么都算吗?”顾少修笑她。

“那不一样啦,”温雨瓷叹口气,“我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最惨,在俪宫陪客户,那老家伙是个变|态,自己喜欢喝啤酒,也不停的灌我喝,那天我喝的差点撑死,回去之后一直趴在马桶边倒酒,一直吐到凌晨一点多,我的生日就那么过去了。”

汽车戛然而止,温雨瓷一时不防,身子剧烈一晃,等她再回过神时,已经被顾少修抱在怀中。

“是我不好,”他紧紧抱着她,“我出现的太晚了,如果再早一点,那时我肯定陪在你身边,送你很多你漂亮的生日礼物,不让你被别人欺负。”

温雨瓷反手抱住他,赖在他温暖的怀中,懒懒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啦,人总要长大,我知道自己离开任何人都可以勇敢的活下去,我很开心。”

他忽然将她压在汽车后座上,用力吻住她,狂暴激烈的程度,似乎要将她一点一点撕开吞入腹中。

如疾风骤雨的狂吻过后,他捧着她的脸,摩挲她的脸颊,薄唇贴着她的唇,声音轻的像呢喃:“瓷瓷,做我真正的妻子吧,不要再有任何顾虑,我很清楚自己的心,这辈子我会抓的你紧紧的,不让你有任何机会被人从我身边带走,我会很认真很努力的守着你, 你也会死心塌地的爱上我,忘记所有过去的不快乐!”

“怎么又说起这个……”温雨瓷不自在的推开他,脸颊烫的像发烧,“我累了,我们回去吧,不知道灵兰和瑾哥哥怎么样了,我回去还要打电话给他们。”

她身体往旁边挪了又挪,嘴里也顾左右而言他。

顾少修无奈,揉了揉她的脑袋,继续开车。

前几天,他看了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位心理学家。

他说,爱情,是灵与肉的结合。

只有灵或者只有肉的爱情都不完整,女孩儿只有将自己的身体献给自己所爱的那个男人,才会全身心的爱上那个男人,也会从心理上本|能的对那个男人产生依赖和信任。

而他和温雨瓷,缺少的正是这个。

他急切想得到的并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本|能的信任和依赖。

他希望在她心目中,他和她是一体的,不管发生任何事,她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他,他希望她可以坚信,不管未来发生任何事,他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她身边,不会舍弃她。

可这对曾经被最亲近的人背叛过的她来说,太难了。

是温洛寒的背叛让她变得这样敏感,难以信任别人,可也正是因为温洛寒的背叛,才能让他有机会拥有她。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而他,是成也温洛寒,败也温洛寒。

但他不承认这是最后的失败,他相信他一定可以打破她心内的坚冰,彻头彻尾的得到她。

听她用调笑的语气说起今年那个狼狈的生日,他心内竟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躁的情绪。

他想完完全全的拥有她,将她从过去的回忆中彻底抽离。

以后他顾少修就是她的整个世界,是她的全部,她过去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浮光掠影,不值一提。

他坚信,他可以做到。

她,迟早只是他的。

望着远路绚烂的霓虹,他暗暗吁了口气,空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

温雨瓷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把手抽回去。

他们就这样手牵手,一起回到顾少修的别墅。

一周后,顾少修生日这天,温雨瓷没出去,她吃完早饭就十点多了,然后就窝在厨房里做甜点。

这几天她一直缠着司徒灵兰教她做甜点,这东西原本就没什么难度,再加上她心灵手巧,一学就会,做出来的东西也有模有样,足可以与司徒灵兰媲美。

晚上顾少修要带她去倾城,他那几个发小都会过来替他庆生,她决定多做一些甜点,给顾少修在他那些发小面前撑撑面子。

谢云璟前几天从京城回来了,今天没也没出门,赖在家里玩儿游戏,闻到香味儿凑到厨房里,拿起一块温雨瓷刚烤好的抹茶饼干塞进嘴里,嚼烂吞下,点头,“嗯,味道不错,和麦琦的手艺不相上下了!”

温雨瓷白他,“你的意思是我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取代我?”

谢云璟刚往嘴里塞了块双拼,还没来得及咽下,差点噎到,猛咳了几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温雨瓷!你脑洞怎么开的这么大?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这两者没什么关系吗?这饼干是烤给顾少修做生日礼物的,既然麦琦也能做出一模一样的,我这个也没什么好稀罕的,那我还不如不做了。”温雨瓷也说不清为什么,心里竟莫名不是滋味。

谢云璟一头雾水,又啼笑皆非,不知道自己是他运气不好,还是温雨瓷心情不好,随口一句话就踩到她尾巴了。

他干脆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继续大快朵颐,含糊不清的说:“温雨瓷,你今天哪根筋搭的不对?从王熙凤一下变成了林黛玉,我随口说句话,你拐十八个弯的去找不痛快,你早晨吃太撑了吧?”

“滚!你才早晨吃多了!”

谢云璟叹息着摇头,“所以说,能不理女人的时候千万不要理女人,下至不会走,上至九十九,只要是女人,全都不可理喻,你这爱心甜点是做给我们老大的,又不是做给我的,我说什么管用么?再说了,麦琦做的再好,我们家老大也不能娶他做老婆吧?你喝他的飞醋干嘛?”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