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195她成了真真正正的笑柄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四卷 : 195她成了真真正正的笑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哦?”温雨瓷毫不避让的直视她的眼睛,“照你的意思,这些蛇是我放到你表姐房间里的喽?”

冯晓初恨恨瞪着她,“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温雨瓷嗤笑了声:“你表姐是这里的客人,由始至终我都没想把她怎样,就算我真想把她怎样,我也没这么蠢,选择这栋别墅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下手,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们快来找我吧,我看起来这么没智商?”

“谁知道你这神经病怎么想?你就是个神经病!疯子!”冯晓初破口大骂。

“晓初,住口!”韩章脸色冷沉的吓人。

“外公!”冯晓初急的面目通红,“这次你一定要替表姐做主,不能姑息她,不然她还以为我们韩家人好欺负!”

这时顾少修的属下已经到了,进入屋子里,迅速的把那些蛇全都抓走。

韩净雪吓的面无人色,抱着冯晓初,闭着眼睛颤声说:“爷爷,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订不到机票就自己开车回去,我不敢再继续住在这里了,我好怕!”

韩章有些迟疑。

如果现在立刻回去,无异于打顾战杰的脸。

如果不回去,看韩净雪这副面无人色的样子,他又实在心疼。

“韩小姐,你们不能走,”温雨瓷静静说:“现在事情还没真相大白,你们如果现在走了,罪名就要落在我身上,我可担当不起,我们还是把事情查清楚了,你再回去才好。”

“还有什么好查的?”冯晓初用恨不得吃人的目光怒瞪着她,“明明就是你干的!你嫉妒我表姐比你漂亮比你有气质比你家世好,你心理扭曲,不择手段,你就是个疯子,神经病!”

“晓初,请你注意你的言行!”顾少修淡淡开口:“她是我的妻子,一言一行皆代表着我的意愿,我相信我的妻子不会做这种事,如果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你辱骂她一个字眼,即使你不想走,怕是我也要请你出去!”

顾少修面色平静,看着她的目光却清寂如雪,冷沉肃杀,冯晓初狠狠哆嗦了下,慌乱的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

韩章和顾战杰是多年老友,结伴来景城游玩,原是人生一大快事,没想到接二连三出状况,每次还都是自己的孙女、外甥女落下风,韩章心里一百个一千个的憋气。

见韩净雪吓的面无人色,冯晓初则被顾少修两句话就骇的低下头不敢言声,他叹口气:“唉!原本想带着净雪、晓初到这边来享天伦之乐,没想到打翻了这边的醋坛了,让净雪和晓初一次次受委屈,也罢,我们还是收拾东西回京城,等以后有机会再过来。”

“韩爷爷,您说这话可是要冤死我了,”温雨瓷目光沉静的看着他,“韩爷爷,您想走没关系,怎样也得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您再回去,不然这么大顶帽子扣在我头上,您前脚走,外公后脚就得罚我,等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如果真是我做的,我给您祖孙三位磕头赔罪,如果不是我做的,还请韩爷爷还我清白。”

韩章冷哼了声:“你说的容易,怎么查?”

“很简单,”温雨瓷淡淡说:“带这么多蛇进别墅,一定需要工具,比如背包编织袋之类,这栋别墅外面各个角落都有隐蔽的摄像头,只要调出监控录像查一查,看看有谁带着可以装下这么多蛇的工具进来,再把那件工具找到,找专业人员化验一下,那件工具里面是否有蛇的分泌物和排泄物,就可以确定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听完温雨瓷这番话,原本趴在冯晓初肩头轻声啜泣的韩净雪身体明显僵硬了下。

顾少修扫了静候身侧的手下一眼,手下恭敬点头立刻下楼去准备,时候不大,上来禀告:“少爷,全部准备好了。”

顾少修看向韩章,温声说:“韩爷爷,可否请您移步到书房?监控录像已经准备好。”

韩章点头,一行人来到书房。

顾少修的手下把有人进出的录像节选出来,韩章、顾战杰、顾少修进出都有人服侍,三个人向来两手空空,什么都不拿。

韩净雪和冯晓初习惯带着化妆包进出,可以随时补妆。

而温雨瓷和顾少修几人一样,亦是两手空空。

她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讨厌被拘束,除非出远门时,会背个双肩背包,否则尽量穿有衣兜的衣服,手机钱包纸巾都放衣兜里,从不带化妆包之类。

从韩章三人进别墅那天开始,翻到昨天傍晚,一直只带化妆包出门的韩净雪,忽然一身运动衣,身后背了个双肩背包出现在监控录像里。

看到这一幕,冯晓初吃惊的看向身侧的韩净雪。

而韩净雪的脸色,一下变了。

原本是面如雪色,现在是青红交加。

顾少修示意了一下,控制监控录像的保镖立刻按下定格键。

顾少修看着韩章,温声问:“韩爷爷,还需要我找专业人员,化验一下净雪的背包吗?”

韩章的脸色比韩净雪好看不了多少,张口结舌半晌,忽然拍案而起,愤怒指住韩净雪:“净雪,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带蛇进来,放进自己的卧室,为什么!”

韩净雪浑身哆嗦,忽然趴到冯晓初肩头,又呜呜咽咽哭起来。

“你还有脸哭?”韩章气的浑身哆嗦:“这里是你顾爷爷家,我和你顾爷爷是几十年的至交好友,你做这些到底是为什么?你到底居心何在!”

韩净雪趴在冯晓初肩头,哭的抬不起头来。

她没想到,她精心布下的局,就这么轻而易举被温雨瓷拆穿。

昨天傍晚,她找了个借口溜出别墅,让她带到景城的属下,暗中搜罗了一些无毒的蛇,放入背包内,带进别墅。

第二天早晨出门时,她把这些蛇全都从背包内放出来,放在她的房间里。

她其实并不怕蛇虫鼠蚁这些东西,但她从小就装的很怕这些东西。

身为一个名门淑媛,如果见了蛇虫鼠蚁还能不动声色,好像有损风范,而见了这些东西,花容失色,更能引起别人的保护欲和怜惜感,更增添她的柔弱和风情。

她的家人和朋友全都知道她害怕蛇虫鼠蚁,尤其是怕蛇怕的要死,一定不会怀疑到她。

而且这是她的房间,她把蛇放在自己的房间,谁会怀疑这事是她做的?

正常人怀疑的人,只有温雨瓷!

韩章最疼她,见她被吓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她借机煽动韩章离开。

如果因为这件事韩章离开景城,顾战杰一定不会给温雨瓷好脸色看。

她喜欢顾少修,喜欢很多年了,原本想借这次陪韩章来景城的机会,和顾少修拉近距离,也许顾少修会渐渐喜欢上她。

却没想到,顾少修已经在景城这边的别墅金屋藏娇,甚至直言温雨瓷是他的妻子。

她知道这辈子她能追求到顾少修的机会已经很渺茫,可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让温雨瓷这个凭空出现的女人将顾少修抢走,看到顾少修和温雨瓷在她眼前秀恩爱,她一颗心比泡在硫酸里还要难受。

她得不到顾少修,她也不会让温雨瓷幸幸福福的享受顾少修的体贴和照顾。

从住进这所别墅开始,她就玩弄心计,试图让顾战杰讨厌温雨瓷,赶温雨瓷出门。

她将项链藏在明阳的卧室里,污蔑明阳偷她的项链。

她虽然心思阴暗龌龊,但她很聪明敏感,她看得出温雨瓷和明阳感情很好,也看得出温雨瓷和冯晓初一样,是自小被骄纵宠坏的性子。

只要她从中挑拨,温雨瓷一定会爆发,失控之下说不定会做出什么混事,继而让顾战杰讨厌她。

可惜,她算错了。

温雨瓷与冯晓初一样,都是被宠坏的骄纵性子,可不同的是,温雨瓷有脑子,不像冯晓初一样,她挑拨几句,就会失去理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不但有头脑,还有心机有手段。

很快,她便将手镯放在自己的房间,反将了自己一军。

虽然韩章和顾战杰都顾着彼此间的面子,没把事情说明白,但其实谁都清楚,这一回合,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这别墅里住着的每个人,除了有胸无脑的冯晓初,每个人都是火眼金睛,谁黑谁白,谁胜胜负,看得一清二楚。

她不甘心,于是又自导自演了这一幕,把蛇带进别墅,放在自己的房间,栽赃嫁祸在温雨瓷身上。

她自以为高明,哪知道在真正高明的人面前,这不过是一出闹剧,轻而易举就被化解。

而她,成了真真正正的笑柄。

她一个字都不敢说,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委委屈屈的哭着。

顾战杰不忍心看老友这样气怒,站起身来打圆场:“行了行了,都是小孩子家瞎胡闹,何必这样生气,大家都累了,回房间休息一下,晚上少修安排了景城一个特别有特色的饭店,大家养精蓄锐,尝尝景城的特色菜。”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