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191这才叫孺子可教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四卷 : 191这才叫孺子可教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吃货多实在?”温雨瓷不理会她的吐槽,把玫瑰往她跟前推推,“反正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我车上还有客人,我先走了。”

司徒灵兰叹气,“你老公真可怜,找到不解风情的你真是瞎了眼。”

“滚!”温雨瓷笑着回头,“我差点忘了,把你店里最好吃的甜点给我多拿几样,家里来客人了。”

“这就对了嘛,这才叫孺子可教!”司徒灵兰转身到后面,几乎把她店里的各样甜点都拿了一些。

温雨瓷汗了下,“不用拿这么多,总共就几个人。”

“忘了我说过什么了?虽然礼物不能衡量心意,但可以代表一部分心意,你多拿一些,就说明你对那些客人很重视,老话不是说,礼多人不怪,所以东西是越多越好,”司徒灵兰把东西塞进她手里,往外推她,“去吧去吧,回头请我吃饭。”

温雨瓷拎着东西出去,刚走到车边,又收到一束绿玫瑰,上面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我只钟爱你一个!

将卡片认真看了几遍,低头嗅了嗅花香,温雨瓷甜蜜一笑,心中被柔情蜜意填满,冯晓初带给她的刁难,韩净雪带给她的不快,全部云消雾散。

她高兴了,冯晓初郁闷了。

温雨瓷把绿玫瑰放在了汽车后座上,就在冯晓初身边,冯晓初气的恨不得将它扯的稀巴烂,打开车窗扔出去。

好容易捱到顾少修的别墅,她气冲冲的下车,冲进客厅。

顾战杰和韩章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客厅喝茶说话。

冯晓初虽然生气,最基本的教养却还有,先管顾战杰叫了声顾爷爷,又冲韩章叫了声外公。

韩章见冯晓初脸色不好看,拍拍身边的位置让她坐下,“这又是怎么了?出去玩儿了这么长时间,还不高兴?”

“都是温妹妹啦,顾爷爷都说了让她好好招待我们,可她小气的要命,出去之后她一毛钱都不花,连中午饭吃饭都是我买单的,说话还处处给我气受,真没礼貌。”

温雨瓷抱着绿玫瑰和韩净雪一起进来,冯晓初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在耳中,这才知道为什么午饭冯晓初要提前买单,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的。

顾战杰板起脸,“雨瓷,晓初说的是真的吗?”

“外公,”温雨瓷礼貌的叫了顾战杰一声,“转了一上午,冯小姐嫌景城是小地方,卖的衣服没京城时尚好看,选了很久,一件看上眼的都没有,好容易看上了几件首饰,可冯小姐说,首饰这种东西只有庸脂俗粉才配戴,天生丽质的人根本不需要戴首饰,我怕那些庸俗的东西玷污了冯小姐,所以才没替冯小姐买单。”

“你胡说!我说那些话,明明是在你买玉镯之后,我买首饰的时候,我还没说这些话,我选了首饰就让你去交钱,可你不但不去交,还教训了我一通,你……”

“够了晓初!”韩章听她说的不像话,大声喝止她。

出门前,顾战杰吩咐温雨瓷好好招待她们,如果她们看中什么东西,让温雨瓷买给她们,这只是顾战杰的客气话,试问正常人有几个去人家家中做客,看中喜欢的东西,开口让主人家去交钱呢?

冯晓初被韩章严厉的喝止,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又中了温雨瓷的圈套,把实话说了出来,气的她跺跺脚,哭出来:“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她心机重的要命,处处针对我,处处算计我,我不要在这里住了,我要回家!”

“你给我住口!”韩章沉着脸训她,“都多大了还耍小孩子脾气,口不择言,还不向你顾爷爷道歉!”

“我没错,都是她欺负我,你也帮着她欺负我,我不玩了,我要回家,呜呜呜……”冯晓初猛的起身,转身朝楼上跑去。

韩净雪歉意的冲顾战杰说:“顾爷爷,我表妹没有恶意,就是小孩子脾气,我去劝劝她,一会儿就好了,等会儿哄好了她,我让她来向您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雨瓷也有错,晓初让她交钱她就应该去交,又不是交不起,和晓初闹什么脾气?你好好哄哄晓初,让她下来,我让雨瓷向她道歉。”顾少修嘴上这样说,谁对谁错,心里明白的很。

韩净雪上楼去哄冯晓初,温雨瓷也上楼换衣服。

傍晚时,顾少修回来了。

温雨瓷正坐在卧室的飘窗上看杂志,顾少修敲门进来。

温雨瓷看了他一眼,又扭回头看自己的杂志。

“我听说,我又错过了一场精彩的战争?”顾少修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头顶,笑意盎然。

看在那几束玫瑰的份上,温雨瓷决定不和他生气,把杂志放到一边,扭头看他,“你怎么才回来?”

“我送外公和韩爷爷回来后,公司临时有事,我回公司处理了下,怎么,她们又给你气受了?”

“她们倒是想给我气受来着,只可惜啊,到最后是她们自己气的不行,”温雨瓷双手放在他的腰上,笑着看他,“还有你那几束玫瑰,简直把她们气死了,我整个车里酸的要命,怕是喷上一缸香水都不顶用。”

“这么严重?”顾少修轻笑,“那我老婆辛苦了,我帮老婆按摩一下,将功补过。”

他双手轻轻捏温雨瓷的双肩,温雨瓷仰着俏脸儿看他,“你知道韩净雪喜欢你吗?”

“是吗?她喜欢我?”顾少修微微一笑,“喜欢我的人很多,但我只喜欢你一个。”

温雨瓷心上染了层薄薄的蜜,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下来,将樱红的唇印在他唇上,“顾少修,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这怎么够?”顾少修一通深吻,将她吻的气喘吁吁,然后薄唇紧贴在她唇上爱昧厮磨:“床上办吧,我最喜欢!”

“……”温雨瓷:“滚!”

这家伙清贵儒雅的外皮已经扒的差不多了,这明明一匹狼,色|狼!

晚上,顾少修又选了景城另一家一流的酒店,招待韩章和韩净雪表姐妹。

坐到包间里,冯晓初就一眼又一眼的剜温雨瓷,温雨瓷假装看不见,照顾身边的明阳吃饭。

大概是被韩章训过了,一整晚冯晓初都很安分,吃晚饭回到别墅,在客厅待了一会儿,各自回各自的房间。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韩净雪房间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有冯晓初吵吵叫叫的声音。

不大会儿,顾战杰和韩章都分别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查看。

顾少修正在温雨瓷的房间,听到顾战杰和韩章都去查看了,两个人假装听不见不太好,也一起出去查看情况。

韩章敲开韩净雪的房门:“净雪,晓初,大晚上的你们不睡觉,折腾什么呢?”

“外公,表姐的项链不见了,就是外婆留给表姐那条,表姐从不离身,昨晚洗澡时,表姐解下来放在浴缸旁边了,结果怎么也找不到,急死人了。”

“怎么会找不到?再好好找找!”项链是韩章亡妻留下来的,不是普通的东西,听说项链没了,韩章也有些心疼,吩咐韩净雪姐妹俩再去好好找找。

顾少修和温雨瓷打算进去帮她们找一下,温雨瓷还没进浴室就被冯晓初伸手拦住,瞪圆了眼睛,愤怒的瞪着她:“我想起来了,今天下午我回房间的时候,看到你哥哥从我姐姐的房间里出来,我问他进我姐姐房间干什么,他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就跑回他自己房间了,当时我姐姐正陪我外公在楼下喝茶,没在房间里,肯定是你哥哥见房间里没人,把我姐姐的项链拿走了!”

温雨瓷一下变了脸色,“冯晓初!你有心计有招数冲我来,别处处针对我哥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你吓唬谁?这别墅里住了这么多人,我为什么谁都不针对,偏偏针对一个傻子?到底是不是他偷的,叫过他来问问就知道了,也许他一个傻子就是看着项链好玩儿,拿过去玩儿了。”

“你闭嘴,我哥哥不是傻子,你再叫他一声傻子试试?”温雨瓷双手垂在声测攥的死紧。

她发誓,如果冯晓初再敢叫明阳一声傻子,管他顾战杰在不在这里,她一定一记冲天拳打过去,看她还敢不敢骂人!

“我有说错吗?”冯晓初一脸讥讽不屑,“难道你哥哥不是傻子是正常人?你是骗我还是骗你自己?”

“你……”温雨瓷手一动,把顾少修一把握住。

“晓初,”顾少修淡淡说:“不管明明阳是不是正常人,都不该由你来评判,更不该说出那么没有礼貌的话,你的言谈举止已经离你的身份相距很远,我已经从你身上看不到任何名门淑媛的气质,你的话已经没办法让人信服,明阳是否进入过你姐姐的房间,我很怀疑。”

顾少修的话不重,语气也不重,但是他的身份摆在那儿,京城的千金少爷对顾少修不心生敬畏的没有几人,他的目光和神情都很平淡,却没来由的让冯晓初害怕。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