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186那不是爱,是自私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四卷 : 186那不是爱,是自私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瓷瓷,”顾少修看着她清亮干净的眼睛,想不出用什么语言辩白,过了好久才说:“如果不是阿璟,是我和你,我一定会选择你……如果是家仇和你之间,我选择的也一定是你……一定!”

他的神情那样认真,像是用整个生命在承诺宣誓。

温雨瓷心里一烫,刚刚被冰封住的整个身体,竟开始回暖。

其实,她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人。

她要的从来都不多,只是以前她想要的那个人,没能给她而已。

而他,这样了解她,总能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么,最怕的是什么。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缓缓抬起,环住他的腰身,“我说真的,不是赌气,虽然还是很伤心,还是很难过,但我真的能够理解,如果你选择我,放弃谢云璟,我反而会瞧不起你,真的。”

他们两个认识还没一年,而谢云璟是他看着出生的弟弟,如果他放弃谢云璟而选择她,她也许不但不会感动,还会觉得他冷血无情的可怕。

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都可以为了一个相识不久的女人放弃,如果有天他对她感觉不在了,手起刀落岂不是很容易?

顾少修浅浅笑笑,摸摸她的脸,“你永远这样与众不同。”

他还以为她会如西陵越所愿离开他,永远不会原谅他,没想到她竟这样说。

温雨瓷靠近他,脸颊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有些急促的心跳,没有说话。

她和他现在只是若即若离的关系,他追求她,她却始终没有明确答应愿意当他一辈子的老婆。

他们就是这样说深不深,说浅不浅的关系。

她从来没为他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她要求太多,期望太多,岂不是太过分?

“瓷瓷……”他抚摸她柔顺的长发,欲言又止,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才能让她更好过一些。

他说过,他只是个人,不是神,也会有力所不能及的事。

这次,便是他力所不能及的事。

她说,他让害怕,因为她看不到他的痛他的怒,他的泪他的笑。

他现在在痛在怒,她感受到了吗?

他的心脏越跳越急,温雨瓷抬头,手指抚上他的眉眼。

自相识以来,他一直是云淡风轻运筹帷幄的样子,可此刻他眼中的郁痛那样明显。

她笑了笑,双臂收紧,用力抱住他,脸颊贴回他胸膛,“好了,时间可以治愈一切,我会好的。”

顾少修反手抱紧她,“原谅我了吗?或者……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温雨瓷笑了下,“我说过,我一点都不怪你,如果是我,也做不出更好的选择,你没有错。”

虽然很疼,虽然很难过,但不觉得他做错了,所以不怪他。

顾少修用力揉揉她的后脑,叹息:“真是个傻丫头啊!”

“顾少修……”她抬眼,目光在他脸上梭巡:“我忽然觉得……总有一天,在你心里,我会重要过任何人。”

虽然不是现在,但是总有一天,她会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顾少修讶然,又倏然笑开,用力摩挲了她头顶一下,“如果西陵越听到你这样说,一定会立刻气的吐血而死!”

“是吗?”她俏皮一笑,“那我明天就去他面前说!”

顾少修不再说话,弯腰将她抱起,放到床上,自己躺在她的身侧。

伸手关灯,他抱住她,在她发上亲了一下,“晚安。”

“晚安,”她闭眼躺了会儿,又说:“不要报复他们了,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不管怎样,谢云璟是无妄之灾,受了伤,还被从楼顶上扔下去,不管是顾少修,还是谢云璟,应该都咽不下这口气。

顾少修沉默了会儿才说:“好。”

温雨瓷握住他的手。“谢谢你。”

“值得吗?”顾少修反手将她的手包裹在手心,嗓音很轻柔。

“值得,”她轻轻说:“不管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在我心里,总忘不掉那十年的过去,我不想做的太绝。”

顾少修又沉默了会儿,拍拍她,“睡吧。”

如果不是她出言央求,他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西陵越尝尝在最爱的两个人之间取舍的滋味。

不止如此,他还要将兄弟传媒的势力在景城彻底铲除,让他们兄弟俩在景城无处容身。

可那个傻丫头,偏偏要阻止。

人家对她磨刀霍霍,她却狠不下心绝情以对。

虽然很傻,但他觉得安全。

最起码,不用担心枕边人的背叛。

这样的女人,一旦哪天真心爱你了,水里水里,火里火里,不管何时,永不会背离。

第二天,温雨瓷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人了。

她知道,顾少修最近很忙,忙着一边肃清他继母和徐延冲的心腹,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边不动声色的收购倾城国际的股份,另外还要兼顾顾家的公司。

她所看到的顾少修,除了陪她会儿,和她闲聊几句,永远在不停的工作工作。

这样的男人很可怜,而且还因为有了她这样麻烦的女人,被逼着在自己的兄弟和她之间选一个。

这样一想,好像她没资格抱怨什么了。

刚洗漱换好衣服,手机响了,居然是西陵越。

温雨瓷不想接,假装听不见,任手机响个不停,直接开门下楼,去吃早餐。

等她吃饱回到楼上时,手机还在响,几十个未接电话。

这人真是疯了!

她拨开通话键,将手机放在耳边。

西陵越冰冷的声音自手机里传来,“瓷瓷,感觉怎样?”

“多谢挂念,我很好!”

“还想嫁顾少修吗?”

“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是我现在已经和他领了结婚证,我已经是他的合法妻子,我会永远和他在一起,谁也分不开,你尽早死心!”温雨瓷语气很冲。

他知道西陵越现在最不爱听的就是这个,那她偏偏要说,不能报复,气死他也好。

果然,那边西陵越怒的不行,“他放弃了你!在他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那又怎样?我就是喜欢他,就是想和他在一起,不管他怎么对我,我也想和他在一起!”温雨瓷已经气到口不择言。

他那么残忍,她不让顾少修和他互相残杀已经是极限,做不到再体谅他的心情。

“你……”西陵越被气到无话可说,啪的一声摔了手机。

温雨瓷看着手中的手机,苦笑了声,没有吵赢之后的爽快感。

那是她曾经当做哥哥的人,伤了他,她一点痛快的感觉都没有。

可为什么他就可以那么残忍,伤她伤的那么彻底?

平复了一下心情,她记起今天她原本是要去公司交稿,这才想起昨天她被西陵越从海边掳走,稿子和熊猫还都在他手里。

该死的!

要打电话问他要回来才行。

她恨恨摸起手机,刚要打,手机响了,这次是西陵城。

她呼了口气,接通电话,“城哥?”

“瓷瓷,我在你住的地方门外,你在吗?”很微妙的语言,西陵城说的不是“在你家门外”,而是在“你住的地方门外”,在他心里,这只是温雨瓷暂住的地方,不是她的家。

“我在,城哥稍等。”

温雨瓷快步下楼,迎了出去。

一出别墅大门,她立刻看到西陵城站在她的熊猫旁边,手里拿了一叠稿子,她顿时松了口气,小跑过去,“城哥。”

“瓷瓷,我来送你的汽车和你的稿子。”

温雨瓷将稿子接进手中,翻看了几页,全部都在,没有短缺,顿时松了口气。

“谢谢城哥!”灵感这东西,一瞬即逝,昨天还有,今天没准就没了,如果稿子丢了,她也不一定再能画出原来的样子。

“说什么谢谢,我要说对不起才对!”西陵城站得笔直,认真看她,“瓷瓷,郑重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阿越离开景城,永远不许他踏足这里一步。”

温雨瓷措辞良久,最后只是说:“谢谢城哥。”

除此之外,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只是……”西陵城微微苦笑,“我只能尽力去做,因为他的病,我不敢逼得他太厉害,前阵子我拖着他在总部待了段时间,他终是不耐烦了,偷偷跑到这里来,做下这种事……”

他抓住温雨瓷的胳膊,撩开她的衣袖,看她手腕上的伤。

看到一圈触目惊心的红肿,他紧紧皱眉,“上过药了吗?”

“嗯,”温雨瓷抽挥手臂,笑了下,“城哥放心,我很好,我没事。”

西陵城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过了很久才说:“瓷瓷,真不考虑一下阿越吗?我看得出,他是真心爱你,如果你可以和他在一起,他一定很开心,会好好爱你,好好照顾你,你也可以继续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也会好好照顾你,我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互相支撑,互相陪伴。”

温雨瓷沉默了一会儿,抬眼看他,“城哥,越哥那不是爱,是自私,如果他真心爱我,就舍不得逼我,舍不得伤害我,他只是自私,想得到他想要的人、想要的东西,在他眼里,我和一件物事没有区别,他想要,就不择手段去争取,一点都不会顾及到我的感受,城哥,如果他不是我哥哥,如果我们中间没有那十年,不要说爱人,做朋友我都不会选择他!”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