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185多么痛的领悟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四卷 : 185多么痛的领悟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西陵越冷笑,“那种货色也带出来丢人现眼,呵!”

他嘲讽的呵笑了声,任温雨瓷手脚不能动的被绑在那里。

温雨瓷气苦,咬紧了唇,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推门进来,用布蒙上她的眼睛,将她双手反绑在身后,押出门外。

他们推她往楼上走,直到一阵凉风吹到她身上,竟然到了楼顶。

她感觉到有人在她身上绑来绑去,不知道弄些什么,等有人把她眼前的黑布揭开,她发现,楼顶上被绑着的不止是她,还有谢云璟。

谢云璟好像受了伤,闭着眼,脸色惨白的坐在楼顶边上,倚靠着楼顶的护栏,手脚也被绑住。

西陵越站在他身边,冷冷遥望着她。

她想走过去质问,她身后两个男人同时伸手按住她。

“放开我!”她用力挣扎,无意间瞥到楼下。

很高,高的吓人。

很显然不是市区,楼下荒芜一片,没有人烟。

西陵越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把她带来这里?

还有谢云璟。

谢云璟又哪里惹了他,被他绑在这里?

“西陵越,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大声质问。

西陵越站在谢云璟身边,冷冷看她,“我在等人!”

他话音刚落,有人从天台入口处走上来。

身姿笔挺,修长如竹,月色照在他脸上,美如谪仙。

他刚走到楼顶正中间,被西陵越喝住:“站住!”

他手中寒光一闪,一柄匕首握在他手中,抵住谢云璟的咽喉:“再多走一步,后果自负。”

顾少修停步,温雨瓷花容失色,“越哥,你别乱来!”

打架斗殴甚至绑架勒索,有兄弟传媒这座坚实的靠山在,西陵越怎么乱来都不会有事,可若是伤了人命,甚至只是残了,他这辈子就完了。

谢云璟和西陵越,温雨瓷不想看到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出事,更何况是互相残杀?

西陵越盯着顾少修,冰冷的目光如同淬了寒毒:“这两个人,你只能救一个,你选谁?”

温雨瓷脑袋嗡的一声,呆住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西陵越玩儿的是这种游戏。

又是取舍,又是抉择。

在家仇与她之间,温洛寒选择了家仇,放弃了她。

在谢云璟和她之间,她几乎不用多想,就可以知道顾少修会选择谁。

大抵西陵越也知道顾少修会选择谁,才会选择玩儿一场这样的游戏,让她看清楚,她在顾少修心里并没多么重要。

何必。

何必这么残忍。

她知道除了在父亲心里,不管对谁来说她都是可以被轻易舍弃的,何必这么残忍明白的告诉她,何必!

“两个我都要,”顾少修声音很淡,却夹着比夜风还冷的寒意,“你开条件,两个,我都要。”

“没有其他选择,”西陵越刀子往谢云璟脖子上又抵了一下,“选他,还是选温雨瓷!”

“选温雨瓷,他死,选他,温雨瓷归我!”

“我说,两个我都要!”顾少修的吐字异常清晰,带着强者与生俱来的力道与威压,“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出事,我都会让整个兄弟传媒陪葬!”

“好大的口气,只可惜,他们两个都在我手里,你只能听我摆布!”西陵越用匕首柄在谢云璟后脑用力砸了一下,尽管谢云璟极力隐忍着,还是痛哼出声。

“西陵越,不止我有兄弟,你也有大哥,”顾少修盯着他,眼神冷肃如电光流闪,无情的令人胆寒,“他流一滴血,我割你大哥的皮肉,他伤筋断骨,你大哥会陪着!” 

“陪着就陪着,你以为我会怕?”他朝押着温雨瓷的两个人使个眼色,那两个人架起温雨瓷,面朝栏杆,而他一手将谢云璟拎起,

诡异的笑,“顾少修,我说了,他们两个,你只能选一个!”

他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在风里,他和那两个人同时松手,温雨瓷和谢云璟同时被从楼顶扔下。

两人脚上都系着长长的绳子,绳子随着他们下坠的动作,留在楼顶的长度一寸一寸缩短。

两人之间隔着两三米的距离,顾少修只来得及拽住一个人的绳子。

这就是他所说的,温雨瓷和谢云璟之间,顾少修只能选一个。

刹那之间,顾少修冲过去,一把拽住绑在谢云璟双脚之上的那根绳子,谢云璟头下脚上,顿时止住下坠的势头。

片刻迟疑没有,他一个跨步,身子用力往前探,另一只手抓住了温雨瓷身上的绳子。

不过眨眼之间,那根绳子就滑过护栏,温雨瓷消失在楼顶,他立刻探头往楼下望,迷蒙的夜色中,隐隐能看到,温雨瓷头下脚上倒悬在半空之中。

心脏跳的从未有过的厉害,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庆幸。

温雨瓷和谢云璟都毫发无伤,他应该庆幸才对,可心中却总未有过的阴沉,像坠了铅。

他手上发力,将谢云璟缓缓拽回楼顶。

顾不得解开谢云璟手脚上的绳子,他又往上拖拽温雨瓷。

一直看守着温雨瓷的两个人,对望一眼,手中匕首一晃,猛的将他手中的绳子割断。

与此同时,顾少修已经看到,温雨瓷脚腕上还绑着一根隐绳,他确定,这根隐绳可保温雨瓷毫发无伤。

那是一根极细的钢丝,绑在护栏上,他们精心算计过距离,温雨瓷从楼顶摔下去,这段钢丝刚好保护她不会坠地。

楼顶上,顾少修眼睁睁看着温雨瓷摔进西陵越的怀里。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楼了,就站在温雨瓷对面,等着楼上的手下把钢丝挑开,温雨瓷落入他的怀抱。

顾少修眼眸黑的像漆黑的夜色,幽深冷沉,他走回谢云璟身边,撕掉谢云璟嘴上的胶带,上下打量他,“伤到哪里?”

谢云璟摇头,“我没事,嫂子她……”

他虽然被打伤,但意识一直清醒。

西陵越让顾少修在他和温雨瓷之间选一个,又同时将他们扔下了楼,顾少修选择了他,他一清二楚,心里又是感激,又是自责。

如果不是他太大意,着了西陵越的道儿,顾少修就不会面临这样艰难的选择。

天台上的门再次推开,这次是顾少修的手下把五花大绑的西陵城推了进来。

时间紧迫,他派手下去抓西陵城,自己赶来救谢云璟和温雨瓷,却终是晚了一步。

“没事,”顾少修见谢云璟精神尚可,看了眼五花大绑的西陵城,掏出手机,拨出西陵越的号码,“带着瓷瓷上来,你大哥在我手里。”

他挂断电话,他的手下将西陵城押至护栏边上,按住他的后颈,让他的脸伸出护栏,可以让西陵越看的清晰。

西陵越抬头看,眼中满是恨意。

时候不大,他带着温雨瓷上来。

顾少修的目光已经不复往日温润,清寒一片。

不等他开口,西陵越自动将温雨瓷放开,“瓷瓷还你,放开我大哥。”

他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相信,过了今晚,温雨瓷再不会愿意留在他身边。

——

顾少修带着温雨瓷和谢云璟回到他的别墅时,已经很晚,一路上,三个人各怀心事,谁也没有说话。

温雨瓷先进浴室洗澡,粗糙的绳索在她手腕脚腕都留在深紫色的印子,热水一泡,疼的厉害。

她闭上眼,刚刚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

她和谢云璟都被扔下楼顶,谢云璟比她早抛下几秒,她看着谢云璟很快停住,而她一直不停的下坠,直到半空才止住。

她知道顾少修选择了先救了谢云璟,不用亲眼看到就知道。

她早就料到的,早就料定这个结果,可真正发生的时候,心里还是胀痛难忍。

她现在才知道,她对顾少修还是有期望的,因为有期望,所以才不会失望。

她希望她会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她希望他是他的唯一,她的最爱,她希望不管在何时何地,他都不会放弃她。

希望落空,虽然理智上可以理解他的选择,情感上却无法接受。

这就是西陵越的目的吧。

让她亲眼看看,她在顾少修的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

好残忍。

为什么一定把她的世界剥的这样鲜血淋漓。

水凉了她才穿好衣服出去,顾少修在她卧室里。

以前她在里面洗澡,顾少修也有等她的时候,他会斜倚在床头,或者看杂志,或者敲电脑。

而这次,他站在落地窗前,面窗而立,修长的背影映着萧条的夜色,格外孤寂。

听到脚步声,他回头看过来,眼眸中的郁痛和萧索来不及完全掩好,神情却格外柔和,“洗好了?”

温雨瓷没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顾少修走过来,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抚摸她的头发,“瓷瓷……对不起……”

他能说的,只有这三个字。

虽然是料定西陵越绝对不会伤害她的性命,他才毫不犹豫的选择先救谢云璟,但这种解释却没办法说出口。

那是狡辩。

他没办法用狡辩为自己辩白。

温雨瓷低头看了一会儿脚下,缓缓抬起头,静静望着他,“没关系,我能理解。”

是的。

没关系,她可以理解。

可她却想起一句以前在学校里,同学们最喜欢用的歌词。

多么痛的领悟。

多么痛的领悟!

她可以理解,可还是很痛。

很痛很痛。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