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165真是极品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四卷 : 165真是极品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那种人渣,砸晕他那叫见义勇为,不多用点力气怎么对得起他。”

“说的好,”司徒灵兰倚在椅背上闭上眼,“我好晕呐,我是不是快死了?”

“是啊是啊,”温雨瓷看了眼她胳膊绿豆大的伤口,翻白眼儿,“怎么办呢?肠子都快流出来了,肯定快要死了!”

“滚!”司徒灵兰闭着眼睛笑,“我失血过多,没力气跟你吵,等我好了再说。”

到了医院,温雨瓷帮司徒灵兰挂了急诊,伤势并不重,医生把伤口里的玻璃碎屑用镊子捏出来,又清理好伤口,上过药,包了一层纱布,又拿了些消炎药,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完事了。

司徒灵兰用右手托着用白纱布裹了好几圈儿的胳膊,虚弱的靠在温雨瓷身上,“瓷瓷,医生怎么不让我住院,我觉得我头晕眼花,难受死了。”

温雨瓷见她脸色惨白,不像是装的,伸手揽住她肩膀,“你大概是轻微晕血,和胳膊上的伤没关系,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我胸口好闷,咱们在这边坐一会儿再走。”司徒灵兰瘫坐在一边的座椅上,闭着眼睛大口喘气。

温雨瓷无语,摸摸她的额头,“来时路上不还中气十足的和我斗嘴呢,怎么一下这样了?你到底哪儿难受,不行我们再回去查查。”

“不用了,大概是刚刚看到医生把玻璃从我肉里夹出来,被那一眼吓到了,胸闷气短,我坐会儿就好了。”

“瞧你这点出息!”温雨瓷朝前面看看,“那你在这边坐会儿,我去给你买瓶水。”

温雨瓷买了水回来,看到两个熟人。

一个是她堂伯家的姐姐温华樱,另一个是她昨天还和司徒灵兰说起的堂哥温华瑾。

温雨瓷停住脚步,原本不想和他们打招呼,等他们走过去她再走,可亲人就在不远处,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一细看就发现她堂哥温华瑾脸上都是伤,右脚一瘸一拐的,也像是受了伤。

她实在按捺不住,头脑一热跑过去,“樱姐姐,瑾哥哥,你们怎么在这里?”

“瓷瓷?”两个人见到温雨瓷都是又惊又喜,温华樱一把抓住温雨瓷的胳膊,“瓷瓷,你怎么在这里?”

“我陪朋友来的,姐姐你们呢,还有瑾哥哥,这是怎么了?怎么身上都是伤?”

温华樱别过眼,脸上掠过几分难堪,眼眶红了,像是有难言之隐。

温华瑾却低下了头,一言不发,满脸羞愧。

这肯定是出事了,温雨瓷着急,抓住温华樱的手,“姐姐,这到底怎么了?你快和我说,别让我着急。”

温华樱叹了口气,“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吧。”

温华瑾看了温华樱一眼,“姐,这种事还是别和瓷瓷说了。”

“不说不行!”温雨瓷使劲儿瞪他,“我们是一家人,不管你们发生什么事,我都有权利知道,走,我知道附近有家咖啡厅,我带你们过去,我们慢慢说。”

温雨瓷拽着温华樱往外走,走了两步才想起司徒灵兰还在等她的水。

“姐姐你过来,我得先把我朋友接出来。”温雨瓷怕他们跑了,一直拽着温华樱的手。

和司徒灵兰会合之后,温雨瓷扶着司徒灵兰坐起来,“灵兰,咖啡店那边你暂时不要去了,你住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休息,然后我和我哥哥姐姐有事要谈。”

“一起不行吗?我现在怕的要死,不想一个人。”司徒灵兰眼巴巴看着她。

温雨瓷看了一眼温华樱。

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能不能让外人知道。

温华樱明白温雨瓷的意思,“没事,既然是你朋友那就不是外人,我们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起来吧。”

温雨瓷带他们那那家小咖啡馆坐下,要了家包房,环境一般,东西也一般,司徒灵兰只喝了一口咖啡,整个五官都皱成了一团,:“这是什么东西,太难喝了?”

“你凑合着点吧,人家几十杯咖啡才卖你一杯咖啡的钱,你能要求人家怎样?”

司徒灵兰不说话了,但咖啡也是坚决不喝了,温雨瓷只好去外面给她要了杯纯净水,“你喝水吧,全天底下的水都是一个味道,你肯定喝的惯。”

司徒灵兰捧着热水杯一点一点的喝水,温雨瓷问坐在自己对面温华瑾,“瑾哥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你脸上的伤还有你的腿怎么弄的?”

温华瑾看了她一眼,羞愧的低下头去,温华樱替他说:“他前些日子被朋友硬拽出去玩儿,惹上一个女人,后来那女人找到家里来,说她怀了你瑾哥哥的孩子,你伯父的脾气你知道,找了根木棍就打,如果不是我和你伯母拦着,你哥非得被你伯父打死不可。”

温雨瓷知道,温华樱姐弟俩的爸爸,也就是自己堂伯父,是个火爆性子,一点就着,脾气又耿直,这辈子最看不上的就是邪魔歪道,活到现在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她爸爸的温氏集团,是她爸白手起家,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做起来之后,家里越来越有钱,有很多人上门认亲戚。

她爸爸妈妈都没有亲生兄弟姐妹,她这个堂伯是爸爸这边和爸爸血缘关系最近的,照理说是该得到最多照顾和好处的人,可她这堂伯的脾气真能把人活活气死,别说让他沾她家的好处,就算他们父女偶尔看到好东西,往他们家送点,他就得让她哥哥姐姐再买东西回敬回来。

温雄因为他这堂哥的脾气没少头疼,可温雨瓷家破人亡之后,是这个堂伯第一个站出来给她打电话,让温华瑾带她回家去住,她心里永远记得堂伯一家人的好。

她清楚这堂伯的脾气,一板一眼,古板的要命,温华瑾居然敢在外面乱来,还没结婚就弄大人家女孩儿的肚子,她堂伯一气之下真把温华瑾打个好歹也说不定。

她想起温华瑾走路一瘸一拐的腿,“瑾哥哥的腿怎么了?是被堂伯打的?”

温华樱点点头,“你哥哥被你伯父打的几天才能下床,心疼的你伯母整天偷偷哭,那个女人和她妈妈干脆搬去了我们家,成天对我们呼三喝四,指使你伯母给她们做这个做那个,你伯父气的要死,这才几天时间整个人就瘦了一圈,心脏也不好,血压也升了上去,天天吃药,总之就是那个家现在被她们母女两个折腾的没个家样,那个女的欺负你堂哥老实,伸手就打,张嘴就骂,瓷瓷你知道,我们一家人都老实,哪是他们的对手,你伯父怕吵起来让邻居听到丢人,根本不许我们还嘴,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被她们欺负死。“

“真是极品!”幸亏他们遇到了,不然这一家人还不知道会被欺压成什么样,温雨瓷从来不是受气的脾气,既然遇到了,就没想过让那娘俩捞好,十分淡定的问温华瑾,“瑾哥哥你怎么会惹上那个女人的?”

温华瑾低着头说:“我和朋友开了个工作室,下班之后被朋友硬拉去酒吧玩儿,后来不知道怎么,我就喝多了,再醒来时我就和那个女人在床上,那个女人说我强|爆了她,哭着闹着让我负责,我朋友劝我,说这事闹大了我要坐牢,反正那女孩儿也挺漂亮的,我怎么也得娶老婆,一分钱不花娶个老婆总比后半辈子坐监狱强,我自己也想,糟蹋了人家女孩儿如果不负责,我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我就同意了。”

“这样就同意了?”温雨瓷无语,“那你当时有意识吗?你到底碰没碰那女孩儿?”

“不记得了?”温华瑾摇头,“我最后的意识还是我在包厢里和朋友喝酒,等醒了之后就发现躺在床上,身边还躺着个女人,那女人给我看床上的落红,说她是第一次,让我负责。”

“第一次?”温雨瓷嗤笑,“哥,你真是念书念傻了,现在医院处|女膜修复便宜的要命,她说第一次就第一次,你明摆着被人算计了!”

司徒灵兰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凑到温雨瓷耳边,小声插嘴:“你哥老实成这样应该算半残了,你居然把这样的男人介绍给我,你丫想害死我!”

“一边老实听着去!”温雨瓷按着她的脑袋让她靠在墙上,“乖乖靠这儿休息,不许插嘴,不然立刻送你回家!”

司徒灵兰不说话了,靠在墙上继续听。

温雨瓷问温华瑾,“你能确定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温华瑾摇头,“不能确定,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我到底碰没碰过她,如果她温柔善良,通情达理,事已至此,我愿意负起责任,好好照顾她,可她太过分了,不管对我怎样我都能忍,毕竟是我先做错了,不该和朋友去酒吧,可我受不了她们母女每天对你伯母呼来喝去,什么都让你伯母做,我实在忍不下去。”

温华瑾低着头,一拳头狠狠砸在桌上。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