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 159一点一点打碎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四卷 : 159一点一点打碎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她一下将杂志抓起,死死盯着杂志封面上的人。

不但盯着杂志封面上的人,还有那人脖子上所戴的项链!

那人,是季诗曼。

而那项链,是她妈妈留给她,被她在缺钱时当掉,却被温洛寒耍诈骗走的那条!

温雨瓷死死盯着杂志,一瞬间,浑身冰冷,如坠冰窟。

这算什么?

挑衅吗?

对她那么重要,那么有意义的东西,温洛寒居然把它送给了她的妹妹!

温雨瓷浑身冰凉,盯着杂志的眼却在冒火,死死抓紧手中的杂志,如同掐着温洛寒的脖子。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不肯收手?

他得到的还不够多吗?

他毁的她还不够吗?

她和他妹妹闹成那样,他却把如今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了他的妹妹,让他的妹妹戴着它上杂志封面,他这样做,可有想过她的心情?

为什么。

就算不再爱了,看在曾经爱过的情分上,放她一条生路不可以吗?

为什么要这样一刀又一刀的砍她!

她随手抽了一张钞票扔给老板,忘了找《潮流》和《佳人》的事,抓着那本八卦杂志上了车,脚下猛踩油门,一口气冲到了季氏公司的大门外。

得知季诗曼突然一夜爆红,成了炙手可热的华人女星她很意外。

短短几个月而已,季诗曼出了几首单曲,神奇的在演艺圈爆红,关于她的新闻采访八卦娱乐铺天盖地,温雨瓷想不知道都难。

看到季诗曼活的这样耀眼风光,她心里自然不好受,但她坚守着当初她对温洛寒的诺言。

她曾对温洛寒说过 ,只要他将明阳安然无恙的送回她的身边,她不会追究季诗曼绑架明阳威胁她暴打她的事。

虽然她只是个女孩儿,但温雄的教育让她从小就知道做人要言而有信,她说出的话,从不食言。

所以季诗曼的风光,她只是冷冷看着,心里会有不舒服,但顶多避着不看,她什么都没做过。

可她不挡人家的阳关道,人家却连她的独木桥都不肯放过,狠狠的朝她扎了一刀又一刀。

她走进公司,引来很多员工的注目。

这次她连让前台通报的心情都没有,直接朝贵宾通道的方向走去。

公司前台往前走了两步想拦,想了下又没敢,退回去赶紧给柯朗打电话。

温雨瓷走出温洛寒所在楼层的电梯时,柯朗已经站在电梯外候着。

“温洛寒呢?”温雨瓷又堵心又气愤,连每次刻意要讥讽的叫温洛寒为季洛寒都忘记了。

“少爷正在会议室开会,瓷瓷小姐稍等一下,我……”

温雨瓷不等他把话说完,猛的拨开他,朝会议室冲去。

柯朗和温洛寒几乎形影不离,既然柯朗在这边,就说明温洛寒在这个楼层的小会议室,没在楼下的大会议室。

她径直朝小会议室冲去,柯朗在后面紧追不舍,“瓷瓷小姐……瓷瓷小姐……”

他伸手想拽住温雨瓷,明明指尖距离温雨瓷的衣袖只有几厘米,却怎么也落不下去,眼睁睁看着温雨瓷猛的推门,冲进小会议室。

小会议内的气氛紧张而压抑,在座的都是温氏集团的高层,有几个跟着温雄打天下的元老,但大部分都是温洛寒一手提拔起来的新人。

温洛寒早就在公司里安插自己的心腹了,但那时温雄和温雨瓷都信任他,都只当是他为了公司的发展,从没想过他会有私心,结果一夕之间温氏便易主,温雄入院,温雨瓷流落街头。

温雨瓷一眼看到温洛寒坐在以前她父亲所坐的位置上,而她的父亲却因为他的背叛,人事不知的躺在医院,那种感觉不亚于被一只毒箭猛的刺入心脏,冰寒入骨的疼。

捏在手中的杂志几乎被她抓烂,坐在离她最近位置上的一个发福的老人又惊又喜的叫了声:“瓷瓷,你怎么来了?”

温雨瓷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是一位当年和父亲一起打天下的元老,因为儿子在政府职位不低,温洛寒整顿公司大换血时,没敢动他。

他和温雄感情很好,虽然公司易主,回天乏术,但他平时没少给温洛寒使绊子,找不痛快,碍着他有个能干的儿子,温洛寒也不敢真把他怎样,只能见招拆招的和他打太极。

在自己流落街头时,这位世伯曾经提出要帮助她,但温洛寒当时以找人败坏这位世伯的儿子名声威胁她。

这位世伯的儿子是很能干,但是做官的,也怕绯闻怕丑闻,把温洛寒逼急了,弄些下三滥的招数,即使是空穴来风,也会对世伯儿子的仕途造成影响。

温雨瓷不愿再有任何人因为自己受到伤害,迫不得已和以前所有的亲人朋友划清了界限,包括这位世伯。

见到对自己满眼关切眉目慈祥的长辈,温雨瓷想起还躺在医院的爸爸,红了眼眶,叫了声:“沈伯伯。”

沈匡正站起,“瓷瓷怎么来了?有事?”

温雨瓷看向对面的温洛寒:“我找他。”

沈匡正见温雨瓷面色不善,即使努力压制,眼中仍能看出刻骨恨意,紧皱双眉,“他又逼你了?”

温雨瓷不愿牵涉无辜的人到她与温洛寒的恩怨中,勉强笑笑,“伯伯,我没事,你们先出去下吧,我有事要和他谈。”

沈匡正回头看了温洛寒一眼,冷哼了声扭头朝外面走了,还有几位公司的老人和温雨瓷打过招呼,也起身离开,会议室里剩下的,都是温洛寒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

温雨瓷眼含讥诮,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滑过,那些人躲着她的目光,脸色尴尬。

“你们都出去。”温洛寒终于下令。

那些人如释重负,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温洛寒走到温雨瓷的面前,“瓷瓷,找我有事?”

“温洛寒,如果我现在手里有把刀,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捅死你!”温雨瓷啪的一声将手中杂志拍在他脸上,“你告诉我,你怎么能这么狠?你告诉我,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怎么做到一次又一次往我心口上插刀,还能这样假惺惺的问我有没有事?你不就是盼着我有事才做这些事吗!”

温洛寒对温雨瓷话中的意思不解,但他知道问题肯定出在那本杂志上,俯身将杂志捡起,只看了一眼,呼吸立刻窒住。

项链?

温雨瓷的项链,怎么会戴在季诗曼的脖子上?

他费尽心机将温雨瓷母亲留给温雨瓷的项链弄到手,原指望温雨瓷会因为这条项链回到他身边。

那是温雨瓷身上仅剩的唯一一件母亲的遗物,而且是她母亲的陪嫁,是她母亲的传家宝,价值连城,他存了奢望,奢望这条项链可以威胁到她,让她回到他身边。

可奢望终究是奢望,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他想象的要强大的多,她根本不为所动,不但没回到他身边,连打电话过问一下都没有。

其实……不一样非要回到他身边,哪怕她愿意陪他吃一次饭,散散步,甚至说几句乞求的话,他就会将项链双手奉还。

可是她没有,而项链,他留在手中也舍不得给她。

好像有她最重要的东西握在手中,他和她之间就还有斩不断的牵连,她早晚还会回到他的身边。

那条项链一直在他办公桌的抽屉放着,忙到累时,他就会拿出来看一会儿,会回忆起他与她之间许多甜蜜的往事。

项链前几天还在,大前天的时候他去香港谈合作,昨天晚上才回来,还没见过那条项链,是这期间项链被他妹妹季诗曼偷偷拿走了吗?

压住心里的震怒,他用平静的语气向温雨瓷说:“瓷瓷,你别激动,我并不知道项链被诗曼拿走了,你放心,我肯定帮你拿回来。”

“温洛寒,在你心里,我是有多傻,还会信你的话?”温雨瓷呵笑了声,又是讥讽又是自嘲,“你让她戴上我的项链这样堂而皇之的登上封面,不就是啪啪打我的脸,嘲笑我无能吗?”

“瓷瓷,你听我解释……”

“不要再说了!”温雨瓷恨恨打断他的话,“温洛寒!我恨你!我恨你!你最好祈祷我爸能醒来,他要是有事,拼着同归于尽我也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她一字一字又冷又狠的说完,转身往外走,被温洛寒一把抓住手臂,“瓷瓷,你听我解释,项链是诗曼自己拿走,不是我交给诗曼,我一向会帮你拿回来,一定会还给你,你相信我!”

“放开我!你放开我!”温雨瓷用力挣扎。

她有过奢望,有过幻想。

虽然温洛寒毁了她所有的一切,她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可内心深处总忘不了他们在一起时那些开心的日子,那些甜蜜的回忆。

潜意识里,她总觉得温洛寒还是念着他的,毕竟他没真的把她逼上绝路。

如果他对她毫无情谊,有千种万种办法让她死的落魄凄惨,毫无尊严。

可他没有。

尽管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其实她心底深处还有那么几分的沾沾自喜。

看,他对我还是有情谊的。

看,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在乎我的。

可就是那么点奢望,那么点幻想,也被他一次又一次一点一点打碎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