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143有人想要她的命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三卷 : 143有人想要她的命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眼见着她整张脸烧的通红,温洛寒心急如焚,又把医生叫来,挂了液体,说让观察,如果持续昏迷,就送医院。

不到万不得已,温洛寒不想送温雨瓷进医院。

送了医院,温雨瓷势必就会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里,而他想让她远离所有人,独自占有她。

将她圈在这一方天地,和她朝夕相处,直到她可以原谅他。

天黑透了,他一直守在她床边,寸步不离。

她睡的不安稳,有时皱眉眉头喃喃些什么,他将耳朵贴到她唇边也听不出。

几个小时过去,她忽然缓缓睁开眼,温洛寒大喜,手掌贴在她的发顶,轻轻抚摸:“瓷瓷,你醒了?饿了没?想吃什么?想喝水吗?”

温雨瓷的眼睛一会儿睁一会儿闭,看了他一会儿,抓住他的手喃喃:“洛寒,小白不肯吃药,你别忘了去给小白吃药啊……”

说完之后,她握着温洛寒的手,又沉沉睡去。

温洛寒惊在原地,身子一会儿凉一会儿热,大喜大悲,不断交替。

很久没感受到她拉着他的手柔声细语的说话是什么滋味了,只觉得这是世上最幸福最珍贵的,愿意用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去换。

而小白……

小白是他和她一起养的一只白色的兔子,已经死了好久了。

他又将医生叫来,医生给温雨瓷检查了遍,安慰他:“是烧糊涂了,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说些胡话,液体输完,退了烧就好了。”

医生退出去,温洛寒握着温雨瓷的手,将她的手背贴在自己的唇上,几欲落泪。

是不是以后,只有当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时候,才会温柔如水的叫他一声洛寒,用那种依赖又委屈的语气告诉他,她解决不了的烦恼。

没有得到的温家的时候,他一门心思的算计,一门心思的往前闯,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替父亲报仇,怎样得到温家,怎样让温雄一败涂地。

不是没想过温雨瓷,只是不敢细想,每次都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自欺欺人,她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半大孩子,只要他用些手段,威逼利诱,折断她的翅膀,她就会乖乖待在他身边,让他豢|养。

等她真的家破人亡,无家可归时,他才发现,事情根本不像他所想的那样。

他忽视了她骨子里的骄傲倔强,或者说他不敢承认她骨子里的骄傲倔强。

他往绝路逼她,斩断她一切退路,只留给了她一根只能通向他的独木桥。

他以为等她尝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会明白只有在他身边才最安全最可靠,他以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吃不了半点苦,迟早会回到他身边。

她却始终没有回头。

即使住在潮湿阴暗的阁楼,与老鼠蟑螂为伍。

即使看人脸色,三餐不继,

即使无靠无依,众叛亲离。

她依然骄傲倔强的一个人活着,没有回头。

他沉不住气了,愿意妥协,不再摆出那副高高在上债主的样子,愿意娶她为妻,愿意护她一世安稳,可她却不愿意。

他总以为她是他的囊中物,伸手可取,不过早晚而已,却没料到顾少修从天而降,将她护的密密实实。

他从没有一刻忘记过温雨瓷,更没有一分一秒想过要放弃。

但顾少修不是他轻易能打败的人,温家的公司又刚刚接手,牵涉他太多心思,他只能暂时隐忍,等待时机。

现在是个时机,她终于回到了他身边。

她的身边只有他。

但这真不是一个好时机。

他的妹妹绑架了明阳,毁了她的家,还险些毁了她的清白 ,无论哪一点,都足够让她恨他入骨。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清醒时,她也能再温温柔柔叫他一声洛寒,用依赖委屈的语气向他倾诉。

如果还能有那天,他愿付出一切交换。

他紧紧握着温雨瓷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脸。

她额头眼角脸颊都有淤血青肿,以往绝色无瑕的脸,此刻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除了心疼,再没第二个感觉。

手掌摩挲着她的头发,身子凑过去,在每一块青紫的印迹上轻轻吻着。

怕弄|痛了她,每一下轻柔的都如羽毛拂过。

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虽然已经调到了震动状态,他还是不可抑制的皱眉,迅速按下按键消音,轻轻放下温雨瓷的手,走到隔间接电话。

他离去的脚步声很轻,温雨瓷却悄悄睁开了眼睛。

隔间传来刻意压低的轻吼:“……让她闹……不用管她……她想死就让她去死……”

说话声停了,脚步声响起,温雨瓷立刻闭上了眼睛。

温洛寒回到床边,抚着她的头发,在她额上亲了又亲,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转身匆匆离去。

直到脚步声消失,温雨瓷又缓缓睁开了眼睛。

从刚刚那个电话判断,应该是季诗曼要寻死觅活,把他叫了出去。

温雨瓷的目光清冷如雪。

温洛寒……他可真是个好哥哥!

院子里响起引擎声,温雨瓷拔下针头,艰难下床,走到窗边。

夜色中,一辆汽车离开院子,沿着山路远去。

直到汽车尾灯消失在视线内,温雨瓷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她轻手轻脚打开卧室的门,一间挨一间的检查。

她要找到明阳,带明阳一起离开。

可是,她将房子翻了一个遍,始终没有明阳的踪迹。

她又回到了房间。

她很想趁着温洛寒离开的这段时间,离开这里,可见不到明阳,她下不了决心走。

温洛寒应该不会丧心病狂到对明阳怎样,但她还是想带明阳一起离开。

她坐在床上,双臂环着双腿,下巴抵着膝盖,在心底纠结着,她到底要不要走。

走廊忽然想起极轻微的脚步声,如果不是夜深人静,根本分辩不出。

这不是温洛寒。

如果是温洛寒回来,她应该可以听到汽车驶进院子里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翻身下地,拉开衣橱,悄无声息的躲了进去。

从衣橱的缝隙里,她看到一个黑影进来,借着透窗而入的月光,看到那人戴着帽子口罩,手中握着一把森亮的匕首,看身形,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

看着那男人用匕首不断挑开毯子和窗帘,四处查看,温雨瓷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房间里除了床下和窗帘后面,只有这个衣橱能藏人,那个男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果然,那个男人举着匕首朝衣橱缓缓走来,越走越近。

温雨瓷攥紧拳头,打算在他打开衣橱的那一刻,给他迎面一击。

男人伸手,就在他的手指即将碰到衣橱的那一刻,走廊里响起凌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快快快!向朗少报告,门口的保镖被人打晕了!”

“有人进来了,快去看瓷瓷小姐……”

脚步声和说话声很快就近了,那人低咒了一声,收起匕首,冲到窗边,探头往楼下一望,四处无人,他跳上飘窗,单手撑住窗台,纵身一跃。

与此同时,留守别院的保镖闯进来,刚好看到他纵身往下跳的身影,一边毫不犹豫跳上窗台随他跳下去,一边大喊:“八哥!耗子!这边!”

偏远幽静的别院,一阵大乱。

温雨瓷躲在衣橱里,听到从院子里传来呼喝声,打斗声,房间和走廊里都没了声音。

她打开衣橱出来,走到窗边往外望。

院子里灯火通明,大门口站了两个保镖,其余人不见踪影。

她的手抠紧窗台。

有人想要她的命。

她必须离开。

她刚刚找明阳时已经注意过,这栋房子里只有男装,没有女装,她只能打开衣橱换了在睡衣外套了一身男装,把袖子和裤腿高高挽起。

她的鞋子也找不到了,只能穿着一双男士拖鞋出去。

大门有保镖,她从后门出去。

后院没灯,只有淡淡月光照着幽静的小路。

她小跑着靠近围墙。

围墙很高,没有支撑点很难爬上去。

她四下查看,靠东北的墙边有一棵老树,她可以先爬上树杈,再从老树上跳到围墙。

她脱下拖鞋扔进花池,抱着树干慢慢往上爬。

她从小性子野,爬墙上树对她来说,平时根本不再话下,玩儿一样轻松,可她今天受了伤,又刚发过一场高烧,到现在还完全没退烧,手软脚软,几次差点从树上滑下去,全凭意志力苦苦撑着。

终于爬到与围墙差不多的高度,头晕目眩,眼前金星乱转,靠着树干休息了会儿,她瞅准方向,抱着老树探出去的枝桠,一点点向围墙靠近,最后将身子用力一荡,双手探出去,攀住围墙。

她双手攀在围墙边上,整个身子吊在围墙上,用了几次力,才将右腿搭上围墙,再一用力,整个身子攀附上去,趴在围墙上。

往围墙外面一看,高的吓人,但此刻已经没有退路。

休息了一会儿,双手攀住围墙的边缘,身子垂落围墙,一闭眼,一松手,跳在地上。

还好,有点痛,但腿脚完好,没有崴到。

她立刻起身,抬眼看星空,辨别了一下方向,拔腿往北走。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