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114说什么哥哥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三卷 : 114说什么哥哥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你别打明阳的主意!”她停下脚步,愤然回头,刚刚还冷清的眸子烧起来,如燃了耀眼的烈焰。

“呵,”西陵越轻蔑的笑:“你身边也就还剩那个傻瓜了,不过他现在正在我公司里做客,你想不想见他?”

温雨瓷愤怒瞪着他。

如果此刻她手中有把刀,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刺过去!

她不明白,为什么人性可以丑陋到这种程度,明阳心智不健全已经很可怜,温洛寒虐待他,楚冠爵绑架他,现在连西陵越也用他来威胁她。

他们曾经是兄弟啊!

曾经一起吃饭一起玩闹,一起开开心心过日子的兄弟啊!

为什么说变全都变了?

心口发虚,脊背发寒,她又气又恨,虚弱的几乎站不住。

“不想那个傻瓜受苦,就老实跟着我。”西陵越冷冷走过她身边。

温雨瓷无奈,只能跟着他。

恕她孤陋寡闻,国际排名前几的兄弟传媒竟在景城有分公司。

西陵城兄弟离开温家后,温雨瓷才知道他们两个是兄弟传媒的嫡传继承人,因为继承人之争,流落景城,被人暗害,差点死在荒山野外的沼泽地,被她所救。

后来,兄弟两个向温雄发布声明,与温家断绝关系,温家人再不提他们,温雨瓷却不放心,私下派人查了,才知道他们在舅舅的帮助下,夺回了兄弟传媒的继承人,活的很好。

最初时,她心底黯然,但时间久了,也就逼着自己淡忘了。

如今走进西陵越的地盘,才发现命运这东西真能捉弄人,以前她是高高在上的温家大小姐,西陵城兄弟和楚冠爵都是依附她才能活下去的人。

可如今,物是人非,她成了食物链的最底层,动不动就被人家轻贱,动不动就被人家威胁。

走进西陵越整洁宽敞的办公室,温雨瓷问:“明阳呢?”

西陵越回头冷冷看她:“在你心里,你就只记得明阳?”

一句话,牵动温雨瓷的心事,多少往事猛然袭上心头,一时情动,百感交集,她看着西陵越,缓缓说:“我也一直记得你们,虽然没有联系,但时常关注你们的消息,在我心里,你和城哥,始终是我哥哥。”

“我是你哥哥?呵!”西陵越讥笑,“你什么时候拿我当你哥哥?”

他猛地撩开额前碎发,指着额角的疤痕怒吼:“拿我当哥哥,就因为我吻你一下,你推我下楼,差点害我没命?这就是你说的哥哥!”

温雨瓷看着他额角的疤,一时无言。

他失态吻她,她失手推他下楼。

他摔破了头,流了满地的血,额头留了疤痕,她足足做了几个月的噩梦。

有很多事,她都不敢细想,这件事是其中之一。

在那之前,她从没做过那么让自己后悔的事,后悔的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西陵越越说越怒,目光中又是冷嘲又是讥诮,“说什么哥哥!温洛寒才是你的好哥哥,我不过是你养的一只狗,就像毛团儿一样,陪你解闷供你玩乐的一条狗!”

“狗?”温雨瓷颤抖着唇瓣,不可思议的看着西陵越,重复着这个她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字眼。

十年前,她用尽所有力气将他从沼泽中救出,多年来,她用尽所有心血浇灌,最美的最好的最欢乐的,她的所有所有她恨不得都捧到他们的面前,他却说他不过是她养的一条狗。

“温雨瓷,别用你那假惺惺的嘴脸看着我,只会让我觉得恶心!”西陵越眼睛猩红,伸手扣住她的咽喉,将她抵在墙上,“别说你拿我们当哥哥,你什么时候尊重过我们的想法、了解过我们的意愿?你把我们当成你私有的毛团儿,让我们按照你想要的方式成长,甚至连我们的名字都是你给起的!就像你像你想让你的狗叫毛团儿,我就要叫西陵越,哥哥就要叫西陵城,你很骄傲你给我们取的名字,可你从来没问过我们到底喜不喜欢这个名字,你不知道我们多痛恨这个名字,我们有名字,用不着你给我们取名字,我们有爸有妈有祖宗有姓氏,我们痛恨你给我们取的名字,可为了生存下来,我们却不得不背着这个耻辱的姓氏几千个日日夜夜,你从来都没想了解我们心里到底有多痛苦!”

痛恨?

耻辱?

背负?

一个又一个可怕的词语如同炸弹一样在温雨瓷头上炸开,炸的她的灵魂四分五裂。

犹记得,十年前,她才刚刚十岁,软磨硬泡的让爸爸陪她去深山里打猎,遇到深陷沼泽的西陵越,站在山包上,她看到西陵越一点一点被沼泽吞没。

西陵城明明可以独自逃生,却宁死也要拉着西陵越的手,陪着西陵越一点一点在沼泽地中深陷进去。

那一刻,她被深深打动了,她不顾爸爸的阻拦,跑下山包,朝他们兄弟俩跑去。

沼泽地就像一片不动声色的陷阱,看起来一马平川,实际上稍有不慎就有被吞没的可能,爸爸在她身后惊慌失措的叫她,连声呼唤她回去,她却不管不顾的冲到他们兄弟俩面前。

爸爸明知道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还是尾随她追了过来,用随身带着的绳索系在树上,另一头扔给半个身子已经陷进沼泽地里的她。

靠着那根绳子和爸爸的力量,她将西陵越兄弟从沼泽地里救了上来,彼时西陵城只剩下一口气,西陵越却脸色青紫,连一口气都没了。

爸爸疼她,总怕她遭遇危险时不能自救,从她稍一懂事就教她各种急救的办法,她不顾西陵越满身脏臭的污泥,趴在他身上口对口的给他人工呼吸。

爸爸知道刚刚的她九死一生,气的脸色铁青,却仍舍不得骂她,只能配合她,给西陵越做心脏按压。

西陵越就像山中生命力最旺盛的杂草,居然被他们父女救活了,她喜出望外,搂着爸爸的脖子又笑又跳。

她和爸爸将西陵城兄弟送进了医院,几日调养后,他们兄弟转危为安。

洗去泥污,他们兄弟俩的容貌竟是那样出色,让人惊叹。

这是她用命救回来的人,她很欢喜,给他们取名西陵城、西陵越。

是!

没错!

她忘记问他们叫什么名字,任性的叫他们她喜欢的名字。

她的母亲叫西陵月,她爸爸经常对她说西陵是世上最美的姓氏,妈妈是世上最漂亮的女子,她要姓爸爸的姓氏,她要叫温雨瓷,那这两个小哥哥就姓妈妈的姓氏好了,叫西陵城、西陵越。

她从未想过,她小女儿心思的小美好,会成为西陵越恨她的理由。

原来,恨一个人,可以这样简单。

心若死灰,她黯然闭上眼。

就让西陵越掐死她好了,她这样蠢这样笨,十三年前就该死了,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浪费粮食浪费空气!

见她不挣扎不反抗,吭都不吭一声,西陵越紧扣着她脖子的手忽然松了。

用力将她掼倒在地上,扯过一条腕骨粗的锁链锁上温雨瓷的脖子,将她用力推进铁笼。

粗糙的锁链磨的肌肤生疼,温雨瓷趔趄着摔倒在铁笼里,铁链发出刺耳的哗啦声,西陵越撕开一袋狗粮,扬手将狗粮劈头盖脸洒在温雨瓷身上,眼里燃着愤恨恼怒的光,“温雨瓷,以后你就是我的狗,只能戴狗链睡狗笼吃狗粮,我要把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一样一样都讨回来!”

温雨瓷不说话,只是蜷缩着身子,将脸埋在双臂间。

恨就恨吧,死就死吧,她生无可恋,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温雨瓷不说不动,西陵越一腔仇恨无数发泄,随手抓起桌上的东西乒乒乓乓朝温雨瓷身上砸去。

有尖锐的裁纸刀,也有青铜的镇纸,有的打在身上如雪花飘落,也有的割破肌肤,刺骨的锐痛。

温雨瓷却像失去了所有感觉一般,只是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门外传来保镖急促的声音:“总裁,您请留步,总经理吩咐过,谁也不许进……”

“滚!”冷冽的一个字后,门唰的被推开,西陵城一阵疾风般卷进来,一眼看到蜷缩在狗笼里的温雨瓷,瞳孔骤然紧缩,抬手一个巴掌狠狠甩在西陵越的的脸上。

响亮的耳光声响彻整个房间,愁眉苦脸尾随西陵城进来的保镖缩了缩脖子,识趣的退了出去,将门关严。

脸上火|辣|辣的疼,西陵越抿紧唇,倔强的盯着西陵城的眼,一言不发。

西陵城狠狠的骂:“畜|生!”

他弯腰钻进狗笼,将温雨瓷抱进怀里,“瓷瓷?”

温雨瓷脖子上的锁链哗啦啦的响,细白颈上黑粗的锁链刺痛他的瞳仁也刺痛他的心,他蓦然朝西陵越伸手,“钥匙!”

西陵越怒哼一声,偏过头去。

西陵城咬牙,“要么给我钥匙,要么滚出去,这辈子别再说你是我西陵城的弟弟!”

西陵越身子一震,难以置信的回头看他,却在西陵城眼中看到从未有过的盛怒和决绝的坚持,他的心抖了下,掏出锁链上的钥匙,扔在西陵城脚下。

西陵城将温雨瓷脖子上的锁链打开,一下又一下怜惜的摩挲细白颈上血色的划痕,“瓷瓷,疼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