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 101那岂不是很倒霉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三卷 : 101那岂不是很倒霉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二十二岁时以一套亲手设计的“华彩之心”夺得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第一名,一跃成为珠宝设计界炙手可热的新星,被某知名国际珠宝品牌网罗,成为其旗下力捧的设计师。

两年过去,尹星光在珠宝设计界极富盛名,再加上她出身名门,人又极美,是各个时尚杂志争抢的时尚人物,争相报道,曝光度可以与娱乐圈的当红明星媲美。

与大名鼎鼎的尹星光相比,西陵雪这个名字就像萤火之光与日月争辉,也难怪这些记者在心理上连任何挣扎都没有,一下认定是她抄袭尹星光的作品。

现场顿时一片大乱,艾天蓝自然不相信温雨瓷会抄袭尹星光的作品,说了几句结束语,承诺这件事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让保安护着温雨瓷退回酒店房间。

其他五位设计师在公司保安的护送下离开酒店,而温雨瓷却因为外面记者太多,被艾天蓝留在了酒店。

艾天蓝烦躁的在房间内一圈一圈的转,“小雪,你怎么搞的?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设计作品像自己的性命一样重要,没有问世前要像保护自己命 根 子一样保护着,绝对不可以有丝毫外泄?”

温雨瓷微微垂着头,一言不发。

艾天蓝在她面前站定脚步,“小雪,你知道我们的设计作品为什么不能外泄吗?就是防止出现这种情况!明明是你费尽心血设计出来的作品,就因为人家提前一个小时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就因为人家比你名气大,就被认定那是人家的作品,而你是个可耻的剽窃着!”

温雨瓷依旧低垂着头,沉默着。

艾天蓝又开始烦躁的踱步,“小雪,你知道不知道,只这一件事,就足以毁掉你以前所有的努力,毁掉你所有的名声,让你以后在珠宝设计界再无立足之地!”

温雨瓷悄悄握紧了拳。

她知道。

如果这件事无法澄清,她将一辈子背负着剽窃者的污名,被人唾弃,被人鄙视。

在珠宝设计界,她还只是个新人,染上这样的肮脏,她极有可能被雪藏,被封杀,以后珠宝设计界再无她的立足之地,而这,是她最喜欢的东西。

正因为知道,她已经非常注意。

怕被同事暗算剽窃,这套珠宝她都是在外面和顾少修的别墅里完成,即使在司徒灵兰的咖啡馆里,她也是坐在靠窗角落的位置,那里是个死角,除了服务员,根本没人接近她。

她不懂,她已经这么小心保护了,为什么她的设计稿依然会外泄?

而且,楚晟珠宝那场新闻发布会早不开晚不开,偏偏在倾城珠宝新闻发布会前一小时开,很显然就是为了看她的笑话,看她出丑。

楚晟珠宝让尹星光先于她发表这套珠宝设计稿,又没有早太多,就是怕她和倾城珠宝发现,做出挽救的措施。

楚晟珠宝这么做,不但剽窃了她的心血,更多的还是想看她出丑。

世上这么恨她的人有几个?

而且,楚晟珠宝……楚……

温雨瓷苦涩的弯起唇角,嘲讽的笑。

楚冠爵!

为了我温雨瓷,你居然大手笔的砸上一间珠宝公司,也算煞费苦心了!

转了无数圈,艾天蓝已经定下心来,回到温雨瓷面前,“小雪,你尽可能的回忆一下,你的作品是在哪个环节外泄的,我向上层领导回报一下,尽快拿出解决办法,你先回家等消息。”

“好。”温雨瓷平静起身。

“等一下!”艾天蓝先到外面转了一圈,缓了口气,“记者已经被劝走了,行了,没事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消息。”

“嗯。”温雨瓷打开门走出去,看起来脊背挺直,目光坚定,可实际上,她却觉得身子轻飘飘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

走出酒店,阳光刺的她眯起双眼,适应了一会儿,她举步下台阶,刚走到台阶下,忽然从四面八方涌出十几个人,手里拿着鸡蛋垃圾朝她头脸上猛的扔过去。

一个鸡蛋砸在她的额头,流下的蛋清模糊了一只眼,一时之间,她被砸的有点懵了,站在原地不动,那些人嘴里叫嚣着“小偷”,“骗子”,“可耻的剽窃者”,“滚出景城”,吵的她耳朵嗡嗡作响。

鸡蛋菜叶之类的垃圾劈头盖脸的朝她砸过来,她静静站着,一动不动,仿佛时间静止了,正在被打被骂的人不是她。

一辆黑色峻逸呼啸而来,在她身边停下,顾少修冲下车,脱下西装蒙住她头脸,旋了个身将她护在怀里,那些人的鸡蛋垃圾纷纷砸在他背上。

他没回头,将温雨瓷塞进汽车,自己也坐进去,吩咐司机:“开车!”

被顾少修的西装蒙住,温雨瓷的世界一片漆黑。

鼻端都是腥臭难闻的气息,她木然坐着,一动不动。

顾少修拨出一个号码:“查!千禧酒店门口闹事的人,还有幕后主使,一个都不许放过!”

那边第一次听到顾少修这样清冷又隐隐充满戾气的命令,明明知道顾少修看不到,还是唰的从办公桌后立起来,站直身子大声喊是。

顾少修闭了下眼,才压下方才心中狂涌的那股戾气。

他侧过身,将西服从温雨瓷头上掀开。

温雨瓷脑袋垂的低低的,眼帘也低垂着,让人恶心的鸡蛋清鸡蛋黄顺着她额前的碎发滴滴答答往外流。

司机很有眼力的递了包纸巾过来,顾少修抽了几张纸巾,抬手想给她擦,被她伸手挡住。

她往旁边挪了挪身子,想说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车。

想说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她说顾少修,你怎么来了。

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胸口和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

她不懂。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她?

她已经失去了老管家,失去了毛团儿,失去了家,她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四处奔波,吃了许多以前想也没想过的苦,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她,真要她死吗!

汽车飞驰,车厢内没有一点声音。

回到顾少修的别墅,温雨瓷坐在车上,还是一动不动,顾少修下车,打开她那边的车门,将她抱下车。

她终于恢复知觉,挣扎了下,“不要,我身上脏……”

顾少修唇瓣微抿,抱着她大步流星往里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说过要保护你,你受伤,便是我的错!”

温雨瓷不再说什么,只觉得狼狈。

从小到大,从未如此狼狈。

顾少修把她抱回卧室,帮她放好洗澡水,“泡个澡,轻松一下,其他的什么都别想,交给我,我会还你清白,决不让你白白受辱!”

他转身出去,温雨瓷锁好门,看镜子里的自己。

往日最喜欢的漆黑顺滑的长发上满是黑黄相加的粘稠液体,脸上即使用纸巾擦了,还是留下一块块脏污的痕迹,身上套装脏的不成样子,散发着恶心难闻的气息,真难为一贯干净的顾少修居然有勇气将她抱在怀里。

她紧紧注视着这样的自己。

她不懂。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大雪中救下无家可归的温洛寒有错吗?

沼泽地救下濒临死亡的西陵城兄弟有错吗?

暗巷中救下奄奄一息的楚冠爵有错吗?

她不图回报,但至少不要让她这样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多管闲事,让她曾经救过的人,成为她今天无可躲避的劫难。

他们的伤害,比陌生人的伤害让她更痛。

她眼睁睁看着他们将刀子插进她的心窝,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她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脱掉脏衣服,先站在淋浴头下把一身脏污洗去,才将自己泡进顾少修放好的洗澡水里。

时间长了点,水温已经凉了,泡了一会儿她就开始瑟瑟发抖,她却满不在乎,闭眼在里面躺着。

如果不是还是有爸爸,她真希望就这样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顾少修在浴室外敲门,“瓷瓷,时间太久了,不要洗了。”

她疲惫的睁开眼,目光空洞的盯了房顶一会儿,木然站起,擦净身体,穿好衣服。

打开门,看到顾少修关切的眼。

“你不用对我这么好,”她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说:“理应对我好的人,背弃我,伤害我,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顾少修温雅看着她,“这世上,总有好人,有坏人,有重情重义的人,也有薄情寡义的人,我和你,都是重情重义的人,伤害你的人,是薄情寡义的人,我对你好,是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你让我觉得亲近,让我喜欢,没有太多为什么,仅此而已。”

温雨瓷掀了掀唇角,笑容苦涩,“那我岂不是很倒霉?费尽心血救下的,都是薄情寡义的人。”

顾少修轻轻抚了下她的头发,温润的笑,“幸福的家庭,往往会养育出人格健全的孩子,他们阳光,善良,正直,但那样的孩子,都被父母好好的呵护在掌心里,不会流落在外,被你救下的,都是经历过不幸的人,小小年纪便徘徊生死线上,身上不是背负血海深仇,便是无限伤痛悲苦,相比正常家庭养育出的孩子,他们的性格总是阴暗多于阳光,会做出忘恩负义的事,也不怎样奇怪。”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