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之年 第八十二章 野猪与烙印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者无瑕之年 第八十二章 野猪与烙印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这个时候我本该坐在桌前舒舒服服地抄我的卷轴,曾经的不死者阴沉沉地说。

    现在正值深夜,云层遮蔽星河,黑暗笼罩大地,伯德温、凯瑞本、克瑞玛尔以及几个精力充沛的年轻骑士只穿着他们的紧身短袍、长裤与链甲趴在一块散发着腐臭味儿的番薯地里——这块大陆上的农奴已经学会了如何合理地使用牲畜与人类的粪便来保证土壤的肥力,它们带来了肥硕的番薯、土豆、小麦还有令人作呕的气味与触感。

    而他们之所以不在暖和的皮毛里安然入睡,或是坐在桌前抄写卷轴——巫妖似乎很需要卷轴来保证自己的安全感,这得怪凯瑞本,他告诉伯德温克瑞玛尔很遗憾他们的猎物中没有野猪,而热心的主人立刻表示他愿意尽快满足客人的小小愿望。

    但他们至少可以把这项任务放到明天!

    巫妖有尝试阻止他们,但伯德温似乎觉得,在深夜里在臭烘烘的番薯地狙击一头或更多头野猪要比在白天率领着成群的猎犬去围堵野猪的巢穴更符合一个骑士的作为。

    于是很荣幸地,一个精灵游侠,一个法师,一个有领地的爵爷,几个骑士老爷,有礼貌地在夜晚降临时占据了一个农奴的窝棚和番薯地,并预备在这儿打上一场轰轰烈烈的野猪肉之战。

    ——只因为你那些无聊的小爱好,巫妖说。

    而异界的灵魂先是沉默了一会。

    ——或许是我弄错了,异界的灵魂说,但今天使用这个身体的似乎并不是我——那么在午餐时又吃又喝,享用了一整锅加了胡椒和香料的清炖羊排和一篮子咸面包,又在晚餐时……

    ——在你使用身体的时候我可没对你的好胃口提出过什么意见,巫妖说,我只是在考虑问题,并没注意到我吃了什么。

    ——装在盘子里的是一整只烤羊腿,前腿,四磅重,异界的灵魂提醒他道,肥嫩而焦黄的羊腿,撒着香茅叶、迷迭香与辣椒粉,香料的芬芳伴随着透明的油脂渗入酥脆的表皮,表皮下的脂肪仿佛随时都会融化,每一块肉都是那样的细腻紧致,鲜嫩多汁……

    ——野猪比盘羊更警觉,曾经的不死者平静地说,你觉得我站起来唱首歌来迎接它如何?

    异界的灵魂闭上了嘴巴,他已经没能吃到新鲜的羊肉,不想再失去野猪肉。

    伯德温选择这块番薯地是有原因的,雷霆堡周边的野猪具有着近似于人类儿童的智慧,这块番薯地的主人只是一个外来的流亡农奴,身体还算强壮但很爱喝酒,所以经常会在看守田地的夜晚睡着,他的番薯地已经被野猪损毁了一大半,而且还会被继续损毁下去。

    他们在被旺盛的灌木与藤蔓遮盖住的窝棚里蹲守,伯德温还从城里拿来了些劣酒洒在窝棚周围,他的扈从躲在窝棚里模仿着农奴大声打鼾,之前他还制止了农奴想要将那些横七竖八的番薯枝叶弄干净点儿的举动。

    “野猪是一种记性很好而又生性多疑的生物,”伯德温说:“稍微有点不一样它就会逃跑了。”

    幸好此时天气已经足够冷,他们无需忍受嗡嗡乱叫的小蚊虫,只是土地的阴冷与寒风两相夹击下带来的麻木让人感觉不是太好受,就在曾经的不死者想要中止这一愚蠢的行为——当然,不是说他真的会站起来唱首歌,但他可以咳嗽几声,或是弄个小法术去踢那几个骑士的屁股,让他们大喊大叫着惊跳起来。

    野猪在他想要做出任何一种会让异界灵魂悲痛欲绝的行为之前出现了。

    它是个大家伙,身上披覆着厚重的盔甲——野猪喜欢在泥水中洗浴,然后在坚硬的岩石、土堆和流淌着松脂的松树枝干上反复摩擦自己的身体,直到将这些东西和自己的鬃毛磨合成一个整体,它们这样做在最初只是为了防止自己在发**情期被其他公野猪的锐利獠牙挑伤挑死,但当它们找到了人类的田地,发现了更丰富更美味的食物来源后,这种做法反倒让它们很好地避免了铁犁、锄头和连枷的伤害。

    对啦,还有獠牙,野猪的獠牙比盘羊的角更危险,它们完全就是两把闪着白光的弯刀,在全力冲撞下能够刺穿钢甲。

    野猪走走停停,不时地抬起鼻子或是放低它嗅闻着空气,土地和番薯,明亮的星光与它与伏击者之前的距离已经能让他们看清它绿莹莹的小眼睛,一道伤疤从它的两眼之间穿过,割裂了肉红色的鼻子——一头受过伤的野猪,伯德温希望这道伤疤不是人类给它留下的,被人类伤害过的野猪要更警惕与狂暴。

    糟糕的是也许他猜对了,那只野猪似乎还是闻出了点不同寻常的东西,它突然调转方向,往番薯地的另一边走去,恰好与他们设下的圈套方向相反,一个年轻的骑士情不自禁地动了动身体,一节枯枝被压断时发出的细小劈嚓声让他和野猪同时跳了起来。

    伯德温立即投出了短梭镖而凯瑞本射出了他的箭,但比他们更快的是一道闪电,野猪身上的泥土盔甲起了作用,虽然这三样都命中了,但只有凯瑞本的箭让它流了血——那只箭正中它的一只眼睛。

    它没有逃走而是向人类与精灵扑了过来,巫妖举起手,发出第二道与第三道闪电,并准确地击中了野猪的鼻子,除了眼睛它身上大概只有这个地方没有被泥土覆盖住,但那只足有七百磅的野猪还是如同黑夜中的一块圆形巨石轰隆隆地向他们碾压了过来,凯瑞本的第二支箭毁掉了它仅剩的那只眼睛——巫妖发出的第四道闪电大概是它此生看见的最后一道光亮,它只能凭借着最后的记忆向那个发出闪电的人类冲去。

    巫妖慢吞吞但及时地施放了一个小法术,法术产生的效用令得凹凸不平的番薯地陡然间成为了一条满是油腻的平滑跑道,可怜的野猪簌地一声摔了个四蹄朝天。

    那境况可真是有点滑稽,不过这可以放在以后慢慢笑,伯德温抽出宽剑,给了它最后一击。

    野猪的血浸润了小半块番薯地,它的鼻子散发着烤肉的香味,让所有人都觉得有点饿。

    伯德温的扈从跑到城里借来了一辆结实的,能够同时躺下五个成年男性的无篷马车也无法把它完完整整地弄回去,伯德温与他的骑士就地剖开了他们的猎物,丢弃了无法食用的皮毛与蹄子,并将一条后腿和野猪的脑袋送给了那个爱喝酒的农奴算是赔偿番薯地的损失,才总算是将剩余的肉和内脏运回城里。

    跟着无篷马车来的还有它的车夫与几个干粗活儿的仆役,其中一个明显地被其他人孤立,他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而他的脸上的黑色烙印在苍白皮肤的映衬下格外显眼。

    在那一刹那,凯瑞本以为自己看到了亚戴尔,但他随即发现并不是,他轻微地叹了一口气,他希望他是亚戴尔,他一直担心着这个单纯的年轻人类,孤身一人在荒原上跋涉的结果只可能是喂了巨狼或是兽人。

    ***

    空了的囚车摇摇晃晃地驶出了岩洞,这个曾经栖息着无数大蝙蝠的岩洞是个巨大的监牢,雷霆堡的人们将那些王都送来的囚犯暂且关押在这里。

    所有的囚犯脖子上都戴着铁项圈,项圈上连着铁链,以打来计算,每十二个人被并排固定在一整条木头上,他们要么一起站着,要么一起坐着,要么一起躺下——这个很难,因为这儿有着太多的人,他们无不赤身.,饥肠辘辘——看管他们的人只给他们很少的食物和一点水,有些人无法忍耐时甚至会咬他身边的人,喝同类的血,吃同类的肉。

    一个看守在这些污浊邪恶的人中走来走去,给被咬伤的人敷上草药,给他们喝水。

    为此他差点被一个囚犯咬住,他的同伴飞快地跑了过来,用鞭子狠狠抽打囚犯,直到他昏厥过去。

    “他们不值得你这样做,”他的同伴说:“他们不是人,是野兽。”

    “……他们的罪或许还没我的重呢。”那个人说,撩起了遮掩着面颊的缕缕白发,显露出他脸上的烙印。

    “我们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同伴说:“你一定是受了冤屈的。”

    “我的确杀了我的兄长。”他说。

    ***

    一个新来的囚犯在他们经过身边的时候抬起了头。

    “我是冤枉的,”他声音轻微地说:“我是冤枉的,有人将我从未犯过的罪行强压在我的身上——公正的泰尔,请您为我作证吧,我以我的母亲发誓,我绝对没有犯过他们所指证我的罪。”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圣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