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之年 第七十六章 愚蠢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者无瑕之年 第七十六章 愚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此时此刻,的小扈从对所抱持的爱情几乎和他的主人与女主人之间的一样多,他给梅蜜准备了一匹棕红白色的摩尔马,岁不到,母马,这**不适合用在战斗里,却很适合负重与长途跋涉,还为她预备了一头健壮的驮骡,用来承载她的行李。

    梅蜜的同伴对她的离去颇感不解,一些人甚至还会在暗地里嘲笑她——高地诺曼的王都当然不能不说是个好,但相比起四季分明,平静安详又富饶繁盛的来,它便明显地逊色了——不管怎么说,她们从吟游诗人和伯德温的骑士扈从那儿知道,比起宝石与皮毛,高地诺曼的王都更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漫长无趣的寒冬与同寒冬一般严酷的律法。

    而且高地诺曼王都的弗罗神殿还有着它的主任牧师和牧师们,流浪的弗罗牧师到了那儿可能会被接纳,但更有可能的是被她们冠以种种匪夷所思的罪名驱逐出去,或是被设法关进监狱里——一些所在地域的“资源”不那么富足,而女神的侍奉者却已经人满为患的神殿就会这么做,另外年老或是对当地的民众来说已没有什么新鲜感的牧师也要提防着新人偷窃或是抢去她们的位置。

    白塔的神殿却是空着的,先前的弗罗牧师走的很匆忙,除了随身的衣物饰与钱财之外什么都没带走,的卫兵们又到来的很及时,所以神殿中的家具与丝毯等奢侈物一件未缺,也不曾遭到损毁,八个弗罗的牧师可以说是高高兴兴地住了进来,她们用各自带来的干香豌豆花、珠宝和黄金敬献了弗罗,向她祈祷,看看她属意她们之中的哪一个做这座神殿的主任牧师。

    通常情况下,谁最年轻,最美,奉献的物最珍贵,谁就最有可能获得这个位置,但出乎弗罗牧师意料的是,主任牧师的荣光未曾落在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人身上,她们与弗罗之间的联系也变得异常模糊与漂移不定。

    一个陌生的女性从那座雕绘着交合男女的粉色大理石壁后走了出来,她要比这八个人都要美,光滑的褐色皮肤,卷曲的红铜色长发轻轻扫过裸露的腰窝,黑色的眼睛如同月光下的深深潭水那样闪动着盈盈水光。

    两名盗贼与一个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的食人魔紧随在她的身后,要与后者作对比,才发现她也要比普通女性更为高大和健壮,她穿着鲜红色的丝绸长袍,但腰带上没有系着金铃,反而悬挂着一柄没有剑鞘的短剑,一条如同毒蛇般的鞭与一个银光闪闪的尖头锤。

    弗罗的侍奉者抬起头来,想要呵斥这个闯入神圣仪式的亵渎者,但一个盗贼敏捷地跳了过来,给了她重重的一耳光,一下就把她打晕了头:“闭嘴,”他嘶声道:“听这位可敬的女士说话。”

    他的同伴威胁性地拔出了他的刀。

    穿着红袍的女性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别弄伤她们,”她说:“她们可是公会的重要资产。”

    ***

    很不礼貌地打了一个哈欠,摩挲着手指上的宝石戒指,戒指里面还藏着一个秘银戒,戒面上铭刻着公会的标志,在整个计谋尚未实施之前,他作为一个能力平平的法师没有资格在手指上直接纹上“细网”,如今他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勇气与能力得到了整个白塔(不久的将来或许还要包括),他们反倒要恳求他纹上这个标志,并且是银色的细网,表示他已经成为了整个暗藏的庞大的公会领导层中的一员,但这次犹豫不决的成了德蒙,他是否还需要公会呢?虽然他的徒契约还在他的导师手里,但他可以通过很多种方法让这份契约失效——比如说,杀死他的导师——想到这儿,德蒙瑟缩了一下,他的导师曾一次剿灭了一个有着两人之多的盗贼团,也曾经让上千名因为饥荒而奔逃至此的流民陷入法术制造的沼泽,他强大而残忍冷酷,

    或者如他之前所计划的,用精金秘银,雪蜜丹红换取契约?单用膝盖想德蒙也知道那不会是个小数目,他的导师就像巨龙那样贪婪。

    精金、秘银他可以从其他地方弄到,但雪蜜是银冠密林独有的产出,想到他必须再去与那些精灵虚与委蛇,德蒙就烦躁地像是睡在一张烧红的铁床上。

    因为这个,就连他期望了许久的美妙.都未曾让这个白塔的新主人更高兴一点,晨曦尚未穿透黎明时分轻薄的雾气时,他就离开了舒适的卧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在卷轴与魔杖,魔法药水,符咒的包围中他感到了些许安心,他的视线在一卷来自于弗罗神殿的丝毯上略做停留——丝毯用粉色水晶做坠脚,边缘编织进犀牛角与牡蛎壳制成的珠,描绘的内容是一对相互的赤**裸男女,他们身边围绕着香豌豆花,胡椒、生姜、桂皮,洋葱——也就是人们常用的催*情*药物,据那个奉献此物的弗罗牧师说,在夫妻或是情人的床榻上铺上这卷丝毯,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能得到从未得到过的快慰。

    除了这些他还得到了一个小箱,里面装满黄金与宝石,德蒙知道她们在祈求什么,当他派遣出邀请弗罗牧师的时候,可没禁止他们告诉别人白塔的弗罗神殿已经失去了它的主人,果然,他和公会不曾花费一个金币就得到了九个年轻而美貌的弗罗牧师,虽然不知为何,有个弗罗牧师匆匆离开了,但这无伤大雅。

    这些妖娆放浪并富于经验和技巧的女人能为公会带来相当可观的钱财与情报。

    可惜的是,他不能从里面拿走一个银币,或是免费得到一个不甚可靠的边消息。

    但德蒙觉得他还是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他知道公会的宽仁可以与弗罗牧师的贞洁相媲美,他和他的导师追捕过的自作聪明者比他见过的公会成员还要多。

    “走着瞧吧。”他说,一边抚摸着他最喜欢的那根精金法杖,念诵咒语,打开通往密室的暗门。

    他也有着一个与的阿尔瓦法师相差无几的黑曜石火盆,连同着火元素位面,那个不够驯服与尊敬主人的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奄奄一息地倒在火盆里——火焰对来自于无尽深渊的小魔鬼没有大伤害,毕竟它的故乡充满了烟雾、硫磺与火炎,甚至还能起到一定的治疗作用,但阿斯摩代欧斯憎恶的是描绘在火盆外围的封魔圈,它限制和消弱的小魔鬼的魔力。

    如果是以前,它不会被这个而脆弱的法师捉住,但它在挣脱驱逐术的时候受了很重的伤,它几乎死了。

    它吱吱叫了一声,声音很小,带着恐惧与卑微,它知道他的临时主人会为之高兴的。

    “你快要死了,”德蒙得意洋洋地说,俯视着他的魔宠:“你将会被遣回,整整一年,而且还需要有人召唤你,你才能再来到这儿——这个满是食物与乐趣的地方。”

    “哦,”小魔鬼虚弱地哀求道:“别……我能给你做很多事情。”

    德蒙等了好一阵,直到他自以为已经尝够了阿斯摩代欧斯的痛苦:“我不是那个傻乎乎的小孩了——阿斯摩代欧斯,我不相信你——除非你给我你的真名,别用似是而非的矫名或是变体名来欺骗我,我有一张卷轴,能够判定你是否说了真话。”

    小魔鬼犹疑着,德蒙施放了一个法术,先是锐利的风刃,再是黄绿色的酸液,阿斯摩代欧斯圆滚滚的身体上顿时多出了好几条狰狞的伤口,它无法忍耐地尖利地叫唤了起来:“给你,”它哭泣道:“给你,给您,我尊敬的主人,如果您真的想要,您可以拿去——我的真名。”

    拿去——那个仅属于我真正主人的真名。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圣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