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之年 第七十章 婚礼 下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者无瑕之年 第七十章 婚礼 下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兽人?

    ——你不会以为那些在尖颚港与灰岭晃荡的兽人是像土豆那样从地下长出来的吧,巫妖说,他们也是从母亲的肚子里带着一身鲜血热乎乎地爬出来的,有故土,有信仰的神与祭司,也有军队,有统治者,就是没有国王——但或许很快就有了,在那个意外……他瞥了异界的灵魂一眼,尚未发生时,一个灵魂给我带来的消息中说,在数千个部落,数十个氏族中力量最强的那几个正预备联合起来,如同人类一般建立国家,这事情之所以被延续至今,只因为他们正在争抢那把必然只有一把的王座而已。

    ——……

    ——兽人的领土位于巨龙群山的北侧,遍及整个群山,但最大人数最多的部落基本都在龙脊山脉脚下的尖啸平原巡游徘徊,他们习惯于在阔叶树落光所有的树叶之前侵袭南方,用异族人的财富与血肉填充自己的肠胃,喂养自己的子民,以度过尖啸平原严酷而漫长的冬季……如果寒冬之神欧吕尔愿意为人类发发慈悲的话,她就会如以往的每一次那样用暴雪、狂风与能够将钢铁冻裂的低温笼罩整个龙脊,或是只有雷霆堡所在的龙腹隘口也行——暴雪会掩埋道路与陷坑,遮蔽悬崖,模糊视线;狂风会推动那些步履不稳的脚和蹄子,摇晃不定的身体与松脆的冰雪,让他们寸步难行;而可怕的低温将会在一夜之间冻结整支军队——兽人们已经有十年没有越过龙腹隘口了,假若这次真像那个精灵所预测的,他们获得了一个温暖的冬天的话,雷霆堡的人类可能会被迫面对由饥饿而疯狂的兽人所造就的汹涌浪潮。

    ——所以他们是来寻求精灵们给予帮助的?

    ——只要给他们一个理由,精灵总是不惮于伸出他们的爪子的,曾经的不死者嘲讽道,银冠密林所覆盖的范围甚至越过了龙脊山脉,虽然山脉那一端的密林早被兽人们砍伐一空了,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愿意看着植被茂密的那一端安守本分,他们焚烧密林以从银冠树中取得珍贵的秘银,侵入精灵的宫殿掠夺财富,还有精灵,就像他们对人类所做的那样;不,他们憎恨精灵甚于人类,人类的男性还有被充作奴隶的机会,人类的女性也会被当做繁衍的工具而被留下一条性命,只有那些衰老受伤无用的人类才会被砍杀,煮熟与烤熟作为军队的食粮——但所有的精灵,无论你有多么崇高的身份或是多么美丽的外表,都会被他们的祭司用来祭祀兽人们的神灵……而在祭祀前,祭品必然会被漫长而残忍地施与侮辱和折磨,兽人们坚信祭品的尖叫与哀嚎越清晰越高亢就能愈发获得他们神灵的欢心,到最后,他们砍掉祭品的手脚,挖出除了心脏之外的内脏,五官,剥去全身皮肤,放干净它的血,并在它失去最后一丝温度前将它的灵魂囚禁在血玉髓里——你的表情令我感到恶心,蠢货,你在想些什么?

    ——呃……我只是在想,那个,你在说到这些的时候……总是显得……格外亢奋?异界的灵魂克制地评论道。

    ——因为这是我最为热爱的本职,巫妖说,附赠恶毒暴躁的一瞥,当然,你无法理解,这很正常——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了,你只要知道,龙腹隘口的南侧,除了人类的城市也有着精灵的城市,就是他们从不允许非精灵进入的那块儿(这里异界的灵魂听出了快要溢出来的幸灾乐祸),所以精灵们和这个泰尔骑士所宣誓效忠的国王有盟约——雷霆堡的主人不是来寻求帮助的,而是要求他们履行约定的。

    ——战争?

    ——战争。

    而在识海内的讨论告一段落的时候,识海外的谈话也已经到了尾声,伯德温和凯瑞本都是疏阔而又豪爽的人,虽然从某一程度上来说,游侠和骑士都可以算是身处高位的人,但他们并不觉得这会影响到自己的处世为人,所以两者之间的交谈简短而又明快,既没有言不由衷也没有虚言推诿——不过这也和他们并非最终决策者有关,他们的职责是将自己了解的东西完完整整,一丝不缺地带回去,带给他们所宣誓效忠的人。

    “你见过有比这更奢华的婚礼吗?”骑士伯德温问道,但显然他是不需要答案的:“如果说是个公爵或是国王的婚礼我也相信啊——持续了近四旬的,五百个骑士的比武大赛;数以百计的吟游诗人、丑角和耍熊,耍猴子的艺人;数量可以与前者媲美的弗罗的牧师与娼妓,到处都是鲜花和锦缎,赠送给客人们的衣服;免费的淡酒和面包……价格低到近似于赠送的冰……不论是矮人的硝石还是法师的法术,制造它们的代价都不会太低的。”

    “法师,”凯瑞本说:“德蒙就是一个法师,他最近又给白塔招募了更多的法师。”

    “我讨厌法师,”伯德温握着金杯,若有所思地说:“我也不喜欢德蒙,我觉得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儿都太巧了——看看,他的父亲在那场人为的暴乱中摔下了城墙,他的小弟弟发了疯杀死了他的兄长,而他呢,他终结了这场暴乱,治好了人们的疯病,获得了白塔里的每一个人的信任和爱戴,并且顺理成章地将整个城市从容不迫地收入囊中。”他饮了一口辛辣而甜蜜的液体:“你觉得他会是个好统治者吗?要知道,我虽远在千里之外,可也听过他的名字,即便在法师里,他的阴沉和古怪也是相当著名的——而且他不喜欢精灵,并不在意将其表露出来,他甚至可以说是憎恨你们的。”

    “那又怎么样呢,”凯瑞本淡漠地说:“他不敢做些什么,也不能再做些什么了。”

    “我觉得在白塔这儿,”伯德温直言不讳地说:“你们的决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你们不该让人们参与到对白塔的管理里来,更不该同意上任领主的提议,以让他的女儿,一个半精灵成为领主的条件来换取他弟弟对白塔的终身且可继承的统治权——一个女人!”他摇头:“这可真是大错特错,一个手握权杖的女人就和一个会生孩子的男人一样糟糕透顶。”他叹了口气,真心实意地:“瞧,她们总是会被珠宝和甜言蜜语迷惑住,然后轻而易举地将自己和自己所有的一切送出去——军队,土地,人民对于她们而言,可不比一支带着露水的小花儿更惹人爱——她们自己也就是一支小花儿,你可以宠爱她们,保护她们,但绝对不能给予她们权利,哪怕是处置她们自身的权利,因为她们总能将事情弄到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你绝对无法想象——一个骑士不会将剑尖对着自己的心脏,她们却能将自己的心挖出来送给别人踩踏呢!”

    “那是她的选择。”

    “错误的选择,”伯德温斩钉截铁地说:“我都能看到她的结局了,德蒙会很快厌弃她的,在他拥有了如此之大的权力之后,你是否知道他正在代为批阅鹧鸪山丘的文件?他会得到更多更妙的美人儿,更多的法师和军队,更多的财富——假若德蒙想要和你们保持一定程度的来往,她会在生出一个或两个孩子后死去;假若德蒙不想继续维持与精灵们的联系呢,那么她和她的孩子都将无法幸免。”

    “那也是她的选择。”

    伯德温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灰色的眼睛闪闪发亮,格外漂亮:“精灵真是种让人无法彻底理解的生物,”他举了举杯子,表示“请见谅”,“人们有时会说你们很宽容,但我觉得你们那可不是宽容,而是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的苛刻——尤其对你们的半个同族而言,”他斜睨了那个黑发的孩子一眼:“能够从你们的考验中拿到一个优良可真是太难了,特别是在你们连规则都不愿意说清楚的前提下。”

    “但这不是无法达成的,”凯瑞本神色如常地说:“是不是,克瑞玛尔?”

    “嗄?”

    伯德温大笑起来,眼尾聚集起可爱的小细纹,“我喜欢这个小家伙!”他说,“真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圣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