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之年 第四十四章 双城之危(上)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者无瑕之年 第四十四章 双城之危(上)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我有!”门罗喊道,声音中满是空洞的自大与真实的怯弱,他很清楚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有权势,没有钱财,也没有健壮的身体与俊美的容貌,就连男人最为看重的象征也在前二十年的放荡生活中由坚实持久变得疲弱无力——他的情人,实际上只是一个生意清淡,又老又丑的过气娼妓经常捏着那条小小的肉虫,“赞美”他是罗萨达最忠诚贞洁的仆人,因为就算他想要做也没法做,他就是一只可怜没用的老公鸡,她不止一次地建议他去南面的龙火群岛找活儿干,那儿的领主习惯于使用阉人来管理他们的妻妾。

    “我知道你有,”弗罗的牧师说,他和她躲藏在一棵树冠硕大的月桂树后面,门罗坐在地上,而弗罗的牧师躺在他的两腿之间,“好人,”她吃吃笑道,一只手没入罗萨达牧师洁白的长袍里:“我昨晚有尝过它的味儿,它确实很厉害,让我害怕,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的芳香让他头脑发胀,他晕头晕脑地想着,他有,他必须有,他想到他的房间里还有一枚圣徽,罗萨达的圣徽是纯金的,镶嵌着日光石,对着光能反射出如同烈日般的灼热光线,他可以把这个给她,然后去告诉主任牧师他弄丢了圣徽。他或许会被惩罚,但不会很重,他为罗萨达服务了近四十年,他理应获得一些报偿。

    “你……”他张开嘴巴才发现体内勃发的热量让舌头和上颚的粘膜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拉扯下来的时候感到了一阵细微的刺痛,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你带了那个……油吗?”

    粉红色的油,能让他一再恢复青春活力的油,让这个淫*荡的弗罗牧师为之狂乱虚脱的妙物——她用凝望爱人般的灼热眼神注视着他,抓着他的手臂,在他身上妖娆地晃动自己的臀部,有多少年了,四年,还是五年?他第一次品尝到熟悉的,长时间的,畅快淋漓的甜美滋味,他哭了,咬着柔软的胸部,耳边充斥着渴望的叫喊与哀求——天哪,天哪,要叫他如何形容呢,在那一刻,他是主任牧师,是领主,是国王,是无所不能的神!

    弗罗的牧师扭动腰肢,让他看见腰间金链,上面除了铃铛以外还有个小皮囊。

    “现在?”

    “现在!”门罗抓住了弗罗牧师的腰,指头深陷进她的皮肤里,他嗅着女人颈窝中的气味,鼻子就像猪那样贪婪地拱来拱去,哼哼着,湿哒哒的舌头舔抿着光洁的皮肉,还不断地用牙齿咬着她,咬出血来。

    疼痛让弗罗的牧师本能地颤抖了一下,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在睁开眼睛之前巧妙地掩藏起厌恶与不耐烦,“现在不行。”

    “为什么?”

    “我还要去祭拜我们的女神。”

    让你们的女神滚球去吧!门罗几乎要怒吼起来,但作为一个牧师,他及时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难道献身于爱情不是祭拜弗罗最好的方式吗?”

    “最好的从来就不是方式,而是虔诚,”弗罗的牧师强制性地推开了他,她站了起来,拉扯着那件起了无数皱褶的丝袍:“我还会来找你的。”

    “什么时候?”

    “今晚,”她说,丢给门罗一个勾魂摄魄的笑容:“你会为我开门的,是吗?”

    ***

    “下雨了。”巫妖说。

    “是啊。”伊尔妲说。

    这场雨来的无声无息,裂缝槭树的七角叶子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也遮住了云层的变化,它们起初不过是稍浓一些的雾气,在树叶的表面凝集,随着水汽逐渐变得浓郁,积累的分量也愈发的沉重,于是细小的水滴从叶片上掉落下来,渗入树木的裂缝、屋顶、护栏、在风中起伏摇摆的吊桥,鸟儿和昆虫的翅膀,精灵与半精灵的头发和衣服。

    风将树叶吹开的时候,松鼠仰头张望,它们所看到的是低得就像是伸手就能触碰到的灰色云层。

    巫妖与伊尔妲面对面地坐着,中间只隔着一张可以折叠起来的桌子,桌子上是仅属于精灵们的棋盘与棋子。

    人类与兽人也有相似的棋类游戏——人类所有的那种近似于异界灵魂所在世界的国际象棋,国王、女王、城堡与骑士,六十四个黑白方格,就连规则也十分相像,只在细微处随着所在国家或权贵的喜好而有所变化;兽人们则将它们称之为战棋,棋子都是些凶猛的野兽或飞禽,在他们的规则中,杀死国王不算是最后的终局,只有一方所有的棋子被屠戮一空才算胜利,有些兽人贵族还会使用俘虏下棋,输掉的棋子会被真的杀死或吃掉。

    至于精灵所喜爱的这种,就异界灵魂看来,它更像是一种围棋与掷骰游戏结合体,他们使用三十二方位的蔷薇罗盘,执棋者轮流转动指针一次,棋子必须落在指针所指的方向——巨大的圆盘里,有着六百七十六个密密麻麻个呈放射线状排列,微微凹陷的小点,你可以选择任意一个位置(只要方向正确),该方向被占满因而无法落下的棋子,被对手不同颜色的棋子围死的棋子都会被提出棋盘。

    判别胜负的方法有很多种,其中最简单的就是数留在棋盘上的棋子,多的一方为胜;复杂的判定方式则更为变化多端——异界的灵魂不想在此赘述,因为他觉得它们就是来制造密集恐惧症患者与报复社会的。

    巫妖倒是相当的乐此不疲,他和精灵一样,都是善于此道的高手,如果说他有失败过,那么多半都得归咎于命运——就像异界的灵魂曾暗地里挪揄过的,命运似乎很喜欢和他开开玩笑,找点乐子。

    “这是第十三次西北微北。”伊尔妲摸着下巴,虽然她没有胡子,“如果你在一艘船上,而这艘船每天都在依照你所转到的方向航行,你可能已经环绕整个大陆一周了。”

    “那这艘船得日行千里才行。”巫妖不怎么愉快地说道。

    伊尔妲伸出手指转动罗盘指针,指针轻快地旋转着,最终停留在西北微北的格子里,伊尔妲同情地看了巫妖一眼,愉快地将自己的棋子落在最后一个小点上。

    巫妖转动指针——第十四次,西北微北。

    “你想说些什么吗?克瑞玛尔?”

    巫妖什么也不想说。

    “换个罗盘试试?”异界的灵魂说。

    “吃点糖?”伊尔妲建议,换来了锐利的一瞥。

    “别得意,精灵,”巫妖冷冰冰地说:“距离对局结束还早得很呢。”

    “呃,说得对。”伊尔妲说,一边报以真诚的,发自于内心的微笑——克瑞玛尔多半时间都很严肃,所以偶尔孩子气的时候就会显得格外可爱——说到孩子气,女性精灵又不免想到了另一个法师,她想要克制住叹息的冲动,却还是失败了。

    不过今天这场对局注定无法分出胜负了,就在空白的小点只剩下几十个的时候,有人带来了管理者的讯息与命令——他们找到了行凶者的踪迹,一个精灵差点就成了第三个被开膛剖腹的受害者。

    伊尔妲是灰岭中最为杰出的游侠之一,在这场关键的对局中作为一枚堪称重要的棋子她不可或缺。

    她向克瑞玛尔投去一个含有双重歉意的眼神,除了棋局,还有芬威对克瑞玛尔的怀疑,虽然它并未被公之于众,但克瑞玛尔确实交出了他的法术书。

    “法术书在芬威那儿,”伊尔妲说:“我让他给你送回来。”还得道个歉。

    “芬威法师没有离开吗?”

    “之前的施法让他感觉十分疲倦,”伊尔妲接过精灵给她带来的斗篷和弓箭:“管理者让他留在灰岭休息。”

    芬威并没有来,在伊尔妲走后不久,灰岭彻底地陷入了黑暗和潮湿之中的时候,一个半精灵带来了芬威的口信,因为芬威的身体实在无法支持,如果克瑞玛尔需要他的法术书,还请他前往芬威的住所一行,对此他表示十二万分的歉意。

    “你觉得我们很需要这本法术书吗?”巫妖对沉睡中的异界灵魂说到,他没有获得回音,也不需要回音,“请转告尊敬的芬威法师,”他将自己的面孔藏在屋檐的阴影下:“我会去取回我的法术书,但不是今晚——今晚既不适合记忆法术,也不适合施放法术,更不适合让两个施法者见面——如果可以,请他等待,直到魔法星河再一次地照耀灰岭,那才是最适合的时刻。”

    无论是什么,曾经的不死者在心里补充道。

    ***

    “你想要什么呢?”门罗哀求道:“这个圣徽是纯金的,咬咬它,看看它有多软,还镶嵌着日光石,你把它拿出去,把宝石撬出来,砸碎金子的基座,拿出去卖可以卖到五十个,不,一百个金币,我保证!你还要什么呢?要什么呢?”

    弗罗的牧师甜蜜地微笑着,她的手指沾着效果卓著的粉红色圣油,在门罗的身体上跳着舞,打着圈,让他一个劲儿的哆嗦。

    “我有一个坏毛病,”她附在门罗的耳边说道:“不怎么好的坏毛病——我很好奇,”她说:“非常好奇,我对所有神秘的东西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那又怎么呢?我的好姑娘。”门罗意识模糊地咕哝道:“我的身上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东西吗?”

    “有啊。”弗罗的牧师说,指尖撮弄着一块松弛的肥肉:“有啊,门罗,你有一把钥匙,而那把钥匙能够打开一扇门,那扇门后是个暗道,通往……”

    “通往罗萨达的脚下。”门罗猛地打了个寒颤,像是要清醒过来了,“罗萨达在上……你不能,那里不是你能进去的地方!”

    “可是我想要看看,”弗罗的牧师说,一边暗自将瓶子里所剩余的油脂全部倒在了手里,她握住了门罗,毫不放松:“好人,给我看看,我一直在想,都快疯了。”

    “不……”

    “求你了,好人。”她哀声乞求,亲吻着他的胸膛。

    “……只是看看?”

    “只是看看。”

    门罗犹疑着,在**与职责中辗转反复,但真的,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烧成灰烬了——“如果,如果你愿意向弗罗发誓……只是看看,并且愿意保守秘密。”

    “向弗罗发誓,”弗罗的牧师气喘吁吁地说道,狡猾地删去了主语,但门罗根本没能注意到这个,她的手指,喔,她的手指:“我只是进去看看,并且保守秘密。我会满足的,”她咬着那个突起的小点:“你也会满足的,好人。”

    “只是看看。”门罗说,像是在给自己作保证。

    门罗带着弗罗的牧师偷偷溜出了他的房间,雨变大了,却让门罗变得更为干渴——湿透的丝袍紧紧地贴在那具丰满的**上,比完全**的它更为美妙诱人,他紧盯着这幅美景,摔倒了好几次,但他一点都没觉得疼,也没觉得冷。

    他打开了那道门,暗道由氟石照明,墙壁与地面都打磨的异常光滑,寒风从无法看见的裂缝中吹进来,让人浑身颤抖,牙齿打战。

    弗罗的牧师抓住了那只铃铛,或许是她的错觉,它伸出许多阴冷的小刺,刺痛了她的手。

    “看,这就是圣水的源头。”门罗小声说,带着骄傲。

    在罗萨达雕像的脚下,是一个空旷的石室,一个由符文盘驱动的水泵从黑暗深邃的地下抽出洁净的水送出地面,弗罗的牧师注意到水里有个点正在发光,她走过去,那是一个精金的镂空圆球,比她的铃铛还要小,星星点点的亮光从它的空隙中渗漏出来,溶解在水里。

    “罗萨达的恩赐,”门罗得意地说:“里面是经过罗萨达赐福的坚石,所以流经它的水才能振奋精神,治愈疾病。”但每隔七天就要调换一次,调换下来的坚石需要净化与长时间的祈祷才能再一次获得罗萨达的赐福,不过这个他是不会和弗罗的牧师说的:“你能保守秘密的,是不是?”

    “我已经发过誓了,”弗罗的牧师撅嘴:“你难道不相信一个牧师对他的神发下的誓言吗?”

    “……好,好吧,”门罗磕磕绊绊地说:“我相信你……我们该走了。”

    “是的,”弗罗的牧师说:“睡吧,门罗。”

    ***

    弗罗的牧师从罗萨达的圣所走出来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男人吓了一跳。

    他拉起了几乎遮住了整个面孔的兜帽,向牧师伸出手,牧师认出了那只带着戒指的手。

    她打开那只空心铃铛,掏出那只被调换下来的精金圆球,放在那个男人的手里——随之一袋沉甸甸的金币丢在了她的脚下,她急忙去捡,直起身体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已经不见了。

    弗罗的牧师唾了一口,她觉得有点不舒服,也许是在雨里待了太久,又和罗萨达的牧师厮混了太长的时间——以确保这头愚蠢的猪对暗道中的短暂昏迷毫无印象——她弓着腰,低着头,打开那只皮袋,里面都是金币,至少有一百枚,或是更多,她将门罗给她的圣徽一起丢进去。

    ***

    第二天门罗没能准时起身迎接晨曦,主任牧师去看了他,发现他生病了,可能是被雨淋到,所以有点发烧,亚戴尔给他喂了一点经过晨光之神赐福的净水,可怜的家伙痛苦地呻*吟了几声,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今天来圣所祈求罗萨达赐福的人更多了。”亚戴尔的老师说:“月桂树的叶子都快被揪光了。”

    “他们害怕被传染上了疯病。”亚戴尔说。

    “是在外城区流行的疯病吗?”老师问道:“你的父亲,还有你的兄长似乎都在追查此事,有结果吗?”

    “暂时没有,”亚戴尔叹息着说:“只知道那些犯了疯病的人都是些搬运工人——幸好这两天没在出现类似的病人了。”

    “要小心,”他的老师说:“我觉得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地结束。”

    ***

    作者有话说:

    肥章哦!

    感谢诸位大人的打赏!

    方兄无势宁能热,书好方有打赏来!

    xiaotang246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方兄无势宁能热,书好方有打赏来!

    nana不说话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打赏虽少,一番心意!

    xiaotang246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如此佳文怎么能不支持呢,打赏奉上!

    crazy卢瑟萌萌哒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军部的情报员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该赏该赏!

    xiaotang246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该赏该赏!

    xiaotang246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道问心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字是风霜傲骨赏是痛快淋漓,怎一个好字了得

    言箭笔刀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aoican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有钱难买金镶玉,打赏只给有才人!

    nana不说话打赏九鱼1888起点币爱九鱼大大的书好多年亡灵执政重看次数起码超过二十次...

    谢谢啊,老朋友!拥抱一个,感谢您的一贯支持!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xiaotang246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如此佳文怎么能不支持呢,打赏奉上!

    nana不说话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字是风霜傲骨赏是痛快淋漓,怎一个好字了得

    xiaotang246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打赏虽少,一番心意!

    crazy卢瑟萌萌哒打赏九鱼100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有钱难买金镶玉,打赏只给有才人!

    半边丶茶打赏九鱼588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有遗漏请在书评中提醒一下鱼哦!谢谢!

    </a><a></a>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圣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