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之年 第十七章 工具与卷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者无瑕之年 第十七章 工具与卷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凯瑞本以为施法者会立即离开这个让他心情变得灰暗的地方,但他没有失望地走开,或是随随便便地找点什么扔给那个没有手脚的男孩——他从商贩那儿买了淡酒,面包和咸鱼,然后坐在那儿,看着那个男孩吃饱。

    “他有父母吗?”

    在男孩咀嚼着浇了淡酒的面包时,他悄悄地问凯瑞本。

    “有,”凯瑞本说:“而且他们很爱这个孩子。”

    克瑞玛尔看着凯瑞本,而精灵游侠几乎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不可能!”这三个字来。

    “这儿的孩子只要能走就得自己给自己找吃的,”凯瑞本说:“并不是天天都有你这样的人愿意给他面包和淡酒,他还活着,肯定是有人给了他食物,还有睡觉的地方,可是,即便他能长大,他也不能干活,他迟早会死,吃下去的东西都会被浪费掉——对他们而言,这很愚蠢,愚蠢到可能让他们丧命,所以我才说他的父母很爱他。”

    “而且你看他的身体,”精灵继续说道:“污垢没有结成块,有人给他刮过,他的头发也有人帮他剪过。最重要的,”他示意克瑞玛尔观察周围,“这里只有一个残缺的孩子,残缺而活着的孩子,但你觉得这种低贱充足的工具只会在碧岬堤堡出现仅仅那么一次吗?”

    克瑞玛尔的瞳孔黑得不带一丝反光——只在距离很近的时候,你才能将它与同色的虹膜区分开来——它倏地收缩,缩得很小,小的就像是羽毛笔在羊皮纸上落下的一个小点儿,毋庸置疑地代表着惊骇与憎恶。

    “盗贼从孩子的父母那儿以廉宜的价格购买他们,在免费的孤儿不够用的时候——这种交易并不违反碧岬堤堡的法律,孩子是父母的财产。”游侠又看了那孩子一眼:“受过斩刑的罪犯会被驱逐出碧岬堤堡,他们大概等了有一两天,确定没人要他了,就把他捡了回来。”

    那个男孩只吃了一块不比他拳头大的面包就饱了,克瑞玛尔买了一块价值还要超过这些食物的亚麻布将剩下的食物包裹好挂在他的脖子上。

    男孩看着他,举起光秃秃的手腕比在额角上,如果他有手,那就是个简单的致意礼,他没有手指,比不出感谢的手势,克瑞玛尔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舌头——也许它早就没了。

    等他们走开,一个大点的女孩立刻跑过来从温顺的男孩脖子上取下包裹,她跑向了一座倾斜破陋的帐篷,小孩子们的眼睛追随着她。男孩孤零零地留在原地,身上沾着沙子,他用手肘和膝盖往前爬,继续他先前的工作——以一种笨拙而迟钝的方式用残肢挖掘贝壳与沙虫,用嘴抓住它们。

    “为什么?”施法者迷惑地问道:“……既然他们爱他?”

    “没有居所,姓氏,血脉,财产,没有容貌,没有强壮的身体,”凯瑞本平静地说:“成为盗贼是这些孩子与他们的父母唯一有可能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是个邪恶卑鄙的职业,但它能带来钱财和地位。”

    “能够成为正式成员的只有极少数。”

    “每个孩子都认为自己能够成为这少数中的一个。”精灵说。

    一个无法分辨年龄的女人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她抱着几片很大的海芋叶子,走到那个男孩身边拾掇他的沙虫,用沾满了沙子的手抚摸男孩的头,男孩笑了起来,无忧无虑地,嘴角边还带着沙虫的粘液。

    克瑞玛尔喉头一阵阵地发紧。

    “……这是个怎样的世界呢?凯瑞本。”

    “一个不算太好,”精灵游侠说道:“但也不算太坏的世界。”

    ***

    在接近黄昏的时候,整个碧岬堤堡都变得燥热潮湿起来。

    克瑞玛尔接受了阿尔瓦的邀请,和凯瑞本一起住在清凉安全的雾凇小屋里,在黑夜真正降临之前,他还有三格时间抄完最后一个卷轴,巫妖留给他所需抄写的法术并不复杂,两个魔法飞弹,一个电爪。

    对于一个法师来说,雾凇小屋要比白鹭脚可爱得多了,这里不单有服侍周到的仆役们,还有为了便于法师生活工作而精心设计的各种器具设施。

    墙角矗立着一尊黑檀木有翼魔化怪像,生有利爪的双手捧着大如拳头的无色氟石,这种稀少而昂贵的矿石所散发出的白色光芒既柔和又明亮,足以照亮整个房间,它不会像油灯或是蜡烛那样产生热量和黑烟,不会灼烧污染到珍贵的书籍,是法师们最为青睐的照明用具。

    在黑檀木雕像的旁边是一个被雕琢成巨人头颅的云母石矮桌,巨人的头盖骨上摆放着有着成年男子手肘长,满载没药和檀香粉的精致银船,一只小鸟形状的银质熏香炉憩息在船头,它的翅膀可以打开,放进香料。

    巨人稀疏的牙齿间不断喷涌出携带着新鲜空气的清水,落入他突出的下嘴唇——一个深凹的石盘,水泡破裂,水流盘旋着流入石盘中央的小孔。

    正对着宽大的床的,是一张成年男性双手张开也无法碰到边缘的黑色丝毯,秘银线,或许还有其他东西交织成了一幅微缩的星图,它每天都会随着天空中的真实星辰而变动位置和颜色。

    在床与丝毯之前,是巨大的窗户,镶嵌着双层玻璃,即便在碧岬堤堡,这也是一个相当奢侈的举动,但它很好地确保了法师冥想时所需的寂静。

    窗下设有为法师抄写卷轴而特制的斜面书桌,它是胡桃木的,光滑,坚硬,颜色均匀,桌面向内倾斜的角度恰好能让书写者的羽毛笔与纸张形成一个九十度的直角,这样手臂就不会弄脏或揉皱价值不菲的纸张,倾斜的桌面打开后里面可以储藏纸张和墨水。

    在购买卷轴用纸之前,异界的灵魂从不知道动物皮纸有那么多种,常见的山羊皮、绵羊皮、猪皮、小牛皮与胎犊皮纸,罕见的鹿皮纸、狒狒皮纸和沼泽蛇皮纸,可能有,但只售卖给可信买家的人皮纸、鱼人皮纸(就是被他浪费掉的那些),至于那些恶魔皮纸与魔鬼皮纸,那基本上得由法师自产自销。

    他们从盗贼葛兰那儿弄到的法术书就是很普通的山羊皮纸,在抄写完法术后被小心地涂抹过一层薄薄的油蜡,抄写卷轴不能用这种只去除了表皮与内皮,没有经过特殊处理的羊皮纸,这种纸坚韧得无法一下子撕裂,用它抄写而成的卷轴根本无法使用——抄写卷轴的纸要么是只留下了一层网状皮的山羊皮,要么就是胎犊皮——用自然或人为难产的小牛身上的皮制作的纸张,浸泡过专门的药水,它们又轻又白又平滑,薄得能透过它看见胡桃木的纹路。

    但用这种纸抄写也是非常困难的,它太脆弱了,经不起刮刀的磨削,抄错一个小点儿整张纸就算报废,而且抄写者喜欢的那种用刮刀碾压着固定纸张的方式也不能使用,你也不能用金属笔在上面打洞划线,卷轴上只能留下供魔法能量流动的线条和笔画,一个小洞就能让法术消失或扭曲——法师用的斜面桌之所以格外昂贵,或许就是因为它左右两侧各有一根钢质滑尺,即可用来测量又可用来固定。

    抄写法术用的墨水也需要视法术所需调制,碧岬堤堡因为临海的关系,售卖的墨水以提纯后的大墨斗鱼的墨汁为主要材料,加入细腻的飞鱼鱼胶,再混入一定量的松炭粉末,贵族和商人们喜欢在墨水里加进香料,而法师们需要依照抄写法术的种类增添秘银粉、精金粉、宝石粉末,生物的血(包括龙血与恶魔、魔鬼的血)等等,像是魔法飞弹卷轴所用的墨水里就要加进一克的秘银粉,而电爪卷轴需要的是半克精金粉。

    异界的灵魂在最初的时候以为抄写卷轴就像抄写英文单词那样,将记忆中的咒语直接抄上羊皮纸就行了,后来才知道卷轴不仅仅涵括了施法所需吟唱的咒语,还有施法时所需做出的手势——它在卷轴上表现为一组精美复杂的图形,感谢这具崭新的身体,它的手臂手指在画起圆的时候像是只称职的圆规,画弧线的时候像是把合格的云形尺,在打折角的时候就是柄标准的三角尺,他在核准角度和尺寸的时候仍需要用到一只秘银垂摆,在发现错误的时候它会震动和嗡鸣。

    画完和写完之后整张卷轴还只是个死物,克瑞玛尔点燃熏香,闭上眼睛,洗净思绪,他轻声吟唱,让自己的声带与剖开宝石蓝天穹的魔法星河震颤共鸣,当不再那么陌生的细小电流穿过身体时他露出微笑,做出手势,让能量在虚空中闪现,噼啪作响的蓝白色电花从一个刺眼的小点中迸发,所有的一切在它的爆裂中发光,克瑞玛尔控制着它,它缩小了,银色的光带环绕并旋转着,从他的脚踝到膝盖,膝盖到腰部,腰部到肩膀,肩膀到手腕,到点击着卷轴的手指。

    它流入卷轴,一如湍急的河水,图形与文字是预先设定的渠道,流动,流动,流动,顺畅而正确,直至最后一点能量被泛着星光的黑色线条攫取与锁住。

    “漂亮!”克瑞玛尔喃喃道,毫不脸红地夸奖自己。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圣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