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瑕之年 第十二章 集市与药物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圣者无瑕之年 第十二章 集市与药物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其中一个姑娘小鹿般轻快地跑到小雀号的水手面前,双手拉着湿漉漉的裙摆,露出一双**的脚,毫不羞涩地盯着克瑞玛尔看。

    “快啊,”水手们怂恿道:“克尔,往她的裙子里扔点钱!”

    船医抓住了克瑞玛尔的手,“别,”他说:“她会缠住你的。”

    水手们发出不赞同的鼓噪声。

    “她们是游商与杂耍艺人的女儿,”船医带着克瑞玛尔走开时说:“只比娼妓好一点。”

    “我更想看看集市。”异界的灵魂说,这是真的,他已经被它完全地吸引住了。

    集市里的商贩用牛皮搭建它们的帐篷,少许用鲸鱼皮,克瑞玛尔看到一个卖木桶的半身人商贩正在和他的邻居争执,他指着地面,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异界灵魂的通用语已经比一个月前好多了,但像这种带着浓重口音的还是有点理解困难,他注意倾听了一会,才明白广场上的场地是按照石块数量来计算租价的,每块石块都是一尺见方,每块每天一个铜币。

    商贩的邻居是做丝带的,他的丝带被蜜酒打湿了,他不得不清洗并晾晒它们,挂着丝带的竹竿越过了他的石块,悬在木桶上方,水从丝带滴下来,带着不甚牢靠的染料,结果木桶商人的货品就被染成了难看的青色,看上去就像是发了霉。

    争吵的火焰很快被引到了蜜酒商人身上,谁让他的蜜酒桶子破了一个呢,幸好守卫在事情发展到相互斗殴之前插手干预了,蜜酒商人被勒令买了那个染色的木桶,作为补偿,丝线商人买了一壶蜜酒(实际上只是掺杂着苹果酒的糖水,只加了很少一点的蜂蜜)。

    克瑞玛尔注意到三个人每人公开地各交了一个铜币给守卫,或许这算是调解费用?

    水手长带着水手围拢到那个半身人身边,检查着他的木桶,在刚才的争执中,半身人的大声嚷嚷中,可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他的木桶有多结实,多紧密,箍在外面的铁箍有多么的牢靠,还有那些闪闪发亮的铆钉,芳香的树胶和木头。他向水手们起誓,如果这些木桶被用来储藏淡酒,淡酒会变得更香醇;如果用来储存苹果、橙子,哪怕三个月后拿出来它们依然能保持果皮鲜亮,汁水丰富;要是你愿意往里面放点咸肉干酪呢,你会发现木头的香味会渗入其中,就像是加了最昂贵的香料。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木桶上都装着固定绳用的铁环,这在平民百姓用的木桶上是很少见的,只有航船上才需要用到这些并不算廉宜的环扣。。

    不单是这个半身人,整个集市上,针对水手们做买卖的聪明人占了绝大多数,虽然他们看起来和其他地方的同行没什么太大区别,但只要看看他们的商品——薄而透气的亚麻无袖衬衫,牛皮的短统靴、便鞋(有平头钉),带提手的箱子,木杯,号角,坚固宽大的腰带,宽檐帽,丝带(水手们坚信这些织有符咒圣徽的丝带绑在头上能够抵御疾病),三指宽的银手镯,穿着各类宝石(石头)的皮索,镶嵌着它们的别针,绑带(用来捆住裤脚和袖子),磨成粉做成丸子的草药……它们几乎都是为了某个航海者而准备的。

    熊、海狮、猴子在一只由人类孩子冒充的侏儒的指挥下跳着舞,五彩缤纷的鹦鹉四下搭话,一群人聚集在吟游诗人身边殷切地期盼着下一个章节,好让他们知道那曼妙的美人儿是如何被食人魔们撕成碎片的,但随着将蟒蛇缠绕在身上,几近完全裸露的舞娘摆动着腰肢走出帐篷,他们的注意力又被真实的**与温度吸引过去了。

    几个长着密集的白色鳞片和鳃的浅海鱼人在叫卖“净水药”,克瑞玛尔走过去看,发现那是些墨绿色的,黏糊糊的海藻。

    “这种海藻长的很快,必须定时清理,不然只要一两天它就能把一个木桶里的水全部喝光,而且喝多了容易造成腹泻,”船医说,全不顾卖药的鱼人正对他怒目而视,“我们用的是施加过净水魔法的秘银球,”船医说:“能够反复使用,就是每个航程都需要重新施加魔法和去除里面的污秽。”

    魔法净水设备,克瑞玛尔想到了他在船上每天饮用的甘甜清水和早晚各一壶供个人清理之用的干净热水。

    ——食物和水对于这个身体来说不是必须的。

    ——但我仍会渴和饿,异界的灵魂说。

    ——那是经由陈旧的记忆产生的错觉。

    ——我要这个,异界的灵魂坚持道,我们差不多掏空了尖颚港盗贼公会的钱袋。

    ——我们?巫妖反问。

    如果灵魂也有颜色,那么另一个住客一定是粉红色的了。

    ——不,巫妖说,不。

    带有秘银和魔法的东西当然不可能在这种集市上买到,广场西侧的钟楼敲响三记,太阳西斜,一些已经快要出清货物的商人开始悠闲的拾掇,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决定坚守到最后一刻,也许就会有这么个急匆匆的买主呢?受船长委托的大副已经买好了所有的东西,并约定送到码头,水手们的腰带里也塞的满满的,接下来他们要去蒸汽浴室,那是个放松身心的好地方,有许多双柔软的小手等着按摩你身上每一块绷紧的肌肉。

    只留下了船医和克瑞玛尔。

    “我还以为他们会邀请我。”克瑞玛尔说。

    “得啦,他们知道你不是那种喜欢与人裸裎相见的类型,”船医笑着说:“而且那里又热又潮湿,还有点臭。你或许会更愿意和我一起去药剂店?”

    克瑞玛尔当然愿意,不过在异界的灵魂看来,与其说它是个药剂店,倒不如说是一个香料铺子——月桂叶子磨成碎末后,可以充作香料,在药用方面它能治疗感冒、头疼和肠胃鼓胀;烤腌肉可以加点迷迭香特别香,但它也可以提神醒脑,茴香最适合用来烹制鱼汤,用来治疗眼睛痛也是个绝妙良方;还有大蒜、花椒、山楂、罗勒……大部分香料(药材)都被晒干,储藏在蜡封的陶罐里,一些比较昂贵且容易变质的,譬如说没药和沉香,被蜡纸包裹后小心地藏进铭画着伊尔摩特圣徽(一滴灰色的泪水)的银盒子里。

    船医买了半磅大蒜、罗勒,月桂叶,一罐子接骨木果酱(用于治疗骨折)。

    “我这里还有点百里香蜜,十盎司,”店主说:“一盎司只要你一个金币。”

    船医犹豫着。

    “已经很便宜了,”店主说:“你知道它对防止伤口腐烂有多大的作用。”

    “我要了,”克瑞玛尔说:“给我吧。”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圣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圣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圣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圣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