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7 王后可以试试,孤会不会肾虚!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 57 王后可以试试,孤会不会肾虚!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她这话一出,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

    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搞得云筱闹都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虽然说阎烈和闽越的身材还不错吧,但是都见多了帝拓君王那种极品美男子身材的人,至于看见这两具光着膀子的**,就激动成这样吗?

    难道是尝遍了山珍海味,忽然想试一下清淡的?

    她哪里知道,洛子夜这是眼前看着一块石头,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一座大山,满脑子都是美男子们聚众裸丨奔的画面,思绪早就飘飞到天外去了。以至于完全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完全沉浸在幻想之中,不能自抑。哪里只是单单因为面前的美景!

    而,云筱闹这不转头不知道,一转头就吓了一跳。

    登时就看见了帝拓皇帝陛下那张森冷的面孔,她的第一反应,是飞快地捅了捅洛子夜的胳膊,然而洛子夜还完全没意识到问题,在云筱闹这样的动作之下,不是很耐烦地往边上侧了一步:“别闹,没看见爷正忙着呢!”

    云筱闹:“……”我这只是一片好心,担心您一会儿会更忙。

    您这被帝拓的皇帝陛下,拖进王帐之后,两三天了才从王帐里面出来,您自个儿为啥就一点都不警醒,各种地好了伤疤忘了疼呢?一会儿又被拖进去可咋办?

    她这是已经看出来了,帝拓的皇帝陛下,对洛子夜的惩罚方式,没有别的,就是拖到床榻上去欺压疼爱一番,只是这一拖进去,就是好几天看不见人……

    云筱闹还想说句什么,稍微地解救一下自己面前的这个傻瓜……嗯,似乎在内心这样说自己的主子是傻瓜,仿佛是不太对,但是除此之外,云筱闹已经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汇了。

    然而,她这还没来得及再开口提醒,就已经感受到一阵充满了压迫力的眸光,放到了自己身上。

    云筱闹登时明白了,自己要是再多话,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最后扭过头沉醉了看了一眼那两个奔跑的半裸男之后,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畔,飞快地扭身跑走了。眼见帝拓的皇帝陛下就要发火了,自己还是不要留在这里当可能被殃及的池鱼了!

    听着她跑走的声音,洛子夜还偏头看了一眼。

    可惜云筱闹跑离的方向是左边,而帝拓的皇帝陛下,这时候在她右边。于是洛子夜依旧是没有察觉到,她古怪地看着云筱闹离开了之后,继续回过头,看向那两个裸奔的人。

    不知道为啥眼前的画面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她已经看到自己摸上了众位美男子的胸口,于是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笑成了一个傻子,还害羞地捂脸:“矮油,真是太幸福了!”

    阎烈和闽越在那边跑着,眼角的余光不小心扫到了自家王。

    同时也看见王后一脸痴迷的看着他们,准确来说眼神和表情都像是很痴迷地看着他们,但是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却又不像是在看他们。

    只是那笑得宛如一个智障。

    他们的嘴角微微地抽搐了几下,又看了一眼自家王之后,心里一下子开始同情起洛子夜来了。

    然而,他们还没有同情完洛子夜,便先听得自家王具有严重针对性的声音,已经对着他们响了起来:“光着身子不冷吗?”

    洛子夜听见这声音就在自己耳畔,竟然还完全没意识到什么。

    还横着步子往凤无俦的身边挪动了一番,笑眯眯地道:“要是所有身材好的男人们,每天都如此为人民群众奉献如此美好的视觉体验,那这个世界将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人间!”

    阎烈和闽越,却是通身一颤。

    还没来得及过去跟王请罪,也没想好自己要说句什么话脱罪。

    就听得凤无俦沉声吩咐道:“既然你们如此喜欢跑步,那么今日起,你们两人每日夜间三更,光着身子跑一个时辰!白天不准跑,给孤滚!”

    阎烈和闽越:“……”

    他们只是赌博输了,所以今天需要跑步好吗?其实他们根本就不喜欢跑步!可是王居然要求他们从今天开始,每天半夜跑一个时辰?还光着身子?王到底知道这是冬天吗?他们光着身子跑步,其实根本就不是凉快,而是寒冷好不好?

    他们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尤其阎烈心里特别的想哭,昨天才因为煽风点火的事情,被王处罚了,今天大中午的又被王说出一个“滚”字,他觉得自己再这样慢慢下去,就要在王的面前,彻底失宠了。

    闽越更是觉得很痛心,围着军营跑一圈,眼看从这里跑过去之后,还剩下五百米,他们就完事儿了,为什么这时候洛子夜忽然出来了,还把他们给看见了,看见了不说,还这样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猥琐地瞅着他们。

    以至于他们被王下令每天跑步,他觉得他们真的太惨了!

    真的,人倒霉的时候,干啥都不顺心!

    怀着这样一种痛苦的心情,内心的崩溃,却也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领下了这道命令,齐刷刷地说了一声:“是!”

    然后扭头跑走了。

    洛子夜这时候,却还处在一种高度幻想之中,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两个跑远,还遗憾地咂了咂嘴,想起来自己方才想象到的画面,忍不住低下头还傻笑了一番:“哦吼吼吼……嘿嘿嘿,嘻嘻嘻……”

    她一脸快地笑着。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身边已经出现了某人,更没有意识到,那人已经生气到能将她给生吞活剥了。笑了一会儿之后,转个身打算回帐篷拿上自己忘记带的扇子,然后去找云筱闹问一下正事。

    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了一堵墙。

    是一堵人墙,那人墨色的衣襟,就在自己眼前。

    鎏金色的暗纹之上,是张扬的飞龙。不必抬头,她也知道了眼下这是什么场景。情难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之后,仰头对上了他那张极为难看的面色。

    “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是洛子夜听见自己问出来的第一句话。

    但是她脑海中,已经很快地回忆起来,方才自己耳畔传来的声音,以及阎烈和闽越,一起集体跑走的画面。呃……她刚刚在想啥呢,竟然完全不在状态,在听见他的声音之后,还浑然不觉。她还说了什么来着?沉迷男色,无心政事?这下……

    这下……

    她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并且明确地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这话刚刚问出来,她的下巴就被他的大掌握住。

    她摆了半天小脑袋,也没能把自己的下巴从他手中挣脱开来,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的浓烈,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一句话为自己辩解。

    便见他那张俊美堪比神魔的面孔微沉。

    魔瞳凝锁着她,那是危险的味道,一字一顿,语气森冷地询问:“醒来之后,见着男子的身体,便如此沉醉?怎么,王后的意思,是嫌弃孤昨夜太温柔了么?”

    洛子夜眉心一跳。

    其实昨夜他真的很温柔,如果不温柔的话,她估计都生气要坚定分手了,岂会只是将他赶出去睡帐篷顶这么简单,但是这时候他忽然说这种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呃……

    “没有!哪有嫌弃,爷觉得你昨天的表现,简直就是世上最好的男人才有的表现,爷特别的欣赏,真的……喂……”

    洛子夜小嘴翻飞着说话,还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

    人就已经被他拎着,往王帐里面走。

    妈的!她已经躺了两三天了,好不容易才从里面出来,她真的不要再进去了!这般想着,当他拎着她,经过帐篷的大门的时候,她伸出两只手,抱住了门沿。扯着帐篷的大门死活不进去,开口道:“小臭臭,你冷静一点,有啥话咱们在外面好好说,就不要进屋了成吗?”

    简直了。她真的好想哭!

    门口的守卫,看着她抱着帐篷的大门,也是要笑不笑,却是直视都不敢,假装自己没看见。

    内心深处其实也觉得王后有点惨,大中午的好不容易才起床,就因为多看了阎烈和闽越几眼,就落到这么一个下场,王的醋坛子,也实在是太容易打翻了一些。不过王后也确实是不检点啊!

    洛子夜太知道了,进了屋自己十有**是又惨了,所以坚决不撒手。

    凤无俦见着她抓握着帐篷的大门不放,若是自己用些力气扯她一下,以她的内力和坚决,怕是帐篷都会倒塌。这令他眉梢皱起,浓眉之间的折痕,很快地浮现了出来,而那双魔瞳之中,是浓浓的戾气。

    盯着自己面前的小女人,魔魅冷醇的声线,警示道:“放手!”

    “不放!”放手之后她就惨了,她才没有这么傻,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继续为自己辩解,“小臭臭,你听我说,我刚刚根本就不是在看他们,什么沉迷男色,什么无心政事,其实都是因为在幻想你,真的……在幻想你……”

    这是一句话实话,唯一不那么诚实的,是她在幻想他的同时,也在幻想其他的美男子罢了。

    然而,她这样的话,是真是假,他岂会听不出来?

    他唇角淡扬,迫人的气息很快散出,魔魅冷醇的声线,缓沉地道:“既然是在幻想孤,那为何不松手?”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登时险些哭出声来。

    天哪,这是什么事儿啊!

    就算是幻想的人里面有他,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希望自己跟他一起,没完没了,没日没夜的做啊,她现在腰还酸痛着呢,哭瞎。

    “我是为了你的身体好,真的!臭臭,你经常这样是会肾虚的!”洛子夜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地说着,表情一脸诚恳真挚,仿佛真的是在为他着想。

    然而,对于她这样的“关心”,帝拓的皇帝陛下,却并不打算买账。

    反而那魔瞳中眸光一凛,盯着自己面前的小女人,沉声道:“王后大可以试试,孤会不会肾虚!松开手,或者你希望,在门口做!”

    他这丧心病狂的话一出,洛子夜光速松开了自己的手。

    比起在门口被他压着干啥,还是进屋吧,她没有那种被人围观的恶趣味,而且她太了解这个丧心病狂的人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松开手之后,人就被拎进屋了。

    她抱着他的腰开始嗷嚎大哭:“臭臭,别这样!我们有事情好商量,爷再也不瞎看了,再也不胡说了,再也不随便想象了,真的!我发誓,我用人格担保,我……”

    话没说完,人已经被他压回了她刚离开没多久的床榻上。

    她哭丧着脸,盯着他道:“爷还有正事儿没处理呢,修墙的事情,还有商会的事情,许多政务都等着爷处理呢,我们晚上再说行吗?”

    先推到晚上,躲得过一时是一时。

    然而,他却并不打算买账。

    手已经伸入她衣襟内,抓握住能撩动他欲念之物。魔魅冷醇的声线,带着几分森冷的味道,几乎是切齿道:“王后不是沉迷男色,完全无心政事么?怎么?孤这样的男色,还不足以令王后沉迷?”

    他这话一出,那张俊美堪比神魔的面孔贴近她。

    两人对视之间,洛子夜登时就被他这张脸,迷得七荤八素的。他的大长腿这时候正压在她身上,手还不老实,非常地容易让人心猿意马,但是洛子夜这时候,还是很艰难地将自己已经迷失的神智,抓了回来。

    抓住他不断作乱的手,哭丧着脸道:“爷那时候只是说说而已,而且你身为爷心爱的男人,在看见爷险些误入歧途,沉迷男色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劝谏我,帮助我走向正确的道路吗?怎么能帮助我一起错下去呢?你这样是不会的,是会耽误社会建设的,是对我们的身心发展,尤其是对我完全不利的!”

    洛子夜都不晓得自己胡说八道了一些啥,但是她今天还真的就是不太想。

    倒不是矫情还是啥,而是她已经在王帐里面躺了多少天了?外头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在看她呢,说不定还觉得她是祸国妖女,耽误凤无俦处理政事来着。而且那啥完了之后,总是她一睡就几天,他神清气爽的出门,这其实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好吗?

    然而他却丝毫不打算因此放过她。

    也完全不为她的话所动,将她试图抓住他的小手,攥住。压在她头顶,不让她继续阻拦他。薄唇也攫住了她的唇畔,肆意品尝,甚至还带着几分怒火和妒火。

    以至于这帐篷里面,都能闻到酸味。

    就连门外防守的护卫们,都觉得简直闻到了一阵刺鼻的酸,不知道是谁家的醋缸被打翻了,醋味刺鼻。

    洛子夜挣扎了几下。

    深深地感觉到自己今天怕是又挣脱不了了,内心深处也是很后悔。

    实在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咋了,怎么只是看见有人光着膀子跑步,老毛病就又犯了。这也是简直了……

    眼角正酝酿着悔恨的泪水。

    他正扯开她的腰带,却也就在这时候,她骤然感觉到自己腹部一阵抽痛,这令她眉梢动了动,被他攥紧的手腕,也用力的挣了挣:“臭臭……”

    原本以为她是不愿意在挣扎,他先是按住她。

    却在听见她似乎隐忍的声音传来,抬眸扫向她,接着便见她面部表情扭曲,眉心完全皱在一起,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这令他心头一慌,便松开了桎梏,将她抱入怀中:“怎么了?”

    “痛!”洛子夜抱着肚子,小脸惨白。

    从来就没有觉得这么痛过,这种感觉……简直腹痛如绞,令她几乎就想哭出来。一只手揪着他的衣襟,痛得冷汗直冒,腹部抽搐:“我肚子痛,很难受……”

    他的眸光,顺着她的眼神往下看,便见着了她裤子上的血迹。

    他立即对着门外怒喝:“传闽越!”

    ------题外话------

    想看二更的宝宝们请投票哦……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