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5 争相讨好岳父的美男子们!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 55 争相讨好岳父的美男子们!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两个人惨兮兮的哭着,阎烈这辈子长这么大,都没有如此伤心过。超快稳定更新,……

    理由很简单,从他开始跟着王做事儿,基本上就没有犯过任何大错,成为王骑护卫的首领以来,一直以来更是勤勤恳恳,恪尽职守,从来就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处罚,竟然要在这样的大冬天里面,跪在这里,还要睡帐篷顶。

    而这一切并不是因为自己在处事上面,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而只是因为,煽风点火地说了一句没有经过求证的话。

    阎烈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真的全部都毁在这件事情上了。他最痛苦的地方并不是自己被处罚了,而是自己居然犯错了。

    这种感觉就无异于,有个人从小到大,每回考试势必都是一百分,就算不是一百分,也没有低于过九十,从来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学霸,崇拜者,可是忽然在某一天,阴沟里面翻了船,考了一个零蛋。于是,这悲伤就不仅仅是一个零带来的这么简单,很大的程度上,还是因为一个零蛋,好像是把自己从前所有的成就,全部都抹杀了。

    肖青其实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这些年自己探查的消息,哪一次出过这么大的纰漏了?从来就没有过。结果这一次……真是口碑都砸了!

    这个故事告诉肖青,以后探查到什么事情之后,他应该做的是更加强化这个消息的探查,而不是根据自己看见的,随便地就做一些他所认为的“合理推断”,因为推断的下场,是真的让他的心又痛又冷。

    ……

    墨氏古都。

    武修篁在墨氏的皇城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武青城有心要守着,不让墨氏的人知道,也不得不将这件事情传信告诉墨子燿。

    理由很简单,明日就是父皇奉命述职的日子。

    不管以什么理由,说自己不能去,那都是抗旨的大罪,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件事情坦诚告知墨子燿。告知对方,武修篁出事了,并且要求对方帮忙保密。毕竟武修篁真的出事了,对墨子燿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而与此同时,武青城的相关信件,也已经传回了国内,告知自己手下的那些人,应当如何防止自己的二皇兄发难。倘若武琉月真的是带着玉佩回国了,并且用那东西来帮助二皇兄,自己手下的人,又当如何处理。

    事实上武青城很清楚,不管自己交代多少,自己不亲自回国,二皇兄要是发起政变,自己都一样是必败无疑,只是眼下武修篁出事了,尽管对自己这个父皇,是怨恨多过在意,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出事,丢下对方不管,直接回国争夺皇位。

    这一切让茗人看见了,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因为当初洛肃封出事的时候,整个天曜都乱了,众位皇子们完全没有人管顾洛肃封如何了,也不在乎对方的尸体如何了,都在抢皇位抢得头破血流,彼时陛下幸灾祸的时候,茗人还在心里琢磨过,要是有一天陛下病危了,下场怕是不会比洛肃封好到哪里去。

    争夺皇位的王子们,也不会是省油的灯。

    但是万万没想到,武青城这时候竟然完全不在乎自己不赶紧回国,皇位会如何,却是在这里守着陛下,并悄悄地恳请墨子燿让墨氏皇朝太医院的人都过来会诊。

    这样一幅孝子的态度,已然是令茗人很为陛下高兴。

    毕竟前没几天,陛下才因为自己的不孝子不孝女太多,认真地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本命年提前了。眼下一看四皇子的表现,茗人默默地觉得,这应该算得上是对陛下年底的一个慰藉,不然今年对于陛下来说,也真的是太惨了。

    只是,不知道陛下是否能醒来,知道这样一个慰藉。

    沉思之中。

    下人忽然来禀:“首领,外头来了两位贵客!”

    茗人还没有来得及问是谁,也没来得及说去请,门外就已经有下人扬声禀报:“皇太子殿下驾到!”

    这禀报的声音一出,墨子燿已经进了大门。

    这里纵然是武修篁下榻的地方,但是按照身份尊卑,皇太子的地位还是在武修篁之上的,是以墨子燿就这么走进来,不需要等谁去请,这也是无可厚非,是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而几乎也就是他进来的同时。

    一袭白雪的衣袖掠过,门外有人跃过了院墙,落到了院中。

    他并不如同墨子燿那般,在进门的时候边上有许多人开道。但这般宛如雪山上孤傲冰峰的姿态,却已经足以令人不可忽视,气场甚至丝毫不输墨子燿。

    墨子燿进门之后,便也见着了对方。

    彼此之间倒算得上是客气,互相点头致意。当初因为洛子夜服食了禁药的事情,他们两人是见过,也是有过交流的。纵然谈不上是什么好朋友,但是点头之交的情谊,还是可以保持起来。

    尤其,眼下武修篁出事了。

    对方是神医,办法一定会比自己带来的这些御医,办法要多。眼下不管武修篁是因为什么出事,目前出事的地方是在墨氏古都,要是对方真的死在这里,对于墨氏定是不利的。而且如今墨氏皇朝,也需要龙昭匡扶,武修篁算得上是一个有实力,但是没有逐鹿天下野心的帝王,于是一直对于墨氏的传召,都是有求必应。

    这样“忠臣”级别的诸侯王,墨子燿当然不希望对方出事。只是这个武琉月,墨子燿却还是希望对方早日出事就是了。

    茗人一挥手,下人们立即会意,进了房中去找武青城过来。

    武青城也收到消息,说这两位来了。

    他二话不说,就出门迎接,对两人的态度都很是尊敬:“皇太子殿下,公子宸!”

    眼下父皇的事情,还真的就需要自己面前这两个人帮忙。

    墨子燿血瞳眯起,冷声道:“不必多礼!龙昭皇帝眼下如何了?”

    “情况不是很好,我们带来的桐御医,已经是太医院的院判,乃是我龙昭医术最为精湛的御医了,但他还是束手无策。父皇眼下还在昏迷之中,若是再不醒,不日之后,龙昭恐会陷入一场混乱之中!”武青城这话,却是一点都没有危言耸听。

    这一点就算是他不说,墨子燿也清楚。

    而一旦龙昭大乱,再一次登上帝位的人,是不是会如同武修篁这样好说话,却是谁都说不准的事情,是以,这对于各国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尤其对于墨氏来说,不会是好事。

    然而,这时候,墨子燿首要关心的人,却还是武琉月。

    他四下看了看,冷声询问:“贵国公主呢?为何没有出来迎接?是在陪伴龙昭皇帝吗?”

    武青城眉心一跳,这下全是确定了墨子燿这时候急召父皇来墨氏,怕针对的目标,也同样是武琉月。墨子燿对洛子夜的心思,武青城自然是知道的,无非又是一个想给洛子夜出头的人罢了。

    眼下,他倒是也不瞒着他们了。

    直接便苦笑了一声,道:“不瞒两位,父皇眼下变成这个样子,就是琉月做的!”

    这话一出,他便将这件事情细说了出来。

    事实上这种事情是不宜告诉外人的,但是他心里头却也是清楚,但是眼下他不说的话,墨子燿怕是不会罢休,指不定就一定要把武琉月先交出来。

    其实别说是墨子燿了,就是他武青城……如果武琉月就在自己面前的话,趁着父皇这时候昏迷着,不能护着她,他武青城也要在第一时间,让武琉月出点事儿,给冥吟啸出一口气。

    纵然他是离开了冥吟啸,对那个人失望透顶,然而有些心意,是不论如何都不会变的。

    他这话说完之后,也是想到百里瑾宸对洛子夜的心思。

    于是非常直接地将皇后的留下的血书,直接递给了他们,并苦笑道:“如果这张血书的内容是真的,而武琉月早就知道她并非是真正的公主,那么她对父皇做的事情,就很好理解了!”

    他话音落下之后,墨子燿便将血书接过。

    直接便展开。

    百里瑾宸素来有洁癖,自然是不会去接过这种东西的。

    而墨子燿展开之后,也没有丝毫要避讳的意思,直接便平直抓握,让百里瑾宸也能清楚看见上面的字。当上面的字迹全部都扫完之后,墨子燿的眉心忽然跳了跳,几乎就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东西。

    倒是百里瑾宸看过之后,眸中掠过一丝了然。

    无忧老人并非是闲着无聊,会胡说八道的人。眼下这血书,他倒相信是真的。一来便是因为无忧老人在出海之前对自己说的话,二来,就是因为无忧老人救下了武修篁,与洛子夜作对了,却说是为了洛子夜好。

    所以,如果说洛子夜才是武修篁的女儿,那么无忧老人的种种表现,便都说得通了。

    这一秒钟,墨子燿忽然觉得有些滑稽。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觉得最讽刺的人,定然就是武修篁无疑了。自己百般维护的女儿,竟然是别人的,而自己为了别人的孩子一再伤害的人,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个更加讽刺的?

    可,也几乎是在同时。

    百里瑾宸和墨子燿对视了一眼。

    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如此默契,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同样的讯号。这封血书的意思,便是武修篁是洛子夜的父亲?那么,武修篁醒来了之后,一定会求证这件事情,一切顺利且上面的内容都是真的的话,这就意味着,洛子夜很快会得到龙昭公主的身份。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龙昭的公主,婚事是不是很大的程度上,是可以由龙昭的皇帝决定,或是龙昭皇帝可以提出一些意见?

    就算是洛子夜如今跟武修篁的关系不好,那……以后呢?

    说不定武修篁认真的忏悔,赔罪,他们父女关系修复,那么……

    武青城这时候,看向百里瑾宸,开口道:“这次的事情,希望神医能够伸出手援手!”纵然父皇是百里瑾宸的师祖,但是武青城心里头清楚,事实上百里瑾宸并不怎么给自己的父皇面子,所以看见父皇落难,对方其实并不一定会救。

    所以这样一个请求,自己是一定要说的。

    他这话一出,轩辕无原本以为,自家主上不喜欢管闲事的性子,和不喜欢说话的秉性,是不会理会武青城的,但是他完全地忽视了,武修篁可能是洛子夜的父皇这一点,带给自家主上的影响力。

    百里瑾宸听了武青城的话,那双月色般的醉人的眸子微凝。

    下一瞬,眸光就落到了对方的面上,清冷孤傲的语气淡漠依旧,语气淡薄:“你父皇……对徒孙成为女婿的事情,怎么看?”

    “……?”武青城嘴角一抽,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还是听错了什么。

    百里瑾宸这时候居然问这种事情做什么?这种人命悠关的时候,什么徒孙和女婿……哎,等等,武青城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什么,百里瑾宸眼下可不就是父皇徒孙吗?按照这血书说的,洛子夜就是父皇的女儿了。

    徒孙和女儿之间,这其实是一个越辈的事情了。

    从伦理上来讲,自然是不妥的。

    百里瑾宸问这个……那意思是?武青城顿悟了之后,嘴角抽搐了几下,倒是很坦诚:“毕竟并没有血缘关系,父皇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也并不是恪守礼教的人!尤其,父皇这个人护短,既然是徒孙,定然是比一般的外人,都要亲厚许多!”

    这是一句实话,在所有的皇帝里面,最视礼教如无物的,自然就是自己的父皇了。最护短的,也是父皇。

    他这话说完之后,墨子燿冰冷的眼神,霍地从他们两人的面上扫过。他自然不傻,同为情敌,不会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百里瑾宸眼下在想什么。

    然而,墨子燿眼下就是再不爽对方的企图,却还是不能说什么。

    毕竟眼下能救武修篁性命的,怕只有百里瑾宸一个人。

    而自己要是指望自己和洛子夜之间,还有半分希望的话,这时候当然也是只能希望武修篁活着,对方要是活着,在未来就可能存在对自己有利的“父母之命”,这父母之命,自然就是武修篁给洛子夜的。

    是以眼下,对百里瑾宸救治武修篁,他是支持的。

    武青城这时候也看了一眼是百里瑾宸,询问道:“公子宸的意思是……”

    “救。”百里瑾宸一个字落下。

    便举步往武修篁的房中走。

    武青城嘴角一抽,实在是没憋住,问了一句:“倘若我方才的回答,是父皇定然会介意徒孙成为女婿,那……”

    “那还是死了好。”百里瑾宸语气淡薄,这种无情的话,真的很难让人想到,是从他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武青城:“……”

    轩辕无嘴角抽了抽,其实吧,主上义兄的媳妇儿,评价主上的一句话还真的没有错。

    寻常不爱说话,一说话常常能噎死人。

    而事实上,百里瑾宸说的的确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事实上,若是武修篁和洛子夜没有这样一层关系,看在自己的师父冷子寒的面子上,百里瑾宸也许愿意救一下自己的师祖。可倘若武修篁是介意徒孙成为女婿的,那就意味着自己救了对方,反而对自己不利,他要是真的将洛子夜认回来了,结果是反对自己的,而洛子夜心里的人也不是自己,那等于是又给自己救了一个阻力。就算是师父有再大的面子,他也不意救了。

    但如果自己是徒孙,会被武神看做自己人,就完成不同了。

    看百里瑾宸如此积极地进去救人,并且完全不遮掩自己救人的企图。

    墨子燿负手站在门外,那脸色很有些难看。

    扫了一眼武青城,问了一句:“贵国皇帝,是否还会因为百里瑾宸救了他的命,就对百里瑾宸刮目相看?”

    “呃,会……会吧!”武青城回答了这句话之后,心里头开始没底。

    话说墨子燿不会听完这句话之后,觉得父皇活着对百里瑾宸是有利的,于是决定把父皇给杀了?呃……应该不至于吧?

    事实上,墨子燿的确是不至于这么做的。

    要是让洛子夜知道,武修篁是她的父亲,并且是有那么一点感情的,而墨子燿却将武修篁给杀了,这无疑就是令自己和洛子夜已经缓和的关系,再一次因为杀父之仇这种事情,重新变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他当然不会这么做。

    既然不会这么做,就只能……

    他拳头紧握,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吩咐道:“将皇宫所有对武神大人身体有好处的补品,全部搬来,若神医能救治成功,一定要尽我墨氏全力,让武叔父快些痊愈!”

    对,只能讨好了。

    武青城嘴角一抽……刚刚还叫贵国皇帝呢,怎么一会儿就改口武神大人了?再一下还变成武叔父了?能要点脸不?

    好吧,皇太子这样称呼自己的父皇,要是父皇这时候醒着,一定得弯腰说不敢当,这的的确确是太抬举了。

    ------题外话------

    瞅了一眼我们的月票涨幅,发现宝宝们今天好像不是很想看二更,难道朕已经不是你们的最爱了吗?两根面条泪滑下……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