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4 孤的小祖宗,满意了么?(二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 54 孤的小祖宗,满意了么?(二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这话一出,捶打他打得正认真的洛子夜,一瞬间就愣住了,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自己提出来这种建议。︾︾︾小︾说钉板这种玩意儿,貌似并不是什么好睡的东西吧?

    是的,钉板的确是不好睡,在这一点上面,帝拓的皇帝陛下跟洛子夜,其实是一个态度。或者说任何一个正常人,也都不会认为钉板是好睡的。

    但是,比起跪榴莲和搓衣板这些,帝拓君王还是觉得睡钉板比较容易接受。

    看她愣愣地看着他,但脸上的泪水到底是止住了。

    这时候,他大掌伸出,再一次为她擦干净了脸上的泪。看她一双桃花眼中带着几分错愕,还盯着他,他魔瞳中噙着几分难掩的温柔,轻声开口:“睡钉板也好,睡帐篷顶也罢,只要你能消气,孤都愿意受罚!”

    洛子夜听着他的话,心里头其实已经没有那么不高兴了。

    甚至对他眼下的态度还算满意,这种认错的态度,还是比较诚恳的,提出来的惩罚方式,也算是充满诚意。但是她的面上表露出来的,依旧是不那么高兴的情绪。青着一张小脸,别过头去不看他,嘟囔着道:“你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轻易原谅你!”

    看着她状若不高兴,实则傲娇的小模样,他沉声闷笑起来。

    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动作很轻,那是宠溺的味道,魔魅的声线从她耳畔撩过,沉声道:“嗯,不要轻易原谅孤,孤犯下这样的大错,你一定要把你所有能想到的主意,全部都拿出来,将孤狠狠惩罚一遍!只要你能消气,孤怎么样都好!”

    “那好,从今天开始,叫我小祖宗!”洛子夜扭头瞟了他一眼,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戏谑。

    她这话一出,他表情顿时僵住。

    小祖宗这样的称呼,不管是在哪一个时代,都一样是一种对一个人无可奈何,偏偏除了哄对方之外,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就这样喊出来这样带着部分央求之感的称呼。

    他低下头看着她,与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对视,心里头却已经在思虑,这种称呼到底是谁告诉这个女人的,她竟然拿来让他来喊。

    对视之中,看他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半晌不说话。

    洛子夜扬了扬眉毛,小嘴儿一瘪,看起来似乎又要哭了,却是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你到底叫不叫?”

    从那表情看起来,翻译一下就是如果他不叫的话,她就又要哭了。

    一看她这模样,他原本就很心疼,此刻更加无法控制。于是只得立即投降:“孤叫!”

    “真的?”洛子夜斜着眼睛看他。

    他颔首:“真的!”

    这下,洛子夜的心情就好多了,却还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叫一声听听?”

    这话说完,整个营帐里头,顿时就沉默了。

    凤无俦也似乎是顿住了,那双魔瞳中带着几分纠结,几分尴尬,还有几分难以启齿,与她对视。

    “怎么了?叫不出口?”洛子夜瘪嘴。

    他嘴角一抽,这女人真的很知道如何对付他。这样的称呼,事实上他的确是有些叫不出口,然而眼下看着她这委屈的样子,似乎即便是叫不出口,却也是已经别无他法。

    看他还是不说话,洛子夜感觉自己今天可能是没机会听到了。毕竟他这种傲娇又霸凛的人,指望他这么叫,一时半会儿他估计是真的做不到。

    却还是不死心地问:“叫不叫?”

    当她就这个问题,再一次问出声的时候,帝拓的皇帝陛下,到底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又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最终还是迫自己对着洛子夜开口道:“小祖宗!”

    “啥?”洛子夜仰头盯着他。

    她发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假装没听见,只是有点惊讶地,所以才发出了这样一个音节。

    然而,她这样的音节出来之后,他便直接将之理解为了,她嫌弃自己太小声,于是。沉了沉眸,在洛子夜再一次开口之前,稍微加大了音量:“孤的小祖宗,满意了么?”

    魔魅冷醇的声线,听起来还是那样好听。

    而当帝拓的皇帝陛下,当两次喊出来这个称呼之后,他骤然扬眉笑了笑。

    其实事实上这个称呼,也并没有什么不贴切不妥当的,就比如眼下这样的场景,叫出来小祖宗这三个字,其实是再应景不过。

    “呃……”洛子夜发出了这么一个单音节,是真的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听到他这样称呼自己,这让洛子夜的整个心情状态,都很快地畅快了起来。

    这种感觉就无非是被一个人压迫了许久,忽然有一天这个人对着你低头了。

    虽然小祖宗这么一个称呼,似乎还是显得是开口这么叫的那个人,是尊重在意自己,而并不是惧怕自己,但是洛子夜听见之后,已经感觉相当得意了。

    就在她非常相当的得意之间,他魔瞳沉敛,盯着她询问:“开心了吗?”

    “还不错!”洛子夜的眼珠子往上看,盯着屋顶。

    他取过边上的帕子,为她处理哭了半天,流出来的鼻涕。洛子夜老脸一燥,说实话这鼻涕她自己都觉得挺恶心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半点都不觉得。

    脑海中倒是不自觉地想起来,半年多之前,他曾经为她处理过沾染在头发上的经血。

    那时候她曾经问过他是否觉得恶心,然而即便是觉得恶心,他还是帮她处理了,不愿意她自己亲手去处理。这时候回想起来这些细节,洛子夜心头对他的火,便又是消下来了一半。

    其实一直以来,他对她都是很好很体贴的。

    只是当脾气上来的时候,就难免会忽视这些,并且脑海中一再盘旋起来,对方对自己不好的地方。于是就会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于是哭成一条狗,整个人都惨兮兮的。

    事实上把这件事情单独放下来看,又是多大的一件事情呢?

    诚然他的确是表现得不相信她,不过吧,洛子夜认真地回忆了一下之后,却是不得不坦诚的承认,如果是自己处在凤无俦的位置上,也难免不这样认为,因为毕竟自己从前在这方面的“前科”,真的太多了。

    一直想到这里,她越想就越没那么恼火了。

    而他心中也是莫名觉得好笑。

    他爱上她之后没多久,她曾经把自己的眼泪和鼻涕,都尽数抹在他的锦袍之上,那时候他就有一种预感,关于他终有一日会习惯这些,这不,如今便已经习惯到新手帮她处理眼泪鼻涕了。

    然而,真的到了这样的时候,他却并没有为这件事情感到多开心。

    作为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女人哭成这样,而且主因还就是因为他,这自然就是一种失败!处理完她的眼泪鼻涕之后,他将手帕抛掷一边。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魔魅冷醇的声线,从她头顶响起:“洛子夜,下一回你再恼了孤了,打孤骂孤便是,若是不解气,用刀子扎孤都好。但是不许再哭了,听到了吗?”

    “没有!”洛子夜虎着一张小脸,继续矫情着。

    她这样的反应,令他失笑。

    这一笑却是又捅了马蜂窝,洛子夜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竟然还敢笑!”

    他立即闭上嘴,不笑了。

    洛子夜见他识相,恼火地继续开口道:“凤无俦,你自己比我大多少,你知道吗?”

    她这一问,他整个人一怔。

    她便是已经问到了一个他最介意的问题上,也算的是他跟她在一起,真正令他感觉到自卑的地方。的确就是年纪太大,他比她长九岁,严格说来,是九岁半。

    若说他觉得自己有什么配不上洛子夜的地方,那就一定是年纪的问题无疑了,眼下她这么一说,直接便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洛子夜却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说这个,其实只是为了强调,他既然已经有这么大的年纪了,办事就应该稳重一点,不要动不动就生气。她一股脑地开口道:“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一个比我大九岁的男人,你做事情就不能稳重些吗?你生气之前,就不能先求证一下吗?啊!你说说你,你一大把年纪了,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对我一个小姑娘这么残忍,你觉得你这样真的合适吗?”

    洛子夜越说越是生气,至于最后的声线都慷慨激昂了起来。

    一慷慨激昂,难免就让外头的人听见了。

    外面的众人都是:“呃……”

    不知道事儿的守卫们,听着这些话,倒是不觉得有啥,只觉得是不是王前几日实在是太不节制了,他们的小王后生气了,于是就这么说话了。他们只看到了这样简单的一面。

    洛子夜要表达的,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一面。

    但是落到了帝拓的皇帝陛下耳中……

    且不说凤无俦耳中了,就是落到阎烈的耳朵里面,阎烈已经率先地闭上眼,为王掬上了一把同情泪。王后这是明摆着在戳王的痛处啊,一开口就是一大把年纪了。他现在心里已经对王同情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想起来之前……

    王进入王帐的时候,被王后用枕头砸了脸,他、肖青、闽越三个人就在门口被王用杯子砸了脸,这会儿王还遭受了王后这样的打击,一会儿出来之后,王不会还要打击他们吧?

    三个人想着,嘴角同时抽搐了一下。

    忽然想起来,他们其实都是跟王年纪差不多大的“老男人”,尤其闽越比王还要大一岁,要是打击他们起来,似乎比打击王容易多了,王好歹已经守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了,但是他们这还是一群高龄单身男青年。

    一下子他们心情都不好了,觉得王后真是太不会说话了,男人快三十岁怎么了?男人三十一枝花!为什么要这样打击他们的年纪,简直过分。

    是的,过分。

    洛子夜一口气说完之后,心里的那把火,才算是消得差不多。

    而帝拓的皇帝陛下,作为一个一大把年纪,已经近三十了,在她口中还非常不稳重的人,一张俊美堪比神魔的面孔冷沉着,便是气得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所有的情敌之中,他败给他们的硬性条件,无非就是年纪这一条了,这女人却还特意提起,倒不知道这是不是对自己的嫌弃。言语之中还在指责自己,年纪大了人还不稳重……?

    凤无俦表示自己并不生气,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看自己说完之后,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说话,那魔瞳中似乎还有隐忍克制着的怒意。

    洛子夜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怕捻虎须的继续道:“我跟你说,你不要总以为自己脾气不好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这是一个缺点,你应当考虑自己快三十岁了,应当随着年纪的增长,慢慢稳重,不再这样……唔……”

    说了半天的嘴,被他的唇畔堵住。

    没一会儿,她就被他吻得七荤八素地,压到床上去了。

    洛子夜一下子被吻晕了头,连自己为啥生气,还想说啥,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被隐忍着怒火的男人,剥成了一个滑溜溜的鸡蛋,压在床上又疼爱了一回,才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不过这一回他倒是很温柔,非常温柔,十分适可而止。

    当自己的女人说出来的话,自己实在是不想听的时候应当怎么办?攫住她的唇畔,堵住她的小嘴。然后让她知道,自己是如何能满足她,令她忘记什么年龄等乱七八糟,无关紧要的事。

    洛子夜被他温温柔柔地欺负了一回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明明是找他算账的,怎么最后反而还便宜了他。

    这一回他这样温柔节制,顾忌她的身体,于是最后她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妥。

    没有不妥,也没有晕倒。

    在她没有晕倒神智还比较清醒的时候,想了想自己要算账却反而被欺负了,不高兴之下,那就该是他不妥的时候了!

    她恼火之下,把一个枕头塞进他的手中,怒吼一声:“你明明是进来认错的,居然敢又……又……你给我滚出去,睡帐篷顶!”

    帝拓的皇帝陛下,倒没后悔自己今日的温柔,也没有认为若是令她晕过去,自己就不必受罚,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回自己再不节制,那事情就大了。怕是如何道歉她都不会消气了!

    他退出去,而她发出的虽然还是怒气之下的声音,但是彼此心中都清楚,她既然已经开口要罚他,那么这件事情就是了结了,只要他愿意接受处罚,他们之间就能恢复如初,甚至也许比从前更好。

    有的夫妻是一吵架,就会分开的。

    但是有的夫妻,却会借由每一次吵架,来磨合彼此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最终越来越好,感情越走越稳。帝拓的皇帝陛下很相信,他和洛子夜之间,会是后者。

    因为他不允许是前者!

    他被洛子夜赶出来,可那气场依旧是唯我独尊,不容僭越,然而阎烈和闽越肖青都是一脸嫉恨的神情,盯着他们的主子,本来以为王进去是惨了,怎么还在里头占了几个时辰的便宜才出来呢?

    不过,这个帐篷顶,应该不比钉板好睡吧?

    阎烈倒是开口道:“王,您今天晚上,是准备好睡帐篷顶了吗?”

    他这话一出,凤无俦沉眸,魔瞳扫向阎烈和肖青,那眸中因为洛子夜方才的“怒气”,而生出的笑意已经消失殆尽,眼神只盯着那两个人:“你们认为,你们两个今日能回房中睡觉?”

    阎烈和肖青嘴角一抽:“……”

    好吧,他们一个人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一个是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随便煽风点火的人,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资格,在王睡在帐篷顶上的时候,回自己的房间里面睡觉。

    于是,这一个晚上。

    王骑护卫们都记得,在王后的命令下,王艰难地在并不平整的帐篷顶上,过了一整夜。至于阎烈和肖青,他们两个人领受了王的命令,在上半夜,一个人跪了搓衣板,一个人跪了榴莲,下半夜就分别去了另外的两个帐篷顶睡觉。

    上半夜他们两个腿疼的不得了的跪着的时候。

    阎烈哭着说:“其实这一回,王和王后吵架,他一点都不亏。前天晚上算得上是吃饱了一回,就是没完全饱,也是饱了七八分了,今天又吃了回点心,他其实赚了,我觉得王这一回,其实还是值得的!”

    “可是我们两个真的亏死了!”肖青泪如雨下。

    是啊,王是满足了,虽然睡了帐篷顶,但是比起来王得到的,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了。

    他们两个啥都没得到,却比王更惨。

    阎烈继续哭:“肖青,如果我抱你一下,你会觉得我是断袖吗?”

    “不会!”肖青哽咽着道,“因为我也想抱你!”

    于是,这两个人就旁若无人地抱头痛哭了半个时辰,一个人的悲伤两个人一起分享,感觉真是好了许多。他们不仅仅要面对主子对他们能力的怀疑,还要受罚,甚至还在在同时感受到王和王后对他们这两个单身狗的暴击!

    过程中还被王后一句话射中了胸口,嘲讽了他们的年龄。

    活着太累了,真的!好辛苦……

    ------题外话------

    二更奉上!今天下午我们家这边的电视台过来采访哥,于是一下午的时间都耽搁进去了,现在审编辑十点半下班,今天半夜也就是明天凌晨的那一更新,就来不及了,得改明天早上了。山哥说,认真投月票的宝宝们,明天不仅仅会看见早早的更,还能看见明天的二更哦……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