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3 孤去睡钉板!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 53 孤去睡钉板!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昏睡的时间越长。爱玩爱看就来网……

    这主仆三人,就越是紧张。纵然征讨蛮荒部族的征战还在继续,但是帝拓的皇帝陛下,那张俊美堪比神魔面孔上的烦闷,简直就是显而易见。

    就算是不专程跑去看一眼,便生生地从对方的身边经过,都能意识到对方此刻的情绪,到底有多恶劣。

    在商量了许久,都没有商量出个所以然,商量出个好主意的前提下,情商比较高的阎烈,甚至病急乱投医地提议了一个他自认为非常好的主意:“王,要不然您假装寒毒发作?也许王后一个心疼,就不跟您计较了呢!”

    竟

    肖青倒是很快地举起双脚,表示了赞同。

    这是个主意!说不定真的能有用。

    然而,帝拓的皇帝陛下,很快地想起来,自己生平第一次,伪装自己,在阎烈的怂恿之下装可怜,最终的结果是竟然中暑了。那时候是为了打败情敌冥吟啸,最终却是把洛子夜给高兴坏了,眼下想想,自己要是再装可怜,指不定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帝拓君王,十分果断地对这个提议表示了拒绝。

    这几日他们其实已经算是够惨了,而更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上官御和云筱闹这几天,还经常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只要他们主仆从他们的面前经过,就会面对龙啸营集体的目光洗礼。

    纵然没有一个人敢把眼神,看到凤无俦的脸上。

    但是那个方位,大家还是敢悄悄瞟一瞟的。

    作为局外人加上对这件事情知情者的闽越,曾经很认真且诚恳地对王他们分析过上官御等人的表情,应当是意味着什么。分析的结果,也就只是一句话:他们大概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您和阎烈肖青会怎么死。

    肖青和阎烈都不约而同地认为,闽越还不如不要跟他们分析。

    本来就很崩溃的心,被这个多嘴的人分析了之后,一时间就更加崩溃了,蓝瘦,香菇……

    至于帝拓的皇帝陛下,也是瞬间就沉了脸。

    而也就在这时候,肖青手下的人,查到了萧疏影的下落!说是对方正在飞马赶往墨氏古都,而不日之后,就是萧疏影一家被处斩的日子!

    当他把这个消息,禀报给凤无俦之后。

    帝拓的皇帝陛下,对此事的决策,是让她先回古都,亲眼见证自己的亲人因为她的愚蠢的丧命,再将她抓回来,碎尸万段。

    肖青当即便领命,出去做了。

    ……

    洛子夜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就像是被马车来回碾压了一样的痛。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车祸了,才会感觉腰都断了,腿也像不是自己的。她这莫非是被车撞得半身不遂了?

    身上隐秘之处还有一股难言的隐痛,不必去看,洛子夜心里头也清楚,他那个掠夺的方式,一定是肿了。

    这令她的面色更难看了。

    但是比起难看,她心中更多的却是很委屈。

    纵然他们是很长一段时间没要了,但除了情况特殊的几次,比如上回她和美男子一起吃饭喝酒还醉倒了那一次,等各种比较特殊的情况之外,他近来在房事方面,都是很顾忌她的感受的,向来都是隐忍温柔地待她,忽然一下子就狂风骤雨似的,把她整治成这样。

    一时间就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最可气的是,回忆一下他那样这样急躁,毫不克制,还是因为一件根本就莫须有的事情。

    什么百里瑾宸?

    到底咋回事儿啊,她根本就连百里瑾宸的影子都没看见好吗?这么一想,洛子夜登时就更加生气了,手中枕头,都狠狠地砸了出去!

    对着门口一砸。

    而也就这时候,帝拓的皇帝陛下,正好掀开门帘进来了。他一袭墨色锦袍,绣着鎏金色的暗纹,唯我独尊的气场,一眼看去便是天生的尊贵。

    只是这帘帐刚刚掀开,便见着她的枕头对着自己的脸砸了过来。

    素来不容人忤逆冒犯的帝拓君王,眸中很快掠过一丝戾气,正要将那枕头扯碎,却骤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将要伸出的手顿住,也没敢避开,由着那枕头劈头盖脸地砸到了他脸上。

    “嘣!”的一声之后,又落于地面。

    古代的枕头,不似现代许多枕头那样柔软,不少枕头还都是很有些份量的。

    比如洛子夜甩出去的这个枕头就不轻,所以这一下砸上去,还是有些痛感的。

    但凤无俦也并未多言,直接便举步,往她床边走。

    洛子夜也没想到他竟然正好进来了,更没想到他这样的性格,居然由着枕头砸上脸也没有避开,她愣了愣。只是这一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很快地就淡定了下来。

    本来打算爬起来,出去。

    不要跟他待在一个房间里面,然而刚刚起身,腰间一痛,根本坐不稳。

    她又摔了回去。

    凤无俦的动作却是很快,在她摔回床榻之前,就抱住了她的腰。让她摔在了自己胸前。然而洛子夜根本不领情,回身就把他一推,二话不说,就躺回了床上,翻个身背对着他。

    一句话也不说,用后背面对他,表示根本不想看见这个人。

    这下,帝拓的皇帝陛下眉心一跳,登时也明白,这件事情大概比他想象的,要更加严重。

    洛子夜跟他闹过许多次脾气,但大多要么打他,要么骂他,这一回却是一句话都不与他说,沉默得可怕。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比眼下这什么都不说,要好得多。

    他魔魅冷醇的声,带着几分试探的味道,喊了她一声:“洛子夜?”

    然而,洛子夜根本没有搭理他,闭上眼睡觉,假装没有听见。

    此刻门外,阎烈和肖青还有闽越,耳朵都贴在帘帐的门口,小心翼翼地盯着里头的动静,他们真的很希望王能把洛子夜给哄好,不然他们全完了!不,只是肖青和阎烈完了,闽越还没有完蛋。

    刚刚看见王进去,就飞出来一个枕头,不用想也知道洛子夜是醒了。

    就是不知道后续的情况,到底是会发展成啥样儿。

    可千万不要发生什么悲伤的故事啊,他们觉得自己会承受不来。

    这个没有反应的反应,令凤无俦眉心一跳,心头却也更是紧张。大概他这辈子,都没有多少时候,是有过如此紧张情绪的,而每一次这种时候,似乎也都是为了自己面前这个小女人。

    见她完全不理会他,他耳间还能听到门口的呼吸声。

    抬首之间,桌案上的杯子,就被他内力提起,狠狠对着帘帐的门口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落下。

    门口的几个人吓了一大跳,被杯子挨着砸了脸。很显然,王是连他们偷听的姿势都一清二楚,才能一个杯子飞出来,把他们三个人的脸都给砸了!

    “咚!”

    “咚!”

    “咚!”

    三个人都被砸地上去了,一下子赶紧退了老远,不敢再偷听了。

    他们咋忘了王是什么脾性,他们竟然吃了雄心豹子胆,过来听王的墙角,他们到底是不是不想活了?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也不敢再上去了。算了,墙角也不能听了,他们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听天由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洛子夜自然也听得见自己身后的声音,她完全不在意,也跟不理会。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他大掌伸出,落在她肩头。

    正打算将她扳过身,揽入怀中,她却狠狠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

    将他的手挥开。

    这一巴掌下手很重,他手背上立即就多了一个红印子。多少年来从来就没有被人忤逆过的帝拓皇帝陛下,眼下看着这个红印,浓眉微微皱了皱。可一瞬之间,又消失不见。

    “出去!”洛子夜背对着他,就说了两个字。

    这是一个命令的口吻,自然也是在挑战帝拓皇帝陛下的权威。他眸中鎏金色的灿茫一闪而过,却又在瞬间熄灭。一来这件事情的确就是他的错,二来即便不是他的错,他也无法掐住她的脖子还是如何。

    洛子夜说完这两个字,就沉默了。

    听着他的动静。

    按照凤无俦傲慢的性格,人家要是让他出去,并且是用她这种嫌弃的口吻,他应当真的就会出去,或者直接掐死那个竟然敢命令他的人。他肯定是舍不得掐死她的,所以洛子夜就默默地等待着他带着怒气离开。

    然而,等了半天之后,也没有听见身后的动静,他似乎并没有听她的话,立即出去的意思。

    却还是不动如山地坐在她的床头。

    洛子夜也不去管他,随便他是出去还是继续待着,总归她是不打算搭理他的就是了。

    半晌沉默之后。

    凤无俦魔魅冷醇的声线,再一次响起,这一回,那语气之中倒是带了不少歉意,和轻哄的味道:“别生气了,是孤不好……”

    他这不哄还好,一哄洛子夜一秒钟觉得自己更委屈了。

    他还知道是他不好啊!

    她做错了什么了她?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那时候一直在为自己辩解,说自己根本没有见到百里瑾宸,但是这个人呢?一句话的解释都不听,甚至自己越是解释,他攻势越凶猛,就仿佛是认定了自己在说谎,在教训自己似的。

    简直不堪回首,一回首都是泪。

    她伸出手一扯被子,就把自己的脑袋,盖了进去。

    根本不想再听他说话。

    这当真是洛子夜第一次这样跟他闹,与之前的种种完全不同,以至于帝拓的皇帝陛下这时候,竟然有些无措,不知如何才能令她消气。他倒是宁愿她眼下生气地打他一顿都好,也比眼下这样要好得多。

    看着她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面,只有一截黑色的墨发在外面,便是一副完全不想听自己说话的模样。

    他却是有些担心她这样呼吸不顺。

    伸出手,将她的被子扯了下去,露出那小脑袋。

    洛子夜却懒得管他为啥是把自己的被子扯回去,便是二话不说,直接再把被子往回扯。人却始终背对着他,都不肯回头看他一眼。

    她往上扯,他便往下。

    拉扯了几下之后,他骤然听见她抽噎的声音。

    眉梢一皱,他顾不得那些,便钳住了她的肩膀,让她翻过身来,面对着他。这一翻身,他就看见了她布满泪痕的小脸,还闭着眼咬着下唇,委屈着,不让自己哭出声的样子。

    他心头猛然一揪,便阵痛起来。

    洛子夜根本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在哭,未免太丢人,这下被他一扯,一切就暴露在他眼前,登时便更激动了,想要挣开他。

    然而,他却不再给她挣开的机会,狠狠将她按入自己怀中。

    大掌伸出,心疼地给她擦泪。并轻声哄道:“别哭了,都是孤的不是!你如何惩罚孤都好,不许哭了……”

    他竟没想到,自己这一次的举动,竟让她委屈至此。

    然而,他这般替她擦泪,却越擦越多。

    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并且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冤枉了,结果他居然解释都不听,就这样冤枉他。这一年多来,她被人栽赃陷害冤枉得还少吗?结果呢,现在就连他也冤枉她。

    洛子夜越想越是心酸,尤其是想想这一年来,自己的种种凄惨,再结合一下这件事情,那眼泪就跟决堤了似的,完全没法控制。

    许多时候人的情绪崩溃,还真的就不是为了眼前这一两件事情。

    而是好多不顺心的事情堆积起来,而这时候又出了一件事情,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以至于所有压抑的情绪,都在瞬间崩溃,一起爆发出来。

    看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听他的劝哄。

    还是在哭。

    贝齿还咬着她自己的唇畔,几乎就要将那娇嫩的唇咬破,却还是倔强地不肯哭出声来。他抬起她的下颌,狠狠攫住了她的唇畔,并强硬地撬开她的贝齿,不让她继续咬自己。

    然而,不让她咬自己,她就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唇畔上。

    这一咬,他吃痛。

    很快地,两人便眸光交汇。

    而洛子夜一直没打算松口,咬到自己的舌尖能够尝到血腥味,才松开他。

    他倒也没在乎自己的唇畔出血,大掌伸出,那手很大,几乎就能盖住她巴掌大的小脸。指腹从她的唇上轻柔擦过,魔魅冷醇的声线压低,听来便都是温柔的味道:“生气也不要咬自己,想咬便咬孤!”

    洛子夜别过头不看他。

    但是不能不说,这么咬了他一口之后,心头的怒气,也的确是消了许多。

    然而,那委屈还是丝毫不散,一直盘旋在她心头。

    他倒也不说什么话为自己辩解,看她别过头不看他,但眼泪到底没有之前落得那么凶了。他方才沉声道:“这件事情孤已经弄清楚了,肖青说他看见你和百里瑾宸,先后离开商铺,孤便以为你们见过了。孤妒火之下,才会做出这种事情,这的确都是孤的过失,孤不该不听你的解释,孤……”

    他话没说完,洛子夜霍然回过头看向他。

    那双桃花眼中蓄满了泪,盯着他那双霸凛魔瞳,抽噎语气却又很冷地问道:“凤无俦,我只问你,是不是哪天有人对你说,看见我与他们谁通丨奸了,你也立即就相信了?”

    她这话一出,他魔瞳中怒气一凛,显然不意听见她这样的话,更不意听见“通丨奸”这两个字。

    下一瞬,他魔魅冷醇的声线,很快地响起:“不会!”

    的确不会。

    他了解她。

    她或许会跟其他男人见面,吃饭,甚至忍不住握手,再进一步偷窥对方。她都可能做得出来,但是决计不会做到这样的程度上!

    她只是好色,却并非是随便的女人,这一点他一直清楚。

    他说出来这话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神,倒是很坚定。

    这的确也是让洛子夜心头的火,又消了一些。所以,他的表现,便只是因为以为她跟百里瑾宸私下见面了,所以才这样生气,而并不是因为以为自己跟百里瑾宸做了什么了?

    她红着眼眶看着他:“你发誓你说的是真的!”

    “孤发誓!”他倒是应得很快,因为那一句话,那一句判定,的确就是他的肺腑之言,既然发自肺腑,自然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发誓的。

    这一语更是坚定。

    洛子夜也是了解他的性格的,他断然不会是那种昧着良心说话的人,这下她已经远没有之前生气了。

    之前是生气到话都不想跟他说了,眼下没那么生气了。

    倒有了好好跟他算账的心思。

    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狠狠捶了他一顿:“你这个混蛋,别人都冤枉我就算了!你也冤枉我,我解释了半天,你一句话都不听,凤无俦我跟你说,我再也不喜欢你了!我真的生气了,我说不喜欢你了,我就不喜欢你了,我这个人说话算数!”

    她咬牙切齿地捶打他,怒极之下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话,却是一句一句,飞快地说了出来。

    他由着她打,看她哭着控诉,心中歉疚又心疼。沉声道:“孤去睡钉板……”

    ------题外话------

    昨天有二更,大家不要看漏哈。今天想看二更的宝宝,要投票鼓励哥哦……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