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0 王,王后醒来不会放过我们的!(二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 50 王,王后醒来不会放过我们的!(二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阎烈现在也是搞不懂自己,人家夫妻之间出了问题,正确的办法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庄婚。小

    自己到底是为啥,第一时间就煽风点火,表示王一定要收拾王后,最后弄得害了王不算,还把自己作个半死呢,他这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寒风萧瑟,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是光着身子,站在冰天雪地里面,面临着扑面而来,一阵又一阵的冷风,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徒手感染风寒。

    这悲伤之间,他盯着门口的下人开口道:“去把肖青叫来……”

    “是!”守卫立即领命,去寻找肖青。

    并且在内心深处,已经感觉到纳闷不已,半夜三更的阎烈大人这么着急地找肖青干什么?

    其实阎烈找肖青也不想干什么,只是想把这件事情,第一时间分享给肖青,让肖青这个始作俑者,和自己一起率先分享痛苦,这一夜还很长,他阎烈不想独自懊悔痛苦着。

    ……

    肖青来了之后,他们两个就走出去了几米远,在远处尽可能不打扰凤无俦地讨论这个问题。

    当肖青听阎烈把话说完了之后。

    一时间表情也惆怅了。

    两个人站在王帐门口的不远处,两两对视,悲伤相望。

    阎烈看着肖青,痛苦地道:“你说这件事情怎么办吧?”他现在真的想把肖青打一顿,为什么探查消息这么不专业?又不是新人了,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情报处第一人,没理由这么莽撞啊!

    他也很想把自己打一顿,为什么自己对王说话这么不负责任,情况都没有完全搞清楚,就给洛子夜定罪了,还在王的面前胡说八道,这可如何是好?

    肖青沉默了许久,虽然有一句话叫做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

    所以他们这些年跟着王,整个团队的主要特色就是所有人都跟王一样耿直,很少玩什么阴谋诡计,但是吧,他肖青也算是探查情报的人,自己纵然是没有玩过什么阴谋诡计吧,也是探查到过不少阴谋诡计的故事的。

    常言道,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看见猪跑多了之后,就难免有一些跟着那些猪们跑一跑的想法。

    于是,肖青偏了偏脑袋,看着阎烈开口道:“这件事情,我们既然已经洞察了先机,如今就只剩下两条路可以走!”

    他这话一出,阎烈立即扭头看了他一眼:“两条路?”

    还有一条自己不知道的路可以走吗?他还以为只有等死一条路了呢。还有一条啥路啊?这个得好好听肖青说道说道!

    肖青点了点头,开口道:“是的,两条路!第一条,那就不用了,就是直接等死。第二条,就是我们把这件事情,从假的做成真的,把所有的有利证据全部毁灭掉,再威逼所有的证人改口。相信以我们王骑护卫的威慑力,他们应该不敢不听我们的,这样的话,王后私会百里瑾宸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了,那么王就会认定了这件事情是真的,我们两个就安全了!”

    肖青如是说道。

    作为一个从来就没有用过阴谋诡计的人,肖青在对着阎烈说出了自己的阴谋之后,心里头还蛮得意的,认为自己真的聪明透了,任谁看他们今天这件事情,也是会觉得他们死定了,但是用自己这个好办法之后,情况却是很快就能逆转。

    简直就是死而复生!看吧,阎烈作为他们王骑护卫的首领,都没有自己聪明机智,能想到这样的好主意。肖青兀自高兴着,站在旁边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笑成了一个傻逼。

    但是在阎烈的眼里,说完这些话的肖青,基本上就跟傻逼没有什么两样了。

    这是啥馊主意?

    是的,肖青说的都没错,以他们王骑护卫的实力,要是按照肖青的想法这么去干的,绝对没有问题,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定然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妥当。可是这不就是在陷害洛子夜吗?

    敢情王的后宫里面没有其他的女人陷害她,他们这些属下,就帮忙客串一下后宫女人,做一下那些女人们应该做的事?

    但是,阎烈最在乎的问题,当然不是洛子夜可能被他们陷害的问题。

    而是……

    想到这里,他回过头看见肖青还在得意的傻笑,并且从那笑容看起来非常的自豪,阎烈实在是没有忍住,就着他的脑门,狠狠地敲了一下:“你小子到底在想啥呢?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们能干吗?要是真的这么干了,洛子夜是被我们陷害成功了,王怎么办?”

    “呃……”

    肖青忽然被打了一巴掌,本来还有点不服气。

    但是这会儿听对方这么一说,一下子也是愣住了。

    是啊,他要是这么干了,阎烈和自己是脱罪了,那洛子夜就被定罪了,洛子夜一定会觉得自己特别的冤枉,她一冤枉就会觉得王对她不好,那个女人这么作,说不定就要跟他们王闹分开,要是这样的话……

    王就惨了!

    并且王还处在一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甩了的情况之下!坚信洛子夜是真的出去私会了情敌,洛子夜却是一口咬定自己没干,而种种证据都表明洛子夜干了,就在王被他们误导成功之后,煮熟的媳妇儿就飞了。

    “你这不是专业坑主子吗?”阎烈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肖青这下也是明白了过来,是了,不能这么干!而很快地,阎烈又继续道:“不单单如此,还有,我们要是真的这么做,就等于蒙蔽王,那就是对王不忠,你出这种要命的馊主意,你到底还想不想活了?”

    “首领,我现在觉得我可能没有睡醒,才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想回去泡一桶冰水冷静一下!”肖青一脸麻木地说道。

    并且他很希望自己回去之后,直接用冰水把自己泡成一个重病,就是风寒入体,头发高热,神志不清的那种,病个半死不活,说不定就可以逃过这一次罪责。

    因为吧,他是真的想不到其他任何的好办法了。

    更没想到自己得意了这么半天的好主意,事实上竟然一点都不值得得意,甚至还是一个坑死自家主子的办法,他当时只想着自己和阎烈怎么脱罪了,一下子把王都给忘记了,这还真的是标准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肖青在心中默默地想,自己要是能够想出一个,坑死阎烈一个人,让自己和王两个人脱罪的办法就好了。可是想了半天,根本想不到!这下肖青才觉得自己需要进步,以后要更加有智谋才行。

    他在心里暗戳戳地想这些,阎烈还处于一种完全不清楚不明了的状态。

    当然是想不到,有些人狗急跳墙之下,都想坑害自己了。

    不过他阎烈也不是什么好人,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除了倒霉之外,不会再有任何的解决办法了。所以他专程把肖青叫过来,在第一时间告诉对方这件事情,就是为了有人陪着自己一起绝望伤悲。

    不要问他为什么一点都不为好兄弟想,反正他们彼此都是损友,兄弟之间互相赌博希望对方穿着花裤衩跑的事情,他们都干得出来,那他们还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阎烈睨了他一眼:“还是不要回去折腾自己了,要是你真的泡完冰水之后发了高热,明天王问你什么你都答不上来,神智恍惚的,洛子夜还在闹脾气,王震怒之下,说不定你在病中就被拖下去砍了,去了阎王殿自己还咋死的都不知道……”

    “……”肖青眼眶一热,登时冰水也不敢泡了。

    两人此刻离王帐约莫几米的距离,眼下正是冬天,寒风萧瑟刮过他们的脸,王帐里头还传出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但是他们两个人的脸是早就已经全白了。

    肖青终于歪着脑袋捂着脸,流下两根宽面条泪:“王后都没声儿了,王怎么还没完事儿啊?”

    看来王今天很生气,王后这八成是晕了,王也没打算停呢。

    阎烈抹了一把脸:“王今日有多勇猛,明日一早我们主仆三人就有多惨!”

    他感觉到他的眼角这时候已经有些湿润了。

    这是他们两个属下,第一次大不敬是希望他们家主子,那方面能力并不行,能早点完事儿了。可是,这可能吗?王有啥能力是不行的?不仅没有啥是不行的,而且干啥都是天下第一棒,可是这下他们完全为王骄傲不起来。

    肖青闭上双眼,险些再一次流出激愤的泪水。

    扭过头去,不敢看那王帐,却是抽噎着道:“阎烈,首领……我有点想嗷哭!”

    他已经默默流泪了半天了,这时候他想放声大哭,哭出自己的悲痛,哭出自己的精彩,说不定自己大哭之下,王听见声音了,知道出事儿了,遣人来问一问自己,然后就完事儿了,就不折腾洛子夜了,明早他们可能就不至于那么惨了。

    “忍着!”阎烈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如是规劝。

    肖青瘪嘴哭道:“为什么呀?”

    “你一哭,王说不定就听见了,停下了……王的幸福和我们小皇子,说不定就被你哭没了,我们还是以大局为重,忍一忍吧!”阎烈说着,自己也哽咽了一下,眼中更是泪花泛滥。

    肖青:“……”这种哭都不敢哭的感觉,真的好蓝瘦!

    阎烈这时候,也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面条泪,无声哭泣起来,并开口道:“还有,你千万不要嚎哭啊,无声哭泣一下就算了,你一嚎哭,我估计我也憋不住了……”

    那他阎烈的脸就丢完了,花裤衩还没穿呢,就先没办法带兵了。

    传出去成了啥?

    王骑护卫的首领,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带领王骑护卫手下情报组第一人,在冬夜里嗷嚎大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病呢!知道真相的还要觉得他们活该。

    “你说为什么这就是个误会呢?”肖青哭得更惨了。

    要是真的多好啊!

    好吧,虽然这样想一下,似乎对王不是那么好,王的女人跟其他的男人背着王见面了……可是如果不是真的,他们的下场真的会好惨啊。特别是王后这时候已经被收拾了,王这种甜蜜的收拾,夫妻的情趣,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啊。

    但是如果这责任落到他们两个的身上,摊上办事不利诬告主子罪责的他们,那就是很大的事儿了。

    阎烈也是悲伤得不能自抑:“我做梦都没想到这是个误会……”

    并且阎烈还觉得,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全怪他们,还不都是因为洛子夜,平素的表现就很是不好,动不动就跟美男子勾肩搭背摸手,还看见美色就流鼻血,所以在出事了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件事情是真的了,可是……

    ……

    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王帐里面才算是安静了。

    从阎烈和肖青在外头听了这么半天来看,王后是零零散散地晕过去了三次,第一次晕过去之后醒来,还在嗷嗷叫着为自己辩驳,第二次晕过去醒来之后,直接喊什么分手。

    可能这一喊,王更生气了。

    于是一顿整治之下,第三次晕倒的王后,没能再醒来。

    可能王看见她半天都没醒,担心她出事,于是就完事儿了吧?

    果然,他们正猜测着,就听见凤无俦魔魅冷醇的声线,从王帐之中传了出来:“传闽越!”

    “是!”门口的守卫,立即去找闽越了。

    阎烈默默抹了一把脸。

    其实甚想跟进去看一看,看下洛子夜这会儿成啥样儿了,借此推断自己会死成什么样儿。

    于是,瞅着闽越过来了之后,他们也赶紧几个大步过去,跟着上去求见:“王,我们有要事禀报!”

    也有下人道:“王,闽越大人到了!”

    凤无俦此刻已经穿好了衣服,听见门外的声音,将床上的被子给洛子夜拢了拢,确定每一寸肌肤都已经被遮住之后,方才沉声道:“进来!”

    “是!”门外闽越,阎烈和肖青,一起进来了。

    而进门的过程中,闽越一直很纳闷,阎烈和肖青是咋了?从看见他们两个的时候,就发现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如丧考妣,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儿,自己不知道吗?

    等阎烈和肖青进去之后,看着里头的场景,更是眼睛都黑了。

    地面上全部都是被撕碎了的衣服。

    当然那都是洛子夜的。足见王当时有多么急躁……

    而洛子夜那张小脸,眼下看起来非常苍白,就像是生了一场重病,在那儿躺着,发丝凌乱……要不是他们在外头听着洛子夜的声音并不是呼痛,而确定他们听见的,是那种暧昧的声音。他们看着这场景,几乎都要以为是一场强丨暴。

    可是,洛子夜这都第三次晕菜了,就算不是强丨暴,对方醒来了也是不会放过他们主仆三人了!

    这下,阎烈和肖青的表情,一秒钟变得更加痛苦了。

    那神情,如丧考妣已经不足以形容,那就像在一个晚上,一下子就失去了双亲。

    他们两个的表情,自然也落入了凤无俦眼中。

    只是帝拓的皇帝陛下,此刻却并没有心情去理会他们两个人是怎么了,便也只是扫了一眼闽越,开口道:“看看王后如何了!”

    “是!”闽越其实不看都知道如何了。

    还能如何,无非就是王纵欲过度了呗,他其实很想说,能不能不要三天两头地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找自己来看一看,这种问题,休息个一两天就自然醒来了,大不了就照着从前的方子还吃点药,动不动就把自己这棵大树当牙签,大材小用地来看这种小事儿,王这不是为了刻意虐待单身狗吧?

    他拒绝吃狗粮!

    但是吧,王都开了口了,他也不敢不上去把个脉,做出一副自己非常认真,也十分敬业的样子。

    并且还要表现出一副自己也很关心洛子夜身体的样子,诊断了一下子……

    于是,再有片刻之后。

    他盯了凤无俦一眼,开口劝了一句自己劝过很多遍的话:“王,您还是节制些吧,王后的身体,其实已经不算差了,她内功深厚,按理说是不会轻易晕倒的,然而还是……所以属下斗胆说一句,问题的确出在您身上。您的确是要克制一些。至于这一回,王后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如果明日早上不醒,就吃些药,不会有什么大碍!”

    他这话一出,心里也是纳闷,王咋了?就算有段时间没要,也不至于这样吧……洛子夜这回的样子,看着是真的有点惨淡了。

    凤无俦顿了顿,扫了一眼洛子夜,那双魔瞳之中,掠过一丝懊恼。

    事实上,他纵然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怒气,但是他也并没想真的把她真的整治成这般,只是忽然见她没有再次醒来,才知道问题又有些严重了。

    他大掌伸出,揉了揉眉心,想起来百里瑾宸,心中又是一阵烦乱。

    扫向阎烈和肖青那两人,声线冷沉,问了一句:“你们有何要事找孤禀报?”

    “王……”阎烈瘪了一下嘴角,一副哭丧的样子,“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惨嚎道,“王,这其实是个误会!王,完了,王后醒来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今天姨妈痛的不行,坐不住,侧躺在床上,用单手写了半天,弄到现在才写完二更,不好意思了,久等了大家,爱你们哦!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