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你想要我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你想要我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听完这句,扭头就瞟了他一眼。一阵风吹来,她骤然就打了个喷嚏,擦了擦鼻子,才瞅着他道:“没图什么,也就是不想你死。如果一定要说有所图,大概就是希望你以后就算不与我为友,至少也不要与我为敌!怎么样,答不答应?冥胤青可不是好对付的角色,爷死皮赖脸的,说不定能替你应付了!”

    她说完,嬴烬也看向她,那双桃花眼眯出诱人的弧度,长指纤纤,支着自己的下巴,似思考了一会儿。这模样看得洛子夜又是一阵口干舌燥,她觉得嬴烬这货大抵生来就是用来勾人的,而且专业治疗不举,要是她裤裆里头的不是茄子,而是真货,这会儿一定能……

    继续为了避免自己散发禽兽精神,她又扭过头,不敢再看。

    好半天之后,她没听见他说话,倒是听见他饮酒的声音。又是半天沉寂之后,他扭过头,那双邪魅的桃花眼看着她,那是天生惑人的绮丽风情,足足半晌之后,才笑吟吟地道:“好!明日你来相思门接我,我财宝很多,但是那些都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

    洛子夜听着前半段,还觉得心情很不错,至少自己一片好心,人家还是愿意领情的,但是听着后半段,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黑着脸瞟了他一眼:“放心,我可不是图你财宝!”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爱财,还是假爱财。

    “那我就放心了!”嬴烬认真点头,四下扫了一眼之后,复又看她一眼,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头含笑,却在灿漫的星辉里,像蒙着一层雾,也不知他是出于什么,就这么向洛子夜补充了一句,“我最爱的,是像辰星一样的宝石,它璀璨夺目,是世上最纯粹的光芒。”

    洛子夜听这这话,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觉得这只是表述,而倒像是回忆。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坛,开口道:“嬴烬,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不知道你背后有怎样的势力,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我只想告诉你,生命在有尽头的年月中向前,可眼下,尽头到底还没有来。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才过了几年?剩下的岁月,莫要自己辜负了!”

    她说完之后,将酒坛放在一边。这家伙一直这么喝,就是不醉死,大抵也会胃穿孔,胃出血。

    顿了片刻,他没说话,也没来抢酒坛,像是在反应她的话。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她复又扭头,看着他那张美艳的脸,如妖如魅,灼灼其华,就是一个眼神,也都在引人犯罪。令她忍不住无意识的感叹:“就你这样儿,这天底下就不会有一个女人比得上你,但偏偏身上又看不出一丝女气……”

    她这般一说,他骤然眸色一冷。但她立刻又说了看不出一丝女气,桃花眸中的冷光又散了下来。却忽然伸手,撩起洛子夜胸前的的一缕墨发,那墨发半湿,如他眼中迷魅波光,似欲拒还迎,邀人共舞,声线更是蛊惑人心:“那太子,你想要我吗?”

    他在勾引她!

    这想法一出,洛子夜一瞬失神之后,很快地摇摇头,令自己清醒过来!一把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扯出来,瞟他一眼,挺认真地道:“想也只是想,但不会去做!今夜春光正好,正有美男答应爷做男宠,如此好时光,爷岂能在这儿把命丢了?”

    不知道为啥,她就有一种预感,如果她刚才的回答,是想要,或者干脆扑倒他,这里八成就得出一场杀人案!

    至于是他成功的宰了她,还是她杀了他,一切未可知。

    说完这话之后,她不等他回话,又伸出蹄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并站了起来:“放心,你虽然答应了给爷做男宠,但我们彼此都清楚这是为什么,所以爷不会要你侍寝!但不管怎么说,你既然答应了,就算是爷罩着的人,爷不会让你欺负你,因为爷这个人护短!好了,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被凤无俦那个混蛋搞得,好像老子这会儿光着屁股在外头聊天似的!阿嚏——明天,明天早上爷要上朝,下午去接你!对了,你签了卖身契了没有?”

    要是签了,那一定不便宜。

    嬴烬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看着她眼下的模样,还真的挺有点像光着屁股聊天。中衣很认真地裹在一起,下头是光洁的腿,就包着一条亵裤,但是因为湿了水,看得还挺清楚。不知出于什么,他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似的,立即转过头去,心里被刺得发痒发麻。

    想着这小子一张男女不辨的脸,忽然心里也觉得怪怪的。

    他顿了顿,压下那怪异的感觉。眉眼中掠过风情,又转头看了她一眼,才笑吟吟地开口:“你觉得本公子,像会签卖身契的人?”

    不像!

    洛子夜点点头,表示明白。正打算走,忽听得他靡艳声线响起:“青城!”

    话音一落,一道黑影闪现。

    他头也不回地抬手一挥,内力涌动之间,青城身上的外袍,就被扯了下来。抛向洛子夜的方位,盖在她肩膀上。洛子夜和青城都是一愣!先是洛子夜瞅着他问:“为啥不用你的?”

    她问完,嬴烬一双桃花眼看向她,挺认真地道:“因为我也怕冷!”

    青城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险些哭瞎……公子,你以为属下不怕冷吗?阿嚏——

    洛子夜瞟了一眼青城,见他一副心如死灰,但是并没打算要回衣服的样子,点了点头,好吧:“谢了!”

    说完这话,她转身就走了。

    青城看了一眼主子的侧颜,哭丧着脸开口:“公子,属下觉得你有点喜新厌旧!”现下是觉得太子这个新人很有点意思,于是已经不打算管自己这个跟了公子十多年的职业暗卫旧人的死活了是吗?

    嬴烬没答这话,看了一眼方才被洛子夜夺过去,放在地上的酒坛。

    伸手,重新拿起来,继续喝。

    青城默然,叹息道:“公子,属下原本以为,天曜太子将您劝住了……”没想到,还是谁都劝不住。

    他这话一出,嬴烬饮酒的动作,倒算是顿了顿。随后慢慢地笑了笑:“若这世上的所有的事情,都只是劝几句,就能彻底覆平,那么世间还会有什么难解之题?道理谁都懂,只是懂了。却未必能听……”

    他这般一说,青城也不再就这个话题多开口了,因为说了也没用。却是道:“那您方才答应天曜太子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说呢?”嬴烬不答反问,问完之后,又偏头看他,妖冶笑道,“你眼下有一个任务!”

    青城一脸空白:“准备车拉财宝!但是公子,您真的想好了要把财宝都拉到太子府吗?如果太子并不如表面那般高洁,并打算侵吞您的财产怎么办?或者半夜去偷?”

    所以您还是清醒一下,不要真的去太子府吧!

    这个问题,倒是把嬴烬问到了。他顿了一下之后,迟疑着开口:“嗯……藏起来一大半,往太子府带一小半?”

    青城:“……”有个不注意贞洁,就注意财宝的主子心好累……

    ……

    洛子夜裹着青城的衣服,铁青着一张脸,回了太子府。

    路儿和沓沓这会儿也没睡,看着她就这么回来了,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情况,加上她脸色难看得实在有如粪便,所以也不敢多问。很快地吩咐下人去准备沐浴的水,洛子夜一声不吭地把所有人都赶出去,自己处理了一下清洁卫生的问题。

    并且把那根茄子扔掉,把自己洗干净,沐浴完毕之后,穿好衣服,用被子把自己裹着。

    坐在床榻上瑟瑟发抖,她怀疑自己一定是感冒了,这一切当然全怪凤无俦那个混球,好吧!也怪她被寒风吹得发抖,还要在屋顶上坐着跟嬴烬聊了那么半天!

    路儿看着她大夏天里,在床上裹着被子坐着,也不知是什么状况,依旧没敢吭气。

    洛子夜吩咐了一句:“从今天开始,太子府的厨房,每天都要准备茄子!”

    沓沓有点疑惑地问了一句:“太子,您那么喜欢吃茄子吗?”

    洛子夜脸一青,默了半天之后,开口道:“不,你想太多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吃茄子了!”

    话说她以前其实挺爱吃茄子的。

    沓沓:“……”不吃还每天都要买,好吧,您是主子您说啥就是啥!

    洛子夜在被窝里抖了一会儿之后,又瞟了她们一眼,接着开口:“招兵的事情怎么样了?”估计还真的跟凤无俦的猜想一样,没什么人来。

    谁知,路儿支支吾吾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招……招到了十几个!”

    “嗯?”洛子夜眼睛一亮。

    路儿立即一拍手,马上门口走进来一个风姿各异,个个身高一米七八以上,体态修长的小帅哥。一个一个兰花指翘起,媚眼飞来飞去,看得洛子夜表情僵直,嘴角直抽抽,这是来当兵的吗?这分明是上门来当面首的好吗?

    她瞅了路儿一眼:“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的告示贴出去之后,当兵的一个都没兴趣来,想当面首的全部来了?

    路儿咳嗽了一声,开口道:“这位是陈大人送来的,那位是李大人送来的,还有这位是……”

    说了很多,全是各位大人看她假装“招兵”的招面首,一个都没招到。出于一种同情和讨好,于是都送了几个美男子来意思意思一下,安抚一下她受伤的心,顺便表达一下友情。

    洛子夜黑着一张脸,看了那几个人半天,最终开口道:“本太子不需要,把他们都送进摄政王府吧!”

    “啊?”路儿一僵,送去摄政王府是什么鬼?就算太子不要,也不必送去摄政王殿下那里吧?

    洛子夜脸色一肃,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多谈,只是道:“让你送去,你就派人去送!”送给那个假高冷真流氓,送给那个断袖,省得他没事儿就追着她跑!

    路儿虽然觉得把这些人都送到摄政王府,恐怕得出点事儿,但是洛子夜已经吩咐了,她也不敢再多话。挥了挥手,让他们都退出去,并吩咐了下人送他们走。

    接着洛子夜又开口吩咐:“明日把招兵的告示,令人散发出去。招兵的范围并不仅仅控制在京城,甚至山野之中,都一定要招到!并下令,说这一次的招兵,如果有些落草为寇之人想要参与,那么从前只要干得都是劫富济贫之事,并且没有杀过人,没有奸淫妇女和妇男,我们都可以接纳。并且以前抢夺他人财产的罪责,也都可以既往不咎,还要告诉他们,太子以后要带着他们做大事,做好事!以及,如果他们来了之后,太子并没有按照自己承诺的,带领他们造福百姓,他们也可以随时离开!”

    这个,就算是要分化那些土匪们,并且将没有做过十恶不赦之事、甚至还有正义之心的人,收为己用了。

    路儿和沓沓点头,表示明白。但是她们有点不明白的是,奸淫妇女的事情,是挺正常,但是奸淫妇男是什么鬼?太子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像他,一天到晚惦记着美男子?

    说完这些之后,洛子夜又补充了一句:“最后加上一句,太子不会跟他们有任何肢体接触,只是招兵,请他们放心!”

    她这话一出,路儿和沓沓一齐点头,心道太子总算是知道问题的结症所在了,早点说这个,今天保不齐已经招到不少兵马了。说完之后,洛子夜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觉得自己很有点头疼,打算先睡一会儿。

    路儿和沓沓原是想问要不要请大夫来看看,但是看着洛子夜一脸烦躁,回来之后心情就明显不好的样子,也没敢吭声。有点担心的退了下去!

    半夜里,洛子夜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越发昏沉。

    忽然一只手,覆上自己的额头,有些寒凉,她忍不住更凑近一些。来人探了一下温度之后,蹙眉,随后拿出药丸,沉声道:“张口!”

    这声线威严霸凛,不容置喙。

    洛子夜迷迷蒙蒙中听着,就是一阵火,该死的凤无俦,在梦里都要欺压她!她死死咬着牙,就是不松口!来人耐心用尽,骤然攫住她的唇畔,用舌撬开,毫不温柔地以唇将药丸喂了进去。又就着她的唇畔,啃舔了几下,以示薄惩,才算是罢休!

    洛子夜晕得迷迷糊糊,哪里分得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先是死命推拒,最终被吻得七荤八素,发出一声嘤咛:“嗯……”

    这声音一出,他眸中骤然被炽烈之火点燃,那很快克制下来。

    看着她因为低烧而通红的脸,到底没再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指腹磨过她的唇畔,这熟悉的触感,令昏迷中的洛子夜都相当排斥,伸手一挥,极其厌恶!

    他的手僵硬在半空,眸中有冷怒,也有微刺。

    那般高高在上的蔑然眼神,慢慢敛下,却又被怒焰占据!他已经让洛子夜厌恶到即便在昏迷中都排斥的地步了!冷嗤一声,怒火之下,打算拂袖而去,不再管她的死活。但走到门口之后,脚步又顿住!

    眉头皱了半天,最终叹了一口气……

    终究,动心的是他。

    这个晚上,洛子夜觉得自己过得很吃力。一会儿浑身发热,立刻有冰凉的东西放在额头,慢慢又发冷。还似反复被人撬开唇畔,喂过姜汤,舌头也一再被人攫住啃吮,拔得生疼。

    天将亮,他打算走。

    刚到门口,打算伸手开门,忽然听见床榻上的人,像是被困在什么噩梦中,并几乎是磨牙切齿地说出一句话:“还用问,老子这辈子最不想再看见的人,就是凤无俦那混球!”

    将要开门的手一顿,眸中骤然浮现冷怒,偏头看她一眼。

    见她此刻还在睡梦之中,却依旧说出这种话!他大步走到她床边,再一次俯首,攫住她的唇舌,吻到她几乎窒息。魔魅的声,如咒语般自她耳边掠过:“见不见孤,要不要爱上孤,都由不得你!”

    这话说完。

    洛子夜猛然惊醒,但四下一看房里啥都没有,但是嘴上的疼还是很明显。摸了一把,的确是疼。衣服穿得好好的,没人动过。擦了擦眼睛,回忆自己这一夜的经历,好似有的是现实,有的在梦里,但是她一会儿梦见嬴烬勾引她,一会儿梦见自己被凤无俦撵得满屋子飞跑!

    所以这一场梦做完,她十分憔悴。

    快醒的时候,又瞅见洛小七问她,最讨厌最不想看见的是谁……然后……摇了摇头,抹了一把脸。爬起来,到花瓶处翻了翻,自己的大炮结构图。往外头倒了几遍之后,什么都没有,她脸色一变……

    ------题外话------

    山哥裹着被子,媚眼一挑,一甩头,肩膀露出一半:你们想要我吗?

    众山粉险些风中凌乱:山哥你搞什么鬼?这眼抽筋,毛发乱甩,还有你几天没洗澡了,肩膀一片漆黑……

    山哥:想要哥就掏月票,不想要也要掏,肩膀都给你们看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