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去太子府当男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去太子府当男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再一次的出击,吸附力比方才更大!然而洛子夜早有防备,毫不犹豫地抓起一旁的板凳,对着他甩了过去!

    于是,板凳等于代替她躺枪,被这强大的内力吸附走。

    她飞快地奔到门口,但是门早就被阎烈关着,拔了几下都拔不开,泥煤!一声暗骂之后,扭过头,眼见那某人又步步迫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穿衣服,她鼻血和哈喇子横流,也不敢往下看,也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她这时候忍着不扑上去,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而眼下,凤无俦也才开始认真打量她。湿透的衣衫,透出上身胸前,像是裹着一层什么,但是大抵裹得太厚所以看不出形来。洛子夜这莫不是胸口受伤了,所以裹着绷带?

    他这般想着,又往下头看了看。

    看见她亵裤处,鼓着一块。但并没有变成小帐篷撑起来,也就说明这一会儿的闹腾,这小子并没有动情!这个认知,令摄政王殿下有点不悦。

    但洛子夜哪里还管他悦不悦,花痴够了之后,四下一扭头,很快地看见了窗口,然后抄起花瓶又对着他扔过去!

    他微微抬手,那花瓶就被劲风撩起,砸到一边,摔得粉碎。然后洛子夜一路跑一路奔,所有路途中能抓到手中的东西,全部都对着他扔过去!而那些东西又一件一件,被他的内力摧毁!整个大殿的东西,就在这样的折腾之下,被覆灭了大半。这半晌的努力之后,洛子夜终于穿着小亵裤、裹着中衣,成功地翻越到了窗口!

    见此,他魔瞳一凛,正打算伸手将她抓住!

    她忽然回过头看着他,桃花眼里眯出冷怒,对着他扬声开口:“凤无俦,你以为你用强,能得到什么?得到我,还是得到我的臣服?”

    她这话一出,令他打算捉她的手,顿在半空。因为他清晰的看见了,她说这话时,眼中的厌恶,毫不遮掩的厌恶!这令他觉得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尖刺了一下!

    那一下很重,似乎能见血。

    他眸中炽烈的**,也在顷刻之间消退。魔瞳凝锁着她,冷醇磁性的声,在喉间犹疑半晌,也没吐出一句话来。若是开口,他说的会是什么,无非是不论用强,得到什么,或是不能得到什么,都不能改变洛子夜是他的私有物,这样一个既定的事实!

    但,他清楚,这话说出来,只会令眼前之人更排斥自己,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推得更远。

    他原本该不在乎这些,一切只要他高兴就行,洛子夜愿意不愿意,开心不开心,并不在他考量范围之内!只要他愿意,想掠夺,那就去拿!但是此刻看见她高挑的眉梢,桃花眼中眯出的厌恶,令他觉得心里像被什么堵住,整个人也似被什么制住,不能继续随性而为!

    洛子夜说完这话,看他没吭声,但如她预料的,果然令他的行动止住了一会儿。她倾身一翻,立即从窗口翻了出去!

    然后捂着自己的裤裆和中衣,狂奔出几步远!

    跑了几步之后,扯开亵裤看了一眼!幸好她为了防止凤禽兽哪天变态了摸她裤裆,在里头装了半截蔫了几天的茄子,想着如果真的不幸,抵挡不住他实力被他摸了,只是随手一摸,不深摸的话,也许发现不了。这会儿也算是派上了用场,值得庆幸的是在泡水和折腾之下,茄子还坚决的在原位上坚守,没有忽然横着还是斜着什么的,让她浑身湿透之后就立即露馅!

    这真是茄子里的翘楚!值得褒奖和表扬!

    伸手又调整了一下茄子的方位,让它更牢固……

    大殿外头的阎烈等人,看着洛子夜穿成这样,浑身湿漉漉的,就从窗口奔出来了。

    而他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扒开自己的裤子,往里头看一眼,看完之后还伸手进裤裆不知道捣鼓着些什么。他忽然觉得这很有点雷……

    其他人的眼神,跟着阎烈的眼神看过去,也全部都觉得,很有点雷!

    调整好之后,洛子夜打算继续跑!趁着凤无俦这会儿还光着身子,赶紧的,相信他总不至于裸奔着出来抓她!而,阎烈看了一眼紧闭的寝宫大门,又看了一眼洛子夜这明显是逃命出来的模样,有点犹豫,到底应不应该拦着她!

    凤无俦也没开口吩咐,阎烈也并不敢妄动。

    于是洛子夜就怀着半愤恨半激动半恼怒半着火的心情,往凤无俦王府的门口奔!她跑到门口的时候,凤无俦寝宫的大门正好打开,她眉心一跳,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他此刻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里衣,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系带,衣襟半开,令洛子夜看得一阵心驰神往,但这种荡漾的情绪,很快地被控制下来,被怒火取代!

    他此刻也正盯着她,依旧是以高高在上,属于古老贵族的傲慢仪态看着她,并不说话。

    而洛子夜本来就被他整得憋了一肚子火,整个人被扒成这样,浑身还湿成这样。这就已经够生气了,眼下还看着他这装逼样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更是后悔自己居然没有一点防备的拿着胸罩就来了,站在大门口,她伸手就指着他的鼻子放了一句话:“凤无俦,老子今天就搁这儿发誓,老子要是再上你的府邸来,老子就直播吃翔!”

    说完这句话,她就扭头打算走。

    然而一阵气流涌动,夜风中飞来一件锦袍,披在她身上。她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他一眼,而他魔瞳此刻正凝锁着她,那眸色依旧狂拽霸道,但里头有点她看不懂的东西,很复杂!

    她瞅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衣服,冷笑了一声,一把扯下。

    扔在地上,冷笑一声,大步出门!他以为她是小孩子?打一个巴掌给一颗糖,就兴高采烈地披着衣服走了,并且在内心里感恩戴德,告诉自己凤无俦这人还不错?!

    她这行为,很快地令他魔瞳眯起,熟悉的冷怒,又浮现了出来。

    阎烈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太子眼下的行为,就等于是把王的关心,直接扔地上,弃之如履!这令他很奇怪,王到底干了啥,能把太子气成这样?这想法一出,他简直是维护主子立场不坚定的看了凤无俦一眼……

    摄政王殿下原本有怒,想着是不是把那小子抓回来,好好教训一顿,却看见了阎烈这样的眼神。

    他眉心一跳,沉声问:“你觉得是孤的错?”

    阎烈面色一肃,开口道:“在天曜也好,整个煊御大陆也罢。您是王,您的话就是准则,这是天下人公认的事,您自然不会有错!属下只是觉得,太子的脾气虽然不好,但也绝对不坏,比起一般人,他的性子倒算是很好说话。而且他喜欢美男子,尽管您和他似乎关系紧张,正常情况下,您关心他,他也应该是雀跃的。但是眼下这样子看起来……他是真的很生气!”

    所以,您到底是干啥了把他气成这样?

    凤无俦双手负在身后,定定看了门口半晌,还有被她扔在地上的那件锦袍。

    此刻听着阎烈的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愤怒多一些,还是刺心多一些!洛子夜,简直就是他的劫!杀不得,动不得,现下就是下手打都打不得!偏生的,在他沉浮于此的时候,那小子潇洒的像一阵风,还将他的关心抛掷在地,弃之如履,他简直……

    阎烈看着他心塞的样子,咳嗽了一声,实在忍不住提醒他一件事:“王,属下想告诉您,我们天曜唯一的异姓王,也就是您的父王,如今虽然并不爱管如今朝堂上的事,终日出去垂钓,一去半年不归。但是老王爷是个高尚的人,他应该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和一个男人……”

    说到这里,凤无俦的眉心也跳了一下。

    伸手揉了揉眉头,最终沉声道:“这是孤的事!即便他,也不容插手!”

    阎烈:“……”好吧!反正该提醒的他已经提醒了,王要继续陷进去就继续陷吧,要是老王爷回来抱着凤家的族谱,数着如今的嫡系血脉,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说凤家要绝后,不要怪自己没提醒!

    ……

    洛子夜很牛逼很**的扯下凤无俦的锦袍,展现了自己的怒火之后,就这么出来了。

    步出老远,走在大街上,夜风一吹,她打了个喷嚏!

    浑身湿漉漉的,这会儿也终于感觉到寒冷,心里也开始有点后悔,就是装逼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啊,果断应该裹着衣服再出来的,这要是在寒风里头摇曳着吹病了,找谁哭去?

    正这么想着,忽然感觉到周围有人。

    而那人也并不打算隐匿身型,所以她很快就能察觉的到。抬头看了一眼,艳红色的衣摆,是靡艳诱惑的弧度,张扬中盛放着彼岸花一样的艳烈之美。而那张比引女人痴迷,令男人发狂的脸上,正勾着淡淡的笑,看着她。

    事实上洛子夜也正打算这几天找他,于是这会儿,直接跃上屋顶,搁他身边坐下,问:“在等我?”

    看她浑身湿漉漉的,嬴烬微微勾唇,一笑。荡尽人间色,美艳不可方物,令洛子夜觉得自己的鼻血又有点泛滥起来,赶紧扭过头不敢再看,怕自己化身为狼,上去扑倒他!

    嬴烬倒也干脆,伸手递给她一个酒瓶。自己拿着一个,那边上还有几个,靡艳声线也慢慢响起:“自然,因为本公子知道,太子最近大抵也很苦闷,想借酒消愁!”

    既然都是想借酒消愁的,那么不若便一起喝好了。

    这话简直戳了洛子夜的心窝,她最近的确是很愁,招兵的事儿原本因为皇帝答应了,就没多大问题,但刚刚凤无俦提醒的话,就意味着她真的可能一个人都招不到,必须回去重新想办法。而各方的人,是敌是友,一头雾水,没几个能辩分明,他们还总喜欢算计她。

    最可气的是,就在她人生如此艰难,步步是局,不知什么时候就踏进谁的陷进的时候,凤无俦那个混球还这样戏弄她!

    简直太悲愤、太卧槽了!

    恼火之下,她愤恨的喝了一口酒,还把自己给呛了一下。嬴烬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之后,沉默着在一旁饮酒!洛子夜咳嗽了几声,平静下来,才扭过头,开口道:“嬴烬,我觉得你如此英俊,气度非凡,继续在秦楼楚馆,一定会埋没你。我有一个很好的职业,想推荐给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如果他继续留在青楼,说不定真的会死在冥胤青手上!她将抛出橄榄枝,但答不答应在他……

    嬴烬偏过头,邪魅的桃花眼看向她,等着答案。莫不是,去太子府应征当兵?

    随知,洛子夜正色之后,眼中含着深意,她知道,只要她说出来,嬴烬一定能领会她的意思:“去当太子府当男宠!”说这话,当然不是为了调戏,而是为了……

    嬴烬嘴角一抽,暗处的青城也觉得菊花疼。

    然而,片刻之后,他也反应过来。似笑非笑看向她,眸中透出诱人的靡艳,低低笑道:“太子男宠的身份,自然就与太子捆绑在一起。而近来倘若有人想要我的命,便有你挡在我前头。洛子夜,你并不是真的想要我,而是想保护我!但,你图什么?”

    ------题外话------

    今天一早跟出版编辑谈了一会儿,又刷新了最近晚更了记录。

    网站主编嫌弃哥更新慢了,出版编辑嫌弃哥出版稿交慢了,评论区读者在嫌弃哥进度慢了。所有嫌弃点都归结在一个字——慢!要不然,你们给哥几张月票,让哥买个火箭开一开,迎风彪悍的快奔——?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