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孤会温柔些的!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孤会温柔些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扭头一看,就悲催的看见自己的中裤,在这如内力般的暴风摧残之下,挂在脚腕的地方随风摇摆。两根面条泪毫无预兆地蜿蜒而下,不知道为啥,看着那条反复飘荡的可怜小中裤,她就想起来一首歌……

    “大风起,把头摇一摇……不怕风,不怕雨,立志要长高……”啊呸!这会儿想这个干毛,她应该想的首要问题,是怎么脱身……

    看着她如此顽强不屈地抱着柱子,摄政王殿下唇迹浮现出蔑然的笑意,并不认为在自己的内力撕扯之下,她能坚持多久!于是,他也并不在意她,更没管她,举止优雅,仪态高贵地宽衣解带,同时周身散步出魔息般卷席一切的内力,继续将她往他的方向撕扯!

    实力悍然到一定境地之后,即便在做其他的事情,也能用内力困索他人!

    洛子夜耳尖动了动,身后是有人在脱衣服的声音,她心里更加着急!不断的暗骂凤无俦这个死断袖,这个假高冷真流氓,干起禽兽的事情来,如此得心应手……

    “嗤——”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风撕扯的持久力度太大,令她已经有点招架不住,还是因为在心里暗骂、低咒这个混球,以至于分散了精力!于是,她扒拉着柱子的手,被扯动了几分,往后头滑了一点……

    这令她害怕的眼泪都差点飘出来,完全不知道她要是真的落到他手里,裤子还真的被扒了,让凤无俦知道她不是男的,会怎么对付她!这样一想,她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了,简直是用了吃奶的力气,努力的往前头移动了半分,继续噙着眼泪扒拉着柱子!

    但是,脚腕上的中裤,却远远没有她坚强,在挂在她脚腕上和着大风起,随风摇了几下之后,就跟她说拜拜了!就这么飘了出去,还为了展示它的无能一般,在半空中打了几个圈儿,才飘飞到大殿的角落里!

    这很快地让洛子夜眼底的泪花又泛滥了几下……

    以后见凤无俦,要多穿几条秋裤了!

    于是,洛子夜就剩下那么一条小亵裤,包着自己的臀部!苦逼的在半空中飘飞……

    但是因为中裤的飘飞,以及她眼下的九十度垂直姿势,以至于她上身的衣物,都垂直落下。于是……即便穿着亵裤,这么看起来,也算是一道春色。

    雪白,修长,肤如凝脂的腿,暴露在空气中。这般远远看着,看不到一点伤痕与瑕疵,于是也意味着,定然圆润而腻滑。

    当然,如果她此刻的姿态不是这么搞笑的话,如果那裹着亵裤的臀部,和光洁的大腿不是在半空中飘飞的话,摄政王殿下也许会有心情欣赏一下这美景,但是看着她这搞笑的造型,还有抱着柱子誓死不松手的坚韧,令他浓眉微微皱起,莫名有点……

    想笑!

    洛子夜也知道继续抱着这柱子飘来飘去,其实很不是个办法,再多过一会儿,她估计自己就没能耐继续扛住了!所以一定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她办法还没想好,猛然听见身后一阵水声。

    那是有人出水的声音,显然,摄政王殿下已经没有耐心等待她受不住这风力而松手了,于是打算主动出击!

    洛子夜心里一跳,听着脚步声,而她也没忘记不久之前,自己也听见过他脱衣服的声音。这下她吓得脸都白了,脑门后头都是汗珠,也完全不明白,这家伙已经用如此悍然的内力,把她吹得险些风中凌乱,为毛线还能如此自由自在的行走!实力强悍到这个份上,她也是醉!

    还没醉完,忽然感觉这风停下,她飘飞的腿,也终于得以落地。

    正打算跑,却忽然被压住!整个人被抵在柱子上,她正面贴着柱子,背面压着他!挤在中间当奥利奥,可惜没有人提供牛奶来舔一舔,泡一泡……

    然而,她这种莫名奇妙的舔泡想法一出,脖子上猛然掠过一阵湿意。

    那是他的舌,掠过她的颈项,还真的舔了。这行为并非**,而像是魔界君王正打算品尝,送到他眼前的美食!洛子夜一颤,整个人都抖动了一下,觉得自己一阵尿急!而接着,立刻感觉到他的欲,此刻正张扬在她腰线上方!

    他铁臂横在柱子上,她咬着牙忍住颤意,扭头看了一眼。咽了一下口水!

    那臂膀修长,健硕,与他异魅魁梧的身段,相得益彰。不必体会,也能知道那双臂膀,会有怎样的爆发力,而被这样一双臂膀抱住,会是怎样的感觉!这令她原本就跳得很快的心脏,这时候根本停不下来!

    因为,她眼下已经意识到,他真的没有穿衣服。

    她霎时心跳如雷,是担忧,是害怕,可是居然内心深处还有一点小激动,俊美到天地神魔都为之震颤的男人,这会儿没穿衣服,她要不要先扭头偷看一眼,再想怎么逃命的事儿……?

    她还没想好,身上早已湿透的外袍,骤然被他撕裂!

    她一颤,从肖想他身段的内心活动中回过神,当即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并咬牙怒骂:“凤无俦,你到底想干嘛?老子是怎么得罪你了?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你情我愿比较好吧?你打算用强?”

    她话音一落,加上她眼下挣扎的动作,更挑动了他心中未被压下的冷怒与邪火!

    他猛然伸手,将她翻过身!令她正对着他,被强制转过身的瞬间,她看着他愣了一下,那张脸此刻紧绷着,眉宇间的折痕与克制,表示他正在压抑着怒火,而那双泛着鎏金光辉的魔瞳,炽烈地看着她,似要将她揉碎!

    这是一张看起来极其冷酷,却依旧摄魂的脸。

    而他的身段,也似希腊神像,完美的黄金比例,魁梧强壮之中,透出异魅与性感,狂野与不羁,以及……浓浓的侵略性,令人一眼心惊,瞬间觉得头皮发麻,恨不能扭头就狂奔而去!

    如果可以狂奔的话,她真的会狂奔走!

    但是她此刻正被他压在他和柱子之间,动弹不得。而与她此刻恼怒着急相对应的,是他俊美却震怒的脸!

    洛子夜伸手打算推他,但是双手的手腕,都猛然被他攥住!

    并压在头部上方,这令她微微皱眉,骨头也被捏的生疼!还没来得及发火,唇舌骤然被人缠住,而撩动在她身侧的,早已不像是内息,倒像是在妖魔界炼化的魔气,令人情不自禁地发颤,并觉得毛骨悚然,脚底也慢慢有寒气冒出来。

    她凤眸瞪大,脑中空白了几分,无意识的看着他,对上的是他泛着炽烈灿茫的眼。

    一吻作罢,他魔魅的声,傲慢中带着冷怒,但呼吸已经渐渐粗重起来,魔瞳凝缩住她的眼,伸手攥住她的下巴,沉声道:“孤已经放纵你太久了!洛子夜,告诉孤,是谁给你的胆子,姻缘树上所有美男子的名字都写,唯独不写孤的?”

    “呃……?”洛子夜原本被他几次三番是捏她下巴,眼下还制着她的行为,搞得非常不开心!但是听了这话之后,她愣了一下。凤无俦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她这般想着,直接就问了出来:“摄政王殿下,您这话的意思,不是希望爷写你吧?”

    他脑子还是正常的吧?她记得当时所有被她写在名单上的美男子,大抵都是一脸痛不欲生,恨不得将那布条扯下来踩碎的样子,这家伙却在争这个,他没事儿吧他?

    她这么一问。

    倒像是把摄政王殿下问住了,他顿了一下。盯了洛子夜半晌,最终,威严霸凛的声,慢慢响起:“不是孤希望,而是你原就必须写!”

    他这话说完,洛子夜其实挺想骂他的,为毛她原本就必须写?做人有这么霸道的吗?她写不写是她的自由,关他什么事儿?但,眼下情况明显对她不妙,继续挑衅大抵只会激怒凤无俦,令事情向更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于是她立即昧着良心道:“哦,是这样的,本太子看见其他人的名字本太子写上去了,他们貌似都不是很高兴。为了避免您看见了也不高兴,所以没敢写您的名字!”

    “哦?那说倘若与孤缔结姻缘,便打算去跳黄浦江的人,又是谁?”他霍然凑近,眼睛里头带着一点玩味,还有一点刻薄的美感。他当然知道洛子夜这是违心之言,但他也不急着戳破,直接去说自己不信,而是提醒这小子自己说过的话!

    洛子夜嘴角一抽,没想到这话也被他听到了!插科打诨道:“什么黄浦江,摄政王殿下您是不是听错了?还是弄错了?这世上有黄浦江吗?没有吧,根本就没有,所以也就说明我不会跳!”

    黄浦江是中国上海的好吗,她就不信这古代能有了!

    她这番狡辩之言一出,他眸中神色冷了半分,显然,以摄政王殿下,从来不容人冒犯的威严霸凛来衡量,洛子夜这一再狡辩,不肯说实话的言词与态度,已经很有点激怒他!

    这怒气之下,他猛然伸手向下。

    魔魅的声中含着警告与不悦,蔑然中嗤笑,沉声道:“大抵也一定要给你些实质性的教训,你才能明白,对着孤的时候,必须说实话!”

    他说着这话,手已然伸向她的亵裤。

    这下子洛子夜吓得脸都白了,双手慌忙打算挣脱他的手,但!他骤然用力,狠狠地的攥紧她的手腕,已经因为她一再妄图挣脱、挑衅他威严的行为而震怒,那双魔瞳的盯着她,手上的力道也再次收紧!

    随着这力道,洛子夜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一阵剧痛,眉心也因为疼痛不自觉的蹙起!

    而,在看见她因为疼痛而皱起眉峰之刻,他原本满心的怒气,又极力的压制下来!并且因为控制怒气太难,令他眉宇间的折痕,更深了一些,眉峰都皱起了许多!而手中的力道也渐松……

    洛子夜,是第一个如此能激怒他的人。也同样的,是第一个能令他为之如此极力克制怒气的人!

    而……也是唯一一个,他迫不及待想要占有的人!

    他从来想要什么,就没有客气过!所以这番想占有,他自然也不会压抑。倾身向前,他制住她的手腕,力道轻了些,她眉宇间的痛苦的容色,也慢慢消褪。这家伙此刻已经震怒,她相信以凤无俦的脾性,这时候捏断她的手腕,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他偏偏没有,反而还放松了力道,这令她有点惊诧!

    还没惊诧完,就感觉自己的亵裤被他拉了起来,眼见就要扯了!她一下子疯了,再次剧烈挣扎起来,然而摄政王殿下领会错了她挣扎的意思,骤然封住她的唇,魔魅的声,极其难得的带着一点安抚:“孤会温柔些的!”

    温柔,温柔泥煤!

    洛子夜发现自己的手是没办法用了,立即抬腿一顶!他一时不察,骤然脸色一青,避开了反半分!差一点,他就真的被攻击到了!于是,手也滑了半分,没能将亵裤撕下……

    而,也就他失手之刻,洛子夜忽然前倾,在他胸前咬了一口!

    他一震,扣住她手腕的手,也微微一松!洛子夜立即一挣,再次泥鳅一样滑了出去。中衣这会儿已经被他扯得松松垮垮,底下就一条亵裤,如此衣衫不整,还要玩命的逃,洛子夜觉得自己的人生真苦逼!

    而摄政王殿下,看着自己胸前被她一咬留下的口水。短暂呆愣之后,看着她狂奔的背影,骤然冷笑,想跑?

    ------题外话------

    评论区的妹子们在呼吁揭穿女儿身的事儿,这么早就揭穿了还有啥好玩的?你们不要这么猴急嘛,虽然哥觉得摄政王殿下也挺猴急的!Look——山哥骤然看着前方,一群妹子狂奔的背影。纳闷问:“你们跑什么?”

    众山粉:“看见你了还不跑?不跑兜里月票不保……”

    山哥:“卧槽!你们兜里有月票,站住!想跑……?看哥的葵花点穴手!”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