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你走开!你想干啥?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你走开!你想干啥?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眸中冷怒,她自然看得见,以及他打算动手的动作,也近在眼前!但他并没有动,手也一直高举着,用一种极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眉宇间的折痕,也越发加深,那是在困顿,在犹豫,也在质疑自己!

    动心的是他?

    的确,从那日在皇宫寿宴,他攥住洛子夜的脖子,可他却宁可死,也不愿屈膝的时候,他就已经心动!然而,故作不知,似懵然中徘徊,以及……慢慢刻意的靠近,甚至给这小子打上自己宠物的标签,可最终,情况还是越来越糟!

    这令他都有点捉不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轨迹竟会完全偏离,甚至令洛子夜越来越讨厌自己!

    他这话要是问出来,洛子夜肯定会立刻给他一个非常全面的答案,并且指着他的鼻子说,慢慢刻意靠近?坑爹呢?你的靠近就是没完没了的找麻烦,一会儿让老子刷墙,一会儿让老子搬鼎!而且每次看着老子的眼神,也不像是看着一个人,那轻蔑傲慢的,跟看牲口没什么两样!你确定这不是讨厌鄙视我到极点,而是靠近?

    当然,如果阎烈在这里,一定会很认真地回答洛子夜,王在面对讨厌的人,都会直接宰了,因为在王的眼里,存在即合理,所以……他讨厌的人如果存在,那就是不合理的。而王要是真的讨厌太子,哪会有心思去找麻烦,早就不知道杀了太子多少遍了……

    可是,没有如果。

    凤无俦没有问出这个问题,洛子夜自然也不能回答,阎烈也没法跟着回话,所以这会儿就是摄政王殿下自个儿一个人纠结着!

    他纠结之中,洛子夜瞟了一眼他的手,语气不是太好:“摄政王殿下,这一掌你想好怎么打了吗?要不你先通告一声打算出掌的方位呗,爷好歹也知道自己该怎么避!”

    洛子夜这话是带着气的,她想就是任何一个人,动辄被人这样找麻烦,还威胁生命安全,都不会觉得高兴!但是偏偏,这货又帮过她,内力的事情,还有救她出火场的事情,这都算是欠了人家的恩情,所以她能去报复轩苍逸风的陷害,龙傲翟的算计,却唯独没有认认真真地收拾凤无俦一回,也算是百般容忍了。

    这会儿先是被他莫名其妙地问招面首,然后又被丢进水里逼问实话,现下被他高扬的一掌威胁生命安全,她心里想对他说的话,除了泥煤,就只剩下泥奶奶!

    她这句话,也等于是又一次的挑衅,这令摄政王殿下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怒气,在她这番行径之下,再度被挑起!

    然而,这怒气之中,原本打算打在她身上的一掌,忽然改变了轨迹,紧紧扣住她的腰!

    魔魅磁性的声,带着怒气,也于此刻听起来危险莫名,他凑得很近,几乎是咬着她的耳垂开得口,令人胆颤胆寒:“洛子夜,今日孤打算让你明白,忤逆孤、触怒孤,将要的代价!”

    他这话说完,大手猛然一扯。

    布料撕开的声音传来,洛子夜的裤子就这么被人扒了!好在她还穿着亵裤和中裤,不至于直接就见了腿露了点,这下她就不淡定了,不仅仅是不淡定,是整个人简直快疯了!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裤裆,一只手没命的推开他,甚至手脚并用的踹:“卧槽!你走开!你想干啥……”

    妈蛋!凤无俦是不是有毛病!惹毛了他,跟扒她裤子有什么关系?

    她这一踹一吼,他眸中冷怒更甚,魔瞳凝锁住她的眼!冷醇磁性的声,是属于王者的天然压迫,还有,那般傲慢到天生就高人一等的神情中,带着浓浓的掠夺与侵略性,沉声道:“你觉得,孤想干什么?”

    他说着这话,迫近之下,令她半靠在浴池的边缘。

    并且,他离的很近,以至于,她能感受到他炽烈的**,隔着彼此的衣物,正抵在她身上。然而更多的,是来自于他的怒火!

    的确是怒火!他一再容忍这小子胡闹,甚至在背后编排他,以及明里暗里的嫌弃,但最终得到的不是他的感恩和软化,而是一再的挑衅、招面首的消息,甚至于还拿着一件女人的衣物,来侮辱他!这自然令他震怒!

    眼下这番情景,令她莫名心惊,抬眸看着到俊美堪比神魔的容颜,很明确的知道现在来硬的,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但是来软的,凤无俦这家伙,未必会吃这一套!

    于是,纠结蛋疼之下,她抬眸看着他,开口劝慰道:“凤无俦,我知道你最近失恋了!但是你淡定一下,不要这样好吗?你看清楚,老子是个男人啊,男人和男人,这不是坑爹吗?你就算是受不了失恋的打击,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把自己发展成一个断袖啊!”

    说着这话,她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裤子,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眼里险些飘出了泪花……

    她这话一出,他倒是愣了一下,魔瞳也微微眯起,双手撑在她两边的池子上,那鼻尖几乎就要碰上她的,沉声道:“谁告诉你,孤失恋了?”

    他怎么不知道,外头还有这样的谣传?

    洛子夜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扯了扯自己的中裤,穿得更牢固一些,方才的硬气也被他眼下的行为,吓得没剩下多少!认真的提了一下裤子之后,她才开口道:“难道不是吗?那个无忧公主最近不是要成亲了吗?自从她成亲的消息传出来,你就变得非常不正常,从要我陪睡,到今天居然还浴室非礼!你这不是受了刺激是什么?”

    的确,在洛子夜的眼里,凤无俦这几天的亲近行为,就是被女人抛弃导致的!

    她这话说完,他眸中掠过不可思议,眉宇间又习惯性的浮现出折痕,盯了她许久,方才开口道:“你认为,孤对你亲近行为,全部都是因为孤失恋了?因为无忧公主要成婚?”

    他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有这么离谱的联想!

    洛子夜瞟了他一眼,看他离自己这么近,莫名就觉得危险紧张。咬着后牙槽,用了不少勇气,才给了他一个白眼:“要不是因为这个,难道还是因为你忽然看上我了,所以打算改变自己的取向,当个断袖?”

    她这话一出,摄政王倒是一顿,魔瞳中的神色,忽然有点不自在。

    半晌之后,他邪妄的唇角微勾,令人胆颤的气息却未散,薄唇中吐出来两个字:“不是!”

    不是?洛子夜先愣了一下,不是啥?不是因为无忧公主失恋受了刺激,还是不是看上她了打算当断袖?她觉得怎样都好,只要不要继续这样吓唬她就行了,她要是有一只鸟,这会儿他扒她的裤子,她还能奋起把他按住,说不定先偷袭到对方雏菊的人是她,但是她没有鸟,一切就变得那么忧伤!

    然而,摄政王殿下,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双魔瞳眯起,带着点危险的味道,以及天然的压迫,扫着洛子夜,沉声问:“所以,你这算是,专程打听了孤的消息?”

    这般一问,他心情忽然很好,心中怒气也散了不少。

    洛子夜刚想说不是,只是无意中听人提起,所以随口问了一句,但是话到了嘴边,看着他危险的神色,她猛然憋住了!点点头,说着违心之言:“是的,我们虽然关系不太好,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关心你一下……”

    说完这话,他魔瞳中的冷怒,似敛下一些。这令洛子夜禁不住在心中琢磨,这货难不成是人生太寂寞,所以希望人关怀?求是那种求关心,求呵护的性子……?

    她话说完,还没琢磨完这些有的没的,他骤然捏住她的下巴,眸色更阴寒,开口问:“那么,你告诉孤,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招面首!还是一万!”

    啥?

    一万面首?

    洛子夜脸一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伸出手将他的手挥下来,自然的,她这冒犯的动作,又令他周身气温一冷!她也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但说出来的话,算是口齿清晰,条理分明:“谁说爷要招一万面首?父皇下令成立神机营,当然,这是爷今日忽悠了半天,嘴皮子都差点磨破,他才答应的,允准我养私兵一万!所以本太子回来之后就招兵了,这跟招面首有毛关系?”

    说着这话,她心里也有点恼火起来,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告诉他说招面首,害得她被凤无俦这样整,她一定扒了那丫的裤子,把丫吊起来打!

    她这想法一出,在门口守着的阎烈,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阴风阵阵,仿佛裤子将要随风飘飞而去。

    不过,洛子夜也觉得很奇怪,自己就算是要招面首,这跟凤无俦也没啥关系吧?他生哪门子气?难道是因为她招面首之前,没有先报备一下,得到作为摄政王、掌权者的他的批示,令他觉得自己不尊重他,所以就怒了?

    她这般一说,摄政王殿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算是勉强明白过来。难不成是招私兵,阎烈听岔了?

    但,阎烈应当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那就只有……

    他猛然靠近,咬了一下她的鼻头,令洛子夜又是一颤!神智了纷乱了半分,随后他问:“招兵?要求是什么?”

    洛子夜在他的动作之下,心神一乱,于是很直接地就把自己的要求,和产生那些要求的考量,一起说了出来!

    摄政王殿下听完之后,浓眉皱起,看着洛子夜的脸,忽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那怒气也并未完全消散,最终沉声评价:“这兵,你一个都招不到!”

    “啊?啥?为啥?”洛子夜抬头问询,“你不会又打算搞破坏吧?”

    他嗤笑,那笑霸凛狂傲,虽然怒气散了些,但这并没改变他打算惩罚这小子的决定!大手伸出,扯开她的衣襟,冷醇磁性的声也蔑然响起:“太子觉得,以你的名声,还有你招兵的条件,有几个人敢上门应征?”

    洛子夜一噎,想了想,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这跟他扒她衣服又有什么关系?赶紧伸手去推他:“你又想干啥?”

    她一推,他也不脱她的了,直接脱自己的。洛子夜一看这情况完全不对,扭头就打算跑,连滚带爬的上了浴池边上,裤管忽然被他扯住!

    于是中裤一松,滑下来的大半!

    她脸一黑,两根面条泪就这样流了出来!飞快地扭过头把裤管一撕,然后继续跑!于是,半截中裤的裤管,就落在摄政王殿下手中,而她的人已经跑出去数米开外……

    但,她还没来得及高兴,摄政王殿下嗤笑了声,猛然抬手!

    于是,她刚要奔出后殿,便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吸附力,从身后袭来,要将她拖回去!

    她二话不说,扭过头立即扒拉住一旁的柱子,抱着就是不松手!但是他内力太强,令她简直觉得几十阵暴风,要把她往他身边刮!

    于是,她整个人也被他这内力造就的吸附力,悬扯到半空,甚至于人和地面,被这内力扯到行成九十度垂直悬挂,被往他的方向扯的状态,亏得她这会儿玩命地抱着柱子,不然就又飞到他跟前了!

    但,悲伤的是,她能死死抱着柱子,誓死不松手!可是她已经被他扯下来一半的中裤,就在这强大的罡风之下,就这么被拉扯走,离她而去……

    ------题外话------

    山哥:来啊,瞧一瞧看一看,卖太子的中裤辣,一张月票一条哎喂,太子同款……

    众山粉:哪里哪里?考虑一下……

    山哥:卖摄政王的亵裤了,三张月票一条哎喂,摄政王殿下同款,你值得拥有……

    众山粉:买买买!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