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谁说孤帮他?孤只是看热闹!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谁说孤帮他?孤只是看热闹!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当然不知道有些找麻烦狂魔,把她认真地许了半天愿的树都炸了。要是知道了,又得咬牙切齿地腹诽半天!就这么和这些人一起,大步去往皇宫!

    在跟着他们一起穿梭过御花园的时候,不远处有几个宫人在行走,洛子夜也听见了他们小声探讨的声音:“七皇子殿下又病了,太医们没有陛下的允准,也不敢总来……”

    “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也就只是风寒罢了。七皇子殿下这么多年,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

    洛子夜听了,蹙了蹙眉。

    想起自个儿答应了小鸣子的话,以及,如果小鸣子真的不简单,那一定和自己这七皇弟,脱不了干系!所以,一会儿还是去看看的好。只是想到这里之后,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她进火场去救小鸣子的时候,小鸣子还为了她的安危让她先走来着!结果她就因为凤无俦似是而非的两句话,随便怀疑,这也真是……

    而此刻,扬言就是不帮洛子夜的摄政王殿下,大步往自己的王府走。

    飞扬不羁的发,在空中扬展,更显他威严霸凛,不可冒犯。他微微聚拢眉峰,不知是在想什么烦心的事情,显然方才炸毁了那树,也只让他老人家的心情,好了那么一会会儿而已。

    一路上路障早已被清除,只有一条墨色长毯在中央。

    而当凤无俦抬脚走过,那迫天下人低头臣服的气场,如同旋波长风,须臾之间扩散,震慑到每一个角落!所以路边,都是恭敬跪着的下人和百姓!没有多少人知道摄政王殿下的容貌,那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在见到他的时候,就禁不住屈膝,并只敢低着头,再也不敢抬起!

    这个早已以近乎魔化的手段,超越神的男人。是他们所有天曜百姓,心中的信仰!没有摄政王殿下,就没有如今的天曜!

    他们如此虔诚,自然能令凤无俦心中的怒,散了几分。

    他魔瞳一扫,眼中划过鎏金色的灿茫。这些数年如一日,恭敬而虔诚的脸,是对他实力的认可与畏惧!但,这一张一张的脸,看起来千篇一律,少了洛子夜的那一张,而且他也清楚,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张!

    这也许是一种遗憾,但这也未尝不是一种馈赠。

    当他威重的脚步,慢慢走到摄政王府的门口,里头忽然连滚带爬地,飞出来一个奇异物体。

    并在飞出来之后,一头就对着他扎来!

    那是果果,它在离他约莫半米的地方,站定。翅膀上头还沾着点水泥和石灰,但量不多,所以也并不影响美观。它眯着一双天蓝色的鸟眼,走路的时候,两只翅膀背在屁股后头,两只鸟爪更是踮起的状态,仿佛发生了什么值得它得意的事,才令它如此趾高气昂!

    它来回走了几步之后,伸出左翅指着他,尖着嗓子问:“完成了浩大的工程果爷,你猜你猜,猜你猜你!”

    阎烈扶额,是“果爷完成了浩大的工程”吧?不过一只小破鸟,能完成什么工程?

    倒是摄政王殿下看着它翅膀上的水泥与石灰,猜出了一个大概。冷醇磁性的声,带着点复杂,慢慢地问:“王府修好了?”

    这一问,门口随后随侍的卫护们,齐刷刷地一惊!开什么玩笑,王府被太子殿下炸成那样子,就是请了几个能工巧匠来,没有个十天半个月,也不可能完成。但是果爷只是一只鸟啊,就这么短短三四天的时间……

    果果也是一愣,听了他这话之后,瞪大了一双鸟眼,扭头看着他。

    那样子看起来像是一只闪了脖子的公鸡,姿态和造型看起来都颇滑稽。尖着嗓子,颤抖着翅膀指着他:“你怎么知道,你偷窥回来果爷!”

    阎烈再次默默地在心里给它纠正:是你回来偷窥果爷!

    凤无俦没再理会它,大步踏入王府。魔瞳扫向后院,看着那些基本上已尽数被修好的墙壁,自然也很快地明白了,果果之所以如此认真的修墙,当然是因为那一日,洛子夜对它胡扯,说它是因为修墙的本事都没有,所以自己才要发展新的宠物!

    他看了一会儿之后,沉声开口:“倘若宠物都如果果,孤大抵也不会如此烦闷!”

    显然,阎烈听完,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王这是在表达对太子殿下的怨念,都是做“宠物”的,偏偏太子那么不听话!

    连连被骂“没用”的果爷,听了这么一句赞美的话,开心的已经快炸了!趾高气昂地继续在凤无俦的面前,走来走去,又走去走来,并时而不时地拨一下自己额前的羽毛,作出一副潇洒的鸟样……

    果爷是天下第一神鸟!

    天下第一!

    然而就算它天下第一,也并没有什么鸟用。摄政王殿下看完之后,眉宇间的折痕还是没有消退,终究还是不太放心,负手往王府外头走,并吩咐道:“入宫!”

    “嘎?”两头走得正开心,等着主人接着表扬,甚至抒发崇拜的果爷。看着他就这么走了,一下子一只鸟爪僵硬在半空举着,险些爪抽筋……

    阎烈很快地跟上他的步伐,瞟了一眼他的侧颜,开口道:“王,您不是说不帮太子吗?”

    而且那会儿,语气那么确定,那么坚持。

    这一问,摄政王殿下眉心又是一蹙,扭头看他一眼,阎烈咽了一下口水,立即低下头去!好吧,是他二了,王本来就已经很傲娇了,他又说这种话,不是等于戳破王吗?

    果然,摄政王殿下默了片刻之后,继续漫不经心地开口:“谁说孤是去帮他?孤只是去瞧热闹!”

    说完继续走。

    阎烈站在他身后腹诽,您只是去瞧热闹?我看一会儿洛子夜有难,您能忍住不救不……

    而那边举着爪子,险些抽筋,等着得到进一步表扬的果爷,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凤无俦走了!鸟嘴一瘪,凄婉的歌声响起:“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

    而洛子夜这会儿,已然是到了皇帝的御书房。

    事情的始末,龙傲翟已经全部说了清楚。是十分公允,将所有的事情,分毫不露,分毫不差地说了出来,不带任何偏颇的成分,包括最开始,是武琉月要求太子求姻缘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但他并不进行任何深度剖析。皇帝并不蠢笨,他能明白的道理,皇帝也自然明白!

    所以,不需要他分析,事情就能被摆在眼前。

    他这话说的谁都不偏颇,所以在场的人,谁都没开口。等着皇帝定夺!皇帝那双威严的眼眸,从下头的人身上,一一扫过。但迟迟没有说话,似是考虑,应当怎样处理。

    而这时候,武项阳开了口,拱手道:“天曜陛下,皇妹纵有不对在先,但贵国太子动手打人,也未免过分!还请天曜陛下,给一个公允,莫要因此,令我龙昭寒心!”

    他这话,就是有点威胁成分了,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这事儿你不给我处理好了,龙昭马上就要和天曜反目了,你自己看着办!

    洛子夜也知道自己这父皇并不蠢,她不需要说什么,他就能明白事情的始末,以及中间的考量。所以她并不说话,直接低头,等着皇帝的决断!

    皇帝看了一会儿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扯唇,似乎冷笑,开口道:“龙昭以前来贺寿之名,多次辱我储君,大皇子觉得寒心,朕也觉得很寒心哪!”

    一国皇帝说出对两国关心寒心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

    武项阳抬头看他,却见天曜皇帝的脸上,并无开玩笑的成分,甚至没有半分笑意。这令他心中咯噔一下,他龙昭虽然不怕谁,但如果真的为了这件事情,搞到两国反目……作为此次前来祝贺使节的自己,一定会被兄弟们找打话柄,说他不会处事,触怒天曜,影响两国邦交,成为他登上皇位的阻碍!

    皇帝这话一出,莫说是武项阳了,就连冥胤青都愣了一下,很没有想到天曜皇帝居然会这么说。原本谁都以为,洛子夜作为一个纨绔不化的太子,在面临国与国之间问题的时候,正常的情况下,皇帝一定会将其抛出去惩处一番,以维护两国邦交!

    但是,没想到他竟似丝毫不在乎天曜与龙昭的关系,就这般说出这种话?是洛子夜真的那么得皇帝宠爱,还是别有原因?

    轩苍逸风听到这里,眉心也微微蹙了蹙。打量了一会儿之后,那眉心又慢慢地舒展开来,波澜不惊,仿佛方才他片刻的失神,不曾有过。

    武项阳方才才说了那么硬气的话,眼下天曜皇帝这么说,他一下子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

    洛子夜也有点诧异,自古为帝者,都懂得权衡。她相信自己的父皇,绝对明白弃车保帅这件事情!但这时候,不惜两国交恶,也一定要保住她?

    她正想着,皇帝又很快地开口:“这件事情,朕希望到此为止,至于太子打了贵国公主的事情,不论如何,动手自然是不对。故而,朕会送上大礼,平息公主的怒气。但也请大皇子和公主明白,这些问题,到底是谁生事在先!故而,我天曜拒绝道歉,天曜的太子,也不会随便任人欺凌!这是朕要说的所有话,若是龙昭大皇子,觉得怒气不能平息,定要与天曜争论,甚至开战。朕也没什么话好说,悉听尊便!”

    皇帝把话说到这份上,算是表现了一种颇为强势的态度,以及属于大国才有的傲气。

    武项阳就是再有傲骨,天曜皇帝就算再没震慑力,武项阳自然也不敢公然跟他叫板!皇帝的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自然也不会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于是,他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天曜陛下的意思,本殿下已经明白了!皇妹,我们走!”

    只说明白了,不说要交恶,也不说继续做朋友。但是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不高兴!

    而皇帝看着武项阳走了之后,眼神慢慢地看向在场的人,开口道:“朕有几句话,想单独对太子说,可否请各位回避一下?”

    这话一出,所有人立即说着各自的说词,客气的退下。

    而当摄政王殿下入宫之后,便有人来禀报眼下的情况。跪在他脚边:“王,皇上并未惩治太子,并且语中颇多维护!眼下皇上留下了太子,说是有话要单独说,至于具体在说什么,没人知道!”

    他这话说完,凤无俦脚步忽然顿住。

    魔瞳看向御书房的方向,心中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很沉。先是维护洛子夜,随后又将其留下,以他这么多年以来,对于皇帝的了解,他会对洛子夜说什么,不必深思他也明白。

    阎烈也明白,无非是拉拢太子,并承诺放权给太子,让太子除掉独揽朝纲的王罢了。

    阎烈看了一眼凤无俦的脸色,犹豫着道:“王,您……”说了两个字,接下来的话不知道怎么说了。

    凤无俦在原地站了很一会儿,魔瞳一直看着御书房的方向,半晌都不动!洛子夜如今想要权,还相当厌恶自己,和皇帝又是父子,答应皇帝的提议,将矛头对准他,这再正常不过!但是这般想着,为什么会觉得心里那么不舒服?

    ------题外话------

    有些小妖精,每天在评论区哭着喊着,虐摄政王,他太拽了,居然欺负我们女主。现在哥问你们最后一遍,摸着你们的心回答我,是真想虐他,还是假想虐?今天当了十二点党,但还是要求月票。传完这章回老家送丧,看看晚上赶不赶得及回来二更,没有二更也不要骂我,总之哥会尽力奔回来,有月票记得给投上,爱着你们么么么!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