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凤傲娇怒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凤傲娇怒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就这么重重地两巴掌,打得非常的响亮!“啪!”、“啪!”的两声传来,甚至还能在这相对安静的环境之下,听到回声!

    她这两巴掌打完之后,武琉月全懵了!其他人愣了愣,也很有点找不到自己的神智,饶是谁都没想到,洛子夜居然会直接打人!好歹人家是个公主,退一步讲,人家也是个姑娘家,洛子夜是个男人,结果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下手这么狠!

    摄政王殿下看见这一幕,魔瞳微微眯了眯,眸中有点隐约的笑意,的确是早就料到了洛子夜会有不一般的举动,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简单粗暴,的确有意思,也很合他的胃口!

    阎烈的嘴巴也张得有点大,并且因为眼下这情况,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也千万不要轻易得罪太子,免得哪天被太子也正手来一下,反手来一下,要真这么打了,以后他的脸往哪里搁!虽然他的实力应该不会轻易被打,但是以王眼下对太子的态度,要是王不让他还手怎么办?

    倒是轩苍逸风,短暂了呆愣之后,慢慢地反应过来洛子夜的那几句话,和龙傲翟对视一眼。显然,洛子夜这般动手,貌似是因为祈愿的东西险些被人打落,但事实上,就是为了武琉月的那两句话!他们忽然有点明白了,他们一大早为什么被烧了屋子,还讽刺了半天……

    甚至在这对视之下,他们还不约而同的想,要不是洛子夜简单粗暴的放火,他们两个是不是也要被这小子抽两巴掌报仇!这样一想,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洛子夜打完人,心情还有点不好,挥了挥自己的手,不知道是不是用力太猛,胳膊发酸,手还在发麻,打得她自个儿都手疼,疼得快没有知觉了!

    武琉月这会儿脸上挂着两个巨大的巴掌印,这一点就不提了,嘴角还被打得溢出了血来,足见洛子夜下手之狠!

    当众打脸,她今天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当众打脸!

    这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羞耻,她一下子眼眶里都含了泪,但整个人已经气得发抖,瞪着洛子夜道:“洛子夜,你……你竟敢打本公主!你搞清楚没有,本公主是龙昭公主,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你天曜即便国盛,我龙昭也不弱!你这是想两军开战不成?”

    于是,龙傲翟身为天曜的“忠臣良将”,当然立即上前一步,开口道:“还请龙昭三公主息怒,本将军以后,此事不若交由吾皇定夺,相信皇上一定会给三公主一个交代!”

    他这话一出,立刻就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眼神,扫到他身上。

    不必回头看,他也知道是洛子夜的眼神!

    而也确实,如果说先前洛子夜对龙傲翟,只是开始觉得他讨厌的话,眼下就已经是对这个人相当厌恶了!他这话是啥意思?无非是担心两国交战,就把自个儿这个“罪魁祸首”,直接推出去当炮灰,让父来“定夺”,给一下交代!

    这时候她不知道是应该赞美龙傲翟有政治眼光,懂得弃车保帅,还是应该讽刺他自私自利,出了事儿能推个人出去担着就推个人。

    收回了看龙傲翟的眼神,洛子夜又挑眉看了武琉月一眼:“公主是要去父皇那里告状,还是去龙昭皇帝那里告状,都请公主记好了,是你侮辱本太子在先!不论谁问起本太子这件事,本太子都一样会回复,是公主骂本太子生性放荡在前,意图破坏本太子姻缘在后!届时,到底是谁更占理,那就让其他人来评说!”

    “你!”武琉月听完这话,一噎,明白了自己那会儿的那句话,是被洛子夜听到心里去了!天曜太子纨绔风流、生性放荡,这是天下共知的事实,但是天下人都知道,却并不代表能够就这样说出来!毕竟对方的身份,是一国储君。

    单论这一点,要是说出去,自己是不占理的!但,她很快地敛了心神,一只手捂着自己疼痛的右脸,咬牙道:“太子莫要忘了,是太子破坏本公主祈愿姻缘在前!如今还有什么资格,以此来论本公主的罪过?”

    说着这话,她手心攥紧,事实上她眼下很想冲上去,将洛子夜宰了。但是她明白,不管怎么样,她眼下是在天曜的国寺里,如果公然对洛子夜动手,那就是谋害他国皇储!这样的罪名,怕是天曜不会罢休,墨天子都会亲自出面,而父皇也未必还会保她!

    所以,再想冲上去,此刻也只能暂且憋着!

    她这话说完,洛子夜倒是笑了,挑眉看她一眼,开口道:“本太子那会儿也为这件事情对公主道过歉了,公主也表示原谅!而公主既然已经原谅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拿出来说?不过公主量大,本太子肚量小,故而同样的一件事情,本太子却并不打算原谅公主,所以只能请公主见谅了!”

    她这话一出,武琉月的脸立即绿了。

    所以,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摊开,故事就会变成,洛子夜搅合了她的祈愿,她也差点搅合了洛子夜的祈愿。同一件事情,洛子夜很生气,也很没有度量,所以给了她几巴掌。但是她气量大,原谅了洛子夜。

    为什么把事情这么想之后,就显得她像是从哪里来的稀有蠢货?

    以及,辱骂洛子夜,也的确是自己不占理。

    场面一时僵持,这会儿,倒是武项阳冷着一张脸,皱着眉头站了出来。冷笑一声道:“即便如此,我们远来是客。就算皇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念在我们是客人,念在皇妹年纪尚小,天曜太子也不该当众下这么重的手,来打皇妹的脸!太子此举,是想让我龙昭的脸,往哪里搁?”

    他说着这话,眉宇间浮现出一分傲气来。那是因为国家的强盛,而生出的盛气凌人之态!虽说如今第一大国是天曜,但是若是与龙昭交战,即便不能同归于尽,起码也会令天曜元气大伤!

    这会儿,从武项阳这有点骄傲的态度之上,洛子夜大抵有点明白了,轩苍逸风为啥会追求令轩苍立于三大国之中。

    国盛,所以说话都能挺着腰板,不然就只能一退再退。

    武项阳这话一出,在场的人,也都有了短暂的沉默。洛子夜默了一会儿之后,微微挑眉,笑了笑:“大皇子何必偏要把贵国公主,和龙昭的脸面连在一起?在本太子看来,龙昭是很强盛,天下中不少人拜服的,本太子也很是赞叹。但是对于有些不要脸,张口说话就是在求打脸的公主,怎能拿来污了龙昭的颜面?”

    说完这话,不等武琉月发作,她又挥舞了几下扇子,接着笑道:“啊,对了!本太子只是说了某些公主,有些人可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否则本太子会以为阁下心虚,自己也认为自己就是那样!”

    武琉月一噎,一双眼眸登时气红了!要是此刻可以,让她喝了洛子夜的血,她都喝得下去!

    而武项阳,听完这句之后,眉头一皱,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他是把公主和一国颜面联系在一起,但洛子夜的话,显然就是自家皇妹根本不配和国家的颜面联系在一起,联系在一起就是丢龙昭的脸,那接下来……他该怎么说?

    倒是这会儿,轩苍逸风忽然淡淡笑了一声,这个人的笑声,似乎有一种魔力。总能令人暴躁烦闷的心情,在顷刻之间就安定下来,并且觉得心境开阔,原本恶劣的情绪也舒缓不少。

    随即,他笑着开口道:“这件事情虽是大了些,但既然都来了这国寺,本王认为大家都是朋友,不若天曜太子道个歉,这事情就此揭过如何,也就当是给本王个面子?”

    他这话音一落,洛子夜当即看了他一眼,虽然让她道歉,她不愿意,但显然,轩苍逸风是在帮她说话,所以这一会儿,她对他印象好了很多。

    而她这显然对他印象好了很多的眼神,落在不远处摄政王殿下的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一张俊美堪比神魔的脸,一瞬间就紧绷了起来,下颌线条刚硬,眉宇间浮现折痕,握着墨玉笛的手,也似很烦闷的动了几下。这令一旁的阎烈很想开口提醒他,王,您要是不爽别人英雄救美,您就直接出去呗,只要您愿意,一句话就能把太子救下来!也不用在这儿心塞了……

    但是话到了嘴边,他没敢说。只悄悄继续揣摩凤无俦的脸色……

    而轩苍逸风这话说完,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的武项阳,不悦的眼神当即扫了过去,冷声道:“给风王一个面子就此揭过?风王是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还是认为轩苍有这么大的面子?”

    这话,就是连人带国一起侮辱了。

    莫说是轩苍逸风,就是一旁的冥胤青,都变了脸色。眼下武项阳,这就是除了凤无俦和天曜,就已经目中无人的态度了!而事实上,龙昭是天下两大诸侯国之一,轩苍被辱。这意味着,如果刚刚开口的是自己,大抵自己和凤溟也会一起被侮辱!

    虽说凤溟比轩苍强盛,但到底不及龙昭!所以,这么一联想之后,冥胤青的脸色彻底青了……

    洛子夜也不自觉地蹙眉,并扭头看了轩苍逸风一眼。而奇异的是,这件事情之上,原本最应该生气的轩苍逸风,此刻竟然没有生气,只在短暂沉默之后,忽然慢慢地笑了笑,那笑很是温雅,不知为何,看着他此刻的笑容,洛子夜忽然觉得他的脸像是被什么蒙着,如果退开外面那一层,大抵会笑得很美。

    只在蒙在他面上的一层是什么,她一时半会儿,还撸不清,倒是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按照这想法,难不成轩苍逸风还能有两张脸不成?在心里摇了摇头,甩脱了这个诡异的想法。

    而这一笑之后,轩苍逸风淡声道:“龙昭大皇子说的是,我轩苍并无这么大的面子!”

    这下,阎烈忍不住感叹:“轩苍……逸风真是能忍,如此气度,要么就是真的不在乎,要么就是要成大事的人!”否则,这情况,就是搁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此刻都会暴怒。

    凤无俦听了这话,魔瞳微闪,冷醇的声慢慢响起,是评定也是预测:“所以,三年之内,轩苍必定乘风而起,不论以何种方式!至于武项阳,就是哪天死在轩苍手下,孤也不会觉得奇怪……”

    这话,令阎烈一怔,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看向轩苍逸风,眼神也深了几分,王倒是很少有这么瞧得起人的时候,看来这轩苍逸风,是真的不简单……

    轩苍逸风这话落下之后,武项阳冷哼了一声,复又偏头看向洛子夜。开口道:“本殿下也没什么话想继续对太子说了,既然你我都争不出个结论。这件事情不若就请贵国皇帝定夺!”

    洛子夜太善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那就干脆不说了。

    而他这话,倒是和龙傲翟最先的提议,达成了共识。

    洛子夜当然不怕去见皇帝,首先她占理,动手虽然不对,但是这可是武琉月找事儿在先不是?其次,她也正好借这机会,看看皇帝对自己这个“儿子”,到底是何种态度,这也能令她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最好!

    于是,她耸耸肩,开口道:“去见父皇就去,不过你们得先等等!”

    她说完这话之后,跑到那姻缘树的旁边,跳跃了几下,伸手去抓,好似是想扯她方才扔到树上的红布条,但是限于高度,扯了几下之后,也没有扯到。

    她也不跟谁说话,跑过去将搁着笔的桌案,拖过来。

    一副很草包和无能的样子,站在桌子上,使劲地跳跃了几下,继续伸手去够。半晌之后,终于是扯到了自己的红布条,一把拉了下来!在场众人眉心一蹙,很不知道她又是想搞什么鬼!

    接着,就见她把布条打开。

    大笔一挥,把“武项阳”三个字划掉!并开口道:“龙昭大皇子,眼高于顶,心高气傲,还有个喜欢找人麻烦的小姑子,这不是很符合本太子的择偶标准!划掉!”

    划掉之后,武项阳脸一僵,嘴角一抽。严重感觉自己被她的行为打脸,脸又僵又痛。但是又觉得庆幸,总算是不被洛子夜惦记了!就这样痛并快乐着,以至于脸色古怪得不像话……

    洛子夜干完这个之后,又大笔一挥,把龙傲翟的名字,也划掉。

    但是这个为什么划掉,她没有解释!划掉之后,重新扬手一抛,将那祈愿的红布条,再次抛向天空,挂上树梢!也就是因为她划掉龙傲翟,什么都没有解释,龙傲翟眉心一皱,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起来。

    倒是云筱闹在一旁看了这么半天,问了洛子夜一句:“嗯,太子殿下,您这是……”就算是要排除他们两个人,也不用把自己抛上去的祈愿,扯下来划掉吧?

    洛子夜瞟了她一眼,开口笑道:“这祈愿嘛,要是真的实现了呢?所以本太子为了避免有些悲剧的发生,在发现自己的愿望出了问题之后,当然应该马上改掉!绝不能将错就错!”

    这下,龙傲翟和武项阳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龙傲翟是为什么,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大抵是因为洛子夜划掉了自己的名字,就等于是放弃和自己合作的机会,并且杜绝以后可能合作的任何提议,这当然令他不开心。

    而武项阳,只单纯的觉得,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堂堂龙昭皇子,最有可能的皇位继承人,居然被洛子夜这个死断袖嫌弃了。他自然也很难高兴起来!

    说完这话,洛子夜“啪”的一声,收了扇子,大步而行。并开口道:“走吧,不是要去找父皇评理吗?”

    她这番丝毫不害怕的样子,令武琉月又是一阵面容扭曲!

    轩苍逸风方才算是收了武项阳的侮辱,这会儿自然也不会跟武项阳同步,于是加快了脚步,跟上了洛子夜的步伐。而冥胤青看着轩苍逸风被侮辱,也产生了一种如果开口的是自己,也一定会被侮辱的联想,于是也加快了脚步,跟上那两人。

    云筱闹看了武琉月一眼,嘴角扯出冷笑,也跟了上去。路儿和沓沓更是不用说,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于是,一个一个全都率先走了,他们兄妹两个,像被所有人排挤了一样,孤零零地跟在后头。龙傲翟虽然没跟上洛子夜的步伐,但也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虽然赞成舍弃洛子夜来解决一些矛盾,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与武项阳为伍。

    接着,他们看见洛子夜伸出手,以勾肩搭背之势,两只胳膊分别搭上了轩苍逸风和冥胤青的肩膀。

    被搭住肩膀的两人嘴角一抽,不远处的阎烈,也骤然感觉自己周边气温更冷了。

    接着,传来洛子夜大声的“悄悄话”:“喂,我说!爷知道,你们两个也肯定对那只眼高于顶,肆意侮辱他人的花孔雀不满!其实本太子也看不惯他,要不我们三个商量一下,啥时候套个麻袋把他打一顿?”

    这话,很明显的就是说给武项阳听的,并且很明确的意指,那只“花孔雀”就是他!

    她这话一出,冥胤青没来由的就觉得心中一阵痛快,一辈子没做过这样套麻袋打人的事儿,还真的有点跃跃欲试!要是宰了武项阳,以龙昭皇帝那个护短的脾气,事情肯定闹得很大,但是揍一顿,真的可以有!

    倒是轩苍逸风有些诧异的看了洛子夜一眼,却见她对他笑得很友善。她还凑过去,极小声地对他道:“不管你今天为啥帮爷说话,这个人情爷领了!之前你得罪爷的事儿,爷放了一把火,也就两清了!至于这货,你啥时候想揍他,爷一定帮你出气!”

    洛子夜就是这么一个人,人家帮了她,她当然也会力挺人家。

    轩苍逸风听完,笑了笑,武项阳的话,他说不生气当然是不可能。但这么多年来,他早已习惯隐忍蛰伏,所以这怒气可以藏得滴水不漏。只是此刻听了洛子夜这话,没来由地觉得心里有点暖。看着她凑近的脸,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挺美……

    ……

    待这群人,慢慢地消失在国寺的门口。

    凤无俦依旧还站在桃林之中,一动未动。那魔瞳中有戾气,看着洛子夜和那两人勾肩搭背的身影,但这戾气之下,也还有克制,所以眼下并未动作!

    而阎烈看了他一眼之后,开口道:“王,您这是在担心太子吗?属下认为,方才只要您出去说一句话,太子眼下大抵就不必去见皇上!”

    他这话一出,好似触动了摄政王殿下某根敏感的神经。

    摄政王殿下扭头瞟他一眼,那眼神不耐而高高在上,沉声道:“他把全天下所有美男子的名字,全部写了,唯独不写孤的,孤为什么要帮他说话?”

    这话,已经是带了明显怒气。

    阎烈嘴角一抽,这绝对是他跟了王这近二十年,第一次看见王如此失态!愤怒的话,毫不遮掩地就说出来了!

    不仅仅如此,说完这番话之后,摄政王殿下似尤觉不够,浓眉皱起,嘴角是因为不悦而紧绷的弧度,还对着阎烈强调了一句:“孤就不帮他!”

    阎烈嘴角一抽,王这种赌气的语调,是什么鬼?

    他还没想好,凤无俦就已经先往前头走了几步,打算也离开国寺,那姿态依旧威严霸凛,高高在上。而方才的恼怒,也似已经全部被收敛,却在经过姻缘树旁边的时候,站定,看着那棵树,准确地说,是看着洛子夜方才扔上去的红布条。沉声开口问:“这树求姻缘当真灵吗?”

    阎烈先是一愣,随后很快地道:“嗯,是很灵的,听说但凡来求过的,最终基本都得偿心愿了……”

    他话刚说完,摄政王殿下忽然抬手。

    瞬息之间,强大的气流,排山倒海而下,似高山,似怒海。对着那棵树,重重地撞击而去!随后“轰”的一声巨响,那树被炸成一片一片,而几乎整个国寺都震了震!

    随后,摄政王殿下收手,继续负在身后。似心情终于好了些,傲慢狂肆的语气,带着漫不经心:“反正许了愿也不灵,留着做什么?”

    啊?阎烈瞪大眼:“王,属下说的是灵,是很灵……呃……”他嘴角一抽,突然反应过来!就是因为这树很灵,所以王才要炸了它……

    ------题外话------

    抱歉,今天又晚更了一个多小时。家中有一位长辈去世,这几天一直没怎么睡好,更完这章之后就要回老家继续为丧礼奔波,头也一天比一天疼。原本不打算因为自己的事影响大家的情绪,在群里聊天也尽量欢脱,但又连续两天晚更,不交待觉得说不过去。只能请大家见谅,最近总没好好更,几次说好了稳定时间,最后还是出问题,我也很羞愧,真的抱歉!不知道晚更了一小时求月票还有没有人理,哭……~(>_<)~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