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爷反手又是一巴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爷反手又是一巴掌!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然而,饶是路儿再聪明,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能和摄政王殿下有什么关系,甚至她隐隐觉得,没有一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名字被写上去,所以她也没深想,更没有吭声。

    倒是洛子夜写完之后,又很风骚、挺暧昧地对着美男子们,分别投去媚眼,似想表示自己内心澎湃的情感。接着,还亲自将重物系在红布条的顶端,表示自己的诚意!

    并完全不顾这么多帅哥们本人都在场,就开始旁若无人地发表类似于白日发梦的言论:“说不定这棵树是很灵的,本太子把这些名字都写上去之后,就能令上苍显灵,使得众帅哥们在未来的日子,蓦然之间就对爷怦然心动,并且一个一个对爷前赴后继,然后爷每日就在选谁之中痛苦又快乐地徘徊,从此快乐地走上巅峰,因为人生赢家!”

    不是喜欢都堵在这儿逼她选吗?她是好欺负的?

    轩苍逸风:“……”

    龙傲翟和冥胤青:“……!”

    武项阳……拳头紧了紧,有点想打人!连带的他看自家皇妹的眼神,都开始不友善起来,甚至那眼神里头隐约带着一点责怪,若不是皇妹闲着没事做,要来找洛子夜的麻烦,他何至于被一个断袖公然惦记上?自己还要对洛子夜怦然心动,前赴后继?呕……

    武琉月也没想到洛子夜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不说,还要说出这么臭不要脸的话,事实上别说是帅哥们了,她听着都很有点无语。美男子们全部对他前仆后继、怦然心动?他还真是敢想啊!

    但是,她很快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仅仅她意识到了,其他人也很快地意识到了。名单里面,少了一个人!一个几乎是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忽视的人!最终,是轩苍逸风笑了笑,他轻声开口道:“太子的意思,是要将天下所有知名的美男子都写上去了?可是为何独独不见贵国摄政王的名字?”

    他这话一出,第一个松了一口气的是阎烈。我滴个娘,终于有人想起来王的名字没写了,希望有人提醒了,太子不管是作为啥考量,都赶紧写上去吧,不要再让王用这种可怕的气场来吓唬他们了。虽然他也不确定王在生什么气,八成王也不知道他自己为啥生气!但总归是解决大麻烦,令大家一起欢愉不是?

    轩苍逸风这话说完,洛子夜的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其实,凤无俦的名字,她是刻意不写的。

    想起那个拽到眼睛都放在天上的人的种种表现,而且那货还没事儿就喜欢找她的麻烦,最重要的是那个人还警告过她,要是多看美男子们一眼,就要挖了她的眼睛!这等于什么?这等于要是有朝一日,自己最终的人生伴侣是凤无俦,那么她这辈子对其他的帅哥,别说是摸摸小手了,就是看一眼都不行!

    而且,以凤无俦那个爱找麻烦的性格,她这辈子能有好日子过吗?

    再者说了,要是这姻缘树真的很灵,她人生的下半辈子,很有可能面对一个整天不自觉流露出天生高人一等气场的货,然后一天复一天地被他用看蠢猪和蝼蚁的轻蔑眼神瞟来瞟去,想象一下那样的日子,她就觉得不是人过的,写上凤无俦的名字,还不如孤独的过一生!

    于是,她很坦诚地开口道:“轩苍风王,不瞒你说。我国摄政王,你别看寻常好似跟本太子关系不一般,但事实上我俩简直水火不容,他就是个找麻烦狂魔!爷这没几天,都不知道被他为难了多少回,要是老天爷一个不长眼,让我和他讨人嫌的家伙缔结了姻缘,我愿意乘风破浪,跨越千年去跳黄浦江!”

    她这话一出,桃林内原本就不是很高的气温,骤然下降到冰点。

    摄政王殿下那双魔瞳之中,鎏金异彩令人心惊,以及那眉宇之间越发加深的折痕,令人明确地知道他眼下心情不豫。然而他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那双手负在身后,风撩起他墨色锦袍,令他霸凛威严之气更甚。

    找麻烦狂魔?讨人嫌?缔结了姻缘是老天爷不长眼?这小子还打算跨越千年去跳黄浦江?嗯,挺好。洛子夜挺好!

    凤无俦这般一言不发沉默,也很令阎烈悄悄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很猜不透王到底在想什么。他原本以为王听了这话,会很生气地冲出去,给太子一个教训来着!但是眼下,这……他抖了一下,为啥他觉得王眼下的一言不发,没有动作,事实上意味着太子的未来会更加惨淡?

    她这一番对凤无俦的嫌弃之言说出来,令在场的美男子们,眼角都抽了抽。也不知道是应该同情凤无俦被这样批斗,还是羡慕凤无俦逃过一劫。只是,他们眸色都很深,显然都不蠢,并不会因为洛子夜这几句话,就轻易相信他们关系不好。

    云筱闹更是惊愕的瞪大眼,要是她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太子是在摄政王那里过的,怎么到了今天就成这样了呢?她眨了眨眼,认真地琢磨了一下,这是因为从一开始这两人就不是一对,是自己误解了,还是因为他们昨晚吵架了,所以今天一大早的闹脾气?

    武琉月也很愣了一下,那要是按照洛子夜的这个语气,就是哪个美男子陪他走完下半生他都能接受,但是唯独不能接受凤无俦了?要真的是这样,她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找洛子夜的麻烦,到底是不是多此一举了!

    然而,她眼神很快地冷冽了下来,在心中冷笑一声,似不经意地开口问道:“天曜太子说笑了,太子若是真的不喜欢贵国摄政王,昨夜缘何会和摄政王殿下睡在一起?”

    洛子夜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她慢条斯理地将红布顶端的重物绑好,随后瞟了她一眼:“因为爷昨夜寝宫被人炸了,公主不知道吗?摄政王出于人道主义,收留了爷一晚!就是这么简单。虽然这行为,也许很不符合他平日里讨人嫌的客观情况,但是我们可以勉强解释为,他良心发现,终于决定做一件好事!”

    摄政王听完这话,魔瞳又微微眯了眯,原来在洛子夜眼里,昨夜迫他留下陪自己睡了一晚,只是因为他寝殿被人炸了?而且,自己这还算是……良心发现?

    阎烈颤巍巍地看了凤无俦一眼,提议道:“王,不若我们去用早膳吧?”他实在不能想象,要是他们继续站在这里,听太子接着说几句找死的话,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他也不是怕太子被王给宰了,他就是怕王大步过去,又对太子做出什么离谱的举动,让他又看见老朋友“草泥马”。

    然而,他问完这个问题之后,并未得到摄政王殿下的任何回应,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听见了但懒得理会。

    于是,他只得继续把眼神投回矛盾的主办方,武琉月和洛子夜之间。而武琉月听了洛子夜这话,却并不相信,只冷笑了一声道:“若是让摄政王知道,太子生性放荡,求个姻缘也写这么多人的名字,大抵会非常后悔昨夜‘收留’了太子!”

    收留这两个字,她用音很重。

    生性放荡这四个字,听来也是相当的刺耳。这令洛子夜的眉峰,也不自觉地皱了皱,看了她一眼,唇迹慢慢泛出冷笑。她还没说话,倒是云筱闹先吭了声,上前一步道:“太子性子好,但也请龙昭公主慎言,生性放荡这四个字,根本是对我天曜太子的侮辱,请龙昭公主立刻道歉!”

    她这话一出,洛子夜扭头看了她一眼,一下子对这姑娘印象更好了。她要真是个男人,说不定就真能看上云筱闹!

    云筱闹要是不插话,男人们也许还能出言调解一下,但是眼下的情况,显然是两个女人要杠上了,他们对视了一眼,也觉得自己还没有步入三姑六婆的行列,这件事情以及这段对话,他们是决计不应该掺合其间。于是,都没吭声!

    而武琉月听了这话,一双美眸很快地瞪向云筱闹,原本昨夜就想将这女人杀人灭口,奈何时机和情况不对,才隐忍不发,没想到这女人今日又跟自己作对!这般想着,她眉宇之中浮现杀意来,但很快地被她隐下。

    似轻笑了一声,然后杀人不见血地道:“道歉恐怕不必,本公主相信,贵国太子这么一点容人的胸怀,还是有的。倒是云姑娘,为何会出现在国寺里?本公主可还记得,初时奉命来国寺的人当中,可并没有云姑娘的名字!倒是现下外头不少地方,都传得沸沸扬扬,说是云姑娘是为了太子而来,甚至翻墙而入,表明心迹,也不知这件事情是真是假!”

    说到这里,云筱闹骤然脸色一白。

    她胆大来追逐自己的爱情是一回事,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厚脸皮了,能够接受天下人的议论,尤其此刻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武琉月当众点出。

    而武琉月说到这里之后,似乎尤为不满意,还接着道:“久闻云小姐,是天曜淑女的典范,料想也一定不会做出这种没有教养的事,大抵都是外头那些贱民谣传,想要污蔑云小姐的清誉。也请云小姐不要往心里去,毕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这话,就是狠了!看似是在为云筱闹开脱,看似是并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但事实上就是在骂云筱闹没有教养,还加上一句浊者自浊来侮辱她。

    这令云筱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偏生的碍于对方是公主,不能直接掐架。加之自己的确是行为不妥在先,但自己一人被骂就算了,这没有教养四个字,是父亲母亲都被骂了,这气得她险些呛出泪来。

    洛子夜听到这里,当然也恼火,事实上她很护短,谁要是侮辱帮助她、在乎她的人,比侮辱她自己更令她上火动怒!

    她扫了云筱闹一眼,以眼神安抚,示意她稍安勿躁。

    随后,瞟了武琉月一眼,不咸不淡地道:“公主身份如此尊贵,想必求亲之人早已踏破门槛,不知公主如今有婚约了没有?”

    武琉月一愣,半晌没领会过来洛子夜这话的意思,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但还是很实诚地回话道:“还不曾有婚约!”她眼高于顶,又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寻常人等自然是配不上她,所以她当然不会轻易答应任何婚约。

    然而,她说完这话之后,洛子夜点点头,并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终以一种很叹惋又恍然大悟的口吻,很随意地道:“难怪如此!”

    她这话,还有这似乎别有深意的眼神,那意思就是多了。

    难怪如此?难怪啥?

    难怪她如此惹人讨厌,是因为身份这样尊贵,都没有人要?难怪她如此饥渴,不远万里也要来求姻缘,原来是因为嫁不出去?难怪她说话如此难听,原来是因为……

    这句话能翻译的意思,实在是太多了。但是眼下所有能够正常翻译出来的意思,都无一例外地,没有一句好话!

    因为洛子夜这话的前后连贯,实在太紧密,令人很明确地知道,她就是为了侮辱自己。武琉月脸色一青,堵了半天,瞪着洛子夜,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能说什么?洛子夜只说了一句难怪如此,也并未说旁的话,所有这些难听的、令人脸上发燥的,也都是她自己的联想!

    她总不能以“你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什么”来论罪吧?身为皇家之人,她当然不蠢,并且更加明白,要是真的这么说,自己辩论不过不说,还会被倒打一耙!洛子夜铁定会说,爷又没说什么,公主是不是想太多了?还是公主心里就是那么以为自己的?

    云筱闹也不笨,很快地意识到了洛子夜是在帮她,很快地一笑,心情也好转了不少。

    这下,她这般维护云筱闹,摄政王殿下就不是那么高兴了。阎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开口道:“王,属下觉得太子的行为,只是出于云小姐帮助了他,他无论如何要维护,还情罢了,您可千万不要介怀!”

    他这话只是出于对主子的安慰,是的。绝对不是出于担心王愤怒之下,自己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原以为他这句话说完之后,是不会听到任何回复的。奇的是,凤无俦竟回了他,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字:“嗯!”

    一个“嗯”字,表示明白,也表示赞同。洛子夜在看云筱闹的时候,眼神只是友善,而只有在看美男子的时候,他的眼神才是痴迷狂热的,所以这小子应当是个绝对的断袖,断然不可能对云筱闹有什么意思。

    这么一点辨析能力,摄政王殿下自认为自己还是有的。但是明知如此,这心中隐约的不高兴,又是怎么回事?他回忆了一下,发现似从洛子夜没写自己的名字开始,他就一直没高兴过。

    这感觉令凤无俦心中有种莫名的烦躁,伸手揉了揉眉心。

    洛子夜挤兑完武琉月,便拿着手里的红布条,打算往树上扔!当然,她认为以武琉月的性格,绝对不会让自个儿的红布条,安然地扔到姻缘树上,而自己,也并没打算这么简单地原谅对方“生性放荡”和她抨击云筱闹“没有教养”的话,所以,武琉月要是敢有动作,就等于送上门找涮!

    她刚要出手,武琉月忽然道:“太子就打算这么扔上去吗?不需要继续虔诚许愿?”这话大抵是在试探,洛子夜对于这场求姻缘的重视程度!

    洛子夜自然明白她的目的,而她也正等着对方出手,于是貌似不经意地笑道:“本太子虔诚的愿望,都已经写在这上头了,相信月老一定能听到。不劳烦公主挂心!只要这红布条,能安然地挂到树上,这愿望一定能实现,本太子这一生就别无所求了!”

    她这话一说完,不知为何,武项阳和冥胤青,以及龙傲翟,竟都有些幼稚的想法,想上去把她手里的红布条抢来毁了!虽然他们都不是迷信的人,并不认为一个红布条,就能令他们全部对洛子夜趋之若鹜,让洛子夜成为“人生赢家”,但是……万一呢?

    万一老天爷不长眼呢?这会令他们终日觉得如芒在背,被一个断袖终日盯上,从此感到日子都过得不是那么安稳。可是偏偏这是洛子夜在求姻缘,人家求人家的,他们也不能因为上头写了自己的名字,上去说自己不高兴,让洛子夜把自己的名字划掉。

    这般想着,他们还齐齐看了出卖自家皇兄的轩苍逸风一眼,其实轩辕墨尘原本是可以逃过一劫的,但是因为轩苍逸风的出卖,兄弟两个都被洛子夜惦记上了!他们这眼神看过来,轩苍逸风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天空不说话。

    那表情很复杂,在其他人眼里,是不小心出卖了自己的皇兄,所以感到很愧疚。

    但是在凤无俦的眼里,自然明白,轩苍“逸风”此刻的表现,意味着他在心中懊恼自己自作自受……原本“轩苍墨尘”,是真的可以逃过一劫的,只要他说“自家皇兄”到底是皇帝,名字自己不方便说。洛子夜大抵也不会纠缠。可是他自己把自己卖了,怪谁?

    阎烈也甚为同情地看了一眼轩苍……逸风?隐隐觉得他的内心应该是几乎崩溃的。

    而洛子夜说完这话,自然也意味着自己对手里这东西的重视,以及对于祈求这场姻缘的重视!这令武琉月眸中寒光一闪,想着自己先前被洛子夜打落的姻缘布,唇迹泛出满意的冷笑,慢慢地走到洛子夜身前一步之处。

    看她这样子,是打算将洛子夜先前的举动,故技重施。

    把洛子夜的姻缘布,也打下来。她这样的举措,在武项阳和冥胤青的眼里,无异于是挽回他们快要支离破碎内心的行为!倒是轩苍逸风,于淡淡地看了天空半晌之后,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还轻轻地笑了笑。

    而龙傲翟,在短暂的难忍,煎熬之后,那双血瞳也渐渐冷却下来。

    显然的,他们都看出了,洛子夜似在故意强调自己对这红布条的重视,对这场祈求姻缘的重视!那目的,自然是为了故意说给武琉月听,希望武琉月来搞破坏?

    要真是这样,洛子夜是图什么?

    他们正想着,洛子夜就挂着一脸幸福、期待又猥琐的笑,将手中的红布条,抛向天空!似乎没有看到,也丝毫没有察觉,武琉月站在自己的前头,也许是为了搞破坏这一点!

    而,当她手里的红布条,抛出去之后。

    摄政王殿下的魔瞳忽然眯了眯,握着墨玉笛的手,也微微动了动。那是他心情烦乱的表现,但他终究没有动,继续看着场面的发展。而当洛子夜的红布条扔出去之后……

    几乎不出所有人预料的。

    武琉月骤然一挥手,似乎只是突然想转身,但也就是这么一个转身,那手就将洛子夜抛到半空中的红布条,打了下来!洛子夜似吓了一大跳,飞快地上去,又是一脚,对着那红布条顶端的重物踹去!

    武琉月没料到洛子夜反应会如此之快,于是没有准备第二手拦截活动。

    接着,那红布条就在洛子夜这一脚的带动之下,安稳地挂上了树梢。看着那飘荡在半空,挂在姻缘树上,自由自在的红布条,在场大部分的脸色,几乎都有点古怪。

    武琉月一计不成,没能成功地搞破坏,心下恼火,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隐下了不甘与怒意,扭过头笑笑:“本公主方才也是不小……”

    却见她话没说完,就看见了洛子夜一张铁青的脸!

    “啪!”洛子夜骤然一巴掌,狠狠地甩到了武琉月的脸上!并咬牙怒道,“爷正手就是一巴掌!爷是不是对你说过,亏得你脾气好,才能容忍谁打落了你的祈愿,要是谁这样对爷,爷会非常生气,而且生气得会让一般人招架不住?”

    武琉月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手,根本没躲,一巴掌把她打懵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洛子夜似尤未消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重出手,“啪!”又是一巴掌,甩到她脸上:“爷反手又是一巴掌!爷告诉你,爷忍你已经很久了,你说谁身性放荡,没有教养?”

    ------题外话------

    哥不小心干了一件很二的事儿,让编辑帮忙删公告,结果一不小心,让编辑大人把哥深情并茂、感人肺腑、掏心掏肺的V公告,给一并删了……哥又二了,哥的内心是几乎崩溃的,想把自己正手一巴掌,反手又一巴掌,打聪明一点!哭瞎……

    众山粉:山哥,你需要我们的怀抱安慰吗?

    山哥:不用了……嘤嘤嘤……

    众山粉:我们怀里有月票……

    山哥眼前一亮,飞扑上去:怀里的月票在哪里?在肚兜里吗?哥来掏掏……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