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情敌加起来绕皇城四十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情敌加起来绕皇城四十圈!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武琉月唇角慢慢地扯起,那是一眼看去,就令人明了那是幸灾乐祸的笑意。洛子夜低头看了一会儿,随后挑眉看向武琉月,开口笑道:“说起来,也是公主想来祈愿!所以公主与其关心本太子选谁,还不若请公主自己先选!本太子也好奇,究竟是谁,能令公主放下女儿家的矜持,也要来这国寺求一场姻缘,这实在令人感动!”

    她这话一出,武琉月的脸就青了。武项阳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因为洛子夜这话的意思,显然就是在说武琉月为了一个男人,女儿家的矜持都不顾了,就要奔来国寺求姻缘,这说好听点,是为了爱情为了心上人,不顾一切。说难听点,就是恨不能早点把自己嫁掉,想男人想疯了!

    洛子夜这是在打脸,偏偏打得悄无声息。听起来没办法去反驳,还会令人误以为她在赞美你,但事实上那巴掌煽在脸上,当真是疼得很!

    什么叫自讨苦吃,说得大概就是眼下的武琉月。

    洛子夜说完这话,还十分体贴地将毛笔递到她跟前,将自己的“绅士风度”,演绎得淋漓尽致。等待着这丫去写出一个答案来。武琉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瞪着那笔,也终究知道是自己莽撞了一些,眼下这么多男人都在,她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写下一个男人的名字,求姻缘。

    只要想一下,都令她脸部发烧。

    而这会儿,路儿和沓沓,也都收到了消息,跟过来伺候洛子夜,瞥见眼前的情况,对视一眼,一声不吭。

    最终,武琉月接过了洛子夜手里的笔,开口道:“本公主毕竟是姑娘家,所以这名字,就不方便为大家所知了。还请各位给本公主个面子,转过身去,让琉月安心写完!”

    她说着这话,面上浮现出淡淡的抱歉来,还有一丝恳请。在场的男人们虽然没几个是怜香惜玉,对她有意思的。但大抵也都是有些风度的,所以各自偏过头,不多看她。

    而洛子夜听完这话,也猛然惊觉一般,一巴掌拍上自己的额头,与他们一同转过头去,十分懊恼地道:“呀!本太子居然忘了,公主还是个姑娘家!”

    这句话看似不痛不痒,也无半分尖酸刻薄的成分,但是蓦然就令武琉月变了脸色。

    不仅仅她,路儿和沓沓,也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太子这话,当真是看似一句随口感叹,其实是在讥讽武琉月不知矜持的行为,早已贴近于不要脸面,根本就不像是个姑娘家,简直都令太子忘记她还是姑娘家的事儿了。这也真正是打脸!

    当然,如果有人对洛子夜讲这种话,她本人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因为她虽然不带把,但是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爷们。但是作为娇生惯养的公主,不想要脸又偏偏爱面子的武琉月,听了这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

    她铁青着一张脸,在那张红色的布条上写好了名字。侍婢立刻上来,在红布条的端上系上重物,令她能将之抛向半空,并能精准地挂树枝之上。

    这动作一气呵成,然而在她抛上去的途中,原本背对着她站着的洛子夜,忽然伸了一个懒腰。

    那扇子好死不死地,就挡住了即将飞向树端的红布条,并与布条端处的重物相撞,使得那红布条在半空中被截断。“砰”的一声,掉落在地!

    “呃……”洛子夜似乎愣了一下,还眨了眨眼,看着被自己一个拦腰伸下来的红布条,单看她的脸色,还会令人以为她很震惊。

    但事实上,在场只要有点武功的人,大抵都知道洛子夜这完全是故意。

    系着红布条之物的顶端,是绑着重物的,重物被武琉月抛向天空,那自然有冲力。冲力相撞之下,洛子夜要真的不是故意,只是不小心伸了一个拦腰,那么眼下的状况,应该是她的扇子被打得脱离掌心,而武琉月的红布条将在奔向树顶的途中,被迫改变轨道,最终不知道会射到哪里。

    但是故事的最后,洛子夜的扇子还稳当当的在她自己手里攥着,而武琉月的红布条,就这么掉落在地。可是这些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但也并不能作为问责依据,洛子夜一个抵死不认,说自己就是不小心的,谁也没办法非要他承认。

    而关于扇子和布条相撞的冲力问题,洛子夜也是考量过的,其实她可以就假装扇子也被撞飞了,自己真的不是故意。但是,就是要令武琉月知道自己是故意的,才能气得她吐血不是?

    这下,大家都不必仔细去看,只要一低头,就能发现那红布条上,写着的是凤无俦的名字。武琉月的脸色当即一阵青一阵白,对于姑娘家来说,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令全天下都猜到自己喜欢谁,大抵也不算是一件丢人的事,毕竟那些人也都只是凭借迹象去猜。

    但是,有些东西从自己的手里,从自己的口中完完全全地展露出来,那就很丢人了!眼下这无异于她不知羞耻地告诉所有人,她就是暗恋天曜摄政王已久!她武功不弱,自然知道,洛子夜这是故意的,故意让她难堪!

    当然,还不仅仅于此。

    抛向姻缘树的红布条,用笔写下的祈愿,就这么在抛向树顶的途中夭折,被打落下来,这当然是非常不吉利的,甚至就意味着她所追求感情的夭折和无果!这样一想,她脸色更加难看!

    而洛子夜也是一副恍然惊觉,非常抱歉的样子,扭过头,一脸歉意地道:“公主,这真是对不起啊!本太子也不知道为何,方才忽然就感觉到一阵困意难抒,哎呀,居然还将你要祈愿的东西打落了,这……这真是太不吉利了!难道要因为本太子的举动,公主注定不能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就连祈个愿,也不能让老天听到?哎呀,本太子真是该死……”

    洛子夜貌似很自责地飞快表述,每一句话听起来都是自责之言,但是武琉月每听一句,脸色就难看几分。

    这洛子夜,搅了她祈愿就罢了,还反复这样提醒她,这是不吉利的。会令她对凤无俦的感情有始无终!这番情景,令不少人看武琉月的眼神都有点同情,虽然同情之下,他们也觉得这是武琉月咎由自取。

    而洛子夜看武琉月不说话,一下子好像更加自责了,扭头就看着自己的扇子,一阵训斥:“哎,人家姑娘家,好不容易喜欢个人,还厚着脸皮……不,鼓起勇气来求姻缘,你捣什么乱?这下好了吧,好好的一段姻缘,就这么夭折在你手上!”

    她这话一出,武琉月原本就难看至极的脸上,更加难看了。因为洛子夜已经公然说了她厚脸皮,虽然马上改口,但是她绝不相信,这只是一句口误!甚至她完全确信,这根本就是洛子夜故意的“口误”,就是为了说给她听,就是为了气她。

    而伴随着她难看的脸色,在场极少数的女性,也都窃笑了起来,这声音很小,令武琉月想发作也是不能,于是她整个人更加上火了,袖袍下的手不自觉地握了起来,整个人都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不远处的阎烈看着,瞟了一眼凤无俦的侧颜,开口评价道:“王,太子这脾性,还真是得罪不得!”

    寻常情况下,对于姑娘家的找事儿,男人们都是能忍就忍了。因为爷们嘛,都有一定的风度!但是太子这个德行,完全就是老子管你是男的女的,惹火了老子一样整!

    摄政王殿下听了这话,唇角淡扬,魔魅低沉的声,带着霸凛的威严,缓缓响起:“孤喜欢他这脾性!”

    阎烈一噎,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评价一句:情人眼里出西施!想完这些之后,他忽然开始在心里认真的斥责自己,身为王的首席护卫,身为王第一信任的人,他总是没事儿就在内心揣度王是个断袖,他这种不正当的行为,到底对不对……

    而洛子夜,“教训”完了自己的扇子,这才又扭头看向脸色青灰的武琉月,开口道:“久闻龙昭公主大度,颇有龙昭皇帝豪爽之风。说来本太子这也算是无心之失,公主应该不会生气吧?”

    龙昭皇帝是不是豪爽,洛子夜当然不知道,为了给武琉月戴上一顶高帽子,让她戴好了之后,飘在半空骑虎难下,当然就是洛子夜的目的。

    她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武琉月还能说自己很生气,要计较吗?

    尽管她觉得自己已经快气炸了!但她还是隐忍了下来,手指掐入掌心,长长地指甲刺破皮肤,有尖锐的疼痛,甚至于还有血流了出来。在场的人,都大抵是从修罗场里踏着血走过来的人,对血腥味自然不陌生,这会儿当然也都能闻到这气味。

    这下,男人们再看武琉月的眼神,就多了一些不赞同。只是这一丝不赞同,都被他们隐藏的极好!这种故作大度,实则小肚鸡肠到如此地步的女子,实在难以令人欣赏!

    阎烈在不远处咂舌感叹:“王,看样子这龙昭三公主,当真气得不轻!”

    凤无俦比他高,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半仰着头的。而摄政王殿下,此刻眸中掠过深思,邪妄的唇角勾出兴味的弧度,那双泛着鎏金光辉的魔瞳这种,燃起灿茫,低低道:“且接着看吧,孤倒是想知道,若洛子夜站在武琉月的位置,会作出何种反应!”

    阎烈一愣,旋即明白过来。

    看来王已经料到了,武琉月会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

    武琉月听了洛子夜的话,纵然气得要死,这会儿也要强装大度,咬着银牙,几乎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一句话:“太子说得哪里话,区区小事,本公主自然不会计较!”

    洛子夜听完这话,似乎很是惊讶,赞美道:“公主真是大度,若是本太子,一定会非常生气!并且会生气到一般人没办法招架!”

    她这话,其实算是在作铺垫。但是沉浸在愤怒中的武琉月,并未意识到这些,兀自咬了牙,接着强笑道:“并非太大的事情,本公主再写一张就是了!”

    她这话说完,洛子夜立刻看了路儿、沓沓一眼,开口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公主研墨?让公主赶紧再写一张,虽然不知道第一张夭折了,再写第二张还有用没有,但是这一切也都要试试才知道……哎,都怪我,这都怪我!”

    她这话说完,在场所有的人嘴角都是一抽。只觉得洛子夜这小子是真的太狠了一点,都把人整成这样了,还在补刀子,告诉对方再投第二次,很可能是没用的。

    于是,武琉月的表情,又扭曲了一会儿。看着桌案上的布条,一时间心中郁结,咬牙道:“本公主不写了!如太子所言,心诚一次则灵,两次则可能触怒神灵,所以本公主就不扔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就是太子……”

    她这般说着,也在心中告慰自己,回国之后,她一定要到月老祠去重新求一遍,断然不能让洛子夜就这么坏了自己的姻缘。

    而一旁的武项阳,看着自家皇妹受了这么多气,这会儿他也终于憋不住的了,开口道:“好了,方才天曜太子说让皇妹先写,那么眼下,是不是应该天曜太子写了?说实话,我等也十分好奇,天曜太子欣赏之人是谁,太子是个男人,不会也扭扭捏捏,不愿意给我等看吧?”

    他这话,就是重新将难题丢给了洛子夜。

    而事实上,在场所有人,也都很期待洛子夜的答案。而不管洛子夜选择谁,大抵接下来,她都会成为其他人攻击的目标,这一点他们自然也看得分明,但是这时候让洛子夜站队,也没什么不好!

    洛子夜听了这话,也如武项阳所想,当即一脸为难起来,走到桌案边上,眼神四处看了看,一脸纠结地道:“哎,本太子要是选完了,情敌加起来大抵能围着天曜皇朝排四十圈!”

    她这话一出,在场人都一愣,随后开始细细地思索,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当代杰出的美男子不少,但是排四十圈这一点,也未免太过夸张。毕竟不少美男子都是深居简出,有的神秘到除了上流社会之人,极少有人见到真容。

    说完这话之后,她身后不远处的云筱闹,忽然咳嗽了一声。

    洛子夜眸色一禀,她明白云筱闹这是提醒,也是在帮她寻一个解决之道。眼下这么多位高权重的美男子都在这里,选谁都是找麻烦,但是如果选云筱闹,就能避开这个问题!只是,她要是真的这么选,全天下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对云筱闹有意思,那么,还有谁敢在纨绔嚣张的太子手中抢人?

    而且,云筱闹眼下还并不知道,她自己已经是云丞相摆出来的棋子,选择她,也一样是选了阵营。

    所以,云筱闹此刻的好意,她只能拒绝!

    她提起笔,看着那红布,先是大手豪迈一挥,写下自己的大名。随后,几乎所有人,都等着她下一个字,写什么!一笔一划,那个字看起来很繁杂,但是不难辨认。

    写完一个字之后,武项阳在一旁笑起来,道:“太子果然风流,当真是对嬴烬念念不忘!”

    她还只写了一个“嬴”字,其他人就都笑了起来。毕竟嬴烬的身份,目前还只是个青楼面首,就算是私下里和洛子夜还有什么合作,但是也总比已经明面上,和这些势力勾结起来得好,而且嬴烬如此神秘,也未必会对洛子夜表露自己。

    总之,答案虽然不是所有人想要的,但是比起选其他已经处在权力漩涡之中的对手,他们已经觉得,这答案好了很多。

    而不远处,当武项阳关于嬴烬的那句话说完是,阎烈就骤然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气温下降到了冰点!他悄悄地看了一眼王的脸色,却发现那张远胜神魔的容颜上,并无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没来由地就令人觉得心惊,还有眉宇间的折痕与戾气……

    他咽了一下口水,觉得太子要是真的选了嬴烬……他不知道是应该让太子自求多福,还是让嬴烬和相思门,也一起自求多福。

    而洛子夜听完了武项阳的这句话,当即豪迈一笑:“那是自然!嬴烬那张脸,就说是天下第一美人也不为过!”但是她说完之后,大笔一挥,写完嬴烬的名字之后,又开了一个头。

    这举动令所有人一惊,都凝眸看去。

    摄政王殿下也犹豫了一会儿,想上前。但最终还是止住!心中也开始好奇,洛子夜到底是想玩什么花样!

    接着,洛子夜又在上头,大笔一挥,写下了一个名字。

    众人一齐扭过头,看着脸色骤然青了的武项阳!毫无疑问的武项阳是一个直男,并且他眼下算是为了自家皇妹,在跟洛子夜为敌的状况,但是洛子夜写完嬴烬的名字,又写他的名字,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表示,在洛子夜心里,自己还不如面首来着?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表示,洛子夜还觊觎着自己来着?

    冥胤青咳嗽了一声,神色复杂地看了武项阳一眼,开口道:“没想到大皇子似对天曜太子多有排斥,但太子心中还是有大皇子一席之地!”

    他这话一出,武项阳的脸色更难看了。这简直就在说自己也即将被洛子夜拖着,步入断袖的行列!

    而洛子夜,先写嬴烬,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只有先写嬴烬,眼下这些人就算是不满意,也不会太排斥,自然更不会当场就发作,于是,这便也利于她发展后续!

    阎烈也看了凤无俦一眼,而凤无俦的魔瞳也微微眯了眯,沉声道:“这是写了两个名字么?”

    只是两个名字,都没有他的份。他是应该高兴自己没有被扯下水,还是应该生气他的宠物,根本没有半点做宠物的自觉,也并不知道身为宠物,她到底应该归属于何人?

    阎烈点点头,咽了一下口水,道:“可能是的!”

    然而,他话音刚落,洛子夜又继续写起来。

    这令所有人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到底是想写几个人?寻常人的心上人,不都是只有一个吗?太子有两个,他们已经觉得很奇诡了,但是她居然还要写?

    而洛子夜,一边写,一边念:“嗯,轩苍逸风,龙傲翟,冥胤青……”

    写到这里之后,她扭过头看了路儿一眼,开口询问:“对了,除了这几个名字之外,还有什么杰出的美男子,是我不知道的吗?爷说的杰出,不是才华,是脸和身材,那种以英俊或美貌闻名的大帅哥……”

    “额……”路儿嘴角一抽,踮着脚看了一眼太子手里的红布条,心下腹诽,太子这是以为向上苍祈愿,就如同求几颗萝卜一样简单?写这么多美男子的名字他是想干嘛,难不成是想都娶回来不成?您问过美男子们答应吗?

    她无语是无语,但还是只能回答洛子夜的问题,开口道:“当代有名的美男子,额,还有我们的七皇子……”

    “那是亲兄弟,不能觊觎!下一个!”洛子夜提着笔,一副等着她继续说的模样。

    路儿又小心翼翼地道:“还有,还有轩苍的皇帝陛下,据闻貌若空谷幽兰,风流俊采,雅溢天下。名字,名字……”名字她当然不敢说。

    洛子夜听了,很随便的瞟了轩苍逸风一眼:“那是你皇兄吧?他叫啥?”

    轩苍逸风嘴角一抽,眼角也一抽,不知道脑子是不是也顺便一抽,于是开口道:“轩苍墨尘!”说完又重复一抽。

    阎烈捉急的看了一眼洛子夜,又看了一眼凤无俦。这连没见过面的轩苍皇帝都写上了,咋就不写王的名字呢?看王这可怕的脸色……

    洛子夜写完之后,咂咂嘴,开口道:“嗯,就这些了!爷把当代美男子的名字都写上去,总能泡上一个,对吧?”

    她说完,路儿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总觉得太子似乎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的名字,而且她还隐约有种预感,被太子忘记了名字的人,应该很不好惹,并且极易动怒……

    ------题外话------

    山哥流着哈喇子: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众山粉:山哥!山哥!你醒醒!山哥,你肿么了……

    山哥被摇醒,睡眼朦胧。

    众山粉一同搓胳膊:山哥你刚刚梦见啥了,笑得那么猥琐……

    山哥倒头继续睡:唔……梦见你们给我送了好多好多好多月票,加起来可以围地球绕四十圈,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