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让凤无俦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让凤无俦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摄政王殿下一愣,完全怀疑自己感知错误,洛子夜这小子,居然……!他魔瞳猛然睁开,看着洛子夜狂奔往外的背影,伸出手,打算用内力将她抓回来!

    但,大抵是因为他反应慢了些,当真是做梦都没想过世上会有人如她一般猥琐,所以动作慢了半拍。当他伸出手之后,洛子夜已经在门口拐了一个弯,奔了出去。

    他邪妄的唇角,有了一瞬间的抽搐,随后低头看了看。

    发现在洛子夜的行为之下,身体已经不自觉地有了反应,而且令他相当难受。有人点了火,就这么跑了!然后凤无俦的脸色,慢慢地有了发黑的征兆……他阖眸沉息了片刻,终于将眉宇间的怒意克制住。然后,他隐隐觉得,什么时候应该把这一摸,也还给洛子夜!

    洛子夜这会儿还不知道他已经醒了,但是她清楚,她这样一摸,惊醒他的可能很大。于是那两条腿奔得飞快,笑容也很猥亵,一路往门外飞驰。也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太急,方才穿衣服太快,没整理好,以至于她奔出来之后,裤腰带忽然松了一松。她捉急地把裤子往上提了提,继续奔了出去。

    但是这动作和这态势,落入门口的阎烈等人眼里,便是同时嘴角一抽,太子这种吃完之后不认账,匆忙提着裤子就走,貌似于始乱终弃的样子,是怎么回事?他们没看错吧?

    还有,王现下还好吗?

    他们正想着,殿内忽然刮起一阵阴风。

    由内至外,令他们站在门口,也忍不住颤动了几分。随后他们似听见王森然切齿的声音,从殿内传了出来:“洛子夜……”

    他们集体一抖……

    ……

    而洛子夜奔出去老远之后,不知道为啥忽然颤抖了一下,心里隐隐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觉得这事儿可能会没完。但她也并不是纠结的人,还没找到眼前的事儿,也并不值得害怕。

    正打算回自己的寝殿,这才想起来寝殿似乎被烧了,于是认真地琢磨了一会儿,接下来应该去哪儿。

    这一抬起头,迎面就看见龙傲翟带着一队人马,对着她走来。她微微眯了眯桃花眼看向他,他还是很帅,脸上留着野性的胡渣,一双异色血瞳令人心悸,高大勇猛的身躯,以及衬托他威重的戎装,天生就符合女人对于梦中英雄的想象!但是在看见他的时候,她眸色忽然冷了半分,嘴角也慢慢勾起冷笑!

    龙傲翟到了她跟前之后,她唇迹的冷笑,于顷刻之间收敛,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他身后,跟着几个人,有穿着官服,背着药箱的人,还有两名侍婢模样打扮的人。龙傲翟走到她面前,先低头,对着洛子夜行礼:“末将见过太子!”

    他身后的人,也一齐低头:“见过太子!”

    洛子夜看了他一会儿,没说话。于是这些人,也一直都保持着弯腰低头的姿势,没能站起来。龙傲翟剑眉蹙起,只是这一会儿,就明白了自己该是哪里得罪了洛子夜,所以洛子夜才不吭声,没让他起来。

    但他也并不十分在意,低下头去的薄唇,微微扯了扯,那是漫不经心的弧度。洛子夜有所不满,就这般直白的表现出来,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那么……

    只能说明,洛子夜不足为惧!

    而洛子夜自然也能看出他的想法,唇角再次扯出冷笑。又盯了他们一会儿之后,终于拿着腔调开口:“起来吧!”

    龙傲翟抬起头,挺直了腰板。也并不看洛子夜,更不问她为啥生气,只扭头看了自己身后几人一眼,复又开口对着洛子夜禀报:“启禀太子,陛下知道太子昨夜受惊,特地派了太医院的院判,来为太子诊断并调养身体。而这两名,是在宫中接受过大内侍卫培训的宫婢,以后就代替小鸣子,伺候太子!”

    他这话说完,那两名宫婢上前。

    两人都算是美艳,单论容貌和玲珑有致的身段,都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她们上前之后,一同弯腰,前后有序地开口:“奴婢路儿,奴婢沓沓,拜见太子殿下!”

    洛子夜听了,心下一突,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用接受过大内侍卫培训的人,来给她做宫婢。她那父皇,是真的派人来伺候她,还是派人监视她?

    她正想着,龙傲翟又开口道:“还有,太子殿下,皇上亦有命,今日国寺祭祀中午将歇,回去之后。请您到宫中去见他!”

    龙傲翟面上冷峻,慢慢地禀报完。他没说皇帝找她什么事儿,但皇帝的话,算是全然带到。洛子夜点头表示明白,心思也转了转,同样有点好奇皇帝找她是想干啥。

    扬眉扫了龙傲翟身后那几人一眼,随即对着那御医开口吩咐:“本太子没事,你去替本太子看看小鸣子便好!至于你们两个,跟上来吧!”

    说完这话,她便打算举步离开,那太医低头开口:“臣谨遵太子之命!”

    她听完这话,脚步未歇,并将要从龙傲翟的身侧擦过。

    当两人将要交错那一刻,洛子夜的脚步忽然顿住。她天生风流的声线,此刻有点漫不经心,也有点轻佻,慢慢地道:“有时候,人展露自己的情绪,可并不单单只是出于不会隐藏自己,而也是为了给其他人一个警告!龙将军,本太子必须提醒你,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你有你的心思,爷也有爷的手段!”

    她说完这话,也不管龙傲翟有什么反应,摇着自己手里的扇子,大步而去。

    龙傲翟愣了愣,偏头看了一眼洛子夜的背影,有了一瞬间的晃神。那一秒钟,并不相信这样的话,是洛子夜能说出来的!对方这算是看穿了自己认为他不懂得隐藏自己,心生轻鄙。于是直接将话说破,并给他警告?

    那么,这是不是也说明,洛子夜已经知道了,关于昨夜,武琉月进了国寺之事,并且知道,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

    看着洛子夜渐行渐远,他静默了片刻之后,唇畔忽然扯出冷笑来。的确,当洛子夜和凤无俦昨夜搅合到一起,甚至是同榻而眠之后,这两人大抵已经被所有人归为一派,这时候,他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洛子夜和凤无俦还是敌对的关系。甚至还有天子令的事情,并未查出个结果来。

    而既然洛子夜已经站到地方阵营,龙傲翟觉得自己想除了她,自然也没什么不对。

    但是眼下,他竟然被警告了。

    想到这里,他薄唇又扯了扯,这时候他忽然有了一种预感。大抵,会因为洛子夜的介入,这一场天下格局的争夺之战,将变得越来越有意思!而至于洛子夜,能对着自己放出这样的话,是当真有实力,还是随口吹牛,不知死活而已?不论哪一种,也都值得他重视了!

    ……

    警告完了龙傲翟,洛子夜沉眸前行,心里也越发沉寂,不明白自己的父皇找她,究竟是打算干什么。是福还是祸?

    以及,还有凤无俦让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的话。这让她想着,慢慢地沉眯起眼,看了一眼小鸣子养伤的寝殿,所在的方向。凤无俦是当真只是随口示警,还是小鸣子真的有问题?她希望是前者,毕竟小鸣子,她是真心愿意相信的!

    她这般想着,终于收敛了心绪,随后瞟了自己身后的侍婢们一眼,慢慢地问:“说说看,你们被派到爷的身边,是领了什么任务?”

    这话一出,那两名侍婢先是一愣,随即面色隐隐发白,但也只是一瞬,就立刻恢复如常。她们并不明白,太子这问题是随口一问,还是看穿了什么。于是她们两人沉默着,并未说话。不论太子是真的猜到了什么,还是随口询问,她们自然都不能说实话。那么,应该如何回答?

    她们的沉默,也在洛子夜的意料之中。

    她也没要求她们必须回话,只是摇着自己的扇子往前走走,并漫不经心地道:“不论你们是领受了什么任务,本太子都希望你们明白,跟在本太子身边之后,于其他人面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要是哪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爷就割了你们的舌头!”

    最后这一句话,是昨天晚上在凤无俦那个变态那里学的。说完之后,她咂咂嘴,发现这句警告人的话,虽然很残暴,但是听起来真的挺有感觉。

    两人听完这句,很快地低下头,警告的话她们听过不少,但不知为何,这话从洛子夜的嘴里说出来,她们莫名感觉背后被冷汗沁湿,开口道:“太子放心,奴婢明白!”

    话说到这里,洛子夜也不继续跟她们玩深沉了,正打算换个话题,忽一阵带着冲力的疾风划破空气,飞驰而至!她眸色一冷,很快的伸出手,两个指头一夹,一枚飞镖,就落到了她手中,上面有一张纸条!

    那两名侍婢,就跟在她身后,她也没有避讳,直接就将那纸条打开。

    而尽管她毫不避讳,她们二人自然也不敢上前凑过去看,所以那纸条上头写了什么,她们都不得而知。而洛子夜将那纸条上的字,尽数看完之后,慢慢地收入袖中。眸色深了深,却并不作任何评价,令她身后两人,也不能得到任何讯息。

    她继续往前走,仿佛方才并未拿到那张纸条。又很随口地问:“最近可有什么新鲜事儿发生?”

    这话是随口转移话题用的,但她问出来之后,那名叫“路儿”的侍婢,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大事倒是没有,不过帝拓的无忧公主,听说又择了驸马,不日之后,便将要成婚!”

    洛子夜听到这里,倒是想起来了:“说起来,上次父皇寿宴,几大国之间,似只有帝拓没有派人来贺寿……”

    路儿瞟了一眼她的背影,随后才回话:“帝拓一直和我们天曜不合,太子不知道吗?”难怪不少人都说,自从太子上次被陛下下令打了之后,就跟得了失忆症一般,整个人也变得更加猥琐,不事生产。这下居然连最基本的国际形势,都不知道了!

    她刚来这儿没几天,当然不知道!但是这话她肯定不会说,而是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太子的心里从来只有吃喝嫖赌,这些事情岂会关注?嗯,说说看,为啥关系不好?”

    她这话一出,路儿和沓沓嘴角都是一抽,全天下把自己心里只有吃喝嫖赌,说得如此自然,毫不羞愧的,大抵也就只有太子一个人了。

    但是她们两人,一个都不敢真的开口吐槽。而对于洛子夜问的问题,也一个字都不敢说!

    这让洛子夜奇怪地扭头看了她们一眼,本来对这件事情只有两分兴趣,看她们两个这不敢吭声的样子,她倒是来了十分的兴趣!挑眉问:“怎么,不敢说?还是因为涉及什么人?”

    沓沓点头,很恭敬地道:“的确是涉及一个人的私事,那个人……是天底下的人,都不敢轻易提起他名字的人!”

    洛子夜眼角一抽,很快地问:“凤无俦?”除了他,还能有谁牛逼到沓沓说的这水准上?

    沓沓听完她这三个字,当即惊悚地看她。摄政王殿下的名字,太子就这么说出来了?

    她眼中的惊恐,洛子夜自然看得出来,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他的名字,爷对着他都已经咆哮了不知道多少次。说吧,到底是为啥,你们悄悄地告诉我,我们私下悄悄地探讨一下就好了,爷也不跟他说!”

    洛子夜的话说完,便盯着她们俩。两人对视一眼,还是不敢说,可是洛子夜就这么看着她们,等着她们的答案,于是也不能不说。

    最终是路儿犹豫着道:“启禀太子,是这样的……七年之前,是摄政王殿下初露锋芒的时候,又正好是十九岁的年纪,并无婚约在身。于是,帝拓皇帝写了国书过来,有意将自己最宠爱的无忧公主,许配给摄政王殿下!”

    说到这里,出于对凤无俦这个人的不喜欢,和对他各种找麻烦行为的嫌恶,她很快地开口揣度:“但是帝拓的皇帝,后来发现凤无俦这个人不行,根本配不上自己的女儿,所以悔婚了。凤无俦因为这件事情深受打击,所以多年以来,未曾娶亲,并久久不能忘情?”

    说到这里,洛子夜的内心,产生了不少对凤无俦的同情。难怪那货就像半个变态,还喜欢找她麻烦,原来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受了一些伤害,以至于心理扭曲……

    她揣度完,路儿嘴角一抽。深深地为太子胡说八道,瞎编故事的能耐表示赞叹!

    抽搐完之后,她方才无语道:“太子殿下,您想太多了!国书送来之后,摄政王殿下当时还是王府世子的身份,陛下认为他是会答应的,于是就允下了这一桩婚事,并邀请了无忧公主前来天曜游玩。那时候摄政王殿下大抵还不知道这件事,并奉命陪无忧公主游赏天曜美景。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桩婚事必成,陛下也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令人意外的是,摄政王殿下忽然竭力反对!当时还造成了很大的轰动……”

    听到这里,洛子夜也感觉到了一丝古怪。瞟了她一眼,开口问:“当年凤无俦初露锋芒,但也已经展露出了惊人的能耐,所以尽管他抗旨,父皇也还是没将他如何,但是这一场悔婚,就破坏了天曜和帝拓的关系?”

    问到这里,她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那时候凤无俦正算是适婚的年纪,又是初露锋芒,如果迎娶别国的公主,必将如日中天。而身为帝拓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估计也不会丑到哪里去,他为啥拒绝?

    她问完这话,路儿摇了摇头,复又开口道:“启禀太子,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大抵是摄政王奉命陪同无忧公主游玩的途中,无忧公主对摄政王殿下有了心思。她知道了摄政王殿下悔婚的消息之后,便当场撞柱自尽,最后虽然救了回来,但是额头上留下了很长的口子,从此便算是毁了容!帝拓皇帝大怒,无忧公主是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就这么毁了容,自然……”

    听到这儿,洛子夜大概是明白了。最疼爱的女儿,被悔婚在前,自尽在后,帝拓皇帝不生气才怪了!

    她点点头:“那无忧公主,一直到如今才嫁人?”

    这回接话的是沓沓,她开口道:“并非如此,无忧公主毁容之后,回了帝拓,很快便奉命嫁给帝拓王公之子。摄政王殿下也送上了大礼表示祝贺,并且弄出了很大的排场,给无忧公主做足了面子。可是后来……嗯,无忧公主出嫁两年之后,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应当已经平息,而帝拓那边虽然不满,但摄政王殿下已经被墨天子认可,位逾诸侯,所以帝拓也不敢有所不敬。可也就在这时候,摄政王殿下不知为何,竟亲自动手,杀了无忧公主的驸马……”

    洛子夜嘴角一抽!扭头看她们一眼:“凤无俦杀人不用偿命的?”

    问完这句话之后,她自个儿嘴角也抽搐了一下,凤无俦那个德行,不让别人死就不错了,谁敢让他偿命?果然,两人摇摇头,路儿道:“不过是区区一个帝拓驸马,摄政王殿下当时的地位,便已经不可动摇。墨天子便也只赐了东西,安抚帝拓!但是摄政王殿下为何会出手杀人,这一直是个谜,天下无人知晓缘由,也无人敢随便乱猜!帝拓皇帝也彻底被激怒,并险些下令出兵!至此,天曜和帝拓的关系,便再无修复可能!而那之后,天下议论无忧公主的不少,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

    “凤无俦又下令不许人说她,并还拿几个说她的人开了刀,杀鸡儆猴?”洛子夜大概已经在心里脑补了一个故事的版本。

    路儿听完这话,惊愕的瞪大眼,问:“您怎么知道?的确是如此,当时天下间还有不少人猜测,摄政王殿下是否后悔了当初悔婚,并猜测他们是否会缔结良缘,但是事后根本没有任何后续。就这般又沉寂了五年,摄政王殿下对无忧公主,好得也是没话说,但丝毫不提恢复婚约之事。直到日前,传来无忧公主又择驸马的消息……”

    洛子夜听完这段话,长长地叹气,经过补脑,算是自发的把这个问题明白了一大半。开口分析道:“所以故事的情节,应该是凤无俦年轻的时候,太嚣狂,不能接受父皇随便赐婚,所以非常拽地抗婚了!但是事情过去两年之后,他又后悔了,并且非常嫉妒无忧公主驸马,于是凶残地杀了情敌!并且长时间的努力,希望能挽回无忧公主的心,但整整努力了五年,毛用都没有!还传来了无忧公主,又选了驸马的消息,他十分沮丧,万分难过,于是……”

    于是昨天晚上忽然变态的要她陪他睡觉,而且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和感情创伤,差点把他自个儿发展成了个断袖?

    想到这里,洛子夜心里忽然一阵沉郁,对凤无俦充满了同情!并且决定借此原谅他一点点,开口道:“原来是这个样子,难怪凤无俦的性格那么恶劣、刻薄又变态!这是受了很沉重的心理打击,又没有人关怀,所以产生的精神问题。所以爷决定看在他是个失恋人士的份上,勉强原谅一些他过分的行为!以后没事儿的时候,爷还要送点温暖和安慰,让他感受到世间的美好,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要再找爷的麻烦!”

    她这话说完,还认真地点了点头。路儿和沓沓对视一眼,嘴角和眼角都不断抽搐,深深地为太子的想象力感到钦佩!

    以摄政王殿下的性子,要是真的如太子所说,看上了无忧公主,必将什么都不管不顾,劫回来纳为王妃。岂会容许自己喜欢的女人再嫁?但是她们也没胆子随便开口,推翻太子的论断,怕激怒太子!

    倒是这会儿,刚刚在下人的伺候下,穿好了衣物的摄政王殿下。不知为何,忽然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被洛子夜,纳为了需要关怀和温暖的失恋人士……

    ------题外话------

    众山粉:山哥,你肿么了,你肿么一脸青灰,发生什么事儿了?

    山哥抹泪:哥很桑心,哥是需要关怀和温暖的失恋人士……

    众山粉默默地掏月票:哥,拿着吧,我们知道除了这玩意儿没其他的东西能安慰你……

    山哥跳起来,把月票全塞裤裆里藏好:你们真是窝的知己,窝一下子觉得世间美好,人森充满了温暖和爱……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