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为什么你的胸肌和孤的不一样?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为什么你的胸肌和孤的不一样?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嘴角一抽,看着他的眼神更加防备。并马上伸出手,把自己的中衣护住,两只手交叉着捂着衣服,完全是打算用绳命来保护自己的中衣的状态!

    现下的情况很清楚,要是眼下她的中衣被扒了,那裹胸布就暴露出来,女儿身的事儿,估计也就瞒不住!尤其这混球的眼睛,不知道为毛线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部,令她心里有了很不好的预感。而且不仅仅如此,更有甚之,那眼神就像是X光透视,好像能透过她的衣服,直接看进内里,令她觉得毛骨悚然,而且浑身不自在!

    她盯了他一会儿之后,扬了扬脖子,表现一下自己的刚毅不屈,随后十分认真而果决地道:“不脱!”

    两个字,铿锵有力,态度鲜明!

    他听完这话,浓眉挑起,开始解腰带。令洛子夜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心道这货不是打算脱给她看吧?他打算脱到哪里?脱光还是啥?这样想着,她的心情莫名有点小淫荡,有点小激动,有点不能自抑,还有点……

    她还没“有点”完,他魔瞳凝锁住她,冷醇的声线再次传来:“当真不脱?”

    她看了他一会儿,思索了一下眼下的情况,武力她暂且不是对手,所以想拒绝跟他一起睡,成功的几率并不大,只能暂且认命,跟他睡就跟他睡!但是不论怎么样,不管是对自己性命的担忧,还是作为女子该有的最基本的矜持底线,中衣是绝对不能脱的!

    于是,她不再多话,直接歪头往床上一倒,用被子把自个儿的脸盖上,并含糊地开口道:“脱你麻痹赶紧睡!你不睡爷先睡了……”

    明天一大早,她还要开始着手查案子,看看到底是谁要搞她,以至于半夜里不睡觉去炸她的寝宫。所以她是很忙的好吗?哪有空大半夜陪他折腾,纠结什么脱不脱的问题!

    她的这一句“脱你麻痹”,明显就是在骂人。这自然很快地令摄政王殿下微微皱起了眉头,眉宇中浮现一点被挑衅的怒意。但,那怒意在看见她如同小松鼠一般,在被子里头拱了几下,并蒙住头支吾表达的样子之后,慢慢地沉寂了下来。

    而且,隐约觉得洛子夜这小子,就这样看起来,似乎还挺可爱!甚至,令他隐隐有点想笑。

    他扯开外衫,褪下里衣,动作依旧优雅傲慢,那是属于天生贵族之人,方才有的气度和风范。而他也并未脱光,留下了一件薄薄的中衣。天色虽热,但是对于他这般身带寒毒的人来说,比寻常人多穿一件,也并不奇怪。

    而蒙在被子里头假装睡觉的洛子夜,透过被子,听到他冷醇磁性的声音,清晰地传进她的耳中,威严霸凛,也是询问:“你确定不脱?今日温度很高,故而,即便你不脱,孤也不认为你需要盖着被子!”

    她盖着被子的行为,大抵就在向他表明她的不自在和紧张。这样的认知,令他觉得备有意思,甚至更想捉弄她!

    洛子夜窝在被子里头没多久,但是就这一会儿,就闷出了汗,细密的汗珠,慢慢地浮现在她的额头上,让她觉得再这样在被子里头躲一会儿,她八成得中暑!又听了他这话,她干脆一把将被子扯开,并一脚把被子踹到一边!

    然后转过身背对着他,语气不耐,有点嫌他烦人的开口:“不盖被子就不盖被子,但是爷建议你不要再说那么多废话,动辄干涉爷的行为!爷想怎么样,你就让爷怎么样!比如你想怎么样,爷就不管你。你裸奔爷都不管你!是个爷们就干干脆脆,不要像个娘们在那儿叨逼叨!”

    她深深地认为,她脱不脱衣服,她盖不盖被子,是她自己的事情,他身为一个男人,实在不应该是鸡婆的啰啰嗦嗦!

    她这话一出,摄政王殿下似愣了一下。

    竟没想到她如此“爷们”,还让自己干干脆脆一点!他静静地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这眼神存在感和压迫感很强,令刚刚才发表了豪言壮语的洛子夜,再一次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在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还是把被子扯过来盖着,毕竟这样安全感强一点!

    她还没琢磨好,又听见他脱衣服的声音,悉悉索索的,也不知道是脱到哪里了,她很想扭头看一眼,觉得自己要是看见什么激荡的场面,一定会高兴好几年!但是鉴于对方有断袖和变态的倾向,她还是没有看,只是耳朵竖得高了一些,继续认真地倾听!

    而摄政王殿下脱下锦袍与外衫,以及外裤之后,很自然地就躺到了床上,而且更加自然地将她搂入在自己怀中。

    而她落入怀中的那一刻,那一瞬的感觉,如此契合。心跳的频率,也蓦然增快,令他捉不准这感觉究竟是为何,但却很明确的,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他的掌控!

    从背部,她能感受到他纹理分明的肌肉,正贴合着她。那是肌肉勃发,血脉贲张的力量。而从他几乎有她两条胳膊粗的铁臂,也能感觉到他的身型不是一般的异魅魁梧!尤其她的体型不知因何而趋向男性化,原本就比一般女性健硕,但是这种情况下,他的胳膊还是比她粗这么多!

    但他也并不是肌肉男的类型,肌肉勃发饱满,但却并不过分夸张。于是也从魁梧之中透出性感。

    她就这样,在心里认真又激荡地分析他的肌肉。

    他却忽然在她背后开了口:“礼部、工部、吏部。早已布满了各家眼线和势力,而眼下,看似势力综错复杂,实则真正保持中立的,唯独刑部而已!”

    他这话,只是很平静的一句。但是,伴随着他的魔息撩过她的耳畔,却莫名有了暧昧和令人酥麻的味道。

    洛子夜理了理心绪,令自己努力不要莫名其妙地因为这**的声音激动之后,才大抵领会了过来他的意思!他这话,算是提点她,如果要下手,散布自己的势力,应该先从刑部开始?

    这个情,她领下了!

    “为什么帮我?”类似于这句话意思的话,她最近问了不少遍,但是每次从他这里得到的,要么就是没有答案,要么就是令人崩溃到不如没有答案的答案。但是这一次,她问的很认真,试图令他明白,她也想透过这语气的认真,来令他认真的给她一个答案!

    他听完这话,低沉的笑声,慢慢地从她身后传来,魔魅而充满磁性,似是承诺也似只是玩味:“孤帮着自己的宠物,有什么不对?孤会护着你,除了孤,这世上任何人都没有欺辱你的资格!洛子夜,这一句话,你可以当成孤的承诺,记住!”

    洛子夜听完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感动。她黑着一张脸扭头看他,这一扭头,就险些撞到了他的下巴!

    他真的很帅!令她险些随着这一次的偏头而失神,但她很快地找回了自己的神智,声线拔得有点高,无比认真地吐槽:“你可以把除了你这几个字去掉吗?爷个人认为你也没有欺辱我的资格。而且摄政王殿下,我想爷必须提醒你,虽然爷最近面对的事情不少,遇见的各种要命的事也很多,但是事实是,你欺辱我最多!”

    比如他动辄就对她动手,比如他常常露出看见她倒霉他就很开心的刻薄笑意,比如他日前瞧不起她的言论,比如今天在她很不乐意的情况下,他们两个还是躺在了一起,比如……

    她这句肺腑之言说出来之后,并没有得到摄政王殿下的任何悔改式反应。

    他似愣了一愣,那双鎏金色的瞳孔,也霍然睁大。似没想到洛子夜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然而他微微眯起了魔瞳,似乎是在考虑她的这句话。半晌之后,他似迟疑地开口:“真的是这样?你确定?”

    洛子夜认真点头,并发言表示:“我确定!”希望看在她如此恼怒和“确定”的份上,这混球能好好考虑她的话!

    结果,摄政王殿下确认了这句话之后,点点头,然后很随意又很犯贱地道:“真的是这样,孤也没办法,你可以努力克服一下!”

    洛子夜:“……!”想一脚踩在他脸上怎么办?

    瞪了他一会儿之后,她明确地意识到了,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没办法沟通的。他的混蛋已经成了天性,指望他迎合别人更改,那决不可能,他只会建议别人迎合他,并且“善意”地要求对方克服一下!

    这样的认知出来之后,她也不打算沟通了,扭过头继续用后脑勺对着他,打算安静的睡觉。腰间被他的铁臂拦腰抱住,但是他很安分,并不乱动。所以她可以努力的在心里劝慰自己,背后没有人,她只是一个人在睡觉,有个重物压在腰间,仅此而已!

    然而,她刚刚快努力把自己安慰成功了。

    他的手,忽然从她腰间向上。极其霸道地掌住她用裹胸布覆住之处,她浑身一僵,觉得情况不对。然而背后传来他低沉魔魅之中,带着疑惑的声音:“为什么你的胸肌,好像和孤的不一样?”

    ------题外话------

    6月5到6月9号之间年会,今天我们家不少小妖精们,奔来和哥共渡年会,刚刚踏入酒店便收到硕大鲜花一捧,以及读者热情拥抱,受宠若惊,万分感谢。你们真的太宠我了,害羞脸……

    另外书院这几天时间安排很满,这几天更新会少,但是不会断更,不会断更,不会断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是告诉你们,也是警示自己!

    还有一个消息,不足半个月,就是哥入驻潇湘满三周年的日子,管理员团队和后援团官博自发在新浪微博组织了活动,三周年当天,哥也会亲自发起新活动。亲们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亲╭(╯3╰)╮希望大家每天开心!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