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脱不脱?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脱不脱?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什么?!”阎烈瞪大眼,扭头看着殿内,想进去阻拦一下,可又觉得这是王的意思,他身为护卫,不应该也没资格干涉,更不应该进去。但是不进去,他要真的任由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而不加阻拦吗?

    不,准确言之,是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护卫,他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王“误入歧途”,而不加阻拦吗?

    和他心情一样纠结的,是门口魔迦和魔邪,他们两兄弟对视一眼,也觉得这情况很是不对,王这是要发展成断袖的节奏?而且对象还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什么节操,又不成器的太子?他们咽了一下口水,觉得身为王跟前的首席护卫之一的自己,此刻正面临这巨大的考验!他们深深地认为,如眼下这种,会令王误入歧途,而他们一旦劝谏又容易丢了性命的情形——他们应该一起鼓励阎烈大人上去阻拦!

    毕竟阎烈大人才是统领,才是王骑护卫之首,才是王最看重的第一人!所有这种比较威胁,又比较艰巨的任务,只有阎烈大人这样有本事的人,才能好好的完成!他们两个能力有限,实在力有不殆……

    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大无畏”精神,令他们很快地一起扭头,非常默契地,齐刷刷地看向阎烈。阎烈嘴角一抽,看着他们二人期待的眼神,看了看月色笼罩下的天空,认真地思了一会儿故乡,又思了一会儿故乡……

    最后,最后他决定当成什么都没看见!他只是一个护卫而已,他的任务只是负责保护王的安全,王虽然是泛大陆的公众人物,是他们的主子,但是王也应该有自己的私生活对吧?他们应该对王的任何行为,都表示支持和理解不是吗?这才是一个优秀的护卫,应该做的事!

    他才不承认是不想冲进去阻拦,然后看见什么不想看见的东西,令他想回来继续戳瞎自己的眼睛!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最近已经很疼了。

    而身为这件事情正主的洛子夜,听完他这句话,又被他自己拎着往殿内走之后,脑袋里头的第一反应,是短路的。而短路之下,她几乎完全不能抑制自己澎湃的内心,晶亮着双眼,心里二十几个洛子夜手拉着手踢着腿,快乐的转圈。感觉自己开心得快炸了,整个人似乎已经旋转着飞向天空,呼喊着“妈妈,我恋爱了”……

    但是,她快乐地往天空飞了一半之后,她短路的那根神经又接上了,眼角一抽,整个人从半空中直线坠落!她高兴个毛线啊她高兴,也不看看对象是谁!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伪男,要是被发现了可特么怎么办!

    “摔!”

    这一摔,不是她真的从半空中摔到了地上,而是被摄政王殿下,简单粗暴地摔倒了他的床榻上!床榻上的床单也是黑色系,魔蓝和墨黑交织,床榻是黑玉混着血玉铸造而成,诉说着它的价值不菲。

    这令洛子夜忍不住吐槽,这货真是奢侈,跑出来祭祀待个两三天,都要用这种装备!

    落地,不,落床之后,她打算抬头看他一眼,却发现自己被衣服困住,扒拉了几下,才冒出头,而他此刻也正盯着她。

    他那张早已远超年少之美,俊美堪比神魔的脸上,此刻写着些复杂,似乎是在犹豫。而那双泛着鎏金色异彩的魔瞳,却写满了属于魔的欲!张扬的,吞噬的,带着侵略性的欲!

    他颔首,看着洛子夜此刻,穿着他的外袍,显得很娇小,摔到床上之后,似是被困在他的衣服里,扒了几下才露出一个脑袋,令他莫名想笑。

    但是洛子夜一点都笑不出来,防备地盯着他,又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认真地强调:“凤无俦,你最好离老子远一点,老子是个正常的男人!老子喜欢的是女人,就算要上男人,也是老子在上头!你指望爷伺候你,趴你身下,想都别想!”

    她这话一出,摄政王殿下面上浮现几分玩味。他浓眉扬起,慢慢低下身来,靠近了几分。两人离得很近,他整个人几乎就要覆在她身上,这种极近的迫近感,令人忍不住从心底觉得害怕。但洛子夜并不惧,因为她太明白,这时候要是展露出害怕来,那问题就大了,怕是原本不会发生,此刻也得发生了!

    “太子不是说,自己是断袖么?”他压低的声线,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笑,撩过她的耳垂,令她莫名感觉一阵酥麻。身子也软化了半分,咽着口水在他身下!

    她思绪飞快一转,立刻作出一副痛苦地模样,特别抗拒地看着他,好似她已经跟她自己进行了一场长时间的精神交流,并努力地作了一些斗争!

    才终于得出自己并不想接受的结论,痛苦地看着他的眼,貌似诚恳地开口:“是的,爷先前的确以为自己是断袖,但是爷发现,额,爷发现真的到眼前这会儿,爷其实有点接受不了!”

    嗯,就让他认为她是一个误以为自己是断袖,其实事实上并不是,终于在关键时刻觉醒的男人好了!

    因为她眼下严重怀疑,凤无俦才是真正的断袖,不然他应该不会这样!而要是他俩真的发生点啥,让凤无俦知道她是个女的,他满心欢喜的打算上男人,结果……不知道会不会恼羞成怒,把她给废了!

    她这话一出,还有那一脸诚恳的表情,事实上是有点触动摄政王殿下的。

    因为事实上,摄政王殿下虽然明白,自己很有感觉,准确而言,是对洛子夜很有感觉。但他也并不是很清楚,真的到了那时候,他是不是的确能接受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么他的几乎就可以被定位为断袖!

    成为断袖,也许会面临世俗的眼光这一点,摄政王殿下并不是很介意。但是他介意的是,他二十六年以来,一直都认为自己一个正常的男人!突然就要接受这样的事……

    可,也就在这时候,他体内的寒毒,猛然震荡起来!

    令他很快地眉心一蹙,眉宇间浮现出极深的折痕,他清楚,他并不明确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接受自己成为一个断袖,但他能明确的是,只要靠近洛子夜,他身上那股逆流的寒气,就会舒服很多!

    也许,抱着任何一个人,借用人体身上的温度,事实上都可以,都可以令寒气不再冲撞。但是除了洛子夜,对其他人,他并没有想抱的**,而且即便只是想一下,都会觉得恶心!

    这样的认知之下,他猛然伸出手,一把将洛子夜扣入怀中!

    洛子夜原本想挣扎,但是她没忘记那会儿她打算跳起来抽他的时候,不小心撞到过什么,这会儿也不敢妄动,担心又不小心撞到那个啥,引发可怕的后果!

    此刻是夏日,他们身上穿的衣服都不多。于是这般贴近,很能令人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在他眼里,洛子夜此刻就像暖炉。令他体内的寒流,都慢慢沉寂,并令暖意从胸口处流散开来,直到四肢百骸。令他觉得很舒服,于是很想就这么抱着,不松手,甚至抱得更紧,将她揉入他体内。

    而在洛子夜眼里,他就像一块冰!

    这么热的天,她有点不明白他身上为啥那么冷,就这么抱着,她就像是一头扎进去一个空调房里,很有避暑消寒的功效。单从这一点看起来,他们两个还是很适合抱在一起的,一个需要热度,一个需要冷空气。

    虽然是很舒服,但是洛子夜还并没有忘记,她眼下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被困在另一个男人怀里。

    尤其对方对她意味不明,尤其对方是个找麻烦狂魔,尤其对方在很多时候疑似变态……这想法一出,令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刚准备说句什么,他低沉撩人的声线,便已经从她耳畔掠过,缓缓地道:“既然太子觉得自己不能接受,孤也有所考量,那么太子就安静的侍寝,你我抱着睡,互不干涉!”

    洛子夜其实很不能接受跟他抱着睡,谁知道他晚上会不会忽然兽性大发?

    于是扭头看他一眼,开口胡诌试图说服他:“摄政王殿下,本太子觉得这不妥!您要知道,你我都是男人,却在一起睡了。就算我们什么事都没做,传了出去,还是会对我们的名誉有所影响。一个说不定,从明天开始,京城里头大街小巷都要开始议论我们了!这……”

    她话没说完,他冷醇磁性的声线,就先传了过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和一点点属于魔性的,嗜血的味道:“谁敢议论,孤就割了他的舌头!”

    洛子夜嘴角一抽,不知为毛忽然觉得自己舌头有点疼!

    然而,摄政王殿下说到这里之后,已经不想再跟她废话了。微微起身,动作优雅地褪掉外袍,并很随意地将洛子夜的外袍一把扯掉!

    她觉得自己很头大,凤无俦这家伙说一不二,说了不发生什么,那就应该不会发生。但是这脱衣服是什么鬼?

    她试图把外袍扯回来,并开口道:“爷觉得晚上会有点冷……”

    她话没说完,他一把将被子掷到她身上,以命令地口味道:“那就盖着被子!”

    说完这话,他忽然蹙眉,盯着她的胸口。眸色有点深,缓声问道:“中衣脱不脱?”

    ------题外话------

    不要嫌弃字少,不少妹纸都知道哥今天一整天赶飞机,奔长沙参加潇湘作者年会。这个章节是在候机室和飞机上赶出来,现下是一边等托运的行李,一边蹲地上用手机热点传的,到了年会所在酒店之后,需要签到、安顿、不造书院还有木有行程安排……哎,哥已经很努力了,不要嫌弃了哈,么么。唔,有木有月票来一发?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