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太子今夜侍寝!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太子今夜侍寝!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脑袋一懵,觉得故事的情节发现的有点离谱,还有点脱线,唇上的触感,算不得特别美妙,但是也绝不令人讨厌!

    她还没撸清楚眼下是什么状况,他有力的手,便慢慢地撑在了她头部上方,左右两边的墙壁之上,将她困入他的方寸之地!攫住她的唇,从开始带着点试探、游移,到侵占,攻击,掠夺!

    以至于,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吻住一个男人,没有他想象中的恶心,内心深处并无任何抗拒之感,而起只是吻住,便莫名觉得契合,觉得被自己困住之人,天生就该配合他做这种事一样!亲密接触,**交缠……

    他清楚他眼下有**,有**,那就要去做。想要,就去拿,从来是摄政王殿下处事的一贯准则!

    阎烈在不远处看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转过头,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跟他一起出去!大殿里头的人,全部都和阎烈一样,表情僵硬,如同丧尸,往门口走。

    阎烈的心声——他就知道自己应该早点闭上眼,免得看见这种令人是痛不欲生、三观颠覆、神经崩溃的场景!

    其他下人们的心声——他们一定是看花眼了,先出去洗一洗眼睛!

    而洛子夜在愣了半晌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了!骤然一怒,狠狠地一口咬住他的舌,他一滞,那双能勾人沉堕的魔瞳,凝锁住她的眼,他的眼极美,就这般看着,便几乎要随着他一起心甘情愿地堕入魔道。但洛子夜眼下并不是很高兴,或者说不仅不高兴,而且还很生气,以至于那双桃花眼里头,也眯起些沉怒!

    他自然能感受到她的愤怒,不动,唇部也不从她唇上离开。

    静静对视,不发一语。

    他等着她说话!

    而洛子夜这会儿也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这个混蛋的意思很明确,他觉得她越来越喜欢她了,所以就吻了,但是他经过她的同意了吗?尤其还有非常古怪的一点,他们两个在他眼里,应该还都是男人吧?这种认知,令她直接就皱眉询问:“摄政王殿下,寻常情况下,您表达喜爱的方式,都是这样的吗?”

    她这话一出,他傲慢地声慢慢响起:“只有对你如此!”

    洛子夜:“……”所以她应该表示荣幸?她承认凤无俦的容貌,非常符合她对美男子的向往,可是这货的脾性,令人完全不能忍,根本就不是做男朋友的料!尤其他这会儿这样对她,估计也就是玩弄宠物的心态,她要是真的追求他,那真会死得渣都不剩下!

    伸出手打算将他推开,并且在心里告诫自己,看在对方好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份上,这件事情她就大人大量的不计较了!

    然而,她还没能将他推开。他更浓烈的吻,便随之而来。

    长臂扣住她的腰身,将她纳入怀中。这一吻比之先前更加炽烈,似要将她的舌头都一并拔出来。然而也伴随着这吻,他感受到了体内的躁动,以及热度,慢慢将身上的寒流击退!

    洛子夜的手腕,被他一只手扣住,举在头顶,动弹不得!

    而他一条长腿也迈入她腿间,将她抵住,让她想抬腿踹他小“唧唧”,让他放开她也是不能!她张嘴要说话:“唔……”

    一个字说出来,结果更有利于他的攻击,令她眼睛里险些喷出火来!这个贱人!

    而摄政王殿下,吻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停住了。

    并退开几分,事实上他是在试验,如果停住这吻,身上的寒毒之流,是会消退,还是继续咆哮!然而,他刚刚离开她的唇畔,那种熟悉的痛感,再一次涌了上来,令他再看洛子夜的眼神,极其灼热,活生生地像想把她吃了一般!

    洛子夜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内裤都吓湿了,不知道是尿裤子了还是咋样。伸手在他眼前挥舞了几下,试图帮他找回理智,因为她百分之百确定,眼下她还不是他的对手,要是他发疯,后果会很严重!

    她咽了一下口水,开口提醒道:“摄政王殿下,您可以考虑冷静一下!看清楚,爷是个男人,说不定爷的老二比你还雄壮,你确定真的要做这么龌龊的事儿吗?”

    她这话一出,他似愣了一下,随后沉声大笑起来。

    笑了半晌之后,那笑意才猛然止住,霍然一把抓住洛子夜的手,魔瞳里摇曳着幽光,魔魅的声线,带着引人沉堕的味道:“孤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看看谁的比较雄壮!”

    洛子夜嘴角一抽,好吧,看他这么高,这么魁梧,这么强壮,这么**,应该也不会小!因为在前世的时候,她们猥琐又脾气暴躁还喜欢算计人的老大,曾经对她、妖孽、夜魅三个人说过,男人的鸟儿,其实非常影响男人的气场,鸟小的男人,一般都不是很自信。但是凤无俦这货拽成这样子,所以这能说明,他那啥,要么就是真的很超凡,要么就是盲目自信!

    她觉得他盲目自信的几率不是很大!

    把自己的手腕往外头抽了抽,她开口:“我觉得这不是我要强调的重点,我要强调的重点是咱俩都是爷们!你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考虑换个女人,爷就不奉陪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凤无俦平常的表现,很像傲娇女王受,但是骨子里头是个鬼畜攻,而且八成还很热衷**!这与她要压倒美男子,成功攻人的理想背道而驰,所以凤无俦,绝对不行!

    她这话一出,想拔出手腕。结果他将她的手腕攥得更紧,不容她挣脱!魔魅的声,透着低迷的性感,那张远胜神魔的容颜逼近,语中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孤想找谁,轮得到你做主?”

    洛子夜一噎,居然有一秒钟觉得他的话无法反驳!

    但是:“你想找谁,轮不到我做主,但是不想被你找,这一点轮得到我做主吧?”她很庆幸在这时候,她的脑子还是清醒的,有足够的反击和辩解能力!

    她这话一出,他盯着她,傲慢地道:“你是孤的,所以你被不被孤找,也轮不到你做主!”

    “我去你妹!”洛子夜打算跳起来揍他!

    然而她这一跳,由于腿部困在他腿间。猛然撞到了什么!她脸一白,他浓眉之间的折痕,也骤然深了一些,看向她的眼神,也深了几分!

    这感觉是什么,摄政王殿下不傻,他自然明白!但明白之下,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算不得清心寡欲,但往往他能轻易克制,并洁身自好。可对于洛子夜,他觉得有些东西和情绪,都有点失控,以至于他往常的自制力,似也开始变得单薄,如即将出匣的猛兽,极欲攻击吞噬!可明明,对方也是个男人!

    看着他眸色加深,洛子夜是动都不敢动了!因为眼下她面对的若是别人,对方也许会克制一下,但是以她对凤无俦的了解,这家伙从来就想一出是一出,想做就做,完全毫无顾忌,会克制才怪了!所以出问题的几率,很大!

    她咽了一下口水,警惕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外袍!

    而那外袍是他的,她穿起来大了很多。他原本就比她高大不少,此刻看着她的行为,便更觉得她娇小。娇小到令人想……蹂躏!

    洛子夜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占有欲越发浓烈的眼神,扯了一下衣服,就又让凤禽兽更激动。她觉得这个故事十分悲伤,并且令她相当无语!她开始试图谈判:“摄政王殿下,你觉得你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两个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他蹙眉,眉宇间浮现出一点蔑然和不在意,冷醇的声,缓缓响起:“孤不在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孤只要能继续随心所欲的么么哒,就足够了!”

    “泥煤!”洛子夜忍不住爆了粗口!要不是眼下被摧残的主体是她,她会觉得凤傲娇这丫,很有点可爱!但是眼下……

    她脸色扭曲了半天之后,倒也不再无谓反抗了,却是上了脾气。只看着他冷笑:“你最好放开我,不然我保证,你一定会为你今日的行为后悔!”她的忍耐度,这会儿已经到了临界点!还随心所欲的么么哒,这个混球……

    她说着这话,也因为愤怒,那张男女不辨,却相当漂亮的脸上,慢慢地展露出了怒意!那双眼眸更是因为目露挑衅之光,所以晶亮得厉害!

    这样的神情,是很能吸引他的!以至于令他呼吸又粗重了一分。

    伸出手钳住她的下颚,端起她的脸,用那双魔瞳细细打量,他魔魅的声,带着极其强烈的欲念,慢慢地评价道:“洛子夜,孤很喜欢你的这个表情!”

    不仅仅是喜欢,更想占有!

    洛子夜听了这话,一边试图挣脱他的桎梏,一边很诚恳地建议道:“如果你真的很喜欢这个表情的话,可以考虑对着镜子好好练习一下,假以时日,你的表情一定比我的更加到位!”

    她忽然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要大半夜跑来找他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鬼,寻常见着她的时候总喜欢找麻烦,可今儿个,简直跟发情了的猛兽一样!

    他听完这话,也并不在意,更不往心里去。可声线忽然变得低沉,那张脸逼近她,似乎是警告,也似只是陈述:“洛子夜,孤的爱与欲,都很强烈!而这些属于你的孤傲,如果得不到,孤就会摧毁它!你最好,记住孤的话!”

    他这话一出,等于是踩了洛子夜的雷点!

    他此刻步步迫近,就已经令她越发无法容忍,眼下居然还说出这种话警告她!她冷笑了一声,昂首直视他,挑眉开口:“摧毁?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凤无俦,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世上有些东西是可以被摧毁、被终止的,比如生命!但有些东西,是你永远折不断的,那是宁折不弯、永不低头的傲骨!”

    她说着这话,那双天生风流的桃花眼,眯出些冷意。那是认真和不屈的味道,也是能轻易俘获他心,控制他心跳的神情!

    而这般看了半晌之后,他魔瞳中的神色,忽然柔和起来。看洛子夜的眼神,从先前一味的掠夺侵占,多了几分柔软怜惜。冷醇低沉的声线,带着点淡淡的试探意味,慢慢地问:“洛子夜,如果孤对你好一点,你的态度是不是会软化一点?”

    洛子夜蹙眉,防备的看着他,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出这种话,明明在她的印象里面,他似乎很讨厌她!于是,这认知之下,她很直接地问:“原因?”

    忽然这样问她的原因。以及,他想要她态度软化的原因!

    她这样问着,门口的阎烈,也竖起耳朵去听!希望上苍保佑,王不会说出什么令他现下就滑倒,并且继续与好朋友“草泥马”继续自由自在玩耍的原因……虽然他自己也隐约猜得到原因!

    无非是王动心了呗,王看上太子了呗,王……他就这样波罐子破摔的想着,结果里头传出来了令他觉得自己努力一万次,也难以从地上爬起来的声音!

    因为摄政王殿下,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因为孤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宠物,太过闹腾,太过不听话,并尤为喜欢激怒孤!”

    他这话一出,阎烈堪堪地扶住了门框,稳住自己的身形,并为自家主子的情商感到捉急!

    魔迦和魔邪兄弟对视一眼,虽然他们不若阎烈大人一般,一直跟着王的身边,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今日的事情,他们也隐约能看出一些苗头。两人对视完之后,继续表情严肃,一丝不苟地直视前方,但是心里都深深地认为王的情商相当感人!

    因为这话完全就是要是激怒太子的节奏!

    果然,洛子夜听了这话之后,嘴角一抽,脑海里头两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还蹦跶过去三只自由自在的果果。她就知道又是这种答案!而且她眼前这个人,已经丧心病狂地把她定位成宠物,她再努力,这标签在他眼里也剔除不掉!

    努力地压抑住了心中的怒火,她才令自己镇定了一些,用一种比较平和的语气,跟他说话:“凤无俦,也许在你的世界里,你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无人忤逆,习惯了掠夺。但是你那一套准则,很抱歉,并无法得到我的认同!如果你是真的希望我态度软化,也许你首先应该学会尊重别人!”

    她这话一说完,他扬眉,浓眉的弧度,令人看起来觉得有些轻蔑,魔魅的声线,亦缓缓响起:“洛子夜,孤觉得你应该明白。尊重这东西,旁人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给,而需要你自己去努力获得!”

    这一点,不会有人比他理解得更透彻!从没有皇室血统的贵族地位,一路攀爬到众人仰望低头的位置,这中间付出了多少,除了他自己,恐怕无人知!而由此获得的尊重,自然也是这每一步努力而来。

    他这话说完,见她盯着他不说话,他又沉声开口:“身份,权势,金钱,能令人获得敬畏,艳慕。但唯独尊重,需要实力去取得!旁人不尊重你,你认为那是旁人没有教养,而事实上,只是在对方眼里,你并不值得尊重而已!”

    他这话,令洛子夜一愣,心中不可谓不震颤。

    她承认他所得对,也几乎令她茅塞顿开!这世界从来弱肉强食,只留下适着生存。人想要获得其他人的尊重,自然需要自己努力!自己没有本事、令人瞧不起、令人觉得配不上对方的尊重,出现这样的情况,也许人应该思索的是,怎样提高自己,去颠覆其他人心中的认知,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尊重。

    而不是在心里责骂人家太拽,责骂人家没有教养,丝毫不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她默了一会儿之后,抬头直视他的眼眸,他那一双魔瞳很美,令人一眼看去,便震颤不已,甚至令人产生期待,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一双眼,映照出的她,看起来光芒万丈,甚至这双眼里头写满了对她的惊叹与赞赏,会怎样?

    产生这种期待,这也许并不因为她喜欢他,或是对他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而仅仅是因为,她喜欢这一双眼睛,喜欢看到他这双傲慢而高高在上的瞳孔里,有对于她的承认!大抵,在她能取得凤无俦尊重的时候,也就该是天下人都会开始尊重她的时候!

    她忽然勾唇笑笑,那笑容看起来炽烈非凡,也极其自信,慢慢地道:“凤无俦,你会看到那一天的!而且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

    从她的表情,他亦知道,这不会是一句戏言,也许明日之后,就会是她插足朝政的日子,也许不日之后,她会站到他的对立面!

    傀儡太子,和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争权夺势。这在任何外人的眼里,细细看来,大抵都能算是一出好戏!

    洛子夜想要拿到属于太子的实权,他,似乎也是这路上的绊脚石。然而摄政王殿下想到这里之后,似也并不太在意,却是转移了话题,开口问:“小鸣子对你而言,很重要?”若是不重要,洛子夜应当也不会冲入火海去救他了吧?

    洛子夜点头:“必然重要!”

    她这句话说出来,他眸色很深。魔瞳之中或有鎏金色的灿茫掠过,不知是提醒,还是警告。大手拂过她的发丝,沉声开口:“洛子夜,作为孤的宠物。孤需要提醒你,处在你的位置,最好谁都不要相信!定远大师的事情,孤相信,你还没有忘记!”

    她隐约觉得凤无俦是在警示什么,但是又说不太上来。

    皱着眉头,一把将他拂过自己发丝的手挥掉,表情有点嫌弃有点不耐,同时开口询问:“你这是暗示,还是只是在提醒?”

    她这话一出,他魔瞳中眯出笑意,并不答这话。却莫名令洛子夜有点心烦,她知道,他这会儿没有回答,接下来也就不会回答了。因为在他眼里,他已经作出了他的提示,如果她还是要刨根问底,不能自己领会,那就应该是她蠢钝了。而这样蠢钝的人,他也将不屑于再提点!

    所以,到这会儿,她也不再问了,打算回去。并仔细的撸一撸这件事!

    瞟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放开她,同时开口:“摄政王殿下,爷已经探望过你了,并且已经确定你没事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手,让爷回去了?至于欠了你的人情,爷保证自己一有机会,一定会还给你!”

    她这话一说完,他骤然眯了一下魔瞳,开口道:“是谁告诉你,孤没事了?”

    体内的寒气还在冲撞,而他没有再一次抱住她,吻住她,也不过是因为他在克制而已。

    从他的表情,洛子夜其实是可以看出来,他似在忍受什么痛苦。但是她也清楚,她帮不上什么忙!正考虑着怎么良好的、并以不激怒他的形式,表达一下“反正我留在这儿也没啥用,不如我就回去算了”之类的话……

    门外的阎烈就忍不住开了口:“王,是让属下现下派人送太子回去吗?”快点把太子送走吧,不要再戳瞎他的眼睛了!

    他这话音一落,洛子夜刚刚打算扭头奔出去,并感谢阎烈打算相送。结果衣服的后领,猛然被人拎了起来。摄政王殿下拎着她,大步往后殿而去,冷醇迫人的声,缓缓压来:“不必,孤今夜要太子侍寝!”

    ------题外话------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流氓的山锅锅:快点给月票,不给哥脱裤子了……╭(╯^╰)╮!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