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洛子夜,孤越来越喜欢你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洛子夜,孤越来越喜欢你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小鸣子从进了这屋子,开始接受大夫的救治之后,就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大夫此刻下去,亲自在照看人煎药。而此刻,洛子夜正冷着一张脸,守在他床边,等待着他醒来。并于心中,细细地盘算了一下如今的朝堂关系,也很是认真地推算了一下,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想搞她!

    特么刺杀都不玩了,直接丢炸药!而且还不是丢一点点,是直接使用巨大份量,把她的寝宫给轰了!轰完不算,还来了一场延绵不绝的大火!她要是能把那混蛋揪出来,一定正手一巴掌,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到他深刻地反省自己,并明确地知道乱玩火乱丢炸药是破坏社会和谐、破坏房屋建筑、造成经济损失的错误行为!

    虽然前没几天,她才往凤无俦的屋子里头,丢了炸药!

    她这恼火郁闷之间,小鸣子才算是醒了。而这会儿,她也细细看了几眼小鸣子,发现严格说来,他也是个不错的帅哥,面容很是清秀,有点花美男的味道,唯一的遗憾就是和她一样缺个鸟。她正胡思乱想,小鸣子就已经咳嗽着睁了眼,洛子夜抛开刚刚想的那些有的没的,打量了他一会儿,并看了看他的脸色,开口询问:“感觉还好吧?”

    小鸣子刚刚准备说话,却因为喉咙被烟雾呛到,所以捂着脖子咳嗽了几声,洛子夜赶紧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过来,喂他喝下,他这咳嗽方才止住!随后再开口说话,那声音就有点嘶哑。看着洛子夜,艰难道:“奴才没事!多谢……多谢太子……”

    洛子夜叹了一口气,把茶杯放下,又凝眸盯了一会儿他的胳膊,眼神很复杂,不知道要不要跟他说他胳膊的事情,怕就这么说了,他有点接受不了。

    小鸣子自然也能感受到她的眼神注视,当即笑了笑,开口道:“太子,胳膊的事情,那会儿大夫给奴才看的时候,奴才就已经知道了。您不必太过挂怀,能治好是奴才有幸,治不好奴才也并不怨怪!奴才知道太子已经尽力了,也请太子不要放在心上!要知道陷入火海,奴才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很幸运了,奴才并不是不知感恩,不知足的人!”

    他这般一说,洛子夜虽然知道对方不过是安慰自己,但是心情到底平缓了不少。

    她又看了小鸣子一会儿之后,方才开口询问:“你还记不记得那会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大火,和他们扔炸药进来的前后,你有没有看见或是听见什么?”她想知道小鸣子能不能获悉什么蛛丝马迹,让她更快的查到背后到底是谁在搞鬼!

    小鸣子皱起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随后,他又抬头看向洛子夜,那眼神很是复杂,开口道:“太子,奴才说句实话,别说是奴才什么都没听见了,就是听见了,也难保不是那些人故意在窗外说给奴才听,误导奴才,陷害其他人的!您身居高位,又是皇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天曜更是如今第一大国,普天之下,想要您性命的人太多,每个人都可能是嫌疑人……”

    他这话,洛子夜还是表示赞同的,但是心里已经不自觉地将凤无俦排除在嫌疑人之外。旁人也许是因为她的身份要除掉她,但是凤无俦根本就瞧不起她,所以应该不会。尤其对方还进去救了他们!

    而小鸣子说完这话之后,看洛子夜不说话,他又开口问:“太子,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洛子夜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上头全是被烧出来的破洞,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有多狼狈。打算怎么办?当然是发愤图强,握点实权在自己手上,免得又被人整到狼狈成这个怂样,她这么要面子的一个人,被搞成这样,刚刚还在一众帅哥面前丢脸,虽然帅哥们没几个好人,但是她整个人都是不好的好吗?

    在心里吐槽完毕,她咬牙看向小鸣子,开口回话:“打算从明日开始上朝,为我大天曜发光发热!还有,若是我没记错,身为太子,我是可以养些私兵的,对吧?”

    上朝之后握的权,就会是她争权保命甚至掌控的筹码。而私兵,就是她发家的第一步!

    小鸣子一听这话,眼前一亮,当即开口道:“太子,您终于想通了!是的,您是可以养私兵的,但是按照我天曜条律,任何人,养兵不得过万,否则就会被以谋反罪论处。唯独摄政王殿下是个例外。而按照太子的编制,您可以养兵三千,并能请向国库申报俸禄。而这些只要您向陛下请示一番,就能尽数拿到!”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点点头表示了解。养了私兵之后,先是将他们都训练出来,死党妖孽曾经传授过她杀手的培训手法,若是按照那些去做,假以时日,她手中的兵马,定然能与凤无俦手中的王骑护卫一般,以一敌百!再加上她的先进武器制造技术……

    她点头之后,小鸣子的表情,霍然变得伤感起来。开口感叹道:“太子您是终于是想通了,但是奴才如今成了这个样子,算是成了个废人,以后再也不能帮太子了……”

    洛子夜沉着脸,低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开口道:“好好养身体,私兵副统领的位置,永远为你留着!”

    她这话一出,小鸣子先是一愣,随后晶亮着眼笑了起来。

    洛子夜说完这些,正打算让他好好休息,然后出去打点别的事,小鸣子又接着开口:“太子,奴才忘了提醒您,出去之后,您可以考虑找七皇子殿下合作!”

    小鸣子说着这话,表情严肃了几分。

    七皇子?洛子夜脚步一滞,转头看着他。七皇子,她倒是有点印象的,就是传闻中那个和帝拓的小皇子一样,被算出悲催的命格,被自己的父皇几乎是软禁在冷宫的那个小皇子?洛子夜看了小鸣子一眼,问:“理由?”

    小鸣子四下看了看,像是有点紧张,看完之后,才对着洛子夜开口:“奴才也不知道自己看得对不对,奴才经过过冷宫几次,曾经隐约看见过七皇子几次。奴才总觉得他是不简单的,还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七皇子如今身陷囹圄,所求的必然比其他人少,太子若是帮他离开囚笼,他必将对太子感恩,最终便能加以利用……”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笑了笑,并不以为然。淡淡道:“人的感恩之心很珍贵,我也许会与任何人合作,但是决计不会利用对方的感恩之心,来胁迫对方为我做任何事。这一点上面,爷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说完这话,洛子夜便偏过身,道:“你好好休息,与谁合作,该怎么做,本太子心中自有定论,你不必多管,照料好自己的身体就行!”

    她说完刚打算走,小鸣子又很快地道:“太子!”

    她脚步止住,回头看着他,不明白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鸡婆。她眼神看过去,小鸣子的脸,一下子就成了赫色,支吾着开口道:“太子,是这样的!七皇子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他曾经帮助过奴才,所有伺候过七皇子的人,都说他的心和菩萨一样柔软剔透,所以……所以……”

    他说着,就有点尴尬了起来。

    这下,洛子夜才算是明白了,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吐槽道:“所以你刚刚说,觉得他不简单,也许是能跟我合作,完全是扯蛋。只是希望我能帮帮他,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把他从冷宫带出来,这样也算是还了你欠了他的恩情?”

    她这话一出,小鸣子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点点头,没有开口。但还是瞟了洛子夜一眼,小心翼翼又有点猥琐地道:“是的,这是奴才的一点私心,请太子恕罪!但是,七皇子殿下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而且容貌一定能令太子你觉得赏心悦目!”

    这段时间跟着洛子夜,他算是发现了。太子自从那次被皇上打了之后,对其他事情更加不感兴趣了,但是对美男子的热衷度更高了!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小鸣子的表情有点猥琐,还充满暗示意味。

    洛子夜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开口道:“爷要是没记错的话,七皇子是爷的亲弟弟,就算长得帅又怎么样……”

    不过,小鸣子的请求,她算是答应了,如果有可能,就把那个弟弟从冷宫里头捞出来,奔来这古代,愿意跟随她的也就小鸣子一个,小鸣子欠下的恩情,她帮他还了也没什么不行,而且小鸣子也说了,那个七皇子心善,又是她的亲弟弟。

    这般想着,她转身往门口走,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就传来了小鸣子猥琐又不着调的话:“亲弟弟又怎么样,反正您是断袖,你们都是男人,又不会生孩子。奴才觉得,你们就算在一起也没什么关系……”

    “噗——”洛子夜脚一滑!

    险些没直接摔出去!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有些古人的思想,比她都还要先进开放,而且拉cp拉到丧心病狂!连亲弟弟都是可以的,还反正都是男的……

    她扭头看了小鸣子一眼,小鸣子脸唰的就红了。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扯过被子将自己的脸盖住,从被窝里头传出来支支吾吾、口齿不清的声音:“太子,奴才虽然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但是如果您有需要,奴才也是可以的……”

    洛子夜:“……”

    但是她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好吗?

    无语的看了小鸣子一会儿,转身就走了。她觉得小鸣子这货,很有点坑爹,以后还是不要随便跟他谈论美男子事情的好……

    出门之后,她想起来凤无俦那会儿连她的一声道谢都没听完,就转身走了的事儿,还有那会儿听见的骨骼断裂的声音,她琢磨了一会儿,想着要不要上门去瞧瞧他,那家伙平常再混蛋、再恶劣,这一次也算是帮了她,而且还算是对她有了救命之恩来着,尤其他似乎还受伤了!

    要不就去看看得了!这般想着,她便直接往凤无俦寝宫的方向去了。

    貌似他的寝宫是被他自己炸了,她在路上随便找几个人打听了一番,就知道了他新寝宫的所在。此刻天还未亮,她走到他新寝宫的附近之后,忽然愣了愣。

    此刻此地灯火通明,四下都是护卫,防卫着他的寝殿。看着这情况,不知道为毛,洛子夜就觉得这气氛有点不对,往常凤无俦的寝宫周围,也都是守卫森严的,唯独今日这守卫森严之下,还有警惕和防备。

    看这样子,倒像是在保护什么人一样!

    凤无俦那个拽到眼睛放在天上的人,还需要人保护?洛子夜表示不以为然,但也就因为这不以为然,也就意味着事情的不寻常。连凤无俦都需要人保护了,难不成……难不成真的是因为他那会儿,进火场救她的时候,受了伤?

    这下洛子夜就觉得情况有点严重了,扯了一下因为在路上奔驰,有点下滑的裤腰带,提好了裤子之后。她这才继续往凤无俦的寝殿门口奔!

    还没奔出几步,在他寝殿大门的三十米处!

    “锵!”的一声,两名护卫手中的长戟,成为一个交叉的状态,于半空中重叠,挡住了洛子夜的去路!旁边走过来一个看样子是领队的人物,高高昂着头,一副傲慢的态度,走到这边来,对着洛子夜伸出一只手,那一只手微微举起,是止步的姿态,随后开口:“请太子止步!王已经歇下了,太子若有事,可以明日再来!”

    洛子夜仔细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小哥也挺帅!但是这个并不是眼下的重点,她欣赏了几眼之后,方才开口道:“你进去通报一下,我今夜一定要见他!”

    说完这话,她自己嘴角也是一抽!往常看见他,恨不得双腿耍起风火轮飞跑,今日却主动跑上门来要求见他,她也是醉!

    但如果人家真的是因为她受了伤,此刻拒不见客。她当然要进门去,表达一下关怀。

    那小帅哥看了她一眼,他身上披着披风,看起来也是英姿飒爽,该是在凤无俦的眼前,颇有几分地位,但定然远远不及阎烈。而这一眼看过来之后,似犹豫了一会儿,想起来阎烈大人曾经说过,让他们在王对太子的情况未明之前,暂且不要轻易开罪太子。

    这念头出现在脑海之后,他当即开口道:“那就请太子稍后,我去请示王!”

    他说完这话,单膝放在胸口,微微弯腰,行了一个贵族礼。随后便转身,往大殿的门口去。接着,便出来一个与他衣着相似之人,同样对着洛子夜弯腰,行了一个贵族礼,随后疏离的笑着,站在门口接待洛子夜,并招呼人给洛子夜端茶倒水。

    洛子夜觉得这种贵族式的高级待遇还是不错的,但是她眼下也没什么心情认真体会,只站在门口等,心里也有点急。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是凤无俦真的为了帮她,受了什么重伤,那这个人情,她就不好还了!

    ……

    而此刻,当传话之人,将消息传到大殿之中。

    倚靠在王座之上阖眸调息的摄政王殿下,忽然睁开了双眸。那双魔瞳凝起,看向大殿的门口,以及约莫五十米之外,在护卫们阻拦之下,洛子夜的身影!他似顿了顿,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让洛子夜进来。

    阎烈皱眉,在一旁开口提醒道:“王,日前太子参与到龙脉事件之中,故而他接近您的动机,目前还尚不明确!眼下您寒毒发作,太子的身手又相当诡异,不可不防。属下认为,为了您的安全,此刻并不宜见太子!”

    如果太子进来,是为了刺杀王,那么问题就大了!就算他有把握击退太子,但还是会令王受到威胁。

    他这话,很快地得到了进门禀报之人的支持,那人单膝跪地,右手始终放在胸口处,开口道:“王,阎烈大人说得在理,魔迦也认为,此刻并不宜让太子进来!”

    然而。凤无俦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似思虑了一会儿,那低沉魔魅的声,缓缓响起:“让他进来!”

    “王!”阎烈不赞同地抬头。

    凤无俦命令的眼神扫过去,威严霸凛,不容置喙。阎烈只得低头瘪嘴,对着魔迦挥了挥手,魔迦很快地退了出去。去传达王的指令,放洛子夜进来。阎烈觉得很心塞,觉得王真的在往断袖的路上狂奔……

    “太子请!”魔迦低下头。

    而方才吩咐人给她端茶倒水的魔邪,也微微笑着,后退一步。低下头,作出一个请的姿势!

    于是,这样一种贵族式的迎接礼仪,令洛子夜很快地有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即视感,她瘪了瘪嘴,扯了扯自己的衣襟,就往大殿的门口走。

    刚刚走到门口,大殿之中,就传来低沉魔魅的声:“处理干净了再进来!”

    洛子夜嘴角一抽。

    门口又出现两个和魔迦、魔邪穿着相似之人,端着水盆,和干净的衣物和鞋袜站在门口,打算伺候洛子夜。洛子夜很快地把自己那会儿被火烧的不能见人的外套一剥,往边上一扔,随后在水盆里净手,换鞋,并在心里咒骂凤无俦。

    她要不是出于对他的感谢,出于谢意和歉意,鬼特么的才想见他,还要在门口处理卫生,以一种明显被嫌恶的态势,受这种鸟气!

    披上了他们准备的外罩的锦袍,却发现这锦袍大了一些,甚至于对于她而言,是完全拖地的,而且还是黑色。她嘴角一抽,觉得这衣服大抵是那个谁的……她正想着,阎烈慢慢地从殿内走出来,开口道:“这是王的锦袍,太子可以谢恩!”

    洛子夜嘴角又是一抽,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说,还请她不要嫌弃吗?让她谢恩是什么鬼?

    白了阎烈一眼,没回这话。又低下头换了鞋,然后穿着这件对于她来说,真的非常大的黑色锦袍,往大殿里头走,嘴角和眼角不断地抽抽,谁能告诉她,这种突然冒出来的,穿着男朋友的衣服,在男朋友家中晃荡的感受,又是什么鬼……

    走进大殿之后,她抬起头。

    看见一层一层的台阶,他以“王”的架势,傲慢地坐于王座。单臂依靠在王座的左侧,长腿半踩在王座上,拿着墨玉笛的右手,以肘部搁在屈起的右膝上。洛子夜忽然在心里摇摇头,否定了自己进来之时,看着他这姿态的第一认知。他这已经不仅仅是上位者居高临下的王者架势,而是把“王”和“王座”,都踩在脚下的架势!

    他听着进殿的脚步声,方才偏过头看她,那双魔魅的眼,带着震慑的味道,冷醇的声,缓缓响起:“找孤,何事?”

    阎烈看得出来,王此刻傲慢疏离的态度,是因为寒毒的缘故。所以他眼下并没有逗弄太子的打算,便是打算直接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势,将太子前来想要提及的问题处理完,打发太子回去就是了。

    而洛子夜看着,就觉得这死傲娇的国王病又犯了,又开始拽了!扯了扯穿着很不便捷的衣服,开口道:“爷就是来道个谢,还有……”

    听她说道谢,摄政王殿下的唇迹,忽然扯出一分笑意来。原打算都逗弄她几句,激怒一下他的“爱宠”,看看她恼恨的表情。却蓦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从身体最深处的寒意,并在刹那之间,急速地传遍四肢百骸!

    令他眉心不自觉地聚拢,面部的表情,也疏离冷硬了几分。不待洛子夜将话说完,他便已经偏过头,不再看她,冷醇磁性的声响起:“既然已经谢过了,那就回去吧!”

    显然,这就是一副不想做朋友,还在让她快点混蛋的态度。

    阎烈上前一步,打算送客。可洛子夜皱眉之后,却骤然在凤无俦的面上,发现了几分不正常。是的,的确是不正常,准确而言,从她今天进来之后,他就不是很正常,以他往常恶劣的性格,看见她肯定是要为难她的,但是他今天完全没有,只是让她处理干净了进来,到现下,一句贱话都没有说!

    当然,洛子夜也没有那种“人家总是欺负她,忽然有一天不欺负她了,她就有点不习惯了”模式的犯贱和欠虐倾向,只是觉得,除了这些不正常之外,他的脸色也有点不太对。

    没等到阎烈走到她跟前,她就抬头,蹙眉询问:“凤无俦,你是不是受伤了?”

    她这话一出,摄政王殿下,才又偏回头看着她,那眉宇间有折痕,但他并不说话,细细地打量洛子夜,像是在审视。理智告诉他,在寒毒发作的时候,并不该轻信任何人,即便他能保证就是寒毒发作,他也能扫平所有攻击,但那必使他内息受到重创!但,潜意识里,他却觉得,洛子夜此来,真的只是为了道谢,没有其他!

    而阎烈,在洛子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未变,眼神中有了些防备!他一挥手,眼见就要派人将她叉出去,凤无俦忽然开口道:“阎烈!退下!”

    阎烈皱眉,偏头看向他,不赞同道:“王!”

    “退下!”这一语,软化了几分。凤无俦自然清楚,阎烈是为了他的安危着想,他更加明白,此刻洛子夜已经看出了端倪,他却还将洛子夜留在自己的寝殿,算是一种冒险。但他依旧还是喝退了阎烈,至于理由,他暂且还不明白。

    阎烈也知道他的脾气,从来权霸,说一不二。这会儿他便也只得后退几步,站到一边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事实上洛子夜有点想翻白眼,阎烈防自己像防病毒似的,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威慑力?扭头看向凤无俦,瞅了一眼不远处下人端着的糕点,直接走过去拿起一块,随意地塞到嘴里。

    接着口齿不清地道:“你们不用太紧张,爷就是表达一下关心!毕竟你是为了救我才出事的。如果你受了伤,爷当然要关心你一下……”

    她一边毫无礼貌的随便拿起东西塞入口中,一边含着食物于咀嚼的同时说话,这在他们看来,自然是非常没有礼仪的行为,大殿之内不少高级侍从都相继瘪嘴,露出了半鄙夷的表情。这令洛子夜又是一噎,深深地觉得自己和凤无俦大抵不是一类人,画风不同,八成拍个照都不能同框!

    出乎意料的,她这话说完,凤无俦却忽然看她,冷醇魔魅的声,缓缓压来,带着点玩味:“那你打算怎么关心孤?”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成功的令洛子夜呛住,糕点卡在喉咙里头,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而同时,他站起身,慢慢地从王座上走了下来。慢慢走到她跟前,而令他觉得有点惊奇的是,似靠近她一分,他身上寒毒的痛感,就淡化一分。这令他步步迫近,离她更近了一些!

    “呃……”他忽然离这么近,洛子夜眼神四处乱看,“就是问问,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说完这话,她也觉得自己有点怂!都打算从今以后,涉足权谋争夺,跟他一较高下了,但是不知道为毛,每次他离她近一点,她就不自觉地感到头皮发麻!

    他凑近几分,将她逼入墙角,她的背靠在墙上。

    伸手钳住她的下颚,沉声开口询问:“可要孤帮你?”

    帮她?

    她愣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明白了他话里头的意思。帮她,应该是指帮着她强大,帮着她早日站到高点。她并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也不是很清楚他们两个关系,是啥时候开始可以变得这么好了,但默了一会儿之后,她慢慢地摇头,开口道:“不用!”

    不用,很明确的拒绝!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下巴是微微扬起的,那种向上的,带着一点孤高的弧度。那神情意味着自信,意味着骄傲,意味着对阴谋诡谲的蔑视!看起来很张扬,也很美。不必问,他就知道她拒绝他的原因!

    她有足够的自信,觉得她自己可以做到。所以并不需要他的馈赠和帮助!

    “知道想对你动手的谁?”他继续问,同时也离她更近了一些。因为他身上冰寒,而握住她下巴的指尖,能感受到她的温度,带着点淡淡的暖,却又不烫手,令他觉得舒服。

    于是,他想靠得更近,甚至想将她扣入怀中。

    试一试,那温度,是不是真的能令他身上冰冷叫嚣的寒毒,在顷刻之间找到止息点或是宣泄点,停下来,不再撕扯碰撞!

    洛子夜看着他的眼神,觉得他这会儿情况不是太对,像是在隐忍什么痛苦,又在克制什么**。当真像是冰火两重天的状态!

    她也没问他怎么了,直接便回答他这问题:“暂且还不知道是谁,但大概有个方向!毕竟想要我死的人虽然不少,但是爷真正能碍到他们的事,挡住他们去路,以至于让他们要动手杀我的人,也不是很多,不是吗?”

    她这话,倒是能得到他的赞同。

    倒是不远处的阎烈,看着他们两个莫名其妙地又离这么近,心里一下子又有了不好的预感,希望待会儿不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让他又想戳瞎自己的眼睛!

    而摄政王殿下听完这话之后,又细细端详了她片刻,忽然问:“如果对手强大,你待如何?”

    这一问,那双魔瞳中带着些期待。

    洛子夜听完这话,眉梢高挑,眉宇中展露出他熟悉的傲气与不屈,还有昂扬的斗志,冷笑道:“对手越是强大,才越能激发斗志,不是么?若是对手无能,又怎配与我为敌?”

    她这表情,加上这话。毫不客气,又极其直观地,攫住了他的眼和心!令他唇迹慢慢勾起邪妄的笑意,指腹拂过她的唇,魔魅的音,似勾人堕落的欲,张成一张缚住人不容挣脱的大网,一字一顿,缓缓道:“洛子夜,孤越来越喜欢你了!”

    这话音一落,他霍然低头,又一次攫住她的唇!

    ------题外话------

    山哥抱腿哭:不给月票,哥越来越不喜欢你们了,你们不爱窝了,说好做彼此唯一的天使呢╭(╯^╰)╮……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