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孤想护着他!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孤想护着他!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的笑声很假,还有这一番话,立刻令方才所有被她诓骗的御林军团队集体扭头怒瞪她!他们确定自己的耳朵还能正常的辨识冥胤青和摄政王这六个字的差别,因为这六个字组成的两组名字,差别实在是太大了,甚至于天差地别,他们怎么可能听错?

    而凤无俦此刻也看向她,那眼神虽然高高在上而充满蔑视依旧,但也带了几分审视。洛子夜的表情,此刻看起来很是谄媚,半分都不同于先前她离开之时,警告他看谁最终踩过谁的模样,这令他隐约觉得,这中间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的态度转变才如此之大!

    他抬脚,将自己的脚收回来。

    脚下之人获救,眼下不知是憎恨太子害惨了他们,还是感谢太子出现及时,到底给自己留下了一命。

    洛子夜舔着一脸笑意看着他,并在心里告知自己,不论这个拽到没朋友的混蛋,待会儿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侮辱她,她都要保持冷静,连连称“是”,先把自己的钱哄骗回来再说!

    眼见他对自己走来,那迫人的高度,令洛子夜的心里,也多了几分紧张。深恐他啥都不说,直接使用暴力!

    而他走过来之后,那双泛着鎏金色灿茫的眼,带着点微微不可察觉的深意,低头十分专注地凝视她的眼。也因为这高度,令他披散的墨发,有一缕拂到了洛子夜的脸上,令她觉得一阵瘙麻,心里也有一点近距离与帅哥接触的澎湃。

    他低下头之后,慢慢地开口:“太子似乎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竟还看见了所有御林军,都未曾察觉的黑衣人!”

    不知怎的,洛子夜听完这句话,就觉得自个儿的头皮有点发麻!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应对,他猛然伸手,一把擒住她的下颚,那张堪比神魔的脸,也霍然凑近。低沉魔魅的声,慢慢从她耳畔撩过:“既然这样,孤是不是应该放权,甚至给太子些军队,令太子能好好协助御林军,彻夜防守,抓住盗取龙脉的刺客?”

    近距离看她的脸,他心中慢慢产生期待。期待再一次看见洛子夜倔强不屈,又孤傲刚毅的神情。

    那种神情非常不知死活,却又该死的十分吸引他,甚至令他在每次看见她这张脸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想起。并且心中产生浓浓的征服之欲,想踩踏,想侵占,想掠夺,想让那表情,还有属于她的刚毅,包括她,全部牢牢掌控在他手中!

    洛子夜嘴角一抽,瞥见他的眼神越发深邃,还有一种接近于疯狂的掠夺和占有欲,这令她有点莫名的心惊!咽了一下口水,她开口道:“不必,摄政王殿下的权,本太子并不想指染!”

    拿不拿得到他的权,就已经很难说了。还有这货刚刚说什么,让她协助御林军,彻夜防守,彻夜?彻他妹!

    他还没说话,忽然不远处的天空,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所有人一惊,包括凤无俦的眉梢,也微微挑了起来,抬头看向巨响传来的那一方。接下来便是一阵火光震天,从那方向四散开来!洛子夜飞快地扭头,在看见那一阵火光之后,眸色也冷凝了半分,随后一惊,很快地意识到,发生事件的方向,正是她的寝宫!

    她心中一突,脑海中忽然一片空白。

    蓦然一阵后怕,如果她手无缚鸡之力,如果她此刻还在寝宫,那么,她是不是会在这一阵巨响之后,陷入火海,被火烧死?!这短暂的头脑空白之后,她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能一把将凤无俦钳住她的手推开,扭头便对自己寝宫的方向奔去!

    她是出来了,但是小鸣子还在寝宫里!

    她此刻奔驰的速度极快,凤无俦看着她的的背影,眉心也慢慢地有折痕聚拢。很快地举步,往洛子夜飞驰的方向而去。阎烈挥了挥手,带人跟上!

    此刻,国寺里头陷入一片混乱,这一声爆炸,惊到了不少人,和尚们都很快地聚集,并端着水盆去救火!

    有人在惊呼:“快救火!快救火!太子还在里面,快……”

    洛子夜听着这声音,知道众人还以为她在寝宫里头。她也不辩解,只一路飞驰过去。一路上撞到不少人,也终于有一个和尚在被她撞到之后,意识到了是她,高声尖叫:“太子在这里,太子在这里!太子没事,太好了……”

    洛子夜也顾不得这些,一把揪住他,拿手比了比,盯着他问:“里头有没有人逃出来?一个小太监,大概这么高,长得很清秀……”

    那和尚摇摇头,脸色有点慌乱地道:“太子,您的寝宫是忽然炸了!随后就有火烧了起来,别说是小太监了,就是一只苍蝇,还没有飞出来过!”

    火光映得漫天,在场救火的每一个人,脸上都被这火焰照耀到发红。洛子夜扭头看着自己的寝殿,四面都是火,那火黄与红交织,如猛兽般将她的寝殿,一点一点的吞噬,就连房门都被点燃,烧得歪歪斜斜,挂在边上。

    恍惚之间,她似乎看见多年以前,同样是一把火,焚烧了自己的一切。那些所有,属于年少的快乐与幸福。

    她似乎又听见父母在火海中的凄叫,回忆起父亲最后一次对她展露笑容,是将她推出的火海的那一刻!以及,还有那一句她只记得口型,却根本来不及听清的遗言……

    而也就在这时候,她听见了小鸣子的凄叫,清晰而又微弱地从寝殿里传了出来。

    她似被什么惊动,顾不得其他,一把脱掉了自己碍事的外袍丢在地上,并扔下扇子,扭头就冲入了火海!和尚们都吓了一大跳,惊愕地呼喊:“太子!不好了,太子冲进去了,太子……”

    尾随她而来的凤无俦见此,眉心一蹙,大步往前走了几步,阎烈很快地开口提醒:“王!”

    他似并未听到,微微抬手,示意阎烈止步。随后飞快跟上了洛子夜的步伐!

    寝殿很大,洛子夜进去之后,四下观望。到处都是火,还有柱子在烈火的焚毁之下,对着她的方向倒塌。她很快地避过,并在里头高叫了几声:“小鸣子!小鸣子……”

    她这般叫着,并四下寻找观看,慢慢的,在她床榻的方向,传来了小鸣子微薄的声音:“太……太子……”

    他此刻被烛台击中,倒在地上。头部正在流血,脸上一片黑色污迹。洛子夜心下一松,还好,他还活着!她正打算跳过去,但是中间不断的有台柱倒塌,拦住她的去路,若继续向前,她也会陷入火海之中!

    小鸣子见此,极艰难地抬起手,对着洛子夜挥了挥:“太……太子,您……您出去吧……不要管奴才了!”

    他此刻眼中有泪光,事实上,他并未想过自己不过一个下人,有朝一日落难,太子会进火海来救他!之于他而言,能到这一步,他已经感到满足了。

    然而洛子夜并不理他,艰难地沿着台柱跳跃过去。

    地上的火光,点燃了她的衣摆。她飞快地回过头,抬手一撕,将那一截衣摆撕掉。继续往小鸣子的方向奔去,几次险些被台柱击中,但最终还是到了小鸣子的跟前!

    她一把将烛台推开,把小鸣子从地上扯起来,打算用对方的胳膊,搭上自己的肩膀,一起逃出去!

    可就在此刻,一根粗壮的柱子,带着通身的火,对着她的头部砸了过来!

    她此刻两只手都扯着小鸣子,四面也都是火,没办法后退也没办法闪避。扭头看着那柱子,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坑比,这最后是要被砸死的节奏,还是烧死的节奏?

    她还没想好最终令自己死亡的主因,会被定位成什么,半空中霍然伸出来一只手!

    此刻要用内力扫过那台柱已经来不及,于是那只手,几乎是以光速,放在了她的头部,正好在台柱倒塌的方位……

    “砰!”的一声,她似乎听见骨骼碎裂的声音。但断裂的并不是她的骨骼,她亦未感觉任何疼痛,抬起头,便看见他那张轻蔑傲慢依旧,却带着点复杂的脸。

    还没来得及细细思索他为啥进来帮她,他就已经扯过他们二人,带领危险区,随后霍然一掌击向天空!那内息如同一条黑色狂龙,直冲天际,狠狠地向殿顶撞击!

    “轰!”的一声巨响,那屋顶在刹那之间坍塌。破出一个大洞!

    随后,似电光一闪,他拎着两人的衣襟,带着他们,从那个洞口,破屋而出!洛子夜只感觉自己霍然飞上天空,并且并未借助任何物件辅助,完全地使用内息,这令她觉得惊奇,也是切身体会到了古武的力量!

    而阎烈此刻,亦十分焦急地在门口等着!王进去之前,给了一个“止步”的指令,王的命令,不论关于什么,不论是对是错,都永远不能违背,所以眼下他也只是带着护卫们,在外头等着,并指挥人帮忙救火!

    此刻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随机便看见一阵直插入天际的极光,这才终于令他松了一口气!

    那极光破出天际之后,又慢慢落地。凤无俦径自便松手,放开了洛子夜和小鸣子,他面上容色傲慢依旧,但阎烈看出了他脸色里的一点不自然。这到会儿,轩苍逸风、冥胤青、龙傲翟,也全部收到消息,尽数赶来。看到这一幕,当真是个个都相当惊讶,而且容色复杂,没人会想到凤无俦会冲入火海去救洛子夜,就如同没人想到洛子夜会为了一个下人冲入火海一样!

    小鸣子此刻吸进去不少烟雾,不住地咳嗽。整个人也是奄奄一息,有进气没出气的状态。

    洛子夜也顾不得别的,赶紧叫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请大夫!”

    一旁终于有和尚反应过来,大步往寺外奔去,寻找大夫。

    洛子夜此刻是有点心慌的,她不能接受同样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两次!父母和小鸣子,都是宁愿自己无人相救,也要她退出火海的人,那画面如此相似,令她觉得那些过往仿佛就在昨天。

    小鸣子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手抓住她的手,几乎是含着泪,用尽了力气,咬牙一字一顿地对她道:“太子,如果我能活,必将以死效忠!如果我死,请太子强大,请太子站于高处,再不容人侮辱欺压……”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险些掉泪。若非她此刻无能,若非她逃避假作疯癫,若非她如同一只蜷缩的乌龟只想自保不求攻击,若非她不够强大,这些事情便都不会发生!不会有人胆敢这样挑衅,不会有人肆无忌惮地要她的命,更不会连累她身边的人!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抬起头,眼神左右看着掩下自己眼中泪意。抓着小鸣子的手有些颤抖,轻声开口:“放心!你不会死!记住你是一个胸怀大志之人,低谷高山,你必要陪我一起……”

    她并不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她的命,却很清楚这里所有的美男子,恐怕除了她最讨厌的凤无俦,没人希望她活!

    但,她忽然眼神凌厉的扫过!刀子般从轩苍逸风、冥胤青、龙傲翟的身上一一刮过,也许是他们,也许还有旁的人,但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放过!从今天起,想要她死,就拿命来祭!

    她这样的容色,还有充满杀意的眼神,从那双天生风流的桃花眼里头迸射出来。令人似看到她的蜕变,看到她的刚毅,看到她的怒火与决心!

    那一只沉寂多年的凤,终于于今日,慢慢地展露出她的棱角!漫天映照的火光,似金色大翅,在她身后慢慢张开,灿目耀眼,令人不敢逼视!

    这样的她,此刻是令人震惊的。就连阎烈,都不自觉地高看了她一眼。太子似乎,是真的不一样了,如果说太子晚上对王那番挑衅的话,只是出于赌气,那么眼下,他大抵是真的怒了!人都有底线,王的底线,是不容人冒渎的威严。太子的底线,大抵就是他身边的人吧!

    大夫最终在一名武僧的带领下来了,很快地便有和尚们,抬着小鸣子,进了一间干净的屋子。

    所有人都被隔绝在外头,为了不打扰大夫的治疗。洛子夜此刻半颓然的坐在门口,靠着门外的台柱上,双手捂住脸,埋入膝盖之中。多年以前,她就是这样在手术室的门外,等待,最终等到了父母抢救失败的消息。

    那一年是因为她崭露头角,引起旁人注意,引发一场大火,最终害死父母,而凶手最终被送入牢房枪决。从此后她碌碌无为,即便跟着身为第一杀手的死党妖孽,她也还是稳坐了杀手界第一废柴之名!她总以为枪打出头鸟,自己如果无能一些,没用一些,不为人重视一些,就会安全,她身边的人也不会出事。

    可最终呢?

    同样的事情,再一次重演!

    也许,她要得到的,并不是成为一只出头鸟,而是真正的强大!拥有足够的实力,这样便不会再任人踩踏!这样,才能保护身边的人!这样,才能覆平一切尖锐与攻击!可,她到今日才懂,她终究明白的太晚,她只希望,小鸣子不会死,她还有机会,去守护那个在乎她、愿意跟随她的人!

    她此刻颓然,有目共睹。

    凤无俦的容色也有些复杂,一贯傲慢轻蔑的眼神,此刻静谧的扫着她。他能感觉到她此刻如此,并非全然因为小鸣子,还当是因为旁的什么东西,而牵动了心绪。因为那痛苦与懊悔如此明显,如此令人心惊……心疼?

    这想法一出,他霍然收回眼神不再看,但心绪慢慢烦乱起来。对一个男人有这样的想法,摄政王殿下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点难以忍受!

    轩苍逸风等人,也容色复杂的看着洛子夜,并时而不时地扫向凤无俦。冲入火海去帮洛子夜……

    他们的眼神,大抵是一种发现奸情的眼神!

    这种诡异的眼神,令刚刚已经以为自己对一个男人,产生古怪感受,并觉得相当难忍的摄政王殿下,感到更加烦乱!以至于眉心的折痕,也更深了一些!洛子夜,对于他而言,应当就只是宠物,因为喜欢他的某些特性,所以想要握在掌心,就是这么简单!但是眼下……

    就在摄政王殿下心塞的时刻,那扇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而那一瞬,轩苍逸风等人的心情,都是十分复杂的。因为到眼下,他们才古怪地意识到,自己是在门口等一个下人的生死结论,等了这么半天!

    门一开,洛子夜飞快地抬起头,她此刻脸上都是污迹。身上的衣摆也因为被火烧灼而撕掉了不少,看起来十分狼狈,没有半分风度可言。

    她很快地从地上窜起来,飞奔到门口,询问大夫:“怎么样了?”

    大夫看了洛子夜一眼,开口道:“启禀太子殿下,性命是保住了,但是在里头被烟雾呛了太久。伤及肺腑,这恐怕需要调养个一年半载才能好,并且是需要专门的大夫,每日看着他调养,而且……”

    说着这话,那大夫不自觉的在心里摇摇头。对于世家门阀来说,这样的下人就等于是废人了,哪个主子会请个大夫专程给下人调养个一年半载?世族尚且如此,更况论是皇家?

    然而,他这话没说完,洛子夜立即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开口道:“那好,那便请大夫你留下,专程照料他!”

    那大夫一听这个“请”字,险些吓尿,当即道:“太子太客气了,一个‘请’字,草民担不起!只是草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的胳膊被柱子砸断了经脉,治愈的可能很小,这一切还要看他的造化,草民只能尽力而为!太子也可以尝试多请些名医前来,也许遇见医书卓绝之人,就……”

    洛子夜听完这话,心情顿时沉入谷底。医术卓绝之人,她当然要找,因为一个正常人,突然废掉一只胳膊,那于心理而言,必然是巨大的创伤,并令人难以接受!这样事情,若是到她身上,她不能接受。小鸣子同样也该不能接受!

    她盯了那大夫半晌,最终慢慢地道:“名医本太子会找,也请大夫多费心,若能治好,本太子必有重谢!”

    大夫低头,施了一礼。今日才知晓,太子竟是如此彬彬有礼之人,对一介草民,也如此尊重,这令他在心中思虑,定然要竭尽全力,来救治那个小太监!

    眼下这件事情就要告一段落,唯独比较蛋疼的是,幕后的凶手她还不知是谁,想着这一点,她的眼神又冷了几分!这人,她必将揪出来,要对方付出血的代价!

    偏头看了凤无俦一眼,想着那会儿,他进去帮她的时候,那根极其粗壮的台柱,似乎砸到了他的手上。

    而且那时候,她听见了骨骼断裂的声音,虽然她并不确定,自己那时候是不是听错。因为看着凤无俦的容色,依旧傲慢而高高在上,看不出来什么受伤的迹象,所以她也无法准确推断!

    她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要对他道个谢,他忽然转身,大步而去。走得十分突兀,而眉宇之间又是熟悉的折痕!

    洛子夜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不知道他又是哪里不好了,忽然说走就走。但是她也没跟上去,扭头便往屋内走,先去看看小鸣子,至于道谢事情,可以改日再说。而报仇的事情……

    ……

    轩苍逸风等人,互相看了看。

    准确言之,是以怀疑的询问的眼神,看对方。单看他们眼下这样子,好似没有一个人,是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但所有人的明白,这件事情是真的激怒了洛子夜,也许明日之后,他们再看见的洛子夜,就与如今,大不相同了!

    他们就这般对视了几眼之后,各自离开。回忆着今夜所见,各怀心思。

    而凤无俦,在几乎是莫名其妙地转身离开,走出约莫五百米的距离之后,猛然站立,呕出一口黑血!但即便吐血,他那张俊美胜过神魔的容颜,此刻也依旧威严霸凛,不容人冒犯!

    阎烈一惊,赶紧上前:“王!”

    难怪王方才忽然转身便走!没几日之前,王的寒毒便发作了一次。当日王震怒之下,就已经牵动内息,令毒性更加严重。今日又两次使用内力,一次炸毁了王的寝殿,一次炸穿太子的屋顶,这必然是又牵动了寒毒!

    凤无俦阖上双眸,调息了片刻,随后慢慢地睁开眼,沉声道:“无妨!”

    这话说罢,阎烈又很快地发现了他手的不对劲,不仅看起来有些奇怪,上头还有一片焦黑,他立刻一挥手,马上就有人会意,飞奔去寻大夫。

    而凤无俦,在内息大抵稳住之后,便再次前行。

    阎烈瞟了一眼他的背影,出于对主子私生活的关心,对主子身体健康的关怀,以及对主子性取向的关切,他实在忍不住,开口道:“王,今日您陪太子冲入火海,这是……”

    摄政王殿下脚步一滞,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夜景,默了半晌,最终道:“如果是果果落入火海,孤一样会救!”

    阎烈望天:是吗?难道您不会吐槽一句“没用的东西”,然后出于蔑视,转身就走,全然不顾果爷的死活?您这样妄图欺骗果爷纯洁的心灵,要是被果爷听到当了真……您觉得这样对果爷公平吗?

    然而,摄政王殿下默了一会儿之后,微微偏身。看向阎烈,语气有点认真,亦是询问:“你认为,孤将洛子夜抓到身边饲养,会怎么样?”

    饲养?!听这个词,就感觉王是把太子在当牲口。阎烈琢磨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大抵会每天跟果爷打架,从此摄政王府鸡犬不宁!”因为两只牲口,错了……因为那一人一鸟,都不是消停的性格!

    摄政王殿下蹙眉,想象了一下那样日日有人和鸟在自己眼前打架的聒噪场面,浓眉皱起,觉得不是很能忍。只得勉强放弃!

    阎烈又看了一眼他的手,开口问:“王,您的手,是因为太子……”受伤的吧?否则以王的实力,不可能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他话没说完,凤无俦转身再次前行。

    低沉魔魅的声,慢慢传来。那话似真似假,带着一定不确定。霸凛威严,还有一点似有似无的叹意:“洛子夜……从前孤想掌控他,现下孤想护着他……”

    ------题外话------

    心塞,昨天哥扎了一整天羊角辫冒充儿童,你们也不给哥投月票表示祝贺,心塞,哥背对着你们……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