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小臭臭?小俦俦?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小臭臭?小俦俦?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洛子夜潇洒的挥舞了几下扇子,觉得小鸣子这个问题问得不错,简直问得她心情愉快。要是凤无俦知道了这件事……那她真是开心得要飞起来了!倒头往床上一躺,正打算说几句话,表达一下自己整到了凤无俦的喜悦,小鸣子忽然开口提醒道:“太子,好像我们太子府的财产,还全部都在摄政王府!”

    洛子夜一噎,脸一僵。扭头看向小鸣子……

    小鸣子也看着她……

    两人对视良久。洛子夜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妙,也觉得自己做事太冲动了。就这样得罪了凤无俦,要是他不还钱怎么办?那她岂不是真的要从土豪变成土**?!

    小鸣子也觉得情况不妙,他隐约估计自己这个月在太子府发光发热的工钱,可能没有了。难道他小鸣子即将面临“无良老板压榨工人,拖欠奴才工钱,逼死忠诚下人”的境遇?

    洛子夜觉得情况很不好,小鸣子也觉得人生很不妙。

    她琢磨了一会儿,换位思考,如果她是凤无俦,人家这么整自己,让自己大半夜的被人监视,她一定非常生气,别说是还钱了,不上门找麻烦就是好事儿了!尤其以凤无俦的那个脾气……

    想到这里,她飞快的掀被子,赶紧下床:“不行,爷得去救场!”

    这真是报复一时爽,扭头十分悲!要是凤无俦真的被激怒,把她的钱全部扣留,或者干脆扔河里,那这个故事就太悲伤了!这般想着,她很快地整理好了衣物,随后对着门外一阵狂奔,亲爱的小俦俦,小臭臭,等着我,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嗯?小俦俦和小臭臭,读起来好像!

    洛子夜在夜里狂奔,整个人刮得如此一阵疾风!双腿因为奔跑得太快,一眼看去就像两个车轮子在路上狂甩……一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这奔驰之间,骤然在国寺两间寺庙的转角处,她真的看见了一个黑衣人,去的方向,是冥胤青的房间!

    洛子夜站在原地,两边看了看,心里产生犹豫!她到底是继续奔到凤无俦那里救场,还是跟着那个黑衣人去瞧热闹?一个是拯救自己财富的去处,一个是满足自己好奇心的去处。

    最终想了想,好奇心这东西是会杀死人的。那黑衣人去哪里,跟她关系不是很大,但是凤无俦那里不去,财产没有了,跟她关系就太大了!

    正犹豫之间,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蹙眉,侧身往假山后头一躲,屏住呼吸,探出一双眼往外看。此刻夜色正好,她躲在假山后头也很难发现她,瞅着龙傲翟和一名武将,从她眼前经过。

    那武将开口道:“将军,您已经禀报给皇上,龙脉不过是一张纸,已经被轩苍逸风撕了。皇上为何还要派人来搜查?”

    他这话音一落,很快地传来了龙傲翟孤高冷傲的声音:“你以为皇上会相信我?他自然明白,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我同样想要龙脉!如此情况之下,我说的话,他岂会轻易相信?”

    所以,即便龙傲翟说了真话,皇帝还是派了人来搜查。上位者衡多疑,对皇帝不信任龙傲翟这一点,洛子夜并不觉得奇怪。

    而接下来,那武将又说了一句话,令洛子夜有些惊愕!“永定亲王去找陛下告太子的御状,却反被皇上斥责了一番。皇上很是生气,觉得永定亲王不够维护太子,对晚辈不够包容,并说不论太子如何不成器,也是天曜的太子,是陛下最疼爱的儿子,太子做了这样荒诞的事,若是被御史台知道了,定然又要弹劾。而永定亲王作为皇室中人,作为太子的皇叔,对晚辈……”

    他们说着,慢慢走远。

    后头的话,洛子夜就没有听清,但大概的意思,不能猜测到!这番内容,令她有点惊讶,因为先前太子府被损毁的事情,她的皇帝老爹直接就将话题带过去,还来一句雷电损毁。这令她对这所谓父皇的印象,非常不好。但眼下竟然……

    这是的确是皇帝的肺腑之言,他真的非常重视自己。而不多谈及凤无俦欺压她的事情,也只是迫于凤无俦的实力。还是一切只是做戏,说给永定亲王听,而目的就是不想换太子,不想改变天曜如今的政治格局?

    两种可能,都是有的!但如果是前者,她以后是不是应该重视一下自己这个老爹了?

    那两人走远之后,她方才从假山后来出来,然而刚刚出来,她便看见冥胤青和那个黑衣人,也出来了!并且大抵是因为冥胤青的屋子附近有人监视,所以那两货鬼鬼祟祟地跑到了假山附近,打算躲着说话。

    洛子夜嘴角一抽,往后头一退,继续躲到假山后面。在心里认真地思索,假山真是个好地方,往后头一躲,各家的八卦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要不她每天在这里躲着听八卦,过几天之后,在京城创建一个皇家政治经济报,赚钱?

    正歪歪着,冥胤青的声音,就从假山的后头传了过来:“调查得怎么样了?”

    随后,便是陌生的男音:“没有结果,相思门那个第一公子嬴烬,非常神秘。若是他不想见人,谁都见不到他。只是属下探查到,天曜有不少大臣议论过,相思门的第一公子,和我们凤溟的皇帝容貌和年纪,都颇有几分相似……但是皇上一直在凤溟没有离开过,而嬴烬来天曜已经三年了,所以……”

    所以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子夜听着,眉头慢慢地皱了皱,记起来那日嬴烬和他的随从,在自己窗外的对话……难不成那妖孽是凤溟皇室中人?

    接着,便又传来冥胤青的话:“不论如何,给本王查!能令轩苍逸风和龙傲翟如此重视之人,定然不简单。竟然还跟冥胤啸那个草包颇有相似之处……说不定与凤溟关系匪浅……”

    那黑衣人听完这话,很快地道:“是!属下一定尽全力去查,只是……”只是嬴烬太神秘,他觉得根本无从下手。所以这话他回答的很是迟疑!

    冥胤青显然也知道这黑衣人是在迟疑什么,他默了一会儿之后,似在思量,最终道:“如果查不出来,那就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

    黑衣人点点头,但又很快地道:“还有一件事,今日武项阳出宫了,也去求见了嬴烬。但是嬴烬谢绝了他的拜访,武项阳似有点生气的回去了!”

    武项阳作为龙昭的大皇子,求见嬴烬都被拒绝。那么这嬴烬,要么就是实力超群,不将武项阳放在眼中。要么就该是不知死活了!

    当然,在正常人的眼里,是以上两种怀疑。在洛子夜的眼里,除去那两种可能之外,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武项阳对嬴烬有意思,高兴上门求爱,惨遭拒绝……

    冥胤青听完那黑衣人的话,点点头,开口道:“本王知道了,继续盯着!三天时间,若最后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那就杀了他!冥吟啸如此无能,早已大失民心,凤溟于本王而言,已是唾手可得,本王不能容许任何不确定因素的存在!”

    “属下明白!”黑衣人说完这话,便领命转身走了。几个跳跃,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冥胤青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回了自己的寝宫。

    洛子夜听了这一会儿,大抵也知道那妖孽也是惹了麻烦上身了!冥胤青虽然有勇无谋,但武功却是不差,身份也不低,嬴烬那小子如今就是个青楼面首身份,要是真的被冥胤青盯上,要下手除掉,这后果恐怕……

    冥胤青给了自己的手下三天时间,三天,那三天之后,如果情况不妙,自己要不要去救一救他?

    她还没想好要不要救别人的命,远处便已经灯火通明起来,而且闹得动静很大,她很快地扭头看过去!接着便看见几队人马,几乎是以光速,从凤无俦的寝殿附近,奔了出来!

    随后,便是“轰”的一声巨响!

    凤无俦所在的房间,那高耸的宫殿,竟在顷刻之间坍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倒了下去!接着,便又是几声巨响传来,那是房屋倒塌之后,石块和柱子落在地上的声音!这当真是充分地表明了凤无俦的怒火!

    这下,就是洛子夜都吓了一大跳!抽搐着嘴角,有点惊悚的看着他寝宫的方向,那混蛋就是生气,也不至于气成这个样子吧?

    接着,那屋子里头走出来一个人。

    从他那高度,异魅魁梧的身型,以及他那迫人臣服、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气场,就令人能很轻易地辨认出他来!而伴随着他出来,这空气很快地紧绷起来!他霍然抬手,一股强大的吸附力,从他掌心射出!猛然一收!

    不远处,草丛中,一个当是这一批御林军领队的人物,便被从半空吸附过来,那脖子也落入了凤无俦掌心!

    尽管离得有点远,洛子夜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凤无俦此刻的怒火,然而他似乎在克制。而那眼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几次似扫向她所在的方向,沉声问:“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来孤的寝宫监视?”

    洛子夜咽了一下口水,她虽然挺想整他,但是看见他气成这样,她没来由的也觉得有点惊悚!他要是知道是她干的,不会气得直接杀了她吧?

    他这话,自然是问那领队!

    那领队此刻脖子在凤无俦手里,由于高度比凤无俦矮了快二十公分,整个人就被掐着脖子,举在半空!这令他十分难受,开口道:“是……是太子,太子说看见有黑衣人……”

    “砰!”的一声,凤无俦松了手,大抵也明白了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普天之下,目前为止,敢这样挑衅他的,当真是除了洛子夜,不做第二人想!

    那御林军小队的首领,就这么被扔到地上。而凤无俦这不过是轻轻一个动作,随手一扔,就令他胸腔仿佛被什么撞击,传来一阵难忍又难言的剧痛!捂着自己的胸口,半晌都没有爬起来。

    然而,也由不得他爬起来,凤无俦傲慢的脚,就踩到了他的胸口!

    这一脚并不重,也并未用力。但硬生生地令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压着千斤重的巨石,不能动弹,不可抗拒!甚至还有强大的迫力,令周围其他人,都万分惊惧,个个不自觉的屈膝。

    凤无俦低头,俯视自己脚下之人,低沉魔魅的声,若远古时代地狱殿堂的魔咒,令人毛骨悚然:“监视孤?即便你的主子,御林军的统领,孤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没有你这样胆量!”

    他这话一出,那领队别说是为自己求情了,已是吓得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仰头看着。

    洛子夜看了这一会儿,算是明白了,对于凤无俦这么拽的人来说,不可挑衅的就是身为“王”的威严,眼下这算是触了他的逆鳞!才会令他如此震怒,她百分之百相信,自己此刻如果就在凤无俦眼前,他又知道了一切是她诬陷,他一定一脚把她踩成一个肉饼,说不定还随手找块面粉,弄成个叉烧肉饼!

    阎烈这会儿,脸色也相当的难看,扭头看向凤无俦,问道:“王,看样子这件事情,太子引起的,我们如何处置太子?”

    洛子夜一听见这话,顾不得那许多,马上就跳了起来!

    她不想被凤无俦当成他的寝宫给炸了,也不想被他像踩那侍卫长胸口一样,一脚把她踩成飞机场,更不想因此失去自己所有的财产。所以,她笑眯眯地飞奔了过去,口中亲热地呼叫:“亲爱的小臭臭,这是个误会,爷原本是想说,看见黑衣人去了冥胤青的寝宫附近,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听岔了,哦呵呵呵,灭哈哈哈……”

    摄政王殿下魔瞳微眯,小臭臭?小俦俦?

    ------题外话------

    大家六一快乐!

    Look!在你们眼前,有一个扎着羊角辫,背着双肩背包的可爱小孩纸,眼泪汪汪地看着你们害羞挥手:矮油,伦家是山哥,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伦家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儿童,伦家要儿童节的表示,伦家要月票过六一,不给月票伦家嚎给你们看……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