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为把凤无俦吊起来打而读书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为把凤无俦吊起来打而读书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护卫顿了顿,似思索了一会儿,随后才对凤无俦禀报道:“帝拓皇帝下令之后,无忧公主并未表示反对,欣然接旨了。所以属下认为,按照这情况来看,无忧公主应当是自愿的!”

    “嗯!”凤无俦应了一声,将酒杯送到自己嘴边,饮了一口,那低沉魔魅的声,此刻带着点复杂。开口道,“她若是缺什么,便去为她寻来。二嫁也好,三嫁也罢。总归该有的风光,分毫不可少!”

    阎烈听完这话,表情纠结又复杂,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状:“王……”

    “你想说什么?”摄政王殿下斜眼瞟过去,端着酒杯的手,搁在椅子上半靠着看他,那眼神有点傲慢,有点不容置喙。

    阎烈深呼吸了一口气,有点实诚地道:“王,帝拓的无忧公主,对您是有不该有的想法的,属下觉得您这样做,会令她心怀希翼,有更多不该有的念头!”

    他这话说完,凤无俦沉默了一会儿。

    随即,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站起身。慢慢走到窗前,他极高,几乎要碰到窗沿,可偏偏那一身狂霸之气,令四周一切都化作虚无,臣服于他眼前脚下。那双魔瞳看向窗外,不知是在想什么,但是从他眉间的折痕能看出来,他此刻似有困扰。

    而紧接着,阎烈又开口道:“而且,如果您继续这样不合常理地关心帝拓公主下去,也许会令人心生疑窦!”

    他这话一出,凤无俦偏身看他,那副傲慢的态度,与生俱来。可唇畔却扯出些不屑:“那又怎样?帝拓要是真的奈何得了孤,岂会等到今日?屠灭他们的时刻终将来临,不过是早晚问题的罢了!”

    他这话一出,阎烈点点头,表示赞同。过一会儿他又道:“当年无忧公主,是行踪不定、龙昭皇帝武修篁的挚友无忧老人,建议给帝拓皇帝的名字。无忧,无忧,必定皇帝无忧、帝拓家国无忧,这便也是公主倍得皇帝宠爱的原因。对于这预言……”

    要是这预言是真的,那无忧公主活着,就有些碍事了。

    凤无俦沉眸,却并不是在思量。那冷醇的声线,缓缓响起:“无忧也好,有愁也罢。不论如何,她必须活着!”

    阎烈会意,其实不仅仅是必须活着,按照王的意思,也该是要活得很好,缺什么分毫不可少,也必须风风光光!毕竟,无忧公主是……到了这会儿,他也不再多问这个问题,倒是挑眉开口说起另一件事:“王,区区戎国,您真的打算和太子亲征?”

    要真是这样,是不是太夸张了?阎烈表示很心塞!就这么一点小事,王都要亲自去,那么最终会如何?最终会令人小看他阎烈的实力,认为他阎烈身为王骑护卫的首领,如今已经只剩下吃喝拉撒、狐假虎威、瞻前马后的跑腿功能了,所以闹到这么一点小事,都要劳动王亲自出马!

    以后他的脸往哪里搁?

    看着阎烈一副怨妇般幽怨的脸,摄政王殿下扯了扯薄唇,随即开口道:“派你手下的人去吧,你的实力,孤还信得过!倒是……孤近日无聊,所以为了这场战争,与太子一起留在京城出谋划策,也是好的!”

    阎烈嘴角一抽,显然,王这又是准备没事儿找事儿,去招惹太子了。明明他阎烈手下的人,都能处理的问题,王还要拉着太子“出谋划策”,这真是……

    ……

    洛子夜自然是不晓得那个找麻烦狂魔,又盯上自己了。她回了自己的屋子之后,便打开了方丈交给她的那本秘籍,开始研究。

    研究这玩意儿的时候,她是非常认真的!小鸣子进来的时候,看着她忽然开始做点有价值的正事了,真当是惊呆了,开口问:“太子,您这是……?”

    太子这是终于打算发愤图强努力上进一鸣惊人震惊国内外了吗?

    洛子夜抬头,瞟他一眼:“为把凤无俦吊起来打而读书!”读书和读秘籍,区别不是很大不是?

    小鸣子:“……”

    她仔细研究了几页之后,终于慢慢地摸到了些精髓,她闭上眼眸,慢慢地引导,发现自己丹田之内,凤无俦传导给她的真气,有点发热的征兆。小鸣子看见她容色严肃,便也就守在一旁,没有再打扰。

    发热的真气,慢慢地蔓延全身,她感觉到体内的每一根经络,都在蠢蠢欲动。似有什么东西即将被唤醒,而那即将被唤醒之物,却又如同一头巨大的猛兽,令她在打算驱动内力唤醒它的途中,感到一阵心慌!

    唤醒猛兽,意味着实力的提升,但是也意味着唤醒巨大的危险,极有可能将她吞噬!

    几经调节之后,她的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闭着眼,面色发红,额头慢慢冒出细密的汗珠,并行成透明的汗珠,沿着她的脸,慢慢地从额头滑落。直到整张脸上全是汗,体内的血脉,亦慢慢地膨胀起来,经脉似要断裂。她也终于意识到,目前以她的身体情况,还不可能安全地唤醒这股尘封的内力。

    这需要循循渐进!

    她慢慢地令自己镇定下来,不再致力于去唤醒那内力,而是将内息往全身疏导,透过任督二脉,来提升身体的整体能力!足足半晌之后,她发现这样大抵是有效的,因为她已经慢慢地感觉到毛孔舒张的感觉,身体里头每一个细胞,都似乎欢呼着,跳跃着,锤炼着。

    正在慢慢地走向一个高度,而她的五识,也渐渐地封闭起来,整个人仿佛睡着了一般,闭眼静坐在那里,等待着一个全然的提升!

    ……

    而此刻,各家打听消息的人,也全都回去了。

    鉴于方丈的门口,那时候没有守着任何下人,所以洛子夜具体问了什么,也没其他的人知道,各家打探的人也没得出个所以然。倒是龙傲翟,晚上收到了皇帝的指令。于是,整个国寺也变得热闹起来,轩苍逸风所在的房间周围,被御林军包围了起来。

    随后,丞相云愠崇和礼部尚书二人,奉了皇帝的命令,前来国寺,专程向轩苍逸风“解释”这个问题。

    “解释”,是刺客在盗取龙脉之时,险些遭到轩苍逸风的行为破坏,担心轩苍逸风遭到刺客报复,所以派了御林军前来“保护”。但长了脑子的人,都明白,这并非是什么保护,而是监视。甚至是控制他的行动,令他无法将龙脉“偷渡”出去!

    而轩苍逸风,作为被控制的主体,却半分生气的迹象都没有,还笑容温雅,好好地招待了云丞相和礼部尚书,并表达了对天曜皇帝这番心意的感谢。

    显然,对于自己被监控这件事情,轩苍逸风并不介意。

    当轩苍逸风不介意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皇帝又再接再厉一般,再次下达一道谕旨,说怀疑此刻也许还藏匿在国寺之内,下令搜寻整个国寺。将每个人的房间都翻了一遍,当然,其他人的房间,都只是随随便便地翻找,唯独轩苍逸风的房间,被非常认真地翻找了一番。

    翻找到洛子夜那里的时候,她正在打坐运功。眼眸睁开那一瞬,眼神犀锐了很多,仅仅两个多时辰,她感觉自己的中气足了几分,这令她心情愉悦。长此以往下去,她相信这内力迟早有一日从她体内解封,以后莫说是欺压凤无俦了,大抵压倒各家美男子,成为总攻的几率也会大很多!

    而侍卫们进门搜查之前,先弯腰道:“太子,打扰了!我等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前来探查龙脉之事。陛下怀疑刺客正潜伏在寺庙之中,身上还携带着龙脉,所以命令我等搜查整个国寺,还请太子殿下配合!”

    洛子夜听完这话,眼前一亮,很快地便知道自己回击凤无俦,反找麻烦的机会来了。她先是满不在乎地对着搜查的侍卫们挥了挥手,随后忽然发现新大陆一样地开口道:“找吧,不过说起来,本太子昨天晚上是看见了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往摄政王的房间去了。不仅如此,本太子昨夜还听见那黑衣人对凤无俦说,今天晚上子时,再去找他。你们说,会不会……”

    嗯,就这样误导他们去凤无俦那里盯着吧,对于凤无俦这样傲慢的人,被人监控,就是不噎死也得心塞半天。

    她这话一出,作为最底层的执行者的御林军队伍们,左右对视,他们自然不可能被高层告知有关龙脉的具体内情,只知道说龙脉丢失,需要搜查,轩苍风王是重点怀疑对象,需要认真搜查。而其他人的嫌疑,他们自然也认为是有的!

    眼下听到洛子夜如此认真的“举报”,虽然觉得摄政王他们不能冒犯,但是去他房间周围守一守,抓到传说中黑衣人的可能,也并不是完全没有。

    于是,他们对视一眼,匆匆忙忙地搜查了一下洛子夜的房间,并行了个礼,就往凤无俦所在的房间奔去了!

    小鸣子从洛子夜开始胡扯的时候,就不断地扭头看向她的侧颜,看着她一副笑意盎然的模样,深深觉得她真的不是一般的作死。抽搐着嘴角道:“太……太子,如果让摄政王殿下知道这件事……”奴才那时候可以说自己跟您不熟,请摄政王放过奴才吗?

    ------题外话------

    心塞,今天广州回上海的飞机,原本是七点,忽然通知航班取消改九点,接着又通知改十一点,还没来得及发作,又被通知改凌晨零点,最后干脆取消了,把哥安排到酒店休息。于是从下午四点本分机场开始,就一直在车上、机场各种折腾,最后弄到现在才更不说,还又当了三千党……生命是一场寂寥的马戏,我们早早地拎着包袱奔赴机场。生命是一场寂寥的马戏,航空公司把窝当马戏团的猴子……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