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看谁踩过谁!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看谁踩过谁!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眉心一跳。看着他老人家傲慢而一本正经询问的脸,她强自压抑了一下怒气,跟他愉快的么么哒?他觉得他们两个有愉快么么哒的可能吗?

    看了半晌之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令自己冷静一些之后,方才看着他的脸,咬牙切齿地开口:“不好意思,摄政王殿下,爷从来没觉得自己能跟你愉快的么么哒过,爷想说的是,我们已经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虽然他们每次一起玩耍,也并不愉快!

    她这话一出,他也不以为意,微微偏回头,用自己的侧颜对着洛子夜,那侧颜线条精致到令人心颤、心悸,但是傲慢到让人想踹一脚。偏回头之后,他更加傲慢地道:“的确,与孤么么哒,你也不配!”

    洛子夜对他的厌恶,他当然清楚。说出这样的话,算是在他的意料之内,摄政王殿下一贯认为,自己对宠物很有包容度。所以对于她这样一句不知死活的言词,他勉强可以原谅。只是,那握着墨玉笛的手,慢慢地紧了些。

    洛子夜瞪着他,脸一绿,说实话,她真的不明白世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贱人,他贱得如同夜里盛开的花朵,不给阳光都能自己灿烂!并且十分善于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谁都是不配跟他老人家有交集的。既然这样,那:“其实本太子认为自己不仅不配跟您么么哒,而且还不配跟摄政王殿下一起出征,所以如果摄政王喜欢打仗,不如自己一个人去!”

    只要能不跟他一起去打仗,承认自己不配也没什么要紧。

    她这话一出,他忽然转过身。抬步对着她走过来,那眼神深到她看不懂,而那张美到令人晃神发指的脸,也慢慢地凑到她跟前,洛子夜一咬牙,瞪大眼近距离地看着他的脸,觉得自己的鼻血,又有点抑制不住的感觉!而且脑袋有点发晕,腿脚有点发软,亵裤有点自己湿润……

    但她还是控制住了!

    他打量了她一会儿,并且这打量是上下打量。似乎在评估她的本事和价值,看了半晌之后,他才用一种评价货物的语气,慢慢地、轻鄙地开口道:“的确,你不配和孤一起出征!”

    说完这话,洛子夜松了一口气,眼睛了晶亮了几分,她心里的确是愉悦的,太好了,他自己出去打仗,她不用跟着去不说,短期之内应该也不会再看见这个找麻烦狂魔了,这简直令人高兴得想飞起来!

    然而,她还没高兴完。他凑近她的脸,那张令神魔都自惭形秽的脸上,又透出几分她很熟悉的、刻薄的笑意,慢慢地道:“但是,给孤打扫门槛,端茶送水的资格,太子还是有的!”

    洛子夜听完这话,额角的青筋就爆了起来。一巴掌就对着他挥去,咬牙怒道:“泥煤!”

    很自然的,她这手又没能挥到他脸上。被他攥住,而这时候,轩苍逸风也慢慢地走了过来。他缓步而来,似带来了一阵清风,四面的桃花,似都没这风吹得微微一荡,凤无俦听着这脚步声,放开了钳制着洛子夜的手。

    而洛子夜手被放开之后,看着凤无俦冷笑了一声。那笑带着点挑衅的味道,似乎就是在说,总有一天,她这一巴掌一定拍在他脸上,打得啪啪响!

    然而,她这不服的表情,落入他眼底,却再一次取悦了他。

    只是他丝毫未表露出来,只偏头看向轩苍逸风,那眼神有点不耐,沉声道:“风王借用孤的宠物,已经很久了。此刻是否应该物归原主了?”

    他比轩苍逸风还要高近十公分,这样的眼神扫射,气场十分强大。

    然而轩苍逸风并不以为意,但是他有些奇怪的是,看眼下,凤无俦和洛子夜的关系并不好,甚至于彼此还有点仇怨,但是为什么凤无俦会对自己说这些话,而且这话和那容色里头……似有些对自己的敌意。

    而且他确定,这敌意是真实的,并不是自己多想。难道是因为有了新的玩具,不喜欢别人抢?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心思,而自己没有看懂?

    轩苍逸风心下千转百回,面上的笑意却是不变,慢慢地开口道:“的确,本王还有事,便先行离开!只是本王似有些印象,摄政王殿下,似乎并不喜欢桃花!”

    他说完这话,不待凤无俦回话,转身便走了。

    这话传到凤无俦的耳中,那双魔瞳徒然冷了几分,盯着轩苍逸风的背影,透出几分杀意来。即使真的是如此,但这并不表示,他能够容忍轩苍逸风发表这样的言词,不仅仅是在猜他,而且还是在提示。表示他看出来了什么!

    但是这话落到洛子夜的耳朵里头,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她的版本,是凤无俦这个混蛋,不喜欢桃花也假装来欣赏,其目的就是为了来找她麻烦,他真是用心良苦,这么一想,她的脸色更难看了!瞪着他,似恨不得将他活剐了!

    她瞪着他,他也终于收回了看向轩苍逸风的危险眸光,偏头看向她,看着她不服的表情,那眼神中带着鄙薄。低沉魔魅的声,亦缓缓响起:“不服气?你也配说不服?若真不服,那就强大给孤看!记住,这世上的弱者,永远没有说不服的资格!”

    他的意思,就是她说不服,都不配。

    他这一句话,令她一颤,好似打入她心坎中。令她胸腔微微震动,那种磅礴的怒气,不服气,憋屈,和杀意,都慢慢地涌现,最终似汇聚成一道电光,猛然从半空中对着她的头部狠狠劈下!

    令她心中的颓然、躲避,都慢慢散去,似笼罩在心头的烟雾,都渐渐消失,剩下的只是满目清明!他说得对,因为她不够强大,所以他瞧不起她。因为她不够强大,完全打不过他,才会遭受他的欺压。因为她不够强大,所以就是说不服、瞪视他的资格,他都觉得她没有!她并不是在乎,她在他眼里怎么样。而是极度不喜欢,自己被人这样蔑视!

    洛子夜,不该是弱者!

    妖物,也永远不会是弱者!

    而他这话,这无疑就是对她人格和尊严的侮辱!

    对视了半天之后,她冷笑了一声,转身便走,并头也不回地道:“凤无俦,这是你逼我的!大抵你也是觉得,这天下之大,你一个人站在最高处,实在寂寞!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必将与你一同立于弥天之高!想必你也明白,一山不容二虎,经年之后,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将谁踩在脚下!”

    至于是不是一同出征,她已经不那么在意了。去也可,不去也可。总归,总有一天,她不会再输给他!

    “孤拭目以待!”凤无俦薄唇微扯,沉声接话,语气中听不出喜怒来。

    阎烈见此,扭头看了一眼凤无俦的表情。他能看出来,太子这一次是真的被激怒了,大抵是打算成长起来,跟王一较高下了!但是,王对太子不是……却又为何……?难道一切都是他想多了?

    他看了凤无俦一眼,试探着开口道:“王,太子似乎很生气!”

    “嗯!”摄政王殿下淡淡地应了一声,那双魔瞳,一直紧紧地盯着她的背影。她那背影与以往不同,洛子夜以往的背影,都是猥琐的,甚至是有点怂的,但是今日,那背脊似忽然挺直了,令人看到了不容忽视的决心与刚强!

    洛子夜,骨子里,果真是骄傲倔强的!也果真没令他失望!

    阎烈皱了皱眉头,开口实话实说:“可是王,您今日这番言词,想必会令太子对您非常生气。这会令他对您产生敌意……”难不成王最近是无聊了,想跟太子来一出相爱相杀的戏码?

    “那又怎样?”凤无俦斜眼看他,那眼神漫不经心,而且十分傲慢。这一眼扫过去之后,他复又看向洛子夜的背影,握着墨玉笛的手,微微动了动。随后,他开口,“他一直想逃避,明知自己难以抽身,却偏要做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自己可以脱离这场天下之战。只是,你觉得这可能么?”

    他说着这话,慢慢地看向阎烈。

    阎烈皱了皱眉头,最终开口道:“不可能!”的确,王所说的关于太子的这些,不仅仅王看出来了,他也看出来了。

    他这话一出,凤无俦似嗤笑了一声,随后才慢慢地道:“在乱世中想要活下去,他必须有能力自保。就连果果都会吃会喝会遛自己,而洛子夜呢?连动孤的一根手指头,他都做不到!”

    阎烈听完,明白过来,所以王如此,不过是为了激励太子。令他至少有自保的能耐。因为太子的性格,他隐约也看出来一些,那是怎么劝都劝不动的,比如轩苍逸风方才说了半天,太子都不为所动,只敷衍的说考虑。倒不如用反方法,这不,王一句话吐出来,太子就咬牙警告,并下了战书,看样子是立刻就要发愤图强,提高自己的实力了!

    阎烈顿了顿之后,看着凤无俦的侧颜,很真诚地道:“王,果爷如果听了您方才的话,一定会非常高兴!”可惜上次的刷墙事件,果爷被敲晕之后,它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很多天,没有出来见人了。

    “嗯!”阎烈这话一出,有点诡异的是,凤无俦并未作任何评价,只应了一声。

    但不知为何,当洛子夜已经彻底走出他的视线范围,再想想她方才所言,那些充满敌意的话,他忽然有点心烦起来。眉宇间的折痕,也更深了些!他有把握,洛子夜即便强大,那也是他的宠物,逃不出他的掌心。但想起她方才似要为敌的话,令他心中莫名烦闷起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偏头看了正东方一眼。伴随着他的眼神扫过,似有一股魔息,透过空气袭去,慢慢地将那一处覆住!那是内息,缓缓蔓延,并展现出其杀伤力。带着强劲的力道,将躲在那后头的人,往外面重重撞击!

    而紧接着,树后之人,被这股力道想逼,摔了出来!

    那正是云筱闹,她这一摔之后,赶紧爬起来,也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摆。一张娇俏的脸吓得惨白,更不敢抬头去看凤无俦的脸色,支支吾吾地道:“我,我……我只是跟来看看,太子和轩苍风王相处得怎么样……”

    虽然因为凤无俦的缘故,她已经不敢再明目张胆地追求太子。但是知道太子是个断袖,还和轩苍逸风一起来了这里,她实在管不住自己的脚,所以就过来了。没想到刚到,就被发现,便强制性地从树后逼了出来!

    凤无俦听完这话,只扫了她一眼,但那一眼傲慢,于是并未正眼相看。不发一语,大步转身离开!

    云筱闹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么简单就逃过一劫。摄政王殿下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宽容了?

    她是不懂,但是阎烈已经很快地在心中补脑猜测,王这大抵是出于他和云筱闹,都是为了一样的目的来这里,所以觉得同病相怜?于是就原谅了云筱闹这一次,是的!阎烈就是一个机智的小暗卫!

    ……

    而洛子夜,警告完凤无俦之后,她没有回去。铁青着一张脸,去了国寺方丈的门口!她今日是真的很生气,大抵活了这么多年,就没人像凤无俦这样侮辱过她!所以她会证明给他看,她到底有没有资格说不服!

    如今她已经吸纳了定远长老的内功,来找方丈,则是因为方丈和定远大师是师出同门,也许能告诉她,她如何才能将自己体内被尘封的内力,引导出来,并加以使用!

    ------题外话------

    抱歉,哥今天刚到广州,一整天奔来跑去,并且还要在这里待两天,加上前几天基友室友的事情,要帮基友搬家等,衍生一系列问题,已经很多天睡眠不足,令哥想干脆请几天假借这几天放松一下算了,但是作为一个有操守的作者……放心吧,不管怎样,这几天可能少更,但决计不会断更的。风雨不改,一定坚持!爱你们么么……更太少,不求月票,投给你们其他喜欢的作者去吧,飞吻~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