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我已经不能和你愉快的么么哒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我已经不能和你愉快的么么哒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轩苍逸风:“……”

    他愣了一下,才慢慢地回过神。又扫了地上那众人一眼,地上此刻全是晕了一地的和尚。一个一个挨着趟着,从他们晕倒的样子和姿势来看,像是被人击中头部以下,颈部以上某处,所以此刻全部趟着,并且是属于完全没有回击之力的躺下的,看这情况,也能知道只是晕倒,并不伤及性命!

    但是明显的,这些人都是被人打晕!这所谓的被美貌征服……?

    轩苍逸风无言之间,又看了洛子夜一眼,并细细对着她的脸,打量了半晌。洛子夜的确美貌,那张脸透着女儿家的婉约,眉宇中却满是属于男儿的英气。尤其那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总带着淡淡的笑,含着一股天生风流的调调。当真能算是一张美貌的脸,可男可女,而不管是为男为女,都依旧能算是一等一的好样貌。

    只是,用美貌将这些人都征服,令他们全部晕倒在地,这样的言词。在他看来,的确是太过儿戏了些!

    而不远处的摄政王殿下,眉梢也微微挑动了一下。那张令神魔都自惭形秽地容颜上,露出淡淡地,淡淡地……不能忍受。以至于他的眉心,又习惯性的皱起。被美貌征服?

    但他也清楚,自己继续站在这里,定然不久之后,就会被轩苍逸风和洛子夜发现。

    于是,他转过身,往来时之路而去,打算跟这里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身后的护卫们一见他转身,也十分有序的原地旋转半圈,并后退一步,给他让出一条道来,并低头等着他经过。

    待凤无俦经过之后,他们再以同样有条不紊的姿态,原地旋转回来。并形成左右两列,跟着他前行。

    而一旁的阎烈,此刻凝眸看着自家主子的背影,脸色古怪。这显然就是怕被洛子夜和轩苍逸风发现,所以赶紧转过身走远点,躲起来假装自己没有来过的态度……有没有人能告诉他,王最近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而摄政王殿下,还丝毫未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正常。带着一众下人前行,依旧风度怡然。很快地退到三百米之外,负手挺立于桃林之中,那姿态傲慢依旧,高高在上依旧,唯我独尊的气场依旧。盯着不远处的某朵桃花,似的确是在认真欣赏!

    他定定地看着那桃花许久,足足看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半晌之后评价道:“还不丑!”

    阎烈扶额……

    桃花表示不想凑这热闹。

    ……

    洛子夜厚着脸皮,往自己脸上贴了金之后,就继续吊儿郎当地看着他,貌似笑得很和善,其实心里想把他砍成千百段。嗯,这些人全部都是因为被她的美貌征服,所以才晕倒的!

    反正是打死她都不会承认,这些人都是自己敲晕的,然后让轩苍逸风再沿着她的实力问题,引申一些不好应对的衍生问题,让她面临一系列有的没的询问,一个回答错了,还容易又出幺蛾子。所以就这样回答,是最好的!

    就算对方不相信,但至少也该明白她没打算讨论这个,便也不能接着问了不是?

    低头一扫草坪之上,全部躺着人。按照原理来说,一般人看着这样子,都会觉得这场景是比较惊悚的,或是觉得碍事,以至于不能好好讨论问题的,但是洛子夜表示自己看着这些,完全无压力。他将自己的衣摆英俊潇洒地撩起来,直接往地上一坐,并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对着轩苍逸风开口:“坐!”

    她坐下之后,脚底板就放在不远处的泥土上。碾压着,磨啊磨,磨啊磨……

    那里也只是个石阶,石阶有好几层,她所指之地自然是最上头的一层。地上很干净,坐下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她相信,就算轩苍逸风有点洁癖,出于之前陷害了她在这一手,也一定会给个面子乖乖坐下。

    果然,轩苍逸风听了这话,微微一笑,对着她点头示意之后,便一撩衣摆,打算坐下。

    随着身躯的弯折,他刚刚要落地,坐到目的地,一旁看似很平静邀他坐下的洛子夜,忽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毫无预兆地跳起来!然后猛然抬起一脚,就对着他将要落地的屁股,狠狠地飞去!轩苍逸风面色僵直了半分,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出击,而且她这出击速度太快,并且来得令人毫无防备。于是……

    尽管他武功极高,飞快地闪避了一下。可是臀部上方,白色衣摆上,还是留下了洛子夜脚下飞起来的淤泥。

    没有踹到人,但是淤泥就这样毫不客气地沾染上去了,轩苍逸风扭头看了一眼,看见自己衣摆上的污迹。眼神凝滞了片刻,似有点微微叹意,但倒也没有生气,轻笑着开口问:“这一脚之后,太子此刻气能消了么?”

    洛子夜挑眉看他,耸耸肩,并不直面回答,直接反问:“你觉得呢?”这一语落下,便已收回自己的脚,看了一眼方才为了出击,刻意在地上碾了半天,磨了半天的泥。很好,此刻已经全部脱离了她的鞋底,向他飞去。并不负她所望粘在他的衣摆上,对这样的场景,洛子夜表示很满意!

    而不远处,阎烈在看见洛子夜这一脚之后,摄政王殿下的唇角,似向上扯了扯。他嘴角一抽,有种戳瞎自己的双眼,不想再多瞄一眼的地步。如果他的补脑没有问题,又没有想多的话,眼下王这是看见情敌倒霉,于是已经开始幸灾乐祸的节奏了?

    她这话一问,轩苍逸风复又笑笑,并未直接答这话,似乎是在思索,也似乎是在等洛子夜平静下来,他们再继续交谈。

    他地低下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尤其处理那污迹和淤泥。那动作不急不缓,带着独属于贵公子的优雅,尽管此地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下人们的伺候帮忙,他一个人也能将这事情做得极其优雅。很快地,他便用帕子,将衣物处理了干净。而这过程之中,他眉宇间亦始终带笑,看不到半丝怒气,如六月中,垂柳在湖畔轻荡,拂面而来的风飘荡,令人的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

    但眼下正在气头上的洛子夜,却并不因为他这笑容,而感到自己心情舒畅,这若是以前,看见帅哥这样对着她笑,她就是不流着哈喇子冲上去,大抵也是鼻血横流了!

    但是今日,一点心情都没有不说,她还有点想杀人。并且觉得这个人的笑非常虚伪,令她很想在他脸上踩两脚!上次她对云筱闹评价这几个帅哥的时候,唯独没有评价轩苍逸风,不仅仅是因为说话间被云筱闹打断,也是因为,她当时要跟云筱闹讲的是想象和现实的区别,来向对方言说,让她不要对自己报太大的希望。

    而那时候,轩苍逸风并没对她做过什么不好事儿,也没有说过不好的话。所以并不符合想象与现实的辩证举例!不过这会儿好了,他这样摆了她一道,她下次再找云筱闹说的时候,终于有例子可以举了!她想象中,他是很温柔的,结果现实呢……

    轩苍逸风看得出她的怒火,也能看出来,尽管自己沉默了半天,试图令她怒气平息,但也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他将衣物处理干净之后,又擦了擦手。这才看向洛子夜,而事实上,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洛子夜会如此直白,高兴与不高兴,全部都放在表面上。因为自己惹到了他,也不虚以委蛇,更不谋定而后动,直接飞一脚!

    当然,严格说来,洛子夜其实也谋定了的!比如让他先坐下,在他警惕放松之后,这一脚就这么飞来!如果她不先让他坐下,并且表现出一副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打算就这样算了的模样,他也不会让她把淤泥弄了自己一身。

    将手擦干净,手帕扬手,精准地仍在不远处的落叶堆中后,他方才温声开口笑浅笑:“看来太子是真的很生气,可本王认为。这等小事,这么多年,太子大抵已经见多了,想必也不该如此愤怒才是。而且,能很快地平静下来,太子觉得呢?”

    他说完这话之后,也不再管顾洛子夜,慢慢地坐下来,就坐在洛子夜方才指的地方。那面色很淡然,还带着温润的笑,仿佛洛子夜方才没有踢他,仿佛他们之间并没有那么多前情和不愉快。但是此刻,他警惕了很多,随时防止洛子夜再次攻击。

    洛子夜一听这话,脸就绿了!为啥她应该因为见惯了,就马上平静下来?尤其,他这话里头透漏出来的意思,好似他陷害了她,让这么多人来砍杀她,其实根本就不是啥大事儿一样,就貌似只是他抢了她一根胡萝卜吃了,完全不值一提。而最搞笑的事,按照他这话的意思,她此刻的表现,在他看来还甚至太过于激动了!

    她听完这话,一噎!觉得自己差点没被他堵死,伸出手拿着扇子指着他,扭曲着一张脸,继续往自己脸上贴金:“亏得本太子有如此美貌,一眼看过去就将他们全部征服。否则爷今日不是要被当成你,被这些人砍死?你居然还有脸说这是小事?爷应该很快平静?”

    她觉得这个人言词,一定程度上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她到这时候问责,还不忘记强调自己打败那些人,全部都是因为自己的美貌,而不是动手。这令轩苍逸风的唇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其实有点想提醒洛子夜,告诉他,洛子夜是个男人,身为男人并不应该重视美貌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女人该重视的!

    但是这一抬起头,就看着她一副气鼓鼓,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模样。不知为何,看着这样子他又觉得有点好笑,甚至有点……可爱?这想法一出,他又忍不住又笑了笑,但那语气却又带着点冷意和质疑:“怎么,太子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打算与本王为敌么?”

    毕竟在轩苍逸风的眼里,天下上位者的眼中,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而一刻之前的打斗,一刻之后,便能因为利益与合作,成为朋友。

    这是皇家万年不变的准则,所以他并不认为,就这么区区一件小事,就能令他和洛子夜直接站到为敌的对立面。而出于自己,这番出手的举动……毕竟在选取自己合作伙伴的时候,他是有绝对的理由,先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以确定对方能不能合作的,不是吗?

    洛子夜看了他一会儿,仔细地想了想他这话,随后伸出扇子指着他,很有点激动地道:“为敌倒是不至于,但是从今天开始,我已经不能和你愉快的么么哒了!”说完这句话,她这才算是恼火地坐下来,慢慢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怒气,坐在他旁边。

    怒气渐渐消退,思绪也慢慢清明起来,以轩苍逸风所表现出来的本事,并不会是惧怕这些武僧报复的人。但,他想不费吹灰之力,利用她来直接解决掉这些麻烦的可能,也并不是没有。但,最大的可能,还是轩苍逸风想试一试自己。来看看,自己是否值得他相交,甚至是合作!

    不过,即便这样,洛子夜也依旧觉得对方太过分。并且感到完全不能谅解!就算是要试探,也不用这样吧?要是她完全不会武功,这会儿不是被人打死了?

    轩苍逸风看着她那激动的样子,还有那句“不能愉快的么么哒”,先是顿了顿,最后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扭头看向她,开口询问:“么么哒是什么意思?”问完之后他自己又愣了愣,他并不是好奇心重的人,能猜出一个大概的意思,他必当不会再问。

    但是不知为何,他这一次倒是有点好奇,这三个字的准确含义,到底是什么。于是就问了!只是,这并不符合他的一贯脾性。

    对于他不懂就问的行为,洛子夜大抵也算是强迫自己,表现出了绝对的友善,因为她必须将这个问题解释清楚,来向眼前之人展现她的怒火!并准确地令对方知道,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生气程度。所以,她很明确的对着他,解释了这个问题,并且配上了肢体语言来进行更加完善的表达!

    她起嘴,含情脉脉地扭过头,看着他。然后将作出一副似乎要亲吻的模样,十分恶心地对着他反复嘟嘴,并开口道:“这就是么么哒,么么哒,知道吗?”

    轩苍逸风屁股一滑,生平第一次险些没把持住自己温润如玉,波澜不惊的风度。更是险些直接被洛子夜这行为,弄到从楼梯上摔下去!

    不远处的阎烈,也感觉这样的场景,十分不忍直视,太子身为一个男人,对着轩苍逸风嘟着嘴,这到底是什么鬼,难道他不知道他这样的行为,就是在旁观者看来,也会觉得非常恶心吗?

    当然,觉得非常恶心的,并不仅仅是他。

    摄政王殿下此刻,眉心也是聚拢的状态。魔瞳扫着洛子夜,那神色看起来很是纠结、难忍、并且隐隐想吐。事实上,当在看见自己的宠物,与旁人展现出亲密一幕的时候,他应当是有些不悦的。可是,在看见洛子夜对轩苍逸风露出那种样子,摄政王殿下表示,不仅觉得自己没有任何不悦,而且还对轩苍逸风有种隐约的同情。

    轩苍逸风身为被荼毒的正主,在刹那间险些滑倒之后,也险些没直接吐出来!他看着她示范完了啥叫么么哒之后,就扭过头不再看他。他嘴角抽了抽,所以,按照洛子夜的意思,是原本他们是可以……么么哒的?他忽然觉得,自己这般试探、算计了一下洛子夜,大抵真的算是一件很明智的事,至少这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洛子夜的心情!

    并令洛子夜丧失了和他么么哒的兴致,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再好不过。让他和洛子夜做这样的事,他宁可死!

    洛子夜跟他示范完之后,便冷笑了一声,偏回头去。也不管对方眼下是否已经因为自己的行为想要呕吐。她能知道的只是她非常生气,她竟然已经被这货气成这样了,那她为什么还要顾忌他是不是想吐?

    轩苍逸风好不容易才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才委婉地咳嗽着开口道:“不么么哒也是极好的,本王与太子,能够保持最基本的友谊,做个朋友,本王就感到很满足了!”

    对,只是做朋友,他就已经感到很满足了,并没有半分继续进行任何深度发展的意愿。

    “哦?是吗?你觉得我们还能做朋友?”洛子夜面上带笑,邪魅的桃花眼眯出些玩味的弧度,带着点讥诮。

    从她面上的笑,轩苍逸风也大抵能看出来,洛子夜之所以如此,也无非是因为自己先前的设计。所以,对方也并不打算跟自己成为朋友!

    但他也并不在意,微微一笑,开口道:“也许朋友是不能做,但却可以尝试……做合作伙伴,太子觉得呢?”

    他说着这话,面上的笑意和煦温暖,比早上的朝阳都还要暖上几分,又不过火,照得人身心舒畅。那温雅眉宇之间,也透着淡淡的笑意,和微微的淡薄。好似这些事情、洛子夜想当的到底是朋友还是合作伙伴,他都并不在意,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就好。

    龙傲翟要找她合作,轩苍逸风也要找她合作!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值得合作了?而且,要是每个人想找她合作之前,都先这样算计她一顿,让人把她这样砍杀一番,她还活不活了?

    她偏头看向轩苍逸风,说出来的话,倒也都是心里话:“我并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地方需要合作,因为我并无所求,若一定要说有所求,也不过求一个活命罢了。但区区活命,我想我自己能办到,并不需要合作。而且,我也并不以为,你身为他国的王爷,能有跟我合作的必要,或者你以为我会为了权位、利益,通敌叛国?”

    她这话一出,轩苍逸风倒是愣了愣,他的确是没想到,洛子夜身为太子,竟然无欲无求,求的只是一个保命而已?

    是当真如此,还是并未打算说实话?

    前一个问题怎么样,他暂且是不能置喙。但是后一个问题,他是可以拿出个说法的:“太子不必想太多,本王所求,不过是令轩苍立于三大国之间罢了。并无吞并天曜的意图!而与太子的合作,定当是尽我全力,送太子上天曜皇位!你我各取所得,所以并不存在让太子通敌叛国之说。”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倒是愣了愣。如今天下的格局,她是知道一些的。眼下处于霸主地位的,是天曜。而处于多年以来,实力雄厚,立于大国地位百年不倒的,是龙昭。如果用等级来划分的话,这两国大抵可以等同于一线诸侯国。

    而二线,便是帝拓与凤溟。

    帝拓百年基业维护得极好,但是这一代君主,残暴不仁,连自己的儿子,都能生生活剐,在这样一个重伦理、重礼仪的年代,是不能为人认可的,以至于落了下成。而其实力也的确不及天曜、龙昭。凤溟善于铸造兵器,且铸剑之术,天下无双。不少国家的兵器,都是从凤溟购入。所以即便皇帝荒淫无道,只知玩乐,但也还能震慑其他国家。

    至于轩苍,只能说不强也不弱,勉强爬上三线,二线还有点够不上。

    但是按照轩苍逸风这话的意思,他是想带着轩苍入一线?他这是要踩下帝拓、凤溟,跻身天曜、龙昭之间的节奏?她原本打算调侃几句,但回忆了一下轩苍逸风处事的种种手段,到了喉头的话,她调侃不出来了。因为她隐约觉得,这是有可能的!

    那么,他希望怎么跟她合作?

    ------题外话------

    几天不求月票,你们都不给哥投了,码字没动力,就更这么多~(>_<)~不逗比了。下午知道老爸被玻璃砸伤头,哥远在千里之外回不去,虽已打电话慰问了,但一整天都有点神智恍惚不在状态,最后就写了这么多,这会儿还没吃晚饭,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然后,山哥眉梢一挑,模仿太子,拿着扇子指着你们:再不给月票,哥就不能再跟你们愉快的么么哒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