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爷是用美貌征服了他们!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爷是用美貌征服了他们!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阎烈:“……”他其实挺想提醒王,哪里的桃花,都没有摄政王府后院的桃花开得好,因为摄政王府之后的桃花,是当年在苍茫山移植而来,每一片花朵都极为饱满,形状也极是完美,片片娇艳欲滴,早已被誉为天下桃花之王。当年就那么几株,被他移植了回来。

    而王素来不喜欢桃花,嫌它太过靡艳,所以都没兴致去看。也就因为如此,他让下人们把桃花都种在了王府后院的偏远之处,大抵就是王一年之中,也很难经过几次的地方,以免碍了王的眼。今天倒好了,想去看桃花了?

    他只想说,王,您要是不放心太子和轩苍风王一起出去,您就直说好吗。那会儿偏要装什么大方的答应,现下又回来装口味变化了,对桃花感兴趣了。

    他在心里吐槽了半天,实在是没忍住开口道:“王,您不是不喜欢桃花吗?而且这天底下的桃花,哪里的能比得上我们摄政王府的?”

    凤无俦眉心蹙起,眉宇间再次展露出折痕。

    但那折痕,丝毫不损他的美貌,眯起魔瞳看着阎烈,认真地解释道:“孤只是忽然觉得,孤从前对桃花的偏见太深了。或者先看看普通的桃花,能慢慢地改变孤对桃花的想法!”

    阎烈嘴角一抽,其实很想提醒王,寻常情况下,自己要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问王从前不是不喜欢桃花吗?王的性子都是斜眼不耐地扫过来,问一句:你有意见?

    今天倒好,还认真的解释了一番。这令阎烈都有点想问一问,最近经常来他眼前走来走去的朋友“草泥马”,说王眼下的情况没有半点问题,只是真的想去看桃花,它信吗?反正他阎烈不信!

    但他还是开口道:“是,王!属下明日就去打点好!”

    ……

    洛子夜回了自己的屋子,打算收拾收拾之后,就洗洗睡,明天去看轩苍逸风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她进屋之后,便感觉到一股十分诡秘的气息,有点淡淡的靡绯妖冶,透着罂粟诱人的味道。

    她心中第一想法,就是嬴烬那妖孽来过了!然而在房中四下看了看,并未发现丝毫踪迹。屋内没有任何地方被动过,甚至没有任何细小末节的地方,存在半分问题。她皱眉又端详了半晌,并仔细地看了一眼屋顶。

    确定了没有人!不过这古怪的气息,已经令她不敢轻易露出任何马脚破绽,打了个哈欠,作出自己已经困倦了的样子,直接便往床榻的方向走。往床榻上一倒,就开始呼呼大睡!

    这时候她可不敢随便沐浴,要是自己没料错,嬴烬真的来过,或许没有进来,就在这附近。并且还没有走远,要是正好又瞧见她洗澡,发现女儿身的问题,不知道自己最后会死成什么样,所以今天还是先不要洗了。她躺下之后,呼吸慢慢均匀,似乎睡着了。

    而此刻,窗外不远处,桃花树上,正半靠着妖冶的身影。他曳地的锦袍,从树上垂落,绯红靡艳,似开了一地海棠。

    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看着洛子夜房间的方向。听着那呼吸渐渐均匀,便猜到屋内之人,此刻大抵已经睡着,他忽然笑了笑,那笑令树上的桃花,都尽数失色,自惭形秽不已。随后慢慢地开口,靡艳的声线,带着天生撩人的味道,轻轻地道:“我们走吧!”

    他身后的小厮青城开口:“公子,我们就这么走了么?眼下龙脉落到了谁手中,都还不知道……”

    嬴烬听完这话,扫了他一眼。随后慢慢地道:“一炷香之前,冥胤青带着一脸的怒气,从此地经过,所以它不可能在冥胤青的手中。半盏茶之前,传来消息龙脉丢失,龙傲翟向皇帝请罪的消息。若龙脉落入了龙傲翟的手中,他定当会看了之后交给皇帝,或是留下真的,伪造一份交给皇帝。可他去请罪了,那么也就说明,龙脉不会在他手中……”

    青城皱眉,大抵是明白了主子为何都不加入战局,直接就在这半路上靠着。这里会有冥胤青经过,又是在洛子夜的寝宫附近,所以直接都能猜测到大概。

    接下来的话,都不必嬴烬再开口,他便已经能出语分析:“而天曜太子,大抵是在所有人的眼中,最无能,最不具威胁的存在。但眼下已是晚上,却无人来寻麻烦。所以,龙脉也不会在太子的手中,那么……”

    就只剩下轩苍逸风和凤无俦!

    青城说到此处。嬴烬又慢慢地笑起来,开口道:“凤无俦自傲,他看得上的,从来只是自己的实力,哪怕眼下其他人手中拿着天下各国的龙脉,在他眼底也恐怕不过蝼蚁而已。若要给些面子说,不是蝼蚁,也就是几只跳跃的蚂蚱。区区龙脉,在他眼底大抵什么都不是,看这些人争抢,他便已是鄙薄,更不可能进去插一脚!”

    “而且……”他顿了顿,又接着道,“以冥胤青的性子,若是败给了凤无俦,他此刻定然是灰头土脸的回来,决计不会一脸愤懑,似十分生气,又万分不服气的样子。毕竟在他眼里,除了凤无俦,其他人都不是不如他的!所以,只有龙脉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中,他才是这幅模样!”

    于是,便能确定,这龙脉定然是在轩苍逸风的手里!

    青城听到此处,大抵是全然明白了过来。此刻眼见主子是打算走了,他想了想,忽然开口问了一句:“公子,如今冥胤青、轩苍逸风,甚至武项阳,都慢慢参与到这战局之中,您当真不打算……回国吗?”

    他这话一出,嬴烬从树上跃下。

    姿态十分怡然,手中拿着的,是从不离手的酒杯,听罢这话,他轻轻地笑道:“天下格局再乱,只要我不插手。那便是看四方起起落落,唯我方寸之地,永恒于世。区区一个冥胤青,就是蠢到再无可救药,也动摇不了……”

    动摇不了什么,他没有再说。但青城已然尽数明白!他低下头,已然明白了主子的心思,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可,公子。您一人于此,虽能保我国百年安泰,但这样的日子,真的是您想要的吗?为何不回国……”杀出一片锦绣天地?

    他说到这里,忽然安静了下来。而四方都只剩下前方之人迈进的脚步。还有曳地的锦袍,在草地上拖曳的声音,那声音极为小心翼翼,似那锦袍也在照顾主人的情绪,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如果可以,那一片国土,这一生我都不愿再踏进……”

    ……

    风吹来微微的叹息,以及,淡淡飘飞的酒香。原本在那屋中好似已经熟睡的洛子夜,此刻忽然睁开了双眼。窗外的声音,她听得很分明,因为耳力极好,这是死党妖孽当年专门帮她魔鬼训练过的。所以那两人的对话,都没有逃过她的耳。

    她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起身站到窗边。窗外已经没有了那对主仆的身影,但她脑海里,忽然开始回荡嬴烬的那句话。

    “如果可以,那一片国土,这一生我都不愿再踏进……”

    一个人到底在经历过什么之后,会连自己的国家都不愿意再踏进?这是否也是他酗酒的原因?尤其,听方才那两人的对话,不难得出结论,嬴烬的身份,绝对不低。甚至能与眼下这些人,一争长短。她站在窗口,发了一会儿懵之后。回自己的床榻躺下了!

    但是看着床顶,发现自己有点失眠睡不着的征兆。轩苍逸风看似清泉溪流,实则波涛暗涌。冥胤青看起来就是一条毒蛇,不过貌似智商不是很高,属于有勇无谋型。龙傲翟似乎忠肝义胆,其实谋求的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嬴烬披着一张魅惑天下的皮,下头藏着的是无尽浅殇。

    看来看去,貌似最简单的人,居然是凤无俦,那家伙跟这些表里不一的人都不同!难不成,她就不要考虑这些复杂的人,只专心追求凤无俦算了?最少不必担心他表面怎样,私心里其实想着其他的事?

    但是,她又想了想凤无俦表里如一的程度、和实时表现情况之后,嘴角很快地抽了抽,他从内拽到外,从上欠揍到下,从前犯贱到后,从左爱找麻烦到右!这真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专业讨人嫌狂魔!所以还是不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凤无俦那混蛋,特别能够令人在极度生气之下产生困倦之意。于是她很快地睡着了,并且忽视了自己没有沐浴的问题。

    ……

    翌日一大早,她醒来,就自己穿好了衣服。而小鸣子在门外,这些年以来,太子都是自己穿衣服,并且从来不要下人伺候沐浴,所以他已经很习惯了,直接就在外头等着。

    洛子夜收拾打点好自己之后,就整理好衣物,哼着小曲儿出了门。去姻缘树下跟帅哥面基,真是令人一大早就心情愉悦!

    小鸣子提醒她:“太子,这个点还太早。想必轩苍风王,此刻正在用膳!您现下跑过去,也只是等待而已,不若您也先用个早膳再说?”

    洛子夜头也不回地拿着扇子大步前行,并开口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美男子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一定要将那里的情况全部摸透,尤其地理环境,和四面的状况。这样才能保证,当爷想摔倒的时候,可以精准无误地摔倒在美男子的怀中!并且抓住机会,狠摸一把!”

    小鸣子:“……!”也不知道那位轩苍风王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了,竟然有胆子邀约如此丧心病狂的太子,太子居然还早餐都不吃,就要去研究什么地形,然后确定自己怎么摔。这真是……

    他无语之间,他们已经慢慢地走到了藏经阁的附近,不远处就是那棵姻缘树。

    树高而壮,而且盘根错节。单单就只那么一棵树,占地的面具却相当广阔,树冠上的枝桠交错,站在树下,只觉得半边天都被遮住。这样的树,在热带雨林里头,大抵是十分常见的,但是在这里,就不那么常见了,所以这棵树被奉为能给人求来好运的姻缘树,并不奇怪。

    姻缘树的上头,挂着不少锦囊,还有飘飞的红丝带。远远地看去,可以看见那红丝带上头似用墨水写着字,八成是很多有情人过来写下,抛到半空中祈愿的。洛子夜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抛一个,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她看了一眼小鸣子,小鸣子会意,随后两人飞快扭头,奔到姻缘树的后头,往那树后一躲。树干很大,他们两个躲在这里,其他人在对面看着,也并不能发现他们!

    不一会儿,这边就走过来一队人,这些人全部都是武僧,表情一个比一个难看,到来之后,有一人开口:“昨夜定远大师,就是死在轩苍逸风和清远那个叛徒的手中,今日听说轩苍逸风要来此和太子见面,我们一定要取了他的狗命,给定远大师报仇!”

    “给定远大师报仇!”其他人开口符合。

    洛子夜嘴角一抽,心绪很快地转了转,心中也生出了不好的预感!那么……她今天和轩苍逸风这一场见面,是轩苍逸风真的想见她,真的有话对她说。还是他早就料到了自己杀死了定远,这些僧人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就将她忽悠过来?只要那些僧人认错了人,以为她是轩苍逸风,然后她就被打死了?

    她觉得以轩苍逸风先前行事的狠毒,做出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把她打死了,对轩苍逸风有什么好处?

    接着,就在她思索之间,一名武僧开口:“对了,你们知道轩苍逸风长什么样子吗?”

    “不知道!没有见过,见过他的人,方丈大抵是怕他们人惹事,所以今日五更就将他们叫到佛堂听讲经!但是,我昨夜听到有人说,轩苍逸风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喜欢穿红衣……”一名武僧开口。

    另外一人也接话:“是的!喜欢穿白衣和蓝衣的是太子,轩苍逸风喜欢穿红衣!”

    洛子夜听完这话,整个人就那样凋零石化在原地。她回忆了一下,貌似轩苍逸风和自己都是喜欢拿着一把扇子潇洒的,但是貌似喜欢穿红衣服的,穿红衣服的……她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艳红色衣服,要是到这会儿都不明白自己是被人坑了,她就是一个傻逼了!

    这年头,果断就是和帅哥约会有风险。因为你根本都不知道帅哥是真的想见你,还是只是单纯的想害你!

    小鸣子也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大抵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会儿也知道了太子早点来,是有点好处的。虽然按照太子的想象,她早点来是为了寻找有利的地理环境位置,和轩苍风王产生更加亲密的接触。但是阴差阳错了知道了这个,也算是让太子以后老老实实,不要再七想八想一些歪心思,没事儿就觊觎美男子了不是?

    接下来怎么办?

    她看了小鸣子一眼,不知道是直接跑了算了,还是出去打一架。再不然一直在这里躲着,等着轩苍逸风假装成她来,然后让轩苍逸风一个人傻逼一样在那里站半天,他回去了,武僧们也回去了,她也一起回去好了?

    这想法在她脑中过了一个遍,最终的事实是,根本就不需要她琢磨怎么办,因为武僧们直接过来,将姻缘树围了一个圈。他们本来是打算躲在这里,偷袭轩苍逸风的,但是就这样看见了洛子夜!

    洛子夜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围过来,要是小鸣子不在,她还能直接爬上树,躲起来不被这些人察觉。但是小鸣子在,所以一切就成了一个悲伤的故事!哪里都别想爬不说,还就这样被团团包围!

    她看见了他们,他们自然也看见了她。

    洛子夜分析了一下,要是自己晚一点到……好吧,就算是晚一点到,轩苍逸风也一定比她更晚,等着她被人砍杀得差不多了再出来。早点到至少知道眼前这是怎么回事了,墨迹到这些人之后才到这里的话,大抵就是被人杀了几百刀,都不清楚一切是什么情况!

    她看着武僧们,武僧们也看着她。“含情脉脉”地相对。她的眼神放在武僧们的棍子上,武僧们开始看着她衣服的颜色和手里的扇子,对应他们脑海里头事先就储存好了信息!

    一人一根棍子,来了百八十个人!

    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穿着一身红衣!

    这是要扯蛋还是要撕逼?

    洛子夜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伸出双手做投降状,开口解释道:“你们听我说,我是洛子夜!天曜的潇洒太子,轩苍逸风不是……”

    她话还没说完,一名拿着棍子,站在前方的武僧,便冲着她冷笑了一声,开口打断:“方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但凡你长了一点脑子,这时候我想你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轩苍逸风,想冒充太子,也要看我们信不信!”

    “喂,你们想太多,我这个人一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真的是洛子夜,对了,我身上有信物!”她说着,赶紧地下头,扯下自己腰间的玉佩。上头的确是天曜皇室,皇族的标志。

    她面上是非常无奈的,心中也是泪流满面的!实在是不太明白,好好地事态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就知道轩苍逸风的邀约,不能随便答应,都怪凤无俦那个混蛋昨天打岔,她才懵懵懂懂地答应了!

    这些人打起来,对于她来说,问题其实也不是很大。但是特么被别人这样算计的感觉,还真是……不爽!

    没想到,她不拿这信物还好,一拿这信物,当即便有人开口道:“不要相信他,昨夜我无意听到消息,说太子殿下和轩苍风王,私交甚好!太子为了表示亲近,已经将自己的贴身玉佩,送给了轩苍风王!”

    “卧槽!”洛子夜险些爆粗口!很明显,这一切都是人家算计好了的,不仅是把她和轩苍逸风的衣着,故意说得相反。而且就连她大抵会拿信物出来证明自己的梗,也都算到了并说了出来。

    她忽然觉得自己心很累!正想再说句什么,为自己解释一下,但是这些脾气暴躁的人,都已经不欲听了,对着她怒喝:“轩苍逸风,你就不要再装了!你杀了定远大师,这笔账就是皇帝陛下不跟你算,我们国寺也一定会跟你算得清清楚楚!定远大师有大智慧,善良仁慈。一生行善积德,不知做过多少好事,但你这个禽兽,夺取龙脉不说,竟然还害了定远大师的性命!我等定不能容你作出这样的事,还活着离开天曜!我们必要你血债血偿,就是杀了你之后,被杀头我们也认了!”

    洛子夜听完这话,心中想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还好!果然,定远大事虽然最终被清远等人背叛,但他一生里的付出,真的是有人珍重的,就比如眼前这些人,宁可担上杀死别国王爷的罪名,并为此付出自己的性命,都在所不惜,必然要帮定远报了这仇!

    所以,这世间虽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越发薄弱,但还有些真情,是能够永存、并能够用性命去衡量的!

    但即便心里很快的想了这些,可洛子夜也并不能容忍,自己就这么被当成轩苍逸风,被人砍杀!她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们想想,眼下你们听到了不少传言,但是这些传言,都是谁说的?是太子自己说的吗?一定不是吧?!而且,你们不觉得自己听到传言的时间,太过巧合了吗?昨天晚上定远大师出事,今日轩苍风王和太子见面,半夜里你们就听见了这样的传言,这个时间差很明显地告诉我们,这件事情有问题!”

    说到这里,她看见眼前这些人的容色,似乎松动了几分。就知道,自己的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又开口道:“还有,你们想一想,轩苍逸风杀了定远长老之前,就派人潜伏进来,最远的是五年之前就潜伏进来的人。说明此人心机深沉,你们认为这样的人,会随随便便的就像我一样,被你们包围吗?我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关于昨晚你们听到的那些话,都不过是轩苍逸风设下的一个局,他就是为了骗你们,让你们杀了我!等你们这些人将我这个太子杀了,必然会激怒父皇!”

    分析到这里,看他们当中,已经有人开始面面相觑,显然已经是被她说动之后,她又看着他们,接着补充道:“杀太子,可是重罪!届时你们这些人,就算是已经出家,脱离红尘,大抵也逃不掉全部被满门抄斩的命运!你们全部都被杀光了,那么要找轩苍逸风报仇的人,就不存在了!他倒是安全了,我们全部死了,你们觉得这样的结果,会是你们想要的吗?”

    说到这里,洛子夜嘴角抽了抽,难不成轩苍逸风就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才干了这样禽兽不如,猪狗不如,无耻陷害她的事儿?

    洛子夜的分析,的确是有些条理。但武僧们也不会轻易便选择相信她,他们端详了她一会儿,一人开口问:“虽然你说的话,有那么点意思,我们的目标在轩苍逸风,要是杀了你,而你不是轩苍逸风,那么这后果,恐怕真的是我们承担不起的!只是,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这话就是问到点子上了!眼下洛子夜手上,根本没有证明自己的证据,能够拿来证明的玉佩,也被人事先摆了一道,这的确是个相当悲伤的故事。于是这个问题,也变得真的不是那么好回答,她静静地看了他们一会儿,又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我认为,你们可以先找个见过我的人,来确认一下我的身份!”

    说完这句之后,她又补充道:“你们想想,找个人来确认一下我的身份,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如果误杀了我,就等于是中了轩苍逸风的奸计,既不能为定远大师报仇,也会令你们丢了性命,这后果是非常不划算的。你们看呢?”

    说到这里,洛子夜简直都想流泪了!亏得她第一次看见轩苍逸风的时候,还觉得此君温润如玉,应该比较好追,就算是不好追,起码也不会有性命之忧!这下好了吧,还没开始追,小命就已经悬挂在半空!

    她这话说完,有人有所动容,看那样子是打算信了。

    洛子夜看着他这松动下来的容色,眼底险些流出了激动了泪水。浪费了半天的口水,总算是没有白说啊艾玛,她要是在这里,被人当成轩苍逸风给打了,那未免也太特么的冤枉了!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因为他们的容色转变而高兴,忽然有一名武僧开口道:“不要相信他!杀轩苍逸风的机会,只有这么一个,他现下就是在拖延时间。等到其他人来了,我们再想杀轩苍逸风,那就不可能了!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他这话一出,洛子夜险些没跳起来慰问他祖宗!她抽搐着嘴角询问:“宁可杀错,不可放过。这是一个佛家人会说出来的话吗?”

    这是顺便提醒一下他们,身为已经投靠了佛祖的人,做事情就不要这么暴力了。佛家人是戒杀戮的!他们这样的行为,是不合适的!

    然而,她这一句的提醒,对很多人是有用的,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思虑的表情。却还是有一个人开口道:“不要被他蛊惑,他们这些人,就是看我们佛家的人隐忍包容,便以为我们软弱可欺!竟然对定远大师痛下杀手,我们必须要让他们这些人知道厉害!”

    他这话一出,又挑动了不少人敏感的神经,于是继续用虎视眈眈的眼神,看着洛子夜!

    又有一人开口:“还跟他说什么说,他就是轩苍逸风!眼见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能认出他,就故意说这种话来骗我们!居然说自己是太子,哈哈!你杀定远大师的时候,就没料到自己有今天?眼下还想欺骗我们?”

    到这会儿,洛子夜算是明白了!眼神扫过去,几个发表反对声音的人,眸色都一个比一个坚定。这些人要不是真的蠢,因为太恨,宁可杀错也不放过,那就是因为轩苍逸风手中混进了这寺庙的人,不仅仅是昨天晚上看见的这些。

    而眼前,这里头还有轩苍逸风的人,这时候就用来挑拨起哄。帮助这些摇摆不定的武僧们,做下决定。当人在心思左右摇摆的时候,便特别容易被煽动,尤其是容易被潜藏在自己身边之人煽动。因为潜意识里,就觉得自己身边的人,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跟自己才是一派的,所以说话,当然是向着自己,并且更加有道理的!

    于是,伴随着那话,这些人瞪向洛子夜的眼神,更加的坚定。只是这坚定之下,也还没有动作。大抵也怕是真的杀错!

    而这会儿,小鸣子看了半天,实在是没忍住,开口怒道:“你们这些刁民,竟敢在此刻胁迫太子!要是追究起来,这罪责你们承担得起吗?一国储君在你们的寺庙若是有了个好歹,你们觉得你们有几人能活?杀了轩苍逸风,也许你们几个死了就完事,但是杀了太子,这整个国寺都会待上谋害储君,密谋造反的罪名,你们担当得起吗?”

    小鸣子这话,也算是有理有据。而且这话的力度很大!令洛子夜几乎是有点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倒真的的确是一个好苗子,说话如此有条理,以后大抵也能帮自己不少忙!

    于是,这下,武僧们更加沉默了。

    他们担心这一切都只是轩苍逸风的一个计谋,令他们误杀了太子,最终轩苍逸风什么事情都没有,见看着他们这个人一个一个惨淡身死。他们也担心眼前的就是轩苍逸风,如果这一次放过他,或者浪费时间去求证,会错过眼下刺杀他的机会,以后就是知道了轩苍逸风是谁,大抵也是没有机会报仇了!

    于是,心中很矛盾,不知道是上还是不上!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一名武僧开口道:“就算他是太子又怎么样?太子这么多年,无恶不作,死也不足惜!若是我们天曜皇朝,未来被交到他手中,那后果必当不堪设想。家国的没落也可想而知,我们要是此刻杀了他,反而是为天曜除害,为百姓谋福祉!这就是佛祖所说的大爱,杀一人而救天下人,是值得的!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是太子,明知轩苍逸风杀了定远大师,还跟轩苍逸风相约见面,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就是轩苍逸风的同伙,我们不要被他骗了!”

    这下好了,要是把话这样说,那她眼下就算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他们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果然,他这话一出之后,很快地得到了其他武僧们的高度赞同,二话不说。直接就拿起棍子,对着洛子夜打了过去!洛子夜一把将小鸣子提起来,扔了老远,并开口道:“走!不要留下来拖后腿!”

    小鸣子原是不肯走的,但听了她这话,也就只能先走!是的,他不会武功,留下只会拖后腿。眼下要是先跑了,还可以给洛子夜找救兵!

    他这样飞奔而去,武僧们看了一眼小鸣子的背影,大抵也是想着冤有头债有主,所有没有一个人去追杀小鸣子。都直接抡起棍子打向洛子夜,只要取洛子夜一个人的性命而已!

    一棍子挥来,洛子夜身子一歪,躲过!但很快,身后又是一根棍子,对着她的方向打来!

    而此刻,不远处,行来一群人。站在正中央那人,高大魁梧,身型异魅。正是摄政王殿下无疑,他们大抵在离此地一百米之地,摄政王殿下的身后,跟着不少护卫。当他那一双魔瞳,看到洛子夜这边发生的情景之时,忽然微微抬了抬右手!

    这是一个“止步”的指令,他站住身型,不再前进。他身后众人,也一并顿住,恭敬的站立,直视前方!

    凤无俦负手身后,看着不远处的场景。这国寺里头的武僧,武功都不低,何况是百八十人群起而攻之!他忽然开始好奇,自己这宠物,到底有没有本事,击退这些人?于是,他便也暂且站立着,没有动。也只是在片刻之间,就明白了眼下这情景出现的原因!

    无非又是轩苍逸风的诡计!他傲慢的唇迹,亦很快地露出了讥讽的表情。显然是对这样的算计方式,十分不屑!毕竟摄政王殿下的攻击,在任何时候,都是直接性、压倒性的。对于这种转弯抹角的方式,自然是瞧不起!这并不因为他立志于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而是当一个人的实力,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做任何的事情,都将不再需要转弯抹角,直接处理便足以!

    洛子夜这会儿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凤无俦观摩了,她心中呼啸着几百头草泥马,但姿态还是十分潇洒。她把衣服的下摆撩起来,扎在自己腰间,扇子插进去。

    劈手夺过一名武僧手中的棍子!

    然后,走很近!一棍子接着一棍子,十分简洁明了又干脆地直接对着他们的头部敲去,一下一下,更加简洁明了的将人敲晕!几乎都看不太清楚她是如何动作,而那些武僧们,也来不及发挥自己的武功,就被一下一下地敲晕!

    这技巧看起来简单粗暴,毫无章法可言,但是但凡懂一点武功的人都能看出来,如果敲中一次两次,大抵是巧合,但是每一次就敲中,而且击中的地方还那么准!就一定不是巧合了!

    这下,凤无俦魔瞳微眯,透出些惊叹。阎烈也瞪大了双眼,似乎不敢置信!

    “七十八……七十九……八十一!搞定!”洛子夜一个一个数过来,并且十分精准地将人敲晕!他们也只是认错人,所以没有必要要人命,直接打晕就好了!

    打完之后,她把棍子一扔,再把自己已经撸起来的袖子,慢慢地放下来!腰间的扇子抽出来,用力的扇风,将自己这一头大汗都扇掉……

    努力的找回自己风度翩翩的土豪形象!当然,也因为凤无俦等人此刻离这里太远,她还没注意到。

    大概这满头的大汗扇得差不多了,目测她不会因为生气,在下一次看见轩苍逸风的时候,就直接上去一刀劈了之后。她的心情才算是终于淡定了些,脸上也露出了点笑意,只是那笑丝毫不达眼底!

    而也就在这会儿,她听见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不急不缓,和轩苍逸风平日里的形象很是符合!

    不一会儿,那人就出现在她眼前。不过看样子,真的只是刚刚到,他看了一眼眼前这场景,微微笑道:“太子神勇,这么多人,竟然也不是太子的对手!”

    洛子夜微微扬起头,露出和他差不多的假笑,开口道:“那是自然,本太子可根本没出手,就只往这里一站,他们就纷纷倒下,全部被爷的美貌征服!”

    ------题外话------

    补充一下昨天的入群信息,有妹子申请入群无人应,多半是因为没有敲门砖。进群的验证信息填书中任意人物名,或者山哥笔名就可以了!然后就是,大家最好准备好了截图再申请入群,减低管理员的工作量。如果不造截图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截取,可以入群之后找管理员咨询,么么哒!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